第92章

上一章:第91章 下一章:第9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小七?”

聂双双又更醒醒了些, 调整着自己的姿势,从横七竖八歪歪斜斜的睡姿里坐起来, “你怎么不说话?现在几点了?你怎么把我电视关了?”

说着,她摸摸索索去找自己的手机看时间, 接着又想去找刚刚的遥控器把电视机重新打开。

手机屏幕上显示着大大的凌晨“1:28”,这个数字立刻把聂双双迷糊的脑子震清醒了。

她使劲揉了揉眼睛,正要张口给肖凛说几句话,肖凛却单膝压在沙发,伸手一捞把她整个的圈进怀中, 接着低头重重地吻下来。

烟味, 酒味,还有夜的风露。

舌尖被卷入他唇齿间, 慢慢尝到男人性感而独特的味道,以及他对她的想望。

“双双……”

肖凛语声低哑,呼吸滚烫。

她在等他——仅仅是这个认知, 就已让肖凛冷却的血液重新有了温度, 坚硬的心变得软而又软。

她在等他回家。

吻渐渐变得热烈,像是感受到肖凛的心情般的,聂双双双臂向上, 主动环上他的脖颈, 罕见地主动加深了这个吻。

今晚之前的一切不愉快, 一切隔阂,似乎都要在这样亲密热切的缠吻中,消弭殆尽。

墙上时钟滴答。半晌, 肖凛与聂双双相贴的唇瓣终于分开。聂双双肺活量不好,就这么吻了一会已经有些喘,细细的喘息与肖凛灼热的呼吸缠在一起。

鼻尖抵着男人的鼻尖,缓了会,她才抬起眼睫,像是抱怨又像是撒娇一般小小声道,“肖总,你怎么回来的这么晚?都一点多了……你看Alex都睡着了。”

肖凛早发现了在另一张沙发上谁的四脚朝天的猫咪,此时便懒得再看,只轻轻啄了啄聂双双嘴唇,低声回,“嗯。”

“什么’嗯‘,你就没别的要说的?那我明天白天还是从这里搬出去好了。”

肖凛圈紧了她的腰,“你敢搬出去试试?”说着,又把她按进他胸口,叹息道,”以后不会那样了。“

女孩骨架纤细身躯娇小,柔柔软软嵌在坚实的胸口,两颗心平稳的心跳便同时交叠在一起。

“不会怎样?”聂双双戳着肖凛的肩膀,明知故问。

肖凛把她松开一些,又暗示地分开她双腿把她腰部往自己腰腹紧紧贴去,动了动,似笑非笑道,“不会在做这个的时候,让你太累。”

“流氓!”聂双双红了脸,往他胸口拍了一掌,然后就感到身下忽然起来的那些变化。

某些热望已有抬头趋势,而夜已深。聂双双红着脸僵住动作,而肖凛紧紧只是捉住她的手,深深吸气,而后却什么都没做,拉着她起身。

“早点睡。”

他把她送到她房间门口,最后只在她脸颊印上了一个轻柔的吻。

时间确实不早,聂双双转身要关房门,脚步犹豫了下,还是拉过肖凛的衬衫,问出心里一直想问的一个问题。

“肖总,”她晃晃手里拽着的衣料,“你那个啊,就是你,关于过去在山里的记忆,你想起来了多少?”

肖凛看着她孩子气的动作有些好笑,挑眼反问道,“如果我说我只记起来一半,你怎么办?你就不要我了?”

“啊……”聂双双停住手上动作,眼睛睁得大大,“呃……”

过两秒她憋了瘪嘴,撇过视线小声嘟嘟囔囔,“反正事实证明,就算你完全失忆,我也没办法抛下你不管……谁叫我……”

谁叫她喜欢他?

只是这句话聂双双此时此刻还是说不出口。

聂双双咬上嘴唇不再说话,又把视线转回来,却不料撞进男人一双黑沉而深邃的眼眸中。

“双双。”肖凛左手搭着她肩膀,微微俯身,凑近她耳畔低沉道,“我都记得。”

被聂双双爸爸在雨夜带回家的潦倒时刻,年幼的聂双双热情对他示好他却拒之千里的时刻,少年的他第一次对聂双双心动的那个夏天…………所有一切,全都记得。

“我都记得。”

聂双双心脏猛然一跳。

而后鼻头开始发酸——

有什么能比与喜欢之人拥有共同回忆更令人高兴感动的呢?

…………

晚上聂双双蒙在被子里哭了大半夜,哭累了就睡着了。

第二天白天起来,聂双双洗漱完了走出卧室,再看到别墅里那一切就有种恍若隔世的错觉,但心中却是前所未有的舒畅平坦,好像自己一直以来所期待的,所追求想要的,终于切切实实得到了回应。

穿着睡衣对着铺进别墅的金色阳光长长伸了个懒腰,聂双双神清气爽地下楼做早餐。

和小七平平常常地在一起,平平常常地生活起居,平平常常地准备早餐,工作,回家,走完一生——就是她过去二十年最大的愿望了。

虽然此刻这个愿望和她过去现象中还有有些不同——

早餐她没能做成,林姨一早便起来为他们准备好了。

典型的西式早餐,鸡蛋培根吐司和牛奶,外加甜玉米和水果沙拉。

肖凛起的也早,聂双双见到他时他已经结束了一小时的晨起健身,皮肤上略略沁出汗珠,运动T恤勾勒出坚实完美的胸肌轮廓。

小七的生活习惯向来是好的,只是聂双双没想到他现在比过去在山中时更加严谨。

“教练已经给你安排了,那边今天应该会主动联系你安排合适时间。”

肖凛冲完澡换了衬衫西裤,坐在餐桌上一边用餐一边理所当然地说着。

听到锻炼,聂双双哀嚎一声,还没来得及抗议,肖凛此时已经起了另一个话题。

“双双。沈从安在中海路的艺术博物馆后天开馆,他那边应该已经给你发了邀请函?”

