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上一章:第57章 下一章:第5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老话说“近乡情更怯”, 聂双双沿着记忆里的山道走回离开十年的大湖村, 心里头倒是很平静, 没有特别的踌躇, 也没有激动。

山里风景十年如一日没太大变化,山是山树是树河是河, 湍急的河面之上, 铁质的攀沿锁链已经锈迹斑斑。

脚下通往山村的道路比过去平坦宽阔,不再是泥泞狭窄的山间小道, 而是用水泥新浇灌出的新路。

三四点的太阳也不热烈, 聂双双望着快要走到的村落, 紧了紧细细的双肩背带和手中拎着的物品袋子,然后呼吸口山间空气, 继续前行。

青山绿水的村子比十年前安静, 留在村里的大部分是老人和孩子。

大概由于有人去世, 村里气氛有些沉。

聂双双沿路往自家的破房子走, 三五岁的小孩们好奇而陌生地瞅着她, 很快几个上了年纪的老人指着她的脸, 张大眼睛讶异走来, “双双……?!哎呀哈介不是聂家那个姑娘嘛!!你是双双啊!!”

老人们七嘴八舌,

“还记得我不,住村东南的阿婆, 以前给你家送过红薯的!”

“都多少年没回来了?城里怎么样?”

“对了你家不是还有个小七嘛,找到他了嘛?”

……

聂双双与记忆里熟悉的村里人寒暄,平静的有些过头。

然而心里的一切平静, 全都在见到自家那座破落的土胚房和吴老师的时候,溃散了。

自家的旧房子伫立在那,房顶塌了一半,早就被风沙石土摧残得不成样子。

这个曾经被她当做“家”的地方。

聂双双抬头望了望枯烂腐朽的门框,在家门口木然地荡了几分钟,然后家门也没进,转身去了隔着几条路外的老吴家。

吴老师家看着稍好一点,是用砖头盖的,老师的尸体还未入殓,平放在黑糊糊的前屋停灵,身上整齐穿着旧衣,身底下压着块粗麻白布。

然后聂双双的眼泪一下子全都涌了出来。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忽然特别难过,好像一路走过来所有的平静都像是假的。

她抽抽噎噎越哭越厉害,眼泪止不住地往下落,湿漉漉地淌了满脸。

哭多了就更容易累,加之身子本就虚弱,聂双双吃了两口村民准备的粗制晚饭,接着与吴老师小儿子坐在板凳守在灵前,睡了过去。

聂双双一觉睡得极为不踏实,身子忽冷忽热,明明已经开春,明明她身上穿了御寒的毛衣棉服,她却觉得自己一会走在雪地,一会靠在火炉。

睡梦里她看到了吴老师,拉着少年的小七关怀备至,把崭新的书本铅笔橡皮都藏给他,她看得眼馋,就在背后跟小七闹脾气,说老师偏心怎么把好的留都给他,然后这话被老师的幽灵听到,“咚”的用橡皮敲她脑袋……

聂双双做着乱七八糟的梦,忽然被梦里吴老师的幽灵吓到,惊得身子一抖,大声道,“老师对不起我错了我再也不说您坏话了!”

一睁眼,却发现屋里黑黢黢的只亮着盏昏黄的灯泡,外边天已全黑,万籁俱寂,穿堂风从大门过进来。

结果脑门上又是“咚”的一下,被人曲着手指用指节又敲了一下。

聂双双懵了懵,犹自沉浸在睡梦里一般扭头,“老,老师,你别打我了我知道错了……!”

一张放大的俊脸出现在她眼前,男人拧眉看着她没睡醒的蠢样,“你是猪么,睡得那么死叫都叫不醒。”

“啊,什么?”聂双双用力眨了下眼,一本正经道,“不是,我不是猪,我是小狗。”

“……”

肖凛简直手痒得想给聂双双脑袋上再来一下。

他晚上八\九点赶了当天最近一班航班过来,下飞机从岑城赶到鸟不拉屎的县城,再一路摸黑进山进村,大费周章折腾到半夜,就为了见这个小没良心的狗仔一面。

结果这狗仔倒好,睡得蠢猪一样,睁眼没认出他,反而还一副不清不醒似乎还发了低烧的模样。

看了就让人火大。

“诶,坐我这挤挤吧。”聂双双往长条板凳旁挪了挪屁股,伸手拍拍自己身边的空位,“磕过头了没?好好守灵,老师以前对你那么好。”

