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上一章:第66章 下一章:第6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暮色暗沉, 紫色带橘的天空点缀上浅淡的星粒, 晚风渐凉。

风吹起肖凛黑色的风衣衣角, 他手插衣兜长身站在自己常开的那辆黑色宾利旁, 仰头望着伫立在傍晚天色里的那栋破落的公寓建筑。

市井嘈杂的旧城区,这个时刻, 人间喧嚣的声音在耳边来来往往, 远处弄堂炒菜的噼里啪啦,买菜大妈的喧哗, 刚下班的小年轻......

只是再多的人经过, 也没见到他等待之人的身影。

肖凛等得烦了, 从袋中摸出烟盒打火机,点着抽起来。

他的车就停在公寓楼旁的窄道上, 紧挨着一棵开满新枝嫩叶香樟树, 他身形面目被旧街绿树映衬, 连人带车都带着股不食人间烟火的冷清, 每个回家的公寓楼居民在进楼前, 都会朝他的方向张望好几眼。

渐渐地, 男人脚边散落起一地烟头, 夜色也完全笼罩了大地。

此时他所等的人, 聂双双正在长滩三十七号的红酒主题法餐厅,与向清言共度夜晚。

餐厅所在的建筑大楼百年前曾由英资洋行所建, 外观复古,餐厅在大楼九楼,内部深棕色木料装修, 朝西是整一面巨幅的落地玻璃,可以清楚望见浅滩与海湾的景致。

聂双双初来这个在娱乐圈明星中享有盛名的网红餐厅,不能免俗的拿起手机拍拍拍,然后又不能免俗的把照片发了朋友圈。

发布照片后,聂双双才注意到其中某一张里,不小心把向清言握着银质餐具的手与餐盘一同拍进了画面。

她戳着那张照片,犹豫着要不要把这条朋友圈删掉重新发布,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向清言。

“嗯?怎么了?”向清言注意到聂双双的目光,微笑着询问。

“啊,没什么没什么,就看看你。”聂双双避开他的视线,低下脑袋继续戳手机,“刚刚有张照片不小心把你也拍进去了,被我发在了朋友圈。”

向清言笑了,“是吗?我看看。”

说着他也拿出手机,点开微信的朋友圈。

然后聂双双的屏幕中很快跳出了向清言的留下的一个小小的“赞”。

“拍的很棒的照片。”点完赞,向清言便又将手机放下。他注视着聂双双,眼中笑意不散,“我现在终于有了点已经成为你男友的感觉。”

“啊?可是我们交往的时间才不到一天啊?”

聂双双再次从手机上抬头,傻傻回道。

短短一会的功夫手机里已经跳出来一堆红点提示,不是狐朋狗友们的点赞,就是他们的留言,聂双双脑子还没从那些留言轰炸里缓过神。

“抱歉,是我太心急了。”向清言愣了下,随后舒开眉头。

大概太久没有这种急着想要拥有一个女人的心情,以至于他都没有发现,他与她才刚刚确认关系不到一天。

“啊,慢慢来,先吃饭。”聂双双也笑了,退出微信,放下了手机,开始进餐。

那条朋友圈底下的留言五花八门,

什么【姐妹你居然去这家餐厅了!我一直想去吃的求排雷!!】,

又比如【双双!!说!!那只男人的手是谁的?!】

还有【双啊,你在和哪个有钱狗男人共度烛光晚餐啦?那手表是C家限定款诶!】

......乱七八糟,各种各样。聂双双没想好要怎么回复,便干脆先放一边了。

......

晚餐的美味程度与整桌料理的精致程度呈正比,聂双双难得不用顾忌太多,怀着平静的心情享受了一餐。

约一小时后酒足饭饱,此时时间大约在晚上七点半,外边夜幕低垂,星点投在无波的海面。

餐后,向清言带着聂双双离开了洋楼,把花束放回车上,然后沿着外边灯火明亮的路肩散步。名义上说是散步,但渐渐的,两人却从海岸走回了人潮拥挤的购物街区。

长滩地区本就地处高档商业街区,除餐厅外,旧式建筑里不少在现代被改用为品牌精品店,还有大大小小的商场。

两人并排着行走,即使在这种闹市街头,也依旧隔着一拳的距离,看起来有些疏离。

聂双双没有在意,她把散步当做饭后消食,结果不知不觉走着,没多久却被向清言带进了一家奢侈品店。

“你昨天那条花裤子我看着不太合身,现在正好有空重新给你买条吧?你待会在店里看看还有什么喜欢的。”

走入室内,向清言终于卸下绅士的枷锁,主动拉起聂双双的手,将她拉到身边,“这条裙子怎么样?很配你肤色。”

他还记得昨晚见到聂双双时,她身上那条充满乡土气息的花布裤。

被向清言握住手,聂双双下意识不适地抖了抖,紧接着不着痕迹地甩开他的手,“不用不用了。昨天那条裤子是我回山里时跟村里人借的,不是故意穿成那样......”

