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上一章:第75章 下一章:第7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根据向清言对自己父亲的旁敲侧击, 和部分资料显示, 他爸爸向远曾与沈家当时备受瞩目的女儿沈曼君是青梅竹马, 关系亲厚。

沈家在旧时代曾是官宦世家, 后来第一批移居海外的后代们做起了艺术品交易拍卖的生意,至今, 几代过去, 目前沈家除了垄断了国内一大半的艺术奢侈品拍卖市场,拥有遍布世界的拍卖行办事处, 也在传媒、房产等生意场上有所建树。

沈曼君是沈家最小的女儿, 曾与向清言父亲同住一片别墅区, 在同一个老师手下学过琴,甚至在两人成年后有过暧昧——这个资料在向清言查到之初着实吃惊不小。随后他心底便涌出隐隐兴奋——

以他爸对沈曼君的爱慕, 如果他见到如今的聂双双, 绝对会感慨万千, 而又爱屋及乌地加护喜爱双双。

积云飘过天空, Vallnord Arcalis滑雪场, 晒在雪地的日光稍稍暗淡。

向晚跟在向清言身后也向聂双双那处行去, 步调却有些踌躇。

向晚从小与哥哥亲近, 只是这一次, 生平罕有地有了自己瞒着哥哥的秘密。

她发现自己的妈妈从过去便深深嫉妒的女人,是沈曼君。

她没告诉向清言。

临出行前, 跨出家门时,妈妈拉着她的手拍了拍,给了她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那眼神看得她心中发沉。

山脉中的滑雪场平原上起了山风。

聂双双跟人站在雪道边, 睁大眼看着来人,风吹起她的发丝。

向清言已经走到近前,“双双!”

他脸上难掩笑容,聂双双却不自觉往后退了一步,回过神,动了好几下唇,才发出声音,“清言,向晚老师……你们怎么,也会来这里?……这么巧?!”

向清言看着她,笑意加深,“不是巧合。我们是知道你和赵潜他们在这边滑雪,所以特意来找你。”

聂双双又愣了,“找我?”

她转头复杂小心的看看向晚,又很快的收回目光,“……有什么事微信上给我说就行了啊。而且我们已经……”

——而且他们已经分手了。

旁边还有外人,聂双双没好意思把下半句话说完整。

“双双,这些天我一直都在想你……”向清言上前,伸臂朝聂双双拥抱而来,“我很想见你。”

拥抱还未落下,一股大力捏住她的胳膊,将她整个的往旁拽到了一边。

“哎——!”聂双双被拽得重心不稳。

“聂双双,去滑雪。”

肖凛抓着她沉冷开口,随后面无表情地朝向清言与向晚礼节性点了点头。

“暧你等一下……”聂双双手忙脚乱地搭着他肩膀才堪堪站稳。

肖凛已经不由分说拉着她继续向前,她只能一边手脚并用地跟上肖凛步伐,一边尴尬地朝向清言回头,“呃,清言,向晚老师,那我就先……”

“走不走?”肖凛猛然停步回头。他的耐心在这时候变得很差,出口的话听着有些恶声恶气。

“走的走的!你慢点,我要先去那边找个教练,还要下山去拿租的滑雪装备……”聂双双被催的也有点慌乱。

肖凛皱眉,不大高兴地看着她,“你放着我这现成教练不要,去找别人做什么?雪板雪杖那边有多余的。”

“哦……哦。肖先生,你滑雪很厉害?”

肖凛睨她一眼,不置一词,转头继续向休息区旁的助理走去。

聂双双只能巴巴地跟着他一起过去,到了地方穿上滑雪板,拿上滑雪杖,又跟他一起去了初级雪道。

要不是跟过来滑雪可以借口避开向清言,她才不会跟肖凛这么个坏脾气的家伙待在一起。

初级雪道平缓且短,边上的滑雪者要稍多一些,不少赵潜那边打过照面的人都对肖凛与聂双双这一对好奇非常,时不时撇过来几簇目光。

“姿势不对。弯膝盖,看前面,重心往前。”

肖凛给聂双双讲解滑雪的方式极为简洁,大多数时候寥寥几句重点。

“双臂前撑,滑雪杖向后,下重心滑行。”