她大约还没睡明白,说出来的话仿佛还把肖凛当做聂小七。

肖凛一身风尘仆仆,沉重地往她身边一坐。

他忽然觉得自己跑来山里几乎在自讨苦吃。

大半夜,来吴老师家帮忙的亲戚村民都回去睡了觉,吴老师十六七岁的小儿子从旁边屋子走出来,手上拿着一个盒子被压扁的药盒,“小七哥,屋子我简单收拾好了,里边还有些乱。你带着双双姐先去里面将就一夜,明天我再好好收拾收拾,还有这个是我刚从柜子里翻出来的感冒药。”

肖凛抬眸看了看面色憔悴的小吴,接过药盒,淡淡朝他点了点头。

聂双双呆坐在长条椅上,已经又开始耷拉着眼皮脑袋一点一点要睡着,肖凛揽了她的肩膀要把她从凳子上捞起,结果这丫头却一个激灵猛地抖起来,“干嘛干嘛,不行不行,我们必须要守在这里陪着老吴!”

肖凛的脾气都快被她闹没了,皱眉摁着她脑袋给她灌了口热水,“你他么被恶灵缠上了吧。”

最后只得陪着她,在这个山风阴冷的午夜时分,坐在乡村前屋的长条凳上,渡过寂静黑幽的长夜。

…………

聂双双坐着睡了一夜,白天醒过来的时候肩膀脖子又酸又沉,所幸身上没昨夜那么难受,好像有个暖融融的靠垫枕在她背后一样。

睁眼,天光照进砖房,耳朵里鸟啼声叽叽喳喳,聂双双边打呵欠边困倦地活动了下胳膊腿,一抬手肘就忽然撞到了个硬邦邦的什么东西,接着很快感觉到有男人的手圈着她的腰,温热的呼吸浅浅打在她脖颈间。

心里一惊,她迅速清醒过来,僵硬着脑袋往旁边转,果然见到了无比熟悉的,线条冷峻的男人的下巴和侧脸。

——肖肖肖肖肖凛!!

他他他怎么来了!!!

聂双双蹭的一下甩开他从凳子上跳起来。

肖凛被她的动作吵醒,皱着眉睁开眼,拨开搭在眉骨上的碎发,“聂双双你给我安静点。”他按了按额头,眯眼瞟了眼外边天色,“一大早闹腾什么。”

聂双双完全清醒了,退开好几步远,警惕的看着他,“你,你怎么知道我在这?你来干什么?”

吴老师的儿子小吴正好也醒过来,睡眼惺忪地把头上的长条白麻布拨到脑后,直接接了聂双双的话,“小七哥也过来看我妈啊。双双姐你跟小七哥吵架了吗?”

“他不……”聂双双脑袋转向小吴,动了动唇,却莫名说不出口肖凛不是聂小七这样的话。

而且她没想到,十年多过去,小吴居然还记得小七。

当年小吴还是个五六岁的小毛孩,是吴老师生了六个女儿后终于追生出来的儿子,整天跟在小七身后疯跑,现在一转眼,也成了会察觉大人情绪的少年了。

“她跟我闹别扭,你别管她。”肖凛对小吴说。

聂双双最终也没回话,只说了句“我去洗把脸”,就找了塑料盆日用品出门去了吴老师家前院,院子里那口陈旧的大水缸还在用着,里面蓄满了从深井里打上来的水。

山中不通自来水,聂双双用塑料盆舀了些水,给自己洗了脸刷了牙,脸上**的正要回屋,就见肖凛拿着崭新的劣质山寨日用品走来跟着洗漱。

聂双双看着他穿着高级的衬衫休闲裤,手中却拿着总价不超过二十块的牙刷毛巾,有种无比怪异的错位感,“小吴怎么净把好东西都给你。”

肖凛挽着袖子嫌弃地用盆子舀了半天水,终于弄出盆他觉得干净的,“我给那小子的钱够他买上百套牙刷毛巾。”

“…………有钱了不起啊。”聂双双嘀咕一句,又准备走,结果肖凛给她扔来块干毛巾,不悦地对她道,“把脸上擦擦,别又发烧成病猫,昨晚我来的时候你有点低烧,拿到的药都是过期的。”

聂双双哪会对肖凛言听计从,把毛巾甩回他脑袋上,潇洒地一转身,小臂却忽然被他拽住。

“你别碰我!”她猛地抽手。

肖凛也没坚持,手里拧着牙膏盖,问她,“回山里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的私事有必要告诉你?”

