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上一章:第60章 下一章:第6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啪叽”一下, 聂双双筷子没握稳, 直接把手里头一片绿油油的小青菜从筷子上掉到饭碗里。

今晚没有月亮, 春夜的天幕挂着稀疏的星粒。

肖凛走过前边桌子, 向聂双双这一桌走来。

他大约是刚洗过澡,头发也没完全擦干, 湿漉漉的挂着水滴, 身上一套干净旧衣。

黑色的短袖T恤是旧的,灰色的系带运动裤也是旧的, T恤的尺寸对他来说也许正合适, 他的身材完美撑起原本松松垮垮的设计, 结实胸肌的轮廓隐约地从棉质布料下印出,而胸口下方则空荡着一截, 强而有力的精壮腰肢隐在其内。

可运动裤尺寸对来他说却有些短了, 收紧的裤脚口略略在他的脚脖子处收紧, 裸露出好看的脚踝关节, 然后是脚下的蓝白色山寨运动鞋, 那也是旧的。

明明是一身审美不在线, 也廉价老旧到对他来说像是垃圾的衣服, 可是一到他身上, 就好像便自发带上了清冷与慵懒。

聂双双看了一眼便赶紧收回目光。

虽然很像,但不是小七。

——小七长大了会变成什么样?她想象不出来, 但一定不是肖凛这样。

此时的村民们正热闹地与肖凛招呼说话,肖凛跟他们淡淡点了点头便径直向聂双双这边走来,然后他拉开长条的凳子, 无比随意而自然的在她身边坐下,仿佛他们的关系早已经亲密到无需多言。

聂双双很明显感到身边多出了一个男人的气息——肖凛太过强烈的存在感。

“原来肖总也会穿别人穿过的旧衣服啊。”聂双双管不住自己的嘴,忍不住就出声刺了一句。肖凛的存在让她感到不适。

“不然你想看我灰头土脸的样子?”肖凛拾起面前筷子,看着眼前粗糙的菜色,音色很淡,“要不是我把你从那座危房里拉出来,你现在是躺在医院还是坐在这里跟我吵架,哪一个还说不定。”

“......”聂双双说不过他,干脆埋头吃饭不再多嘴。

然而桌子上其他人却不像她这么安静,尤其是年纪轻的,七嘴八舌你一言我一语的很快就跟肖凛攀谈开了。

“聂哥聂哥,以前我们兄弟一帮人一起去教训老酒给我弟弟出气,哎呀那时候可真解气啊!”

“还有你带我们一起去镇上打牌!”

肖凛扯谎装模作样的本事向来是一等一的厉害,他云淡风轻地应着,也没让别人看出他失去了记忆,根本就不是他们所认识的那个“小七”。

桌上人继续聊着,

“哈哈哈,对了你们还记得以前老王家的儿子偷偷去偷看双双洗澡,被聂哥揪出来的事情嘛?”

“记得记得!哈哈哈,那次王家儿子不就是被聂哥打断了成了瘸子了么......”

聂双双一边吃一边听,听着听着,却觉得有些不对。

小七,小七不是这样的......小七怎么会把别人的腿都打断?

人们继续回忆着,

“对对,我也记得,后来小王瘸腿又犯事,直接又被聂哥爆揍了一顿!”

“据说被揍瞎了一只眼睛,受了重伤,然后就从村里消失了。”

聂双双终于听不下去,从饭碗里抬头对他们道,

“不是!小七不是这样的!”

其他人正聊到兴起,乍然听到她突兀的打断,都有些奇怪地朝聂双双看去。

“你们,是不是记错了......”

对着一桌人各异的目光,聂双双的心像是被抛到了空中一样,惴惴不定。

他们这些人的眼光是什么意思?

可是小七真的不是那样的啊。

她记忆中的小七,虽然不爱说话,也不爱搭理别人,但是——

他根本不是会做那种把人打残这种凶残事情的坏人!

