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上一章:第79章 下一章:第81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当天晚些时候聂双双才发现, 肖凛离开后给居然还给她在这边留了个保镖。平时便衣保镖跟没存在感似的, 也不现身妨碍她工作, 就影子一样跟在她后边。

聂双双想着她不就搭乘缆车时出了点事故, 肖凛干嘛要这么小题大做,难道是派保镖来监视她??

根据她从滑雪场那方得来的结果汇报, 缆车事故基本可以被定为一起意外——那座缆车站原本在维护修理中, 但不知何原因“under maintenance”的警示牌消失不见,所以她才误乘上了有问题的缆车。

聂双双给肖凛发了信息让他把保镖大哥叫回去, 肖凛却只给她回了个风马牛不相及的, 【见到雪人没】。

聂双双只能又回, 【见到了见到了】

肖凛继续问,【还满意么】

——【不满意!】

聂双双在聊天框里打了三个字外加一个感叹号。

想了想她又全都删了, 特别假的重新编辑信息吹了一通彩虹屁,

【肖先生出手就是不同凡响连一个雪人都能堆出人间仙子的气势, 那身材那小脸蛋人见人爱滑雪场山头的男女老少抢着合影朋友圈人人为照片点赞呜呜呜这样的雪人是真实存在的吗能堆出这个雪人的一定是天使!!】

如果她说不满意, 会不会又被这个脾气又坏又爱记仇的肖凛报复?那索性还是别给他挑错的机会吧。

结果肖凛就给她回了一串点, 【。。。。。】

……聂双双忽然抓心挠肺的想看肖凛此时此刻的表情。

认识他这么久, 她还是头一次见到他给她发送如此“生动”的信息。

不过人要懂得见好就收, 聂双双没再跟肖凛闹, 直接又提了撤走他保镖的事。

肖凛这才告诉她,保镖等她回国后就会从她身边离开。

…………

待在滑雪地的后两天, 作为缆车事故当事人之一的向晚,在见到聂双双安然无恙的第二天便离开滑雪场,飞回国内。

有太多东西在她内心里翻滚煎熬, 她过不去自己良心的坎,也做不到站出来对自己的妈妈反抗,只能选择软弱者最常用的逃避。

而向清言也在后两天也因工作被紧急叫去了巴黎,临走前只告诉聂双双他真的有十分重要的事情要让她知道。

聂双双客套地应下。

她与工作室还有赵潜那边的人在安道尔总共待了四天。

在酒店交了最后一稿,她便带着一大堆给苏湄代购的什么腊梅莱伯妮法尔曼之类的贵妇护肤品,随同一班人回了国。

聂双双新认识了一群人,也跟那个名叫唐薇的《风尚》杂志的时尚编辑一来二去混熟了,结束旅行时,唐薇便邀请聂双双去参加下周他们杂志社联合拍卖公司举办的慈善拍卖晚宴,说给她预留内场媒体席位。

聂双双当然求之不得。

这个拍卖晚宴名流明星云集,按照惯例,一般的杂牌小媒体只有资格在外场拍拍红毯照签到处溜达溜达,是不能进入宴会厅内场观看全过程,也不能进入后台。

只是在拍卖晚宴那一天到来之前,向清言先将聂双双约了出来。

地点在一家中式的阁楼餐厅。

聂双双也不知道向清言到底有什么天大的事这么神神秘秘要告诉她,又想着正好趁此机会把话给他清楚说开,便去了约定的地方。

三月的尾巴,午间时分太阳光线不烈,就是风仍有点大。

因为是礼拜天,繁华商业区的马路熙熙攘攘人挤人,好在向清言定的这家私厨酒楼大约是由于定位高端,因而环境清幽,包厢里更是隔绝了外界一切嘈杂。

聂双双坐在包厢会客厅的沙发,瞪着眼看旁边观赏池塘里的小锦鲤,过一会又无聊地摸出手机戳着玩。

——她已经在包厢沙发等了将近半个小时。

在手机上给小成回复完最后一条工作消息,向清言推着包厢门终于姗姗来迟。

聂双双往他身后看了看,却没发现任何所谓的“重要人物”。

“清言,不是说要安排我和另一个人见面吗?人呢?”