她一边退开半步,一边澄清自己的审美,然而很快,有人打断了她与向清言的对话。

“清言?!”

“哥!”

两道女声打破了聂双双与向清言之间刚起头的交谈。

聂双双转头,果然见到,黑色木质的手袋展示柜旁,暖色灯光下,身着深蓝花呢小外套黑色连衣裙的向晚和另一位同样衣着光鲜雍容,看起来只有四十来岁的妇人挽着手臂走在一起。

——是向清言与向晚的母亲。

“妈,晚晚。你们也在这里逛?”向清言略略意外了一瞬,随即面色恢复如常。

他转头看了看身边的聂双双,眼角挂上笑意,接着对母女二人说,“我和双双刚吃过饭,过来逛街。”

聂双双讶异了几秒也立刻反应过来,礼貌地同向晚和她母亲打招呼,“伯母好,向晚老师好。”

向母端庄地微笑,朝聂双双友好地点头。

向晚面上也一如往常的浮着温柔笑容,只有眼瞳里一闪而过一道不易被捕捉到的复杂,“哥,聂小姐!哥,居然能在这里碰到你,以前让你陪我出来逛街你不是都不乐意?”

说完又笑意盈盈地看向聂双双。

随后,几人便这么寒暄开了。

向母与向晚显然对向清言与聂双双会单独在一起十分好奇,却又矜持的没有过分打探**。

“清言,晚晚刚巡演回家没两天,叫你出来一起吃饭你没答应,原来你倒是在和这么可爱的一位小姐约会。”向母看了看聂双双,保养得体的面上依旧保持着矜持的笑容。

“我给你们重新介绍一下,这是......”

向清言也看向聂双双,向来从容的脸上因面对喜爱之人而有了丝不易察觉的赧然。他笑了笑,继续对自己的亲人介绍道,

“这是我的女朋友,聂双双。你们以后不要见外,叫她双双就好。”

向家人总是习惯以笑容掩饰问题。

一瞬间,向家母女都稍稍睁大眼,然后更深地笑看向聂双双。

这神情落在聂双双眼中,只以为她们是在为“向清言女友”这个身份惊讶,继而对她继续保持好奇与礼貌。

因此聂双双也便没有注意到,在那一刹那,向母不自觉捏紧了放在腰侧的小牛皮珍珠口盖手包,用力到指节都有些微微泛白;

而向晚,则眼神缥缈恍惚了极短的时间,然后才又一次将视线聚焦到聂双双的身上。

对于聂双双,向晚只在两个月前她的音乐会上首次与她短暂的见过一面。

不知是何缘故,当时音乐会后台,在第一次见到聂双双的时候,向晚便从心底对她有种熟悉感,甚至隐隐有些无从由来的好感。

只是没多久便看到了肖凛与聂双双相处的情景。

再到后来,肖凛对向家提出取消订婚......

想到此处,向晚心中不免有些黯然。

察觉到女儿内心隐藏的低落,向母不着痕迹的拍拍向晚的手背,笑着对聂双双点头道,“清言还是第一次对我们这么正式介绍他的女朋友。今晚跟清言吃晚饭过来买东西?有什么要求尽管跟他提,别客气。”

嘴上这么说着,向母眼中的笑意却很淡很淡。

社交圈沉浮几十年,把向父伺候的服服帖帖,向母早已本能的把自己的情绪深藏。

或许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的内心深处,正面目狰狞地对面前的年轻女孩嘶声力竭——

长着跟那个女人一模一样的的脸,果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过去抢她的丈夫,现在又来抢她儿子,抢她的女婿!!

刚确认关系就急着让清言带她来买奢侈品?!穷酸,虚荣!

让这个野丫头进向家家门,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这个野丫头,这个野丫头——!

作为向晚的母亲,作为一个细心的女人,向母当然知晓肖凛主动与向家取消订婚的缘由。

全都因为这个名为聂双双的女孩。

前段时间联络退婚时,肖凛那方的说辞倒是冠冕堂皇——说为了顾及向晚的面子,让向家主动对外提出取消订婚,解除婚约——

然而,在这件事上,她向来性格柔软好脾气的女儿向晚,却出奇坚定地反对。

向母怎么能不懂女儿的心思。

嫁给肖凛是这孩子自小的愿望,那份渴求几乎刻在了血液里,即使在肖凛失踪的那七年,也念念不忘她的“肖凛哥哥”。

于是取消订婚便由肖家对外宣布了。

那两天,向晚食欲不振,面色憔悴,整夜整夜地把自己关在琴房。不出去看展逛街,不与与朋友联系,拒绝出席任何社交活动,只独自默默伤心。

然而聂双双对所有的这一切并不知情,也并不知晓向母对她的真正看法。

她仍对向家人抱有友善的好感,只有一搭没一搭地想着,向清言的妈妈年轻时候应该也挺漂亮,现在还保养得这么好,那张脸能保养成这样,得扔了多少钱进去??……贵妇的世界……这类无聊的东西。

......

