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上一章:第78章 下一章:第8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还能怎么办, 凑合凑合就那么扛下去呗。

聂双双动了动唇。

可声音像是被卡住了似的, 对着近在咫尺的肖凛一个字也说不出。

肖凛就等她。

她把眼泪从眼眶逼回去, 却还是说不出口。

“嗯?说啊。”他手指揉上她被亲得略有红肿的唇, 铁了心似的要问出答案一般追问,“你怎么办?”

聂双双被问的恼了, 脸越发有些红, “什么怎么办?”她反身向上,攀着他的肩膀一口咬向他耳朵, 学着他过去的恶劣声线回道, “你猜啊!”

这一口的力道跟刚长牙的小奶狗似的, 咬在肖凛耳廓,又濡又软, 只勾得男人呼吸粗重起来。

他单手捏住她皓白的双手细腕, 将她双臂举过头顶, 低声威胁, “你不说, 我真的要对你下面动口了。”

聂双双受惊般的抖了抖, 侧过脸弓起背急急匆匆去护着自己的身躯, “就不告诉你偏不告诉你你猜吧!”

结果动作幅度过大, 肖凛按住她时又没用大力气,一下子, 两个人便从宽阔的沙发扶手滚到了长条的沙发座上。男人沉甸甸的重量压在纤瘦的身体,腰部正好挤在她穿着牛仔裤的两腿间。

空气忽然就静了。

胸口紧贴着胸口,呼吸交缠着呼吸, 心脏间的跳动清晰可闻。

却无人说话。

就这么过了良久。

“聂双双。我猜不到。”

肖凛终于沉叹,嗓音低哑。

他撑起身,顺势绕过聂双双的肩膀腰肢,把她揽进怀中,然后,紧紧收拢双臂,越收越紧。

他想他这半生从不服输,却总是败给这个名为聂双双的女人。无论是久远的十年前的过去,还是纷乱复杂的如今,年少的青涩与成人后的成熟相互碰撞,最后殊途同归。

而他其实从未改变。

某些东西早就刻入骨髓了。

至死,灵魂上都烙印着对某个女人的感情。

可此时的聂双双却全然不知肖凛的那些悄然变化。

男人把她搂的太紧,她被抱的不舒服,就拍着他胸口从他怀中挣出来。

仰头透了口气,目光不经心地顺着男人的喉结下巴,看到了他的脸庞眉眼。

一双漆黑的眼瞳幽深专注,倒映着某个人的影子,是两轮小小的她。

“.....”她凝住视线,忽的就被这目光戳到了心。

那些别扭的心情便也顷刻间烟消云散了。

她张了张口,望着他眼中的倒影,像被这目光打败了似的,闭眼,“肖凛。谢谢你能来我身边。”

整整十年的时间在肖凛身上汹涌流逝了。可是直到不久之前,她才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无论是少年的小七,还是成年的肖凛,都是永远住在她心里的,同一个人。

即使她与他之间横亘着未婚妻,向晚,外人的眼光,眼界的差距,身份的鸿沟,记忆的空白......这个事实也不会改变。

聂双双睁开眼睫,仰起脖子吻了吻肖凛的眉眼。

她的吻很浅,蜻蜓点水一样就退下,然而这一吻却仿佛对肖凛宣告了某种讯息——他敛下越发幽深的眸光,嘴唇吻住她,手指拨开毛衣领口触上光洁肌肤下的琵琶骨,再顺着往旁移下肩带——

“咚,咚”,

“吱呀——”,就在此时,随着一阵敲门声,病房门被敲开。

“肖总.....!”

“双双,你在吗?”

“肖总肖总!!”

几个熟悉的人声同时从门口传来。

一听这声音,聂双双脑袋就炸了——

肖凛的助理,还有这次一起来滑雪的同事和工作团队!

而众人的声音在见到屋内沙发上的情形时戛然而止了。

每个知情不知情的心中都极为震撼。

光天化日在病房沙发上紧密拥吻,还用这么暧昧至极的姿势,这这这这这!!!

被撞破事实,当事人之一的聂双双慌里慌张扶正肩带,推推还压在她身上的肖凛。

好事被打搅,肖凛不快地皱眉,从沙发起身。他走上前,宽大的身躯正好挡住众人各异的视线。

“怎么了?”语气听起来很不好。

聂双双一张脸都涨红成了煮熟的虾子,躲在肖凛后面坐起来,又是整理衣服头发,又是整理脸上表情,还不忘偷偷听前面人他们在说什么。

一部分人来找肖凛探望说事。

还有些人来找聂双双——赵潜下午在雪原的拍摄采访即将开工,工作组的人过来通知她去现场。

半天后,说完事的人群自觉散去,聂双双也调整好状态,准备出发去滑雪场现场。

离开时,她不忘用手指指茶几上那袋橘子,“肖先生,那袋橘子,我买的,欧洲这边的水果好贵的,你别浪费啊。还有,昨天雪地里堆的小雪人被你踢坏了,记得赔给我。”

肖凛走过去,俯身从印有水果店店名的塑料袋里捞出一只金橙橙的橘子,剥开皮。

酸酸甜甜的橘子香漫溢在空气,他又走过来,拧下两片橘瓣,塞进聂双双嘴里。

“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小心眼。一个破雪人都能让你记两天仇。”

凉凉的橘子瓣碰上嘴唇,聂双双措不及防,啊呜一口不小心把肖凛的手指也咬进了口中。

她急急忙忙“嗯嗯唔唔”把他手拍开,含着水果囫囵地给自己辩解,“那是我以前傻,在山里的时候整天被你欺负还乐呵呵的。现在我学聪明了呗......好了好了,我要去滑雪场了.....”

