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上一章:第67章 下一章:第6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把你微信账号给我。”

“啊?哈?”宋卿以为自己听错了, “哥, 呃......哥, 这不太好吧。你再怎么是我哥, 也没有共用一个账号的道理啊我也需要个人**的啊!——”

“账号密码,他妈废话什么。”肖凛在电话中冷了声线。

“......”宋卿一下子被肖凛声音唬住。他都能想象出肖凛在电话那头沉着脸的可怕模样, 只好小心翼翼道, “账号是我手机号,密码是小写s大写Q321两个8两个9......”

肖凛在电话另一头静了会, 大概在操作微信登陆, 没多久, 又让宋卿验证手机设备。

宋卿愁眉苦脸地报了短信验证码,“哥啊, 如果你在我微信上看到了什么消息您千万别乱动啊, 有个清高的小嫩模我泡了三天才泡到手——”

话没说完, 电话便“啪”的一声被肖凛无情挂断。

肖凛登上宋卿微信, 点开联系人, 迅速找到聂双双蠢蠢的哈士奇头像, 备注名称被宋卿改为“二哥的妞”。

看到这备注, 肖凛心情稍霁, 继续点开聂双双的朋友圈,随后心情又随着几条他从未在自己手机上见过的朋友圈信息, 而急沉直下。

第一条便是一个多小时之前发布的红酒烛光法餐照,第六张照片里,出现了一只戴着腕表的男人的手——是向清言。肖凛一眼便可以断定。

肖凛冷冷扯了扯嘴角, 点掉照片,继续往下翻。

接下去是一条文字内容,发布时间是两天前,写着,“进山断网两天,如同与世隔绝。”

再往下是前阵子试乘直升机时的照片,总是不给他好脸色的一张小脸,在朗朗青空中笑得肆意张扬。.....

很快肖凛翻完所有,灭了屏幕把手机扔在一边。

他脱了风衣,扔了窗台玻璃花瓶中的香槟色玫瑰,歪斜身子靠在房间唯一能落脚的地方——聂双双铺着白底草莓印花床单的小床上,然后闻着残留在枕间床铺上极淡的体香,百无聊赖地察看这小得实在过分的房间。

房间虽小,却被布置得还算像回事,墙面贴上了简易墙纸,两侧墙壁钉着简易的木质置物架,估计也是自己弄上去的。

看着房间,肖凛神思不禁缥缈起来,想着这狗仔不好好打扮自己,住的狗窝倒是收拾得像样......以后要是新房设计......

......

而此刻聂双双还在苏湄家的牌局上嗨着。

哗啦啦的麻将桌上,四双女人的手搓着牌。

“双双啊,你老实告诉我们,刚刚晚上和你共进晚餐的男人是什么来头?”

“就是就是,老娘火眼金睛已鉴定,绝对是个有钱凯子!什么时候给我们引荐引荐?”

“你今年的桃花运怎么这么好,上次车祸救你的那个帅哥和他有后续没?......”

一群女人光搓麻还不够,嘴里也不闲着,对着聂双双问东问西起哄她的个人情感八卦。

聂双双面上半点不显异样,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发挥她的狗仔功力瞎扯,听众们嘻嘻哈哈听的有趣便没细究,只有在旁边点完外卖的苏湄发现了聂双双的兴致低落。

半小时后,外卖奶茶送到苏湄住处,苏湄把聂双双从牌桌上拉下,换上另一个女生,接着把一杯芝士芒果奶盖塞到聂双双手中,“行了行了,牌打那么烂,底裤都快给你输光了,一边去静静。”

“哦。”聂双双接过饮料,听话地跟苏湄做到另一旁的沙发上,小口小口的安静抿起奶沫,喝了片刻,又盯着前边电视机里播放的年代剧,长长久久发起了呆。

“聂祖宗,到底怎么了你,晚上不是才刚和男人约过会么。”苏湄穿着拖鞋抬脚踹了踹聂双双小腿。

“苏湄,你恋爱经验多你懂,就......”聂双双揪起眉头,半天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一晚上她只莫名感到很累。

明明她早已经打算放下小七,开始自己新的未来,明明在这之前她与向清言相处从没有什么压力,可是从昨夜答应与向清言交往,到今天与他一起吃饭逛街,她总觉得肩膀上压着沉甸甸的什麼东西,让她觉得——累得无法释怀。

“和新男人处不来是吧?”

苏湄与聂双双认识这么多年,聂双双跟她前男友那点破事早就翻来覆去听了个遍,见她这神情就猜了个七七八八。

“姐妹,做的永远比想的要困难。你心里想要放下从前那个狗男人,一时半会办不到这不太正常了!要是人人都能想要什么就能按照自己意志做出什么,那天底下就没有那么多过不去的坎了啊~~”

苏湄话说得粗糙,却极为浅显的让聂双双听了进去。

她拍拍聂双双肩膀,“想当初老娘交大作业前夕被我前前前任劈腿,还不是哭了三天三夜,还不是靠你帮我天天带饭改作业才混了过来?没什么大不了!”

聂双双呼出口气,捧着杯子点点头。

没什么大不了。会过去的。

......

到家时已近深夜,关大门换鞋回房间,聂双双带着疲累,如过去一样心不在焉地拧开房门把手。

一开门发现小屋子里灯亮着,再一看,肖凛正斜倚在她床上看书,大摇大摆地占据了整张小床。他上身穿着衬衫,黑色的风衣外套挂在她钉在墙面的衣钩上,姿态自然的仿佛待在自己家中。

???!!

