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上一章:第46章 下一章:第4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就只是个浅尝辄止的吻, 所以聂双双轻而易举便推开了肖凛。

她用手背用力擦着自己的嘴唇, 皱眉瞪着他, “肖凛, 你他妈多久没碰女人了?!”

就这么喜欢啃她的嘴?

她真是受不了肖凛一而再再而三的对她这样突如其来的接触。

从过去到现在,从今天白天的会议室, 再到刚刚的亲吻, 真的是让人——忍无可忍。

听到聂双双的话,肖凛很淡地笑了。

“是很久没碰了。”他大方承认。

聂双双从鼻子里发出一声不信的哼声。

但肖凛说的却是事实。

他对女人本就没有太大兴趣, 即使偶尔想找些看得顺眼的女人打发下正常的生理需求, 每次也只进行了几步就对她们失去了兴致——不是觉得红唇撩人的妩媚笑容让他败了□□, 就是觉得楚楚可怜的娇弱姿态倒尽胃口。

——就好像他的身体好像总在阻止他做某些事,刻意把他束缚成从不在女人身上犯错的清教徒苦行僧。

“你要知道, 很久没碰女人的男人, 一旦放纵起来, 会比你所认知到的更加可怕。”

肖凛就着外边的灯光注视着聂双双, 看着她一双唇被手背擦得略略泛出了浮肿。

“聂总监。你知不知道, 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 就想上你?”

聂双双停下擦拭嘴唇的动作, 像是听错了一样睁大眼看着肖凛, “你,你太不要脸了......!”

肖凛云淡风轻的继续说道, “你以为我要是打定主意真想干你,会没有办法把你弄去床上?我不想那么做罢了。”

聂双双心里的火气都被他勾了出来,手掌心发痒, “那我可要好好感谢感谢肖先生对我的不上之恩——”

她正要抬手一巴掌给肖凛扇过去,眼风却在此时见到前方不远处的会馆,一个穿着黑色礼服西装,打着蝴蝶结领结的年轻男艺人在一个男助理的陪同下,从后面的工作通道走出。

是赵潜!

聂双双也顾不上跟肖凛多话,赶紧拿起仪表台上的微单,开机对准赵潜就是一顿拍。

赵潜跟助理说了几句话,就从助理手中拿过烟与打火机,点燃,慢悠悠的抽了起来。

有一个没被保安抓到的漏网粉丝跑过去找他签名,被助理拦下,赵潜也笑着给粉丝签了。

没什么波澜起伏的事件,但聂双双还是十分详细的拍摄完全了赵潜在后门休息的全过程。

肖凛瞟一眼不远处的赵潜,又看回聂双双,“这种艺人在后台偷懒的娱乐新闻,也值得你一晚上蹲在这里这么认真拍?”

聂双双看都没看肖凛,继续把镜头对着赵潜,不屑的回答,“赵哥不一样。肖总肯定不了解娱乐圈,赵哥是现在圈里最炙手可热的男明星,随便一个假新闻都能让粉黑疯魔大半天,吸引流量无数,而且他人特别好......”

“……你很喜欢这个男明星?”聂双双对赵潜的称呼让肖凛微微了蹙眉,他重新审视地看向赵潜,“我可没忘一个月前的音乐会,你偷拍这艺人被抓,把我脸都丢了个光。”

肖凛记性不错,还记得聂双双曾在一个多月前的音乐会上偷拍过这男明星,还被人抓了个现行。

“以前是我误解赵哥了呗。他公司虽然给他搞了个高冷优雅的人设,但私底下他人特别亲民,也没有看不起我们娱记,可不像某些趾高气昂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的老总......像赵哥这样的好人,我愿意免费在通稿里帮吹......”

肖凛听聂双双一个劲的夸奖赵潜,忍不住冷嗤一声,一开口不知怎的话里就带了刺,“听音乐会睡着,看时装秀坐不住跑后门偷懒——聂总监原来喜欢这样不入流的明星。该说你品味真是烂得出人意料,还是该说我一点都不意外你会有这么低俗的趣味?”

聂双双受不了地转头,看向身旁三番五次冷嘲热讽的肖凛,那张月色下极为英俊深邃的脸,现在在她眼中特别可憎。

“肖总,投资协议里没有规定我们不能殴打投资人吧?”她咬了咬后槽牙。

“没有。怎么?”肖凛挑眉,略有挑衅的看着聂双双。

“那,我就不客气了——!”

聂双双说着,一巴掌就往肖凛脸上呼去。

即使早有所料,肖凛还是没想到聂双双真的敢对他动手。

他抬手反应迅速的钳制住聂双双的手,面色冷下来,“聂总监,你挺凶啊。”

聂双双抽了抽手臂,手腕正被肖凛丝丝捏住,“肖凛,你给我滚下去——!”