等了大半天,聂双双有些饿了。

向清言面有难色,“我们,再等一等。”

他爸这些天忙于公事,今天才挤出时间答应来与聂双双见面。

聂双双点点头,眉心却略有蹙起,“到底是什么事,不能提前告知我么?”

向清言看看聂双双,也在沙发上坐下。

“双双。你说你从小在山中长大,那你小时候就对山外面的世界没有一点印象?”

“小时候的事谁还记那么清楚……”

向清言轻轻吸气,打算坦白,“我前两个星期无意间看到一张古典乐的唱片CD,封面——”

此时他的手机却响了。

他说了句“抱歉”,起身去房间外接电话。

回来时向清言的面色显然比方才更加难看,“抱歉双双,今天其实我想让你跟我爸见面,但我爸他恐怕今天没法赴约——”

聂双双一下子就睁大了眼,从沙发上跳起来,“你,你爸爸?”

要是知道会面对象是向清言他爸,她绝对不会过来!

“清言,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是我已经明确和你提出了分手——我们已经不再处于一段关系中了。”

聂双双觉得这事得严肃对待,收起脸上表情,语气也跟着正经起来,一反她往日面对向清言时的轻快,“本来我觉得我们还能成为朋友来着,但是你这么正式地单独让我会见你爸爸,绝对超出了正常朋友范畴。”

向清言也跟着敛起神情,他看着聂双双,“双双。你记不记得你答应跟我交往的那天晚上,你跟我说关于你前男友的事?我很明确的对你说过,我对你的喜欢,让我可以不介意你与你前男友之间的过往。你一定不知道,当你答应跟我交往的时候,我有多高兴。”

他说着,垂下眼皮看了看茶几上已经没了热度的茶水,“从过去到现在,从没有一个女生让我追逐的那么辛苦,也没有在她答应跟我交往时,能让我那么快乐。”

“……”说实话,被优质异性说这样的话应该有点小虚荣的,可聂双双就是觉得那里不太对。

“但是清言,我其实是个特没用的人,也没什么大本事,什么都不会……你也发现了,我其实不如你想象中那么好,那个比如说吧,我是娱记,你后来也看到了这个职业不堪的一面……”

向清言愣了愣,“双双,你是个坚强勇敢又真诚的女孩,我一直欣赏你的也是这一点,娱记这个职业在我了解之后确实不适合你……”

说着说着,向清言自己的声音也弱了下来。

他头脑里浮现出无数聂双双的另一面——

发生车祸时,她被卡在车内孤弱仓皇的模样;

下跪视频里,她卑微认错的模样;

从安道尔雪原被救回来时,她虚弱狼狈的模样……

都不是他中意的模样。

一直以来,他喜欢的都是那个雨天给他递伞,在咖啡厅的阳光下眼睛闪亮与他聊着音乐和未来的聂双双……

向清言迷惑了。

他好像有点分不清自己对如今聂双双的感觉,是喜欢,还是不想服输的执念。

向清言没再说话,餐厅包厢里变得安静。中午外边的车辆声远远透窗而入。

聂双双从衣架拿起自己的外套穿上,又背上斜挎小方包,对向清言示意了下,“清言,我想起来我同事刚刚找我回公司处理突发事件。”她找了个不算尴尬的借口,“那我就先走了。你……也早点吃饭。”

向清言揣着举棋不定的心,在聂双双离开后的包厢里又坐了片刻。

他习惯性摸出手机在屏幕上漫无目的的划了会,随后点进手机相册中一些陈年旧照片。

翻完照片,最后还是给他爸打去了电话。

…………

几天后,便到了正式举办慈善拍卖晚宴的日子。

聂双双打扮一如既往走的她的休闲风,帽衫牛仔裤短外套,穿着这一身就跟工作室的小成小雀一起到了地方。

聂双双这些天挺忙的,工作室新进了许多员工,她忙着交代工作窜上蹿下,工作室拿到投资后便开始找外边技术团队做的app也快要上线第一版,又要找推广搞宣传,忙得让她找苏湄聊八卦给肖凛回复他骚扰信息的闲心都没有。