聂双双惊得瞪圆了眼,甚至连嘴巴都傻乎乎微微张开。

“总算回来了?”听到响动,肖凛放下书,挑眼朝她看来,“聂总监夜生活丰富啊。”

“肖凛??!你怎么进我房间的?!”聂双双缓过神,心跳跳的猛烈,走过去要把肖凛从她床上赶下,“还躺我的床,看我的书??你快给我下来!”

她那点力气当然无法撼动男人结实沉重的身躯,反而被他一把捉住手腕,反手拉进了他胸口,

“老子在你狗窝等了你一夜,你还想赶我走?”

聂双双左肩背着单肩包,身上小外套还没脱,就那么被肖凛拉得倒在了他身上。

她撑着他胸膛爬起来,一把夺走他手上那本悬疑,“你来干嘛?这里不欢迎你。”

“我有什么办法,打不通你电话,发消息你不回,要找你难道不是只能来你这鬼地方?”肖凛说着又把书从聂双双手里拿回来,眼睛盯着她的脸,“哪知道你会去外面和别的野男人逍遥。”

“你...你怎么会知道?我明明微信屏蔽了......”

“哦?终于承认你把我屏蔽了?”肖凛说话语气懒而低沉地拖了音,眼神却晦暗幽深,像是一早就看穿了她。

聂双双被看得极不恼羞成怒,挣扎着从他身上跳起来,指着他鼻子生气道,“我的朋友圈我想发给谁看就发给谁!肖凛,你给我起来!还有,把我的书还给我!”

肖凛瞟了眼书皮,“才看了一半,还没看完。”

那是本名为《魍魉之匣》的悬疑推理,聂双双见到他那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就不爽。

她身上疲累没了,心中恶气倒是全都涌了上,干脆对肖凛剧透了一脸,“把柚木加菜子推下站台的犯人是她同班同学赖子,加菜子的脑袋被管家装在匣子里私奔,系列分尸案的凶手是火车上的家,想效仿制作匣中少女......”

“…………”

看悬疑故事最忌被剧透真凶,措不及防得知真相的肖凛稍稍一愣,随后轻挑眉峰,扔了书本站起身,“那你把你手机给我。”

聂双双赶紧又往后退,肖凛从床上起身,随便迈一步便来到她身侧,双臂一张,就把她抱入怀中。

他把下巴搁在她脑袋上,“聂总监,我一晚上都没吃东西。”

然后又将她稍稍松开,“我饿了。”

“你饿关我——呜——!”

话没说完,最后一个字音便被吞没在男人强势的热吻中。

“肖——”聂双双挣了挣,结果房间空间实在太小,动作幅度稍稍一大,就带着两个人一起摔入了小小的床铺。

背部压进柔软的被褥,重量压在身躯。肖凛抓着她的肩,又是深沉而强硬的吻。

聂双双挣扎了半天,终于得到喘息,

“你不能......我,我有男友了...!”

一句断断续续的话,成功让肖凛停止他的行径。

“这话我早八百年就听过了。你男友小七不就是我么。”他不屑地揉了揉她略略红肿的唇瓣。

“不是,”聂双双撇开头,避开他的动作,“是清言,向清言。我昨天答应和他交往了,我现在是他的女友,所以你不能——”

肖凛的动作立刻停滞住。

他半撑起身子,手臂支在她脑袋两侧,一言不发地凝视着她,碎发全部从他额前垂落而下,露出他饱满的额头,深邃的眉眼。

因为背着光,聂双双也看不清他眼中神色,只觉得晦暗深刻。她不再与他对视,移开视线,看着窗台上那只空空如也的玻璃花瓶,继续把话说下去,“所以麻烦你,不要再对我做这些困扰的事了。我已经有了男友,也不能......”

“谁规定,你有了男人,我就必须对你规规矩矩?”

半晌,肖凛终于沉沉打断她的话。

聂双双以为他又要不讲道理地亲上来,眼角愤怒而又无助地泅出了泪。

谁知肖凛说完,只是抿紧唇拧了眉,用力将她抱住,深深叹出口气。

除此之外。什么都没做。

“聂双双,今天我带了你选的衣服和首饰过来,不是来听你说你另有新欢的。”

他是来接她回肖宅,去见他父亲。

聂双双的脸埋在肖凛胸口,男人的体温与有力的心跳随着他胸腔的震颤一同传来,她的眼泪越发止不住地滚落而下。

她动了动,在床上翻了个身,让自己背对着他,“肖凛...肖先生。我知道你曾经在山里生活过。”

面前是一堵贴了简易立体壁纸的墙壁,她看着凹凸的花纹,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可是现在,你有你自己的人生......有爱你的家人,朋友,你住的地方,用的东西,接触的人与事物,和山里的小七都不一样了。我,我也有自己的人生。”

“我以前一直以为找到小七未来就会好。可是我发现,现在的小七和我想象中不一样。”

“我把过去的他,未来的他想象得太好了。”

作者有话要说:妈呀被锁怕了现在写个kiss都小心翼翼T.T

推荐热门小说我是大佬前女友,本站提供我是大佬前女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是大佬前女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67章 下一章:第69章
热门: 裸婚:80后的新结婚时代 最后一个造物主 我在鬼杀队当柱的那些年 终极教师 当死对头怀了我的崽后 我要上头条 未生 心毒之陨罪书 白鲸岛屿 重生白月光的小奶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