肖凛轻轻一拽,聂双双整个上半身就往他肩头倒。

“咚咚咚”,就在此时,驾驶位的车窗传来敲玻璃的声音。

聂双双扭头一看,发现赵潜居然走到了车旁!

肖凛松了手,聂双双赶紧降下车窗,“赵哥!”

“小聂,又来蹲新闻昂?来来喝水,VOSS的,后台拿的别客气!”赵潜递给聂双双一瓶全新矿泉水。

赵潜看秀看的无聊,本来是到后门放风,看到聂双双的车也在,就想着过来打个招呼。

结果聂双双刚接过水,另一只男人的手就把透明的矿泉水瓶给截了过去。

“谢谢。”肖凛低沉冷淡的声音响起。

赵潜愣了下,这才发现车副驾还坐了个人。刚刚在黑暗里没看到,此时一看清副驾上男人的脸,赵潜整个人都惊了惊,“肖,肖总?!”

肖凛看着他的眼神不怎么友善,甚至还有点敌意,赵潜不知道哪得罪他了,“肖总陪小聂来挖新闻昂?这么耐心贴心的男人这世道不多见了,小聂你好好珍惜~~”

拍了个马屁求生欲很强地赶紧溜了。

喜欢的明星就这么被肖凛吓走了,聂双双一刻也不想让肖凛留在她的车里。

她打开车门下车,走到副驾,开门,“肖凛,你下来,我们谈谈。”

此时肖凛手机响起。

他从大衣口袋摸出手机,走下车抬手对聂双双示意,“我先接个电话。”

说着便走到旁边的香樟树下按下电话接听。

是肖家老爷子打来的电话。不用想,又是唠叨订婚以及肖驰的破事。自从前两天在电话里提过一嘴取消订婚的事,那老东西就天天电话来骚扰他。

肖凛敛起眉,心中浮起不耐。

夜风骤起。

风刮过,积云遮住月亮,树叶沙沙沙的响。

聂双双瞧一眼肖凛,心里一盘算,便趁肖凛打电话的时候走回车里。

“碰”的车门一关,“咔哒”一声上了锁,大大方方把肖凛关在了车门外。

“呼——”她终于安定地呼出口气。

行动迅速地扣上安全带,点火发动车子,她透过半开的车窗冲一边讲着电话,一边冷冷盯着她的肖凛扬了扬眉,

“肖先生,我今晚的新闻拍完了,您应该也考察完了吧?您应该有司机,我赶着回家补觉,不打扰您公务繁忙了~拜拜!!”

说完,聂双双便打着方向盘把车开除了会馆后门,驶出会展中心。

夜色阴沉下来,外边的风越来越大,一星两点的雨滴从天上落下来。

聂双双看一眼天色,关了车窗,目光却不自主透过后视镜,看向站在树下的那个颀长身影。

路灯月影雨丝混杂在一起,把他的身形染成一个模糊的影子,他一手听着电话,另一手里还握着个蔫头耷脑的小狗玩偶,在冷风冷雨看着竟有几分凄楚寂寥。

不管他不管他。

聂双双撇开目光,咬唇狠了狠心,一脚油门就把车开远了,后视镜里再也看不见肖凛。

而同样来参加观看Wayne时装秀的许梦涵却把聂双双与肖凛的这一情景全都收入眼底。

许梦涵下午刚从隔壁岛国飞回来,匆匆准备了下就来了这个原本她想推掉的时装秀。

她从后门提前离场,却正巧见到聂双双把肖凛赶下车,独自驾车离开。

天上雨越下越大,站在树下的肖凛身上被沾湿,黑发上抿着水。

机会——!!

许梦涵抑制住猛烈心跳,让身边助理取了伞,穿着小礼裙便打开折叠伞朝肖凛走过去。

“二哥,你还记得我吗?我是许梦涵。”她脸上绽开一个自认为妩媚又清纯的笑,“雨好像有点大,我这有伞。”

肖凛视线从树梢上带雨的叶片收回,他冷淡地瞥她一眼,随后又移开目光。

态度已经说明一切。

然而许梦涵并不甘心与肖凛短暂的交会就此结束,她捏紧伞柄,走近肖凛,踮着脚把伞撑到他头顶,“二哥,你在等你的司机吗?先去会馆里避一避吧,那里也没有记者。还有自从那天酒会后,我一直都没忘记二哥,虽然我现在——”

许梦涵话说一半,撑到男人头顶的伞已经被他捏着伞骨一把掀开,他眼神冷得像化不开的冰,口中只吐出一个字,

“滚。”

许梦涵被肖凛的力气推得踉跄了好几步,华美的裙子上沾上泥泞,做好的发型妆容被雨浇得不成形。

她狼狈地被助理扶着上了保姆车,从保姆车车窗看着肖凛走向来接他的黑色轿车。

心里那股不甘像被浸透了一般越来越