肖凛皱着眉笑了,“对向清言倒是把行踪汇报得一清二楚?对我这边就一声不吭走掉?我家的猫饿死了你负责?”

聂双双自知理亏,红了红耳朵,“算我旷工好了。”说完又觉得矮了他一头,又加了句,“你就为了这么个小事,专程跑到山里来找我兴师问罪?肖总原来这么闲得慌。”

“这回去世的据说以前也在山里关照过我,我来送葬怎么了?”

聂双双斜眼看了看肖凛,很快又转过眼珠,声音也变得低而淡,“肖总又不是小七,吴老师对你来说不过是个陌生人罢了。”

话音落下,便转身离开前院。此时就听肖凛的话音在身后响起,

“我有没有恢复记忆,对你来说真的那么重要?”

聂双双心里一抽,掐了掐手指,当做没听到一样走了开。

…………

朝阳冉冉升起,陆陆续续有村民和远房亲戚来到吴老师家里,有村民认识聂双双和肖凛的,就上前与他们问东问西唠闲碎琐事。

吴老师的入殓出殡时间在下午,结果聂双双中午没到就被更加来势汹汹的高烧击倒了。

午间,她躺在吴老师家冷硬的木板床上,身上盖着薄被,身体夹在在霜雪与太阳里的感觉越发强烈,她一会觉得自己热得不行,一会又觉得自己冷得像掉进冰窟。

病了更没食欲,农家粗糙的饭菜看了便让她一阵一阵恶心反胃。

肖凛面色铁青地给助理打了电话,让在县城办事的助理先买药进山,然后走上床前去试聂双双滚烫的额头,语声不悦,“早上给你毛巾让你好好擦脸不听。”

聂双双发着高烧,脑袋却还留着一丝清明,她避开肖凛探过来的手掌,把被子蒙在头上,“都说了别碰我!”

手上落了空,肖凛紧紧握住拳,想要一拳挥在某个地方好发泄自己堵在胸口的郁气,可又无处下手。

他只能沉默而憋闷地站到屋外抽了半刻烟,然后去厨房灭了灶上炉火盛出一碗粥,再把粥交给小吴。

厨房里的一切落后的设施,灶膛,火炉,煤球,柴火,铁锅,全都是他所陌生的,然而**像是有自己的记忆,双手一碰,轻易便得到了使用它们的要领。

他本就会做饭,虽然很多年不下厨,但煮粥并不是难事。

小吴拿了勺子端着肖凛的粥来到收拾出来的小房间,把清粥递给聂双双,“双双姐,你中午没吃饭,先起来喝玩白粥。”

“噢,好。谢谢。”

聂双双撑着床沿起身,接过缺了个角的破粗碗。

然后小吴又多嘴了句,“这粥是小七哥亲手做的。”

聂双双拿着碗的手一下子不可抑止的颤抖起来。

肖凛进小房间时,就见她把勺子和碗推给小吴,神色恹恹道,“我不吃他的东西。”

他的脚步停驻在门边,原本还略有期待的心瞬间绞紧。

隔着一两米远的距离,聂双双与肖凛对上目光,小吴没有接她手上的碗,她干脆拖着沉重的身躯起身,掀开窗户,直接把热滚滚的粥倒在了外边贫瘠的泥土地上。

“我不吃他的东西。”她重复。

“聂,双,双,你——”

肖凛霜寒着脸,握紧拳,几乎是一字一字的从嘴里蹦出字眼。

他从没想过,有一天他的心会如同那些被倒掉的滚热的粥,摔在泥地溅得稀烂,也从没想过,自己会有一刻如同此时这样,无比渴望恢复自己过去的记忆。

推荐热门小说我是大佬前女友,本站提供我是大佬前女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是大佬前女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57章 下一章:第59章
热门: 武破九霄 风不飘摇,云不飘摇 我在魔法世界搞基建 落花时节又逢君 她看上去很诱人[快穿] 穿成人鱼后被分配了老攻 小村糙事 公子每晚都穿越 息壤成精了[剑三] 人生得意无尽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