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上一章:第58章 下一章:第6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我怎么?”

聂双双坐在床上瞟一眼打翻在地上的碗, 再挑眼淡淡看向肖凛。

屋子里气氛沉滞下来。

肖凛锁紧眉头, 压住心中一阵阵又上来的苦闷, 深深喘出口气, “你本事大,你他妈怎么不把碗也摔了?”

这话无异于是激怒聂双双的最好利器, 话音刚落, 聂双双就拖着沉重的身躯下床蹚鞋,抬腿又一脚踢上躺在白粥里的粗碗。

边缘磕了个角的破碗被踢得在地上一个翻身, 狼狈地滚了好几圈, “丁铃当啷”, 一塌糊涂。

在一旁的小吴被屋里气氛弄得说也不是劝也不是,最后只得说句“我去拿东西清理一下”就赶紧躲出了战场。

他心里想着小七哥和双双姐现在咋闹成了这样?在他记忆里明明是关系那么要好的两个人, 咋十年过去就成这样了呢?

小吴一离开, 小房间里就更安静了, 聂双双全身软绵绵的, 胸口却憋着一股气, 不上不下噎得她想哭。

她收回脚, 撇着嘴扭头往床铺走回去, 嘴上还不饶人, “真难为肖总居然还会亲自下厨,我还以为您十指不沾阳春水呢。啧啧。”

她想肖凛为什么偏偏要在这个时候跑山里来给她做东西吃呢?

上过她, 骂过她,羞辱过她,再接着像从前那样高高在上地给她点自以为是的施舍, 像逗弄安抚小宠物一样就好了呀?

那样她就能心安理得地再狠狠骂他八百个来回,扇他几个耳光。

为什么要像现在这样,不远万里不辞辛劳地赶来她身边?

做戏给谁看呢?给她吗?

“聂双双,捡起来。”肖凛松开一直紧握的拳,沉声命令。

聂双双头都没回,蹬了鞋直接往床铺里钻,“不是你让我摔碗的吗?我照你意思把碗踢走了你又不乐意了是吧??真难伺候。”

肖凛阴着脸跟上前,心里头的那点火气终于还是被全数点燃,“那你现在又莫名其妙跟我闹什么?给我滚下来,把碗捡起来。”

聂双双裹着被子回头瞪他,“捡什么捡,我就是不捡!要捡你自己去!”

肖凛彻底火了,俯身长臂一拽,直接整个的拽着薄被把聂双双拖到身前,“你他妈要作也要有个限度,在老子面前耍脾气,谁他妈给你惯的?”

聂双双被他骂得刷拉一下湿了眼眶,圆圆的杏眼里满是愤怒,“我自己惯自己!我病了我闹一闹都不行了吗?!我连生气一下的资格都没有了吗?!”

她卷在被子里,整个人由于男人拽着被子而不得不仰面与他贴得极近,可她直直瞪着男人漆黑的眼瞳,毫不退缩,

“你那天晚上做得那么凶,你知不知道我下面到现在都还在痛?你知不知道那天我从房间出来走一步路腿里边就要痛一次?我把你误认成小七,你就真的顺势把我上了?你只会用下半身思考?套也不戴,要是我怀孕了怎么办?这些你都知道吗,问过我吗,关心过吗?你没有,你爽完了一大早就骂我,拔吊无情的狗男人,正常人谁会喜……哎呀——!”

聂双双正控诉到激动处,措不及防就被肖凛掀倒在床上,剥开被子。

“你干什么!”