这次晚宴在逼格甚高的临海美术院举办,当天天气晴朗,晚六点,天色逐渐暗沉成青紫,而美术院前则车水马龙,镁光灯此起彼伏。

要聂双双说,所谓时尚慈善晚宴就是有钱人闲出屁给自己脸上贴金用的娱乐社交活动,而对于那些爱出风头追求曝光的明星来说,晚宴红毯则是最好的展示自己的地方。

此时的红毯果不其然,成为了女星们争奇斗艳的场所。

唐薇给聂双双他们在外场预留了最佳位置,聂双双一行三个人在红毯边就能获得最佳拍摄角度。

聂双双手里举着手机,对着在展板前签名摆pose的明星们就是一顿拍,然后又靠着地理位置拦住几个当红流量,采访了一些不痛不痒的问题,最后将拍摄的视频实时发布到他们那个刚上线的app上——

虽然才刚上线,功能也不完善,但因着晚宴和晚宴内场的噱头,吸引来大量围观的粉丝和八卦吃瓜路。

红毯对于每个明星只有只有短短的几分钟,但对于台下的媒体们来说却十分漫长,蹲红毯是个体力活。

一个多小时过后,终于所有明星全都走完,聂双双也发布完毕第一阶段的新闻报道,终于找着空隙歇一口气。

接下来便是慈善晚宴内场的活动了。

总共只有不到五家的媒体得到机会能够进入内场,于是美术院红毯外的其余记者们稀稀拉拉整理收拾着器材准备打道回府,一面还不忘羡慕的看看光明正大拿着工作牌大摇大摆走入美术院会场的聂双双他们。

进了内场,聂双双才算体会到了什么叫“烧钱又虚荣的时尚圈”。

整个宴会厅内场被装饰的极为华美,这次的主题大约是自然林木,四周围墙壁上都是漂亮的垂丝花叶装饰,一比一等大的麋鹿模型,天花板上垂掉下来的星灯枝叶,还有一看就价值不菲的水晶吊灯——连聂双双这种没有时尚细胞的人都觉得这地方布置得真是大气又漂亮。

“啊呀,这些个水晶吊灯哦~全都是我们国外的主编亲自从法国巴黎空运过来的哦~~”

带领聂双双小队走入会场的杂志社工作人员挺起小胸脯骄傲地夸耀。

宴会还没开始,嘉宾们也才刚刚在安排好的圆桌位置下入座,正相互或客套或熟稔地寒暄社交。

聂双双三人自然不坐在宴厅席位,他们坐在靠近前边舞台的最边角——既能够拍清楚舞台,也能够适时把镜头对向台下而不妨碍嘉宾竞拍。

聂双双十分满意这次的安排,趁着有闲给唐薇发了条微信,【薇薇姐,你们这次办的宴会太厉害啦!】

然后眼睛无意识从手机上抬起。

结果就见到一个穿着烟灰色西装的男人正从侧门边由另几个看着像是大佬的人陪同引导着信步走入厅内。

聂双双眼角一抽——

肖凛!

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明明她看过嘉宾名单,肖凛虽被邀请,但他并不出席。

似有所感,站在宴厅的煌煌灯火里肖凛也向聂双双看过来,目光透过一桌桌席位和重重人影,定格在她身上。

那目光看在他人眼中,是漠然而凛冽的。

但聂双双却莫名能在他眼中读出另一些东西。

然后她见到他在收回目光前微微动了动唇,像是在向她做口型。

聂双双冲着他皱眉——你在说什么玩意?我什么都看不懂。

肖凛扯了扯嘴角,高冷地撇过眼。

聂双双摸摸鼻子,去戳手机。

她其实看明白了肖凛的嘴型——他对她说,“回我微信”。

推荐热门小说我是大佬前女友,本站提供我是大佬前女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是大佬前女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79章 下一章:第81章
热门: 发出灵魂呐喊后我怀孕了 以牙之名 我就是传奇 超级大忽悠(高人) 他站在夏花绚烂里 他以爱为饵 黑暗地母的礼物(上) 挡不住的红杏春情 老板总摸我尾巴 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