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上一章:第69章 下一章:第71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不, 不对。

不是聂双双。

很快向晚从最初的震惊里清醒过来。

别说这是三十多年前的东西, 光是聂双双与封面这位少女的气质, 也相差了十万八千里——一个恬静淡雅, 另一个……

即使如此,两人的长相也未免太相似了一些, 如果说是巧合, 也巧合得太过过分。

向晚再仔细去看那张CD封面。

果然见到大黄标上写着“DVORAK: CELLO CERTO IN B MINOR”,“London Symphony Orchestra” ——那是古典乐权威唱片公司DG公司的经典设计, 在乐团名最下, 用大字号标着演奏家的名字——“Miranda Shun”。

——果然是沈曼君!

这张碟是沈曼君演奏的德沃夏克大提琴协奏曲, 而且是出版于三十年前的绝版物。

向晚的心急剧跳动起来。

沈曼君,古典乐界大提琴领域里, 几乎难以超越的存在, 学大提琴的几乎都听说过她。

可是, 这样的人, 会和聂双双有什么关系?

向晚努力按下心跳, 将封面抽出, 翻看booklet。

然后一张单薄的照片从纸页中飘落而下, 掉在办公室的灰色地毯上。

向晚俯身将照片捡起。

照片边角已有泛黄, 画面中,大约二十岁出头的沈曼君撑着洋伞, 一袭连衣裙,笑着与一个清俊朴素的年轻男人站在一起,背景是一座英伦古堡风格的建筑。

照片背后写着两行小字,

“The top of the world,

1988, Sheffield”。

几乎是下意识的,向晚拿起手中手机,打开照相功能,悄然无声地把这张照片在手机上拍下。

然后才重归原位。

“小晚啊~你是几点讲课来着?”

手刚把CD盒与封面扉页归回银色音箱,门口便传来个略带着懒散的中年男人的声音。

向晚触电般收手,转头循声看去,面上习惯性带出文静的笑,“沈教授。我还有二十分钟左右上课。”

“哦哦哦,还有二十分钟了!”沈教授笑眯眯的,一边与室内其他正在忙碌的教研助理们打招呼,一面给向晚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昨天晚上跟朋友喝多了,脑筋不大清爽。”

他不大规矩地穿着浅黄色衬衫和休闲裤,头发有点凌乱,下巴上都是青色胡茬,脸倒还是英俊的,即使五十来岁的年纪,也能吸引不少小姑娘。

向晚有些腼腆地笑了笑,“教授,你不是过去答应我爸说要戒酒吗?”

“那都是什么时候的老黄历了?没酒喝生活还有什么盼头!”沈教授随性的笑一声,抓了抓头发。

他见向晚脚步仍徘徊在那座银色音箱旁,便状似无意地问道,“小晚,你对那张碟有兴趣啊?”

——“那张碟”,指的是沈曼君的那张CD。

“呃啊,嗯。”向晚不知怎的手脚慌乱了一下,她侧过头,看着CD封面壳上的少女,“沈曼君老师的这张CD不多见呢,而且,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她的正脸照片……”

说着说着,倒是很顺利的与沈教授打开了关于沈曼君的话题。

沈曼君早年出身于国内世家沈家,童年移居到海外,而沈教授,如果向晚记得没错,也是沈家出身,与沈曼君是亲戚关系。

只是沈教授早年似乎便跟沈家断绝了来往,向晚也不好随便打听。

谈起艺术与沈曼君的风格表演,沈教授显然功底深厚,颇有见地,只不过向晚想跟他谈的,并不是这方面。

她实在不知该怎么起她想谈论的话题,片刻后,只能生硬地转折,“……沈曼君老师当年这么年轻,如果结婚生子,她的孩子一定也会成为出色的艺术家吧。”

沈教授愣了下,然后笑了,“哦,这么嘛。谁说的准?都是命。”他随意地耸耸肩,“兴许一个意外一次错误决定,什么光环都没了。”

他这话听着话里有话,可说话的态度有过于轻松随意,向晚摸不透,也不好意思再问下去。

开课时间临近,向晚道过谢,往回去收拾资料,想着讲完课回去再偷偷问问她哥。。

......

午间,聂双双照常去汀山别墅喂猫。

这工作她做来两个月有余,此时已经得心应手。只不过林姨还有两天回来,这次是她剩余不多可以与Alex相处的时间。

给猫咪喂了饭,聂双双从背包里取出一个一路上被她小心翼翼护好的宝蓝色方形丝绒盒。

里面装着粉钻项链。

昨晚肖凛离开她那豆腐干大的小公寓后,她打开了他留在她房间的纸袋。

纸袋里装了条被包裹在纸盒中的墨绿色裙子——是前两天她随手在老贾手机上选的看着蔫了吧唧的咸菜绿小礼裙;另外在纸袋里,便是这个首饰盒。

首饰盒打开的瞬间,聂双双当时就惊呆了——里面放的是那条她曾在别墅里见过的粉钻项链!最中间一颗心型造型的粉色钻石,大约无名指指甲盖大小,四周围点缀着无数碎钻……

这条项链的价值至少接近九位数!

肖凛还只轻描淡写地说袋子里的东西价钱不便宜,叫她别扔。

——这这这九位数的东西她别说不敢扔,就连放在身边都觉得不自在啊!