聂双双下意识抬手去推拒俯身而下的危险男人,可她本来就力气不大,病了时更是柔弱到不堪一击。她的双手手腕轻而易举就被肖凛单手捏在一起举过头顶,另一只大手强硬地掰开她的双腿。

聂双双一下子就慌了,挣扎着抬腿踢上肖凛胸膛,然而她的腿也很快被男人的腿压住。他的手抚向她的腿心。

“你禽兽!!畜生……混蛋…………!!”聂双双的声音里有了哭腔。

她今天穿的是一条黑色修身牛仔裤,脱起来并不方便,要不然也许现在裤子都已经被肖凛扒了下来。

肖凛却没有把动作进行下去,只是将拇指停留在她腿根,另四指有一下没一下揉着腿心,“你不是说我不关心你,说你下面疼么?”他侧头冷冷斜睨向她,“那我现在关心你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疼还穿这种紧身的裤子,你是不是脑子有坑?”

聂双双苍白的脸上涌出羞恼窘迫的血红,可手腿都被肖凛压住,动都不能动,她只能仰起身用脑袋去砸他胸口,“你走开,你走开——!”

眼泪终于兜不住,从她眼眶中落下来,晶莹的一颗一颗,滚烫灼热地滴在肖凛的胸口衣襟,

“你以为我为什么喜欢小七?你以为你曾经是小七就很得意了是吗?小七他,小七他从来不会像你这样……呜呜……他……”

“……Fuck。”肖凛心里的那点火仿佛在她的泪水里一下就被浇熄,他皱眉低声咒骂一句,终于松了手,继而烦躁又困扰地问,“那你好好告诉我,我要怎么做你才能满意?”

聂双双没理他,夺过被子把脑袋一蒙,蜷缩着身子就翻身背过去,一个人窝在被窝里一句话也不说。

肖凛看着那被卷成小小一团的被子,坐在床边一手就要往被子上沉重地打下,可临到最后动作却放轻了,掌心只顺着被子上凸起的背部轮廓,不轻不重地拍上去,“嫌我没做安全措施?你还真不如怀个孕算了。”

他深深呼出口恶气,“如果你真的怀孕,把孩子生下来算了。”

这样她总能待在他身边了。她与他之间再怎样隔阂,也有了相互联系的纽带。

随后肖凛微微愣了下——他竟然生出了这样的想法。

按照习惯,他应该理所当然的让女人自行吃药,或者给她们一笔钱去医院流产。

他从未对家庭或者孩子一类的事物有任何美好向往,连结婚都能被打上利益与价值的标签明码标价,血缘后代也不过是维系自身利益的一部分。

然而此刻,“孩子”忽然变成了一个柔软的词汇。

肖凛垂眸,看着床铺上卷成一团的被窝,恍然而缓慢地眨了下眼。

隔着被子,他揉了揉聂双双的脑袋,随后起身去了屋外。

…………

聂双双钻进被子没多久就睡着了。睡梦里她又累又饿,被人抱着喂了粥和药,然后又沉沉睡去。

这一觉睡得香甜安稳,几乎没有做梦,只有脑海潜意识里反反复复回放着她最后听到的那句话,“如果真的怀孕,把孩子生下来算了”。

她赌气的翻个身,想着谁他妈要跟狗男人生娃,然后一睁眼,醒了。

暮色透窗而进,房间里染了橘澄澄的光,破败简陋的小砖房里都有了辉光。

“双双,醒了吗?马上老吴要入殓出殡了撒~快点起来准备准备!”

一个相熟的村民大妈正巧敲门走进小房间里。

接着大妈递给聂双双一条宽松肥大的花裤子,“小七让我给你找的,说你腿不舒服不能穿紧身的裤子,我在家里翻了半天柜子找了这一条,你赶紧换上!”

“…………”聂双双动了动唇,最后还是没发表意见,老实接过又老又旧皱巴巴的棉质花布裤,“谢谢孙妈。”

“谢啥。你家小七现在真的是混出息了,身上穿的一看就和我们不一样,出手还那么阔绰,之前他问毛毛家买退烧药,一出手就给了人一张百元大钞,村里人都在羡慕呢!唉双双,你和小七在城里肯定过着神仙日子,以后也要多回山里看看啊!……”

大妈唠唠叨叨,而聂双双想的却是,“他问村里其他人买药,是给我的?”