告别了向晚与向母,聂双双自然也拒绝了向清言要给她买衣服的提议。

时间虽然不晚,但她此刻并不想再同向清言待下去。

她没细想原因,也许是不太适应这种过快的发展步调。

从确认关系,到共进晚餐,到见家长,只用了短短不到一天时间。

是不是快的过头了?

向清言的绅士性格她很喜欢,他的为人她也能感到体贴善良,甚至他的家人也都十分友善——无论是出于教养还是礼貌,对于高高在上的上层家庭来说,能对一个小小的来自山区的她如此尊重,都极为不易。

——可是......

聂双双没空想明白,在长滩的购物街上抓了抓头发。

“双双,来这边——”向清言正对她说话时,聂双双的手机跳出几条信息。

苏湄在熟人姐妹们的微信群里约人,

【霉霉:寂寞湄湄,在线等撩!打牌一缺三,有意者速来我家,晚到的负责买夜宵】

底下是小姐妹们刷刷飞快的回复,

【妹子甲:老苏,给我占个位!我在太元街刚吃完饭,马上就到!】

【妹子乙:来了来了!!】

【妹子丙:马上就来,这次绝对不能再是我买夜宵】

...

聂双双想着正好能借口与向清言分开,于是也回复,

【又又又又又又:老苏老苏,给我也留个位,我也来!】

谁知苏湄竟然回复,

【霉霉:聂祖宗,你不行!你老实给我去跟狗男人约会去!你朋友圈刚发的烛光晚餐照别当我没看到啊!晚上没有大战三百回合不准过来!】

可聂双双才不管,跟向清言说了缘由,便抱着他送的玫瑰花束去了苏湄家。

......

肖凛在聂双双的旧公寓楼下等了大约一个多小时。

电话被拉黑,发消息也没有回复,他干脆拎着衣服与项链直接进了楼,乘电梯到达她家。

聂双双室友很热情地给肖凛开了门,迎接他进屋。

对着垃圾成堆、卫生情况糟糕的客厅,肖凛很是愣了一愣——知道聂双双居住环境差,没想到居然差成这个样子。

在那个恶心的客厅多一秒也坐不下去,他在室友狗腿的指引下,来到聂双双的房间门前。

门看起来被锁着,但肖凛有钥匙——

那次聂双双把背包掉在他车上,他发现了包里钥匙,顺手就配了。

只是还没使用钥匙,只随手一拧门把手,就轻易就打开了房门。聂双双这人根本就没锁门。

肖凛皱眉嗤出口气,进屋开灯。

这下彻彻底底定住了脚步。

……真的太小了,这个房间。

小得他几乎无法在房间走动,甚至连身体都无法伸展开。

没有桌椅,只有一张单人床,一个塑料简易的衣柜,便占据了几乎全部空间。

肖凛心中瞬间涌出一股难以言说的情绪。

看到山里那座聂家的土房子时都没此刻让他感到胸闷。

这股闷堵的情绪甚至快要盖过长久等待带给他的烦躁。

他关了房门,将房间唯一的小床开了一半,然后毫不客气地坐上聂双双被褥干净的小床。

等她回家。

等待了半小时后,肖家打来催促电话,催肖凛带着人回去吃饭。肖凛随口扯了几个借口便掐了线。

又过了一个小时不到,肖凛表弟宋卿打电话急急问,“哥,哥!你的小狗仔今晚没和你在一起吧?”

“怎么?”肖凛语气不好。

“她,我看到她朋友圈,她好像在和别的男人吃烛光晚餐……那个男人没拍到脸,但是他那个手表,我觉得不是你会戴的款式——”

“朋友圈?”宋卿话没说完,肖凛就皱眉打断。

下一秒,肖凛恍悟过来——

这狗仔,朋友圈把他屏蔽了!

推荐热门小说我是大佬前女友,本站提供我是大佬前女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是大佬前女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66章 下一章:第68章
热门: 萌版超英载入中 在反派心尖蹦迪[穿书] 八零农家小事 预定头条 三年,我们在一起 吾家妻贵 我在天庭建个群 第101次逃婚(下) 寂静深处有人家 下一个天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