所有人不说话了,欲言又止地看了眼肖凛。

肖凛面色如常,从一桌菜色里挑了块看起来清爽的清蒸鸡翅夹到聂双双碗里。

聂双双扭头紧抿着唇看了肖凛一眼,夹起碗里鸡翅,用力地还回到了他的碗中。

随后便“啪”的搁了筷子,起身从席间离开了。

她说不上自己此时此刻的心情,心绪好像被一种未知的局促笼罩,她嘴里发苦,所以只能把脾气都撒到肖凛身上。

.......

聂双双一走,就有个又瘦又矮的年轻汉子瞅着肖凛面色,小心地问,“聂哥,你跟双双吵架了?”

肖凛压了下眼尾,矮瘦年轻人立刻噤若寒蝉,过一会才有另个汉子说道,“双双还不知道当年你为她做的那些事,要不,要不我们当中一个人跟她去说说?”

于是聂双双最后还是从别人嘴里知道的聂小七过去,他在山中时,不为她所知的某些事迹。

他们说,小七不止打瘸了村口老王家儿子,还揍过隔壁村的小李,还单挑过同班的,所以村里偶尔会有人在背后悄悄说小七的坏话,所以村口老王过去老是骂小七,还有汉子们打群架时留下的疤痕......

可聂双双一点不想承认他们对她说的是真的。

——承认他们所说的事实,不久等同于承认曾经的小七与她记忆中的认知有偏差么?

她记忆里那么完美,那么好的小七,不就是个假象么?

然而汉子们的最后一句话,却立刻扭转了聂双双的心绪,

“双双,你也别怪聂哥当年都瞒着你啊,他都是为了保护你才警告我们不让你知道的。他怕那些麻烦惹到你身上,怕你担心。哎呀,你也懂他那性格,怎么可能跟你讲这些乌七八糟的破事......”

聂双双张了张口,嗓子干涩地说不出话。

她不知怎的想起了前两个月刚刚得知的,小七其实吃虾会过敏这个事实——小七骗她不止一次两次,骗她的地方也不止吃饭口味。

心头一团乱,聂双双也不知道自己是该怪小七瞒着她的事太多,还是该怪小七给她制造了太过美好的假象,还是怪他为了她的喜好,为了保护她,什么谎话都编得出。

坐在屋中对着吴老师的灵位发了会呆,聂双双待着憋闷,干脆问人借了个手电筒,走着夜路跑到后山上去吹风思考人生。

........

后山说是山,其实一点都不高,充其量只能算土丘,沿着野草蔓生的山道走大概十五分钟就走到了山顶,一个长了几棵阔叶老树的山头。

山顶还和十年前一样林木葱茏,一块几米高的大岩石伫立在那。

聂双双靠在巨石南侧的岩石壁,低头垂目看向山下。

晚上山林野地黑黢黢一片,所幸天上星辉照着大地,也不算全然漆黑。

眼睛适应了黑暗,能看到山底下村落稀疏的灯火,错落有致的农田,还有更远处隐隐约约的菩萨庙淡淡的建筑轮廓。

鼻子间有草叶木屑的香味,这种熟悉的大自然气息让聂双双感到心安,躁动烦乱的心情也随之慢慢沉淀下来。

她望着远处菩萨庙破落的屋檐瓦片,脑中记忆终于迟滞地回转到小时候模糊的第一次,她见到小七的那个雷雨夜——

她好奇地趴在床边一个劲盯着被爸爸捡回来的昏迷的小哥哥看,脸都快贴到他的脸上,结果小七突然就醒了,一个冷眼手一掀就把她掀到了地上,她脑袋撞上泥地磕了个大包,疼得坐在地上呜呜哭。

......所以啊,小七这个人,从最开始他们相遇,就不是什么温柔的人类。

她怎么都忘了呢?

想着想着聂双双眼泪又涌上来。

可是这样的小七却在后来的那些日子里,甘愿为她收起了所有爪牙,隐藏起了所有锋利棱角,以至于每次回想,都只记得他的好。

山风一吹,聂双双眼睛更加酸涩了,一大波伤感情需涌上来,她正要靠着石壁坐下去哭个痛快,然而此时鼻子里忽然闻到了一阵似淡又似糙烈的烟草味。

还,还有其他人在啊?!