见聂双双还是一脸笨拙纠结,肖凛终于蹙了下眉,亲身给她做起教学示范。

聂双双看着他的滑雪动作。

片刻的功夫,男人已滑行至远处,明红色滑雪服映在纯白雪幕,平白的热烈生动。他在雪道上一路远去,身姿流畅优雅,仿佛乘着云在雪原迤逦而行,凛冽而飘逸。

“会了没。”示范过后,肖凛回来,甩了甩雪杖,问聂双双。

“啊。我先试试……”聂双双从惊艳中回神,傻乎乎回。

然后她踩着滑雪板,像只笨拙的企鹅一般在雪地上摇摇晃晃行走,刚要撑下雪杖滑动,脚底一歪接着便要摔。

肖凛及时提溜着聂双双后领把她拉稳。

他没什么好为人师的兴趣,耐心也不好,见聂双双这么半天还在摔来摔去,只得揉了揉眉心,放下烦躁,更加细致的讲解。

“上下保持平行,雪板间距和肩膝同宽——”

有力的手指正掰平聂双双的纤瘦肩膀,向清言此时也已换了衣装走来。

“肖总,你滑雪水平不错?”

肖凛给了向清言一个眼神,“比你好一些。”

向清言笑了笑,走到聂双双身边,看了看她,接着双手一划,便姿势老练地在雪道上飞出去。

很快又试了一圈回来。

他问向肖凛,“怎样?我应该比你更有当教练的资格。”

肖凛嗤笑,“你在向谁炫耀?这里不过简单的初学者雪道。”

“我曾经在Zermatt的Stockhorn的野雪地带滑过全程,这里的高级雪道应该也不成问题。”向清言被激得忍不住反驳,“肖总这么自信,那我们去另一边的高级雪道比一场?”

肖凛挑眼审视了向清言几秒,最后唇边弯出冷笑,“行。”

很多情况下,男人都是崇尚竞技的动物,刻在血液中的天性让他们信奉弱肉强食。

…………

肖凛与向清言的比赛很快开始。

以Arcalis西边为起点,途经没有压过的野雪,两片野外松林,一处峡谷,好几个陡坡,全程路段漫长且险。

不少同来滑雪的人对两人比赛充满兴致,乘着缆车去终点山头等待。

“诶,双双。你悄悄告诉我,你和肖总向总之间是不是很熟啊?”有赵潜团队的摄影助理过来问聂双双套八卦。

“对啊对啊,你怎么跟他们认识的?是不是以前偷拍八卦偷拍到他们身上,然后就开始了一段狗血故事?之前肖总还给我生房。”化妆师宁宁也凑过来。

“当娱记嘛,总要认识一个两个三个大人物嘛,不然还怎么在江湖上混。”聂双双含糊地应付两句,划着雪杖歪歪扭扭去了旁边自己一个人练习。

肖凛和向清言这场莫名其妙的滑雪较量有很多人围观,聂双双处在尴尬的位置,干脆便不去凑热闹,免得到时候又被一群闲着的八卦人士问东问西。

雪场上一同前来的人渐渐少了,聂双双摔了几次,踩着雪板慢吞吞在初级雪道上磨蹭,过了会终于找出了一点滑雪的窍门,会直线滑行了。

“聂小姐。你不去看我哥和肖凛的滑雪吗?”

聂双双滑雪初有成效,收了雪板雪杖准备待在休息区等人时,就见到穿了滑雪服的向晚朝她走过来。

向晚天生的气质古典,即使穿着滑雪服这么笨重的衣服,扔掩藏不住她的优雅美丽。

聂双双迅速从座位上站起来,对向晚摇摇头,“不了不了不了,他们高手过招神仙打架,我这个凡人就不凑热闹了,坐一边等战报就行。”

向晚点点头,接着便没了话。但她也没离开,只抿起唇,有些犹豫紧张地看着聂双双,像是在斟酌自己即将开口的话。

聂双双也被向晚看得浑身紧张。

她知道自己是破坏向晚和肖凛订婚的原因之一,心里本来就虚着,现在更是怕向晚这次找来对她兴师问罪。

“向晚老师,你怎么没去看肖总他们滑雪啊还有这次没想到你也过来滑雪……”

聂双双开口尬聊,与此同时,向晚也开口出声,

“聂小姐,我们一起去坐缆车到终点等我哥他们好吗?”