所以今天来汀山喂猫,她顺便就把项链带来还给肖凛了。

聂双双将首饰盒郑重地放置在偏厅睡莲油画下的装饰柜上,还特意用一个花瓶压着,防止猫咪把贵重项链拿去当鱼骨头玩。

可思来想去,最后还是把首饰盒拿回,塞进包中。

毕竟九位数的价值,还是自己亲自归还比较稳妥。

她摸出手机,把肖凛的电话从黑名单里拉出,同时微信朋友圈取消对他的屏蔽——既然他能有办法看到她的朋友圈内容,那再对他屏蔽也毫无意义。

接着聂双双点开肖凛头像,在聊天界面打算给他发送想要归还项链的消息。

只是手指停留在对话框里,迟迟打不出一个字来。

昨晚肖凛去她的公寓狗窝造访,她把他赶了走,却不曾想,期间他某句没有说完的话,从昨晚至今一直萦留在她脑海,困扰着她。

当时她问,“肖先生,那你能娶我吗?”——这原本只是随便一问,想让他知难而退。可没想到这个问题却困住了她自己。

肖凛给她的回答是,“如果你对…..”,只说了一半便被电话打断。

于是这只说了一半的话,教她反复思考,又教她辗转难眠。

——“如果你对...…”,如果什么?她对什么?

他,到底要说什么?

聂双双坐在沙发放下手机,将脸埋在双手,深深叹出口气。

猫咪此时用过饭,跳来她腿上,用毛绒绒的脑袋蹭着她手背。

聂双双放下手,揉揉Alex橘色的猫耳朵和粉白团团的肉垫,自言自语般对它道,“你说那个姓肖的,他到底在想什么呢......”

“喵呜~~~”

坐着发愣了几分钟,聂双双提起精神,重新点亮手机,在对话框里输入两段话。

【肖先生。你昨天留在我这的那条项链,太贵重了我没法保存,我找个时间亲自还给你。】

然后中间隔了一大段时间,才是另外一行鼓起勇气打下的字。

【还有那个...你昨晚。我昨晚问你能不能娶我,你本来要回答我的话,是什么?】

信息发送完毕,聂双双看着聊天界面呆呆傻傻的发了好一会呆。

又过一会,才像幡然醒悟了一般想把信息撤回。只是离发送时间已经超过两分钟,早已无法操作。

她皱眉紧紧闭了闭眼,干脆眼不见心不烦,退出微信,摁灭手机。

......

离开别墅,搭乘公交车回工作室工作的,正是午后太阳散漫的时刻,一整车稀稀拉拉载着昏昏欲睡的乘客。

然而刺耳的电话铃音打破了公交车厢内的宁静。

聂双双刚刚瞌睡过去,眯着眼在太阳下从袋中取出手机,点开接听。

“聂双双!!你你你看到了没??!”老贾咋咋呼呼的声音蹦出来,“看到了别慌,你先冷静,回来我们一起想想该怎么处理!之后再联系肖总看他决定怎么处理,他今天刚搭上午的飞机去国外......”

聂双双被老贾的声音唬了一跳,瞌睡清醒过来,“啊,怎么了?发生什么了?”

“………………”老贾静了静,声音诡异地沉下,几秒后,幽幽叹了口气,“你,你自己上微博看看吧......”

聂双双心中顿时有不好的预感。

挂了电话,她揉揉眼睛让自己保持清醒,然后就着车窗外晃眼的阳光,戳着手机。

微信图标上早已挂满鲜红的“99+”未读消息,她点开老贾发给她的微博链接,顺着打开微博进去看——

是另一家业内知名的大营销号发布的微博,开头几个字便是耸人听闻的“见证娱乐圈娱记黑心产业链的一环——”,底下附着一则视频。

聂双双匆匆扫一眼微博文字,都是什么“不要脸”“黑心钱”“给明星粉丝造成伤害”一类的话,她觉得无非是营销号惯用的夸大其词和噱头,虽然用词让她恶心,但是能忍。

然而点开视频的那一刹那,她还是彻彻底底地惊了。

而视频内容,赫然是她前两个月,蹲点许梦涵时被肖驰的人抓到,在酒店温泉下跪被迫对他磕头的画面!!

视频是以监控视角拍摄,但清晰度不错,角度也好,能够让每一个观客见到她,聂双双,如何以卑躬屈膝的姿态,在黑衣保镖们的胁迫下,对着肖驰的方向,放弃自尊一般地磕了三个头!

聂双双手脚瞬间冰凉,仿佛在极短的时间内掉入了霜寒冰窟。

营销号知名度甚广,短短时间内,转发已近三万,点赞五六万,留言数不胜数,而在热搜榜上,也以火箭般的速度急速从后窜至前排第一,热度持续增长。

高赞热评无一例外是贬损:

“真的跟狗一样,为了钱连脸面尊严都不要了!! 978k赞”

“嘻嘻,活他妈该啊~干狗仔的迟早孽力回馈~!叫你们整天只知道赚黑心钱,这下翻车了吧! 895k赞”

“让她下跪的大佬怎么没剁了她的手”

“哥哥粉丝群里有人认识她,是八公公那个黑心造谣号的人,哥哥的黑料都是她编的!”

......

聂双双头脑空白,只目光呆滞地翻了会留言谩骂,然后机械地点开微信留言,继续一条条漫无目的地看下去。

然后看到肖凛一个小时之前给她回复的信息。

【在飞机上。】

【关于你问的那个问题,我回来告诉你。】

作者有话要说: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推荐热门小说我是大佬前女友,本站提供我是大佬前女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是大佬前女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69章 下一章:第71章
热门: 乡村欲望:禁忌的诱惑 极品鉴宝王 班底 艳情乡村 长命女 乡村直播间 天逆 侯卫东官场笔记2 霸总的小熊软糖成精啦 三千鸦杀(三千鸦杀原著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