脑子里伤感的那根弦立马断了,聂双双手忙脚乱擦擦眼睛站起来,打算出去佯装无事给人打个招呼溜下山,结果从岩石壁下转出去,就看见夜风中穿着黑色短袖T恤的高大身影侧立在巨石边一棵枯藤树下。

肖凛一手夹着烟,猩红的星点火光在修长的指尖闪烁,另一手里握着手机,单手点亮屏幕,刺目的光照出来,把俊挺的身材轮廓映得更加清晰。

聂双双抬手挡了挡眼睛,“你干嘛跟着我来山上——”

肖凛就知道她要说这个,侧头冲她扬了扬手机,“山上有信号。”说完继续在手机上点着电话联系人,然后又故意给她添了一句,“自作多情。”

“......”聂双双的脸一下子就红了,滚烫火热的,可被他说“自作多情”到底让她羞恼。

不甘地撇了撇嘴,过两秒她便又开口道,“肖总今天一天装小七装的挺像模像样啊,还给吴老师灵位前下跪了,我还以为向你这样高贵矜持的小金人,是不会屈尊降贵的呢。”

肖凛停住要按下拨打键的手指,抬眸朝聂双双看过来,“聂双双,我只是失去部分记忆,不代表我就不是聂小七。”

声音落在风里,少了方才的戏谑意味,带上了些清冷与沉寂,“据我所知,老吴过去关照过我,那我作为聂小七给她送行就理所当然。”

聂双双本就只是强行挑刺,这次彻底不说话了。

肖凛快速地给无法联络上他的助理打去电话,吩咐完事情,又接连回了好几个工作电话。

聂双双的独处空间被打搅,她听得烦闷,不准备在上山待下去。就要从旁边小道下山时,胳膊却被跟上来的肖凛抓住。

她回头,肖凛把烟含在嘴里,一手抓着她,另一手单手挂了电话把手机塞进运动裤裤兜。

聂双双皱眉甩甩手,“肖先生,你还想干嘛?”

肖凛把烟从嘴边拿下,“没什么,有些事想找你确认下。”

“那你先放手,好好说话。”

肖凛却依旧抓着聂双双,甚至还把她往他身边拖了拖,“聂双双,我问你,以前我和你曾经为了你奶奶,一起从村头跪到村尾。这是真的对么?”

聂双双不挣扎了,睁圆眼睛,“你,你听谁说的......”

“以前你为了我跑去过那边那么远的破庙给我求神拜佛过,对么?”

“......”聂双双不发一言。

“我耳朵上的耳洞是为你打的,对么?”

“你别说了......”聂双双咬着唇撇过脸。

其实耳洞的来历没人说起过,是肖凛自己猜的。

自己是最了解自己的人,他能最大限度猜到过去自己,过去聂小七的思维想法。

所以听过村里人说的旧事,翻看过过去聂小七的物件,他能轻而易举就想到自己所有举动的含义。

——他的心,无论是山雾朦胧的过去,还是拨云见日的现在,都被眼前这个名为聂双双的女人牢牢抓在手中。

唯一令他还没想透的只是,十年前他为什么没有提早离开大山。

他能从十年前那些完整有序的物件和从习题册的字里行间中察觉到,自己当时已经恢复了部分肖家的记忆。

按照他的习惯,应该尽早把聂双双带出山外才对,应该尽快回到肖家,才能够更快让她过上更好生活。

可是十年前他并没有这么做。

肖凛把烟夹在指间,四指捏着聂双双的下巴把她的脸掰正过来,“双双,我......”

夜间山风很大,他体温灼热,有些话却说不下去。

于是千言万语只化作了一个滚烫的吻,对着女孩柔软的唇边印了下去。

作者有话要说:双双终于想起来,小七最开始对她也是很坏的!

推荐热门小说我是大佬前女友,本站提供我是大佬前女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是大佬前女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60章 下一章:第62章
热门: 穿越五零年代当学霸 乡村桃医 换脸重生 极品艳医 芙蓉簟(裂锦) 极品草根太子 穿书后我又穿回来了 反叛的审神者[综] 怀了队友的崽怎么破 摄政王还没驾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