肖凛笑了,屈起食指刮了下她的鼻尖,“行了。你走吧。”

以为他失忆就信口开河胡编乱造?

这丫头怕是忘了以前在山里他都是怎么宠她的了?

打过招呼,聂双双披着白色小羽绒外套的身影很快也从病房门边离开。

满室留下寂静。

阳光从內间的窗户直射进来,照出空气中飘散的微尘颗粒。

一切平常得好像什么都没发生。

但好像又有什么已经发生了重大改变。

比如说,某些人的记忆。

肖凛坐上沙发,垂下眉目,将剩下的一大半橘子慢条斯理吃完。

记忆纷至沓来的那一刻,反而没有想象中对人生与感情势在必得的心潮澎湃。

回忆里是远山青树,细水长流——

当带着记忆打开病房门见到聂双双的时候,自己便像在瞬间走完了整个前半生。

........

出了肖凛病房,聂双双就接了个赵潜团队那边打来的电话。

她一边回答电话一边走出病房区走廊,结果到了电梯间,却发现电梯那边站着向清言与向晚。

“哦.....好,好,我一会就到。”聂双双挂了电话,略有尴尬地与向清言向晚寒暄,“你们也来看肖总啊?”

向清言面色有些复杂,“双双,我是来找你的。我听说刚刚在病房......肖凛又对你......”他皱皱眉,显然不是很想把那事说出来,“你没事?”

聂双双客套地点点头,往后退两步,“没事。我就去看看肖总,毕竟他昨晚救了我。”

因为先前跟向清言交往又分手的原因,聂双双一看到他老觉得尴尬。

她清楚自己为什么当初会脑子一热选择向清言,他温和,绅士,给了落魄的她在茫茫城市中的一点宝贵的认可。

但这并不是爱。

只是她没想到向清言却仍没想放弃这段关系。

电梯门开,三个人一同走进电梯。

“对了清言,昨天你和肖总比赛滑雪怎么样了?”

下楼气氛沉闷,聂双双无所适从地随口扯起话头,打算应付到出电梯就完事。

向晚轻声开口替哥哥回答,“昨天原本都是肖凛在路道上领先。快到终点的时候,因为你出事失踪的消息传开来,所以他提前放弃了滑雪。”

“嗯...哦。原来是这样。”

聂双双看向向晚。

可只看一眼向晚,她心里头那些快被忘掉的愧疚就哗啦一下全涌上来。

就好像向晚那张脸时刻提醒着她,她破坏了向晚与肖凛之间和谐美好的联姻。

无论是现实还是,不都是这样的嘛,强者和强者结合。更何况向晚显而易见喜欢肖凛。

可是......

向清言见气氛不好,换了话题,“双双,你小时候一直住在山里?你还记得你爸妈是什么样么?”

“啊?我是一直住在山里啊。”聂双双从来不避讳自己的出身,“我爸就普通山里人......”

她那个活在村里人口中的早逝的妈妈她倒是没有印象——

她只记得小时候,村里人偶尔有人说她妈妈是水性杨花的坏女人,奶奶也经常嘴里念叨着,骂“那个女人”是害人精......

“双双,你听我说,我这次来,除了想见你,还有一点是想早点带你回国。有一个重要的人我想安排你们尽快见面。”

“什么人?”

“很重要。到时候你会知道。”

向清言不明说。在大致明了聂双双出身的此刻,他想给他爸和聂双双各自一个惊喜。

........

聂双双对向清言所说的“见面”并没什么兴趣。

不紧不慢去了滑雪场,赵潜那边刚刚开工开始拍摄。

这次参与拍摄的还有老牌时尚杂志《尚风》那边来的摄影团队,以及跟组的时尚编辑。

聂双双手里拿着肖凛硬塞给她说是他不用了但怎么看怎么像全新的旧手机,鼓捣着装上了常用软件。

刚登陆上微信,界面里就跳出肖凛的信息。很简洁的两句话。

【肖凛:我去机场。你要的雪人给你堆好了,在Arcalis山顶咖啡厅东。】

聂双双从摄影大部队那边走出,望向白色雪峰上的咖啡厅,果然见到一个半人高的大雪人伫立在冰天雪地里。

她轻快地跑过去,唇边下意识的就勾出了笑。

白乎乎的大雪人坐在雪地,圆滚滚的腰插着树枝,眼睛鼻子嘴巴也一应俱全——聂双双还真没法想象肖凛堆这个雪人时的模样。

等等,不会是让他助理来代劳帮忙的吧?

她皱皱眉,转到雪人身后,结果就见着大雪人背后居然用炭枝写了几个大字。

——‘聂双双最笨。’

.......聂双双愣了好几愣。

这什么幼稚鬼啊!!!

她一边在心里头嗔骂着,一边却还是摸出手机,对着雪人拍下这部手机的第一张照片。

“我信你个鬼,你个狗男人坏得很。”

拍完,她笑着无声点了点大雪人的脑门。

........

作为庞大集团的管理者,肖凛并不清闲,也从来不让自己清闲。恢复记忆也不能将他从现世繁杂的公事私事中拉出。

结束了滑雪场之行,赶去应付下一个合作伙伴时,他在飞机上收到了关于这次事故与向家太太的图文资料。

结果显然在他意料之外。

推荐热门小说我是大佬前女友,本站提供我是大佬前女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是大佬前女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78章 下一章:第80章
热门: 我就是馋你信息素[娱乐圈] 乡村少年 这个Alpha为何那样? 都市超级医生 洗洗醉吧 村长后宫 在全息游戏里当一个无情的NPC 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 落日与夕阳 星光不及你倾城(星光无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