空气瞬间静了静,随后向晚继续说话,看起来有些局促,“……那个,这次我和我哥来Andorra滑雪场,其实,我哥是想尽早带你回国见一个人……”

最后聂双双还是跟着向晚坐上了缆车站南边那条刚维护好的缆车。

向晚看着聂双双坐上露天的索道缆车,犹豫着迟迟没有跨出脚步。

这条问题索道根本就没有完全维护好,坐上去,就等于把自己的性命放置到了未知的危险中。

去机场前妈妈那个意味深长的眼神,还有入境后与她联络的妈妈那边的人……

“聂小姐,你还是下来吧……这个缆车,看起来不太安全……”最终还没没有敌过自己的良心,向晚忍不住出声唤到。

“向晚老师,你怎么了?缆车要出发了喔。”聂双双不明所以。

这个缆车站没有别的游客,自动缆车慢慢的即将驶出车站。

向晚看看即将被带出站的聂双双,狠狠咬一下下唇,也坐上了车。

坐上缆车,聂双双倒没发现什么异样。冷风虽然吹在脸上,但缆车平稳运行着。

聂双双与向晚在露天的索道上不尴不尬地聊了会。

向晚显然不在状态,说起她与向清言过来找聂双双的目的说得含糊不清,也没有告诉聂双双她与沈曼君长相相似的事。

聂双双只能自己胡乱揣摩,以为向晚把自己当成了情敌,“那个什么,向晚老师,对不起。你和肖凛的事,过去我一直都不清楚……”

向晚的情绪终是被聂双双挑了起来。

她看着聂双双那张与沈曼君极其相似的脸庞,想着是她先的,明明是她先的,认识肖凛也好,与他相熟也好,还是喜欢上他也好...都是她先的...还有与大提琴的渊源,明明她五岁就开始学琴……

想到这里,向晚看着聂双双,问,“聂小姐,我记得肖凛之前有在拍卖会上特意拍下过一条很漂亮的粉钻项链。你,你也知道这件事对吗?”

聂双双不自觉把手放向颈下胸口,便听向晚继续道,“我一开始以为肖凛是拍给我的,还傻傻的特别开心,等着他送给我。结果至今,我都没见过那条项链是什么样子。”

“他是不是,是不是把项链送给你了?”

聂双双按着胸口,“对。”她深吸口气,“他把项链交给我保管。”

“对不起,这个要求可能唐突。我能,看一看吗?”

聂双双看看向晚,又看看周围白茫茫无人的旷野,点点头,“嗯。”

她怀着略为愧疚的心理,将那条串着粉钻与廉价戒指的项链取下,放在掌心。

“肖先生没告诉我这条项链的价钱,不过我查过资料了,这种的很贵……”

向晚也凝视着聂双双手掌中的项链,粉红璀璨的钻石上方,还叠加着一枚与之风格格格不入的戒指。

“聂小姐,这个是——”向晚伸手指着戒指。

话才刚说一半,缆车便发出山崩地裂一样的猛烈震动,随着“吱——”的一声刺响,失重感飞速传来。

“!!!!!”

聂双双和向晚只来得及发出惊恐呼声。

眼前白色雪景不断上移,凛风刀割一样刺入皮肤,然后随着一记沉闷的重击,两人连人带车摔进了下边覆着厚厚积雪的山地。

所幸缆车落下时距地面高度不远,地上也覆着厚雪,减缓了冲力。

然而摔下的缆车依旧没用停止惯性运动,沿着陡坡滚了好几滚,很快滚到崖边,眼看着就要被惯力甩进山谷!

“解,解开安全带——!!”聂双双喘着气对向晚喊道。

向晚慌慌张张,动作也不利索,聂双双只能先给她解了安全带,再快速去解自己的。

便是那一刹那,缆车座椅滚到悬崖临界点,聂双双也解开了身上束缚的安全带——

然而一串晶亮的物体带着粉色光泽在头顶一闪而过,在天空划出道漂亮的抛物线便急转直下,落向山谷。

——肖凛送给她的项链!!

聂双双下意识伸手去够了够,下一秒,她的身躯便跌入崖下。

一路都在滚,身体无法摆脱重力的牵引,她只能死死盯着项链下落的方位,待到滚落停止,便立即手脚并用地向那边爬去。

她要把项链找回来!

荒野雪原幽静。

聂双双已经忘了疼忘了冷,她的脸上沾满细碎的雪粒,泪水沁出眼眶,外衣上半边湿半边雪,可是她已全然没有心情顾及这一切。

她只想快些挖出那条项链。

那是肖凛送个她的,小七送给她——

粉钻是肖凛的心,金属戒指是小七的心。

可是他们原本就是同一个人。

推荐热门小说我是大佬前女友,本站提供我是大佬前女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是大佬前女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75章 下一章:第77章
热门: 战天 都市超级医生 穿进狗血文弱受成攻了 此间的少年2 温香软玉:女人如玉中年大叔的玉石人生 情迷乡村 长安盗 小姨的诱惑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丈夫招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