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上一章:第72章 下一章:第7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向清言显然与向晚一样, 最开始将照片上的女性人物认作了聂双双。

只是他亦如自己妹妹一般, 很快意识到照片不对。

“哥, 你再看看这个。”

见哥哥反应惊讶, 向晚手指轻动,又把相册移向下一张照片。

另一张旧CD的封面图片展示在向清言眼下。

“这是我在教授那里看到的那张唱片, 沈曼君和伦敦交响的德沃夏克。我有查过, 这张碟是三十年前发行的初版立体声,因为音轨处理问题, 所以发行量很小。”

所以这一版的封面, 也极少为人所知。

向清言定睛, 忍不住伸手将图片放大,仔细查看。

封面上赫然写着演奏大提琴的艺术家的名字——沈曼君。

震撼与惊异划过向清言内心。

即使他对古典艺术的兴趣没有他父亲和妹妹那么浓厚, 但也对沈曼君的名字耳熟能详。

然而听过她不少经典演奏, 却没想到她正脸的模样——竟然和聂双双有□□分相像!

“哥, 你也觉得她们很像, 对吗?”

向晚抿了抿唇, 略有忐忑地问自家哥哥。

向清言深吸口气, 用力敛下眼中震惊, 挤出一丝沉稳, 点头回,“是。”

他对着手机上的照片又看了片刻, 才道,“晚晚,你待会把这几张照片传给我。”

“好。那, 哥……”向晚有些犹疑,“聂小姐是不是,和沈曼君老师有什么关系……?”

“我不能确定。但是,这两个人的长相,肯定不是巧合。而且妈在看到双双后的反应也很不一般。”

向晚心中一抽。

“那你的意思是……?哥,这件事我真的很好奇,要是聂小姐跟沈老师有什么关联的话……我自己有去查过,可是查又查不出什么头绪……”

听出向晚的言外之意,向清言转头看向妹妹,笑了笑,安抚地拍拍她头顶,“知道了,这件事哥哥会好好查清楚的。双双是我女朋友,我不可能放任不管。”

“嗯。”

“好了,这下放心了?晚晚小公主。”

向晚终于卸下忐忑,腼腆地笑起来,“我都这么大了,能别再叫我小公主了吗?”

“好好。回去吧,看看妈在干嘛,她今天心情不太好。”

向清言说完,便带着妹妹沿花园的石子路走回建筑。

路灯幽静,他脑子里想着事,以极轻的声音叹了句,“如果双双跟沈曼君有血缘关系,那就最好不过了。”

那样双双至少能有一个光明的出身。

向晚敛下眼睫,复杂地看着路灯下的鹅卵石,回应道,“嗯……是啊。”

她希望聂小姐跟沈曼君有血缘关系吗?她不知道。

过去她很羡慕一无所有的聂双双能够得到肖凛的垂青。

可是如果聂双双真的与大提琴界的风云人物有血缘关系,她……

回了主屋,向晚陪她妈在客厅说了会话,然后就回琴房练琴。

脑袋放空的拉了会不成曲调的音符,向晚放下放下琴弓,又坐着对着琴谱发了好一会呆。

最后起身,还是离开了二楼的琴房。

途经爸爸书房的时候,见到书房门虚虚半掩着,她走去想要把门关上,却不期然见到书房内竟然有人。

那背影是……她妈妈!

走近门口,朝里面仔细一看,她妈妈正在对爸爸书桌后的柜子上下翻找着什么。

半天后,却只是从南书橱里找出了几张再版的音乐CD,恨恨地将封面扉页抽出。

向晚对着母亲翻找的画面,忽然感到呼吸困难。

她扶着门框慢慢退开书房,捂着嘴苍白着面色快步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她穿着棉质拖鞋走起来也没多大声,从到来再到离开,向母都没发现女儿的存在。

回到卧室,向晚立即关了门,坐在床沿,大口大口吸着气。

脑海中的记忆瞬间被刚刚妈妈的那个背影给呼唤出来——

那大约是她五、六岁的时候。

某个练完琴昏昏欲睡的夜晚,也是在这座宅子,这样的走廊,这样的书房灯火,她不想吃管家阿姨准备的橙汁,便上楼来找妈妈……然后就见到妈妈站在爸爸的书桌前,侧对着她,手中拿着支钢笔,对着书桌上的一张照片一下一下,用尽了全力一般地撕划。

那时她还不懂事,在书房门口发出了动静。

于是妈妈很快地朝她转过脸来——

那一张狰狞而扭曲的,眼睛凸起泛着红色血丝,嘴唇因嫉妒而歪斜的面孔——向晚整个童年里最堪称可怖的记忆,妈妈当时的脸。

向晚当年被吓了一跳,她妈妈也被她吓了一跳,惊慌中,她妈妈手里的照片从桌上掉落下来。

于是向晚见到,照片上,是爸爸和另一群人的合影,站在爸爸身边的是一个穿着长裙的年轻女子。

只是女子的脸早就被力透纸背的钢笔墨印划得面目全非。

小时候向晚还不知道嫉妒是什么,只感到深入骨髓的害怕。

那种扭曲的阴影与害怕,直到刚刚,才又被她妈的背影重新唤醒。

她的妈妈,在嫉妒着一个人……

……

夜过天明。

晚上好好睡了一觉,第二天聂双双已经恢复了一大半精力,昨晚在看到小七那枚给她的戒指后哭得精疲力竭的伤感也几乎烟消云散。

只是开了手机,看到最先蹦出来的几条消息时,她还是不免感到有点头痛。

向清言一大早又给她发早安消息了。还给她报了今天天气,让她多穿点衣服。

嘘寒问暖,就好像昨天她跟他说分手是假的一样。

这就有点难办了。

洗漱完毕,聂双双去厨房热了两块南瓜饼,回房间正想着再给向清言发个正式的分手留言,没想到那边已经打来了电话。

“向清言”三个字在来电屏上持续呼叫。

聂双双硬着头皮接起电话。

自己脑子一热答应的交往,跪着也要把这段关系好好了结。

“双双?”