“对啊,你看你现在活蹦乱跳有精神的,肯定已经吃过药了嘛!”

“哦。嗯……”

聂双双想起睡梦时被人喂了药,心里头泛起一阵很复杂的感受。想哭,又很难受,又希望肖凛不要做到这种程度。

宽松的花布裤不像紧身牛仔裤那样磨腿,聂双双换好裤子,系好松紧带,出门去了前屋。

屋前已经围了一堆人,肖凛插兜站在人堆里,一身有别于村民的清冷气质特别突出,教聂双双一眼就看到了他,他身材高挑,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站他跟前,都被他比得矮了一截。

只是那些汉子们对肖凛说话的态度却尤为恭敬得奇特,或者说,更像是……敬畏,不是山民对于锦衣还乡出人头地的同乡的仰慕,而是一种,好像是很久以前就根植于行为习惯里的,小弟对老大的那种敬畏。

只是聂双双来不及细想这些怪异,因为很快吴老师就要入殓了。

气氛一下子沉肃下来。

聂双双与所有人站一起,看着吴老师僵硬冰冷的尸体被抬入棺木,眼泪不知怎的又掉了下来。

吴老师这一次去世,她的六个女儿都没回来,只有小儿子小吴在旁泣不成声。

聂双双心下惶然,走上前,把自己特意带来的一件新大衣盖在中年女教师沧桑的躯体上。

老师省吃俭用了一辈子,中年得子,丧夫,教书,把省下的钱都用在儿子和偏爱的学生身上,却从来舍不得给自己买一件超过五十块钱的新衣服。

给老师盖完衣服,聂双双对着老师跪下双膝磕了三个头,然后直起身时,目光与两步外的肖凛对上。

她转过头默然退开,想着肖凛这样高傲的人,断不会为了一个对他来说素不相识的农村妇女,而跪拜送行什么的吧。

然而出乎她意料的是,肖凛整了整袖子,确实很干脆利落的走到老师灵位前,跪下虔诚而庄重的拜了三下。

聂双双这时候就开始哭。

湿嗒嗒的眼泪模糊了双眼,她别开眼一个人哭了会,然后跟着送葬的人群从屋子出发,走了几里地,到了东南后山那片平地,泪眼模糊的看着老吴下葬。

她的爸爸,奶奶,现在是吴老师,全都葬在这片地。

告别了他们,就好像告别了一整个童年与少年时代。

三月的青草已经葱郁的漫山生长,夕阳快要落入地平线,金红的光照亮了青草叶片,和一地沉静的旧墓碑。

聂双双没敢去半边山坡后她爸爸和奶奶的墓前看,她哭得停不下来,她怕去了奶奶墓前又要被她骂。

她爸去世的时候奶奶就说,活着的人在现世要少哭哭啼啼,要高高兴兴的,不然这边的人哭了,那边的人也会跟着一起难过。

所以聂双双哭哭啼啼的不敢去见亲人,等吴老师下葬完毕就跟着人一起回了村。

回去后她没有马上回吴老师家,而是脚步绕了个弯又去了自己聂家那个塌了一半的破房子。

肖凛也跟了去。

他望着眼前房顶都塌下一半全然陌生的土房,完全没法想象自己竟然能在这种鬼地方生存七年。

他左手揣在裤兜里,有一搭没一搭摸着裤兜里的一条项链——项链上穿着一大一小两个金属指环,然后在聂双双将要打开那扇枯朽的木门前,叫住了她。

“双双。”

推荐热门小说我是大佬前女友,本站提供我是大佬前女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是大佬前女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58章 下一章:第60章
热门: 时光微微甜 道侣他不懂爱 逃生游戏BOSS怀了我的孩子 蔓蔓青萝 丈夫招夫 满满都是我对你的爱 《命根子》 十分满分的甜 为她心动[娱乐圈] 英灵变身系统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