沈从安,那个据说应该是聂双双名义上表兄的男人。

聂双双注意力立刻被从锻炼的事上带走。

她点点头,“哦,嗯,收到了。沈总那人还亲自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说一定要让我去呢,还说明天沈家的很多人都会去,还有他爸很想见我一面,又怕擅自来找我我会不开心……什么什么的一大堆……”

“那你去么?”肖凛用刀叉不紧不慢切开荷包蛋。

聂双双面色变得纠结起来,“应该,不去吧。”

她咬着吸管喝酸奶,眉头也细细地揪起来,“你想想,那么一个高雅的艺术博物馆,里面都是十几世纪传下来的高雅古董,我自己又对那些艺术品说不出个一二三,去了也只能当花瓶玩手机,然后说不定还要面对一帮高雅的认都不认识的亲戚,万一都像那个沈大小姐一样用鼻子孔看人用高雅来砸我我可受不了……”

“哎唷,不行,比起伦勃朗莫奈高更,我还是喜欢职粉流量炒作这些话题。”

说着说着,聂双双就自我否决了沈从安对她艺术馆开幕邀约的出席决定。

肖凛放下叉子挑眉看她,眼尾带笑,“只听说过躲着穷亲戚跑的,还没听说过你这种躲着富亲戚跑的人。你脑袋里怎么想的?”

“不是……就,这太不真实了。”聂双双用叉子戳戳烤土豆,“就算他们上次拿着我头发去做鉴定,鉴出我真的跟沈家有血缘关系我也跟他们亲近不起来啊……而且我又从来没见过我妈,甚至上一次才知道原来我妈姓沈。”

肖凛嘴角扯出笑,“瞧你急的。不是早说了如果你不想回沈家,那你就和沈家没有半点关系么?要是哪天沈家真的烦你烦得紧了,我还不会给你全挡回去?”

他说这话时眉目淡然,语气寻常——一派早已习惯为聂双双遮风挡雨的保护者姿态,聂双双本要习惯性给他应声,可一见他此时模样,她心头一暖之后,心间却忽然有了动摇。

以前年少时她总是处处依赖小七,后来的十年里学会了独自生活,总算长了些本事。而如今小七回到她身边,她似乎,又开始习惯性想依赖他了。

上午到了公司,开始工作前,聂双双给沈从安回了电话,告诉他她挪出了时间,后天会如约参加沈家投资的艺术博物馆的开馆仪式与宴会,当然——也会与其他沈家人见面。

某些事情与关系,她该学着自己去好好处理了。比如说她素未谋面的妈妈,以及妈妈那边庞杂的亲戚。

只是决定于决心下得简单,但实际操作起来却不如想象中容易。

第一步,关于出席仪式的着装,聂双双就被难住了。

托做狗仔时曾出入过宴会的福,聂双双倒是知道在那种场所该怎么穿,但动辄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一条裙,掏空她的家底把她卖了都买不起,也没必要。

思考过后,聂双双电话联系了赵潜工作室的熟人。赵潜是娱乐圈数得上号的大咖,与各大奢侈品品牌关系也极为不错,聂双双就想走走关系,问品牌方租借服装。

过程很顺利,听到是受邀出席“中海路艺术博物馆开馆”这样在上流圈具有影响力的活动,品牌公关很爽快的就答应了下来,于是当天下午,聂双双趁着手头正闲,便去对方样衣间挑选衣物。

虽然提供给聂双双的都是上一季的裙子,但这些便已足够。

最后聂双双借了条米白珍珠色底色,布料埋着金色暗线的收腰连衣裙,外边配了件同样色系材质相搭的小外套和高跟鞋。

过程过于顺利,聂双双除了对赵潜那边一连串的感谢,还答应下次请他们一起吃饭。

结果一顿饭刚承诺出去,傍晚肖凛司机来接聂双双回家的时候,聂双双就发现了车后座好几个崭新的奢侈品品牌礼盒。

肖凛一个电话打过来,让她把盒子拆开看。

聂双双照做。

然后就看到精美包装的礼盒中,一条咸菜绿颜色的小礼裙…………

“还喜欢么?”他问。

“…………”聂双双觉得自己回答不出话。

作者有话要说:已修√

推荐热门小说我是大佬前女友,本站提供我是大佬前女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是大佬前女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91章 下一章:第93章
热门: 我靠,被潜了 悠然乡村生活 被沉默的信息素 穿成恶毒原配后,和攻的白月光he了 早安,卧底小姐 我给男配送糖吃[快穿] 我和影帝接吻续命 烧不尽 攀登者 妖怪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