电话里传来向清言和煦的声线,“醒了?要去上班了吗?”

“嗯。对。清言,我——”

“那我今天过去接你,送你去公司?”

“不用了。清言,我有话——”

“这个礼拜一起去挑辆你喜欢的车吧,以后我不方便的时候你可以自己开车。”向清言似乎也铁了心似的,根本不让她把话说完整。

“清言!你先听我说!!”聂双双终于不得已的抬高了音量,然后电话那端静下来,她也随之又呼出口气,放缓声音,“我们已经分手了。”

“…………”向清言沉默了好几秒。

“双双。”直到聂双双被电话里骤然冷却的尴尬气氛压得想重启话头时,他才再次开口,“你和我分手,是被肖凛威胁的?”

“我妹妹向晚,是肖凛的未婚妻。也不对,现在应该是前未婚妻了。”

聂双双握着电话呆住,”向晚老师是……?!从来,从来没人告诉过我这个……“

“晚晚一直没让我告诉你。前阵子我说家里出了点事也是晚晚的订婚出了状况。肖凛主动取消了订婚。”向清言顿了顿,“你应该知道是什么原因。晚晚那阵子情绪一直很差,圈里很多朋友也很意外。”

聂双双说不出话。

向清言没有明说,但是却已经明明白白告诉了她——是她,她破坏了向晚和肖凛,让向晚受到伤害嘲笑,她才是背负着夺人未婚夫罪恶的第三者!

“如果你和我分手,肖凛又去缠着你怎么办?晚晚也失去了跟肖凛复合的可能性,她本来也很高兴你和我在一起。”

聂双双头脑被搅得一片乱,心脏也猛跳起来,“我……对于向晚老师的事,我真的不知情也很惋惜……可是,我,我就真的错了吗?我就不无辜了吗??”

她盯着房间窗台空空如也的玻璃花瓶,顺了顺气,“分手的决定是我昨天仔细考虑过的,今天也不会变。‘’”理智好像终于回到脑子里,她继续道,“清言,抱歉。”

挂了电话,聂双双打开房间窗户。

清早的冷风透窗而入,清风拂去室内沉闷

聂双双深吸口气,揪了把头发扔下手机去厨房取早就热好的早饭。

只是嘴上虽然说着自己无辜自己无错,但心中对向晚的愧疚还是久久不散。

就像心里头梗着一根愧怯的刺,让她从今往后无论如何,只要一沾染到与肖凛有关的事物,那刺便会尖锐地戳一下她的脊骨。

…………

第二天,休假两个多月的林姨终于结束了在海外的逗留,重新回到了S城,汀山肖凛的靠海别墅。

林姨一回来,便意味着聂双双在肖凛家照看Alex的工作也宣告结束。

除此之外,额外看管Alex社交账号的活也重新交回给了林姨以及肖凛助理手中。

结清工资,手机短信提示两笔大数额的钱款汇入银行卡账上,聂双双看过短信,在汀山与猫咪和林姨做最后的告别。

“Alex,以后记得要听林姨的话噢,知道了吗?”聂双双半蹲着身,揉揉猫咪雪白的肚皮,“你已经快十一岁了,是个懂事的老人家了,不能随便闹脾气打花瓶抓沙发喔。”

“喵呜~~~”怪脾气的猫咪趴在聂双双裤腿旁,乖顺得像只小绵羊。

与Alex打完招呼,聂双双起身,又跟林姨交接工作。

说是交接,其实也没有太多可以说的。Alex这两个月吃好喝好,兽医检查下来健健康康,甚至比过去还胖了两斤。

“……活动啊,吃饭啊,就和平常一样。啊,还有Alex的微博账号,我没敢在皮下太浪,就中规中矩按时发布照片视频……”

林姨听完赞许地点点头,“双双……”

她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只是最后却没再开口,只笑着摇头叹了叹,往聂双双手里塞了两件国外带回的伴手礼。

“这两个月,麻烦你了。”

有些事情,林姨虽在国外但也听说了。

但那些事并不是她一个年长管家能够置喙的。

结束了在肖凛家的一切,聂双双想她和肖凛之间就彻底少了某种联系。

但她反而如释重负。

回到工作室,聂双双也重新投入了工作。

工作室请了合作公司的技术外援团队,另外又新招聘了好多个跳槽挖角过来的老手和鲜嫩的实习生,将在一星期后正式入驻上岗——一切忙而有序。

而那则给聂双双和工作室带来舆论危机的下跪视频,也因为聂双双的直播和工作室的后续公关,而成为了带起工作室正面知名度与流量的工具。

而肖凛,似乎自那天直播过后,就消失在了聂双双的生活里。

好像他给她还了戒指,就真的如他所说,尊重她的决定,不再来打扰她了——如他更早前所说,只等她这猪脑子想通。

推荐热门小说我是大佬前女友,本站提供我是大佬前女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是大佬前女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72章 下一章:第74章
热门: 当事业狂遇见工作狂 给豪门傻子当老婆的日子 领主沉迷搞基建[穿书] 我在龙族当龙王 孤芳不自赏 造物主的模拟人生 最A团宠[娱乐圈] 在雄英当扛把子的日子[综] 独步天下 他站在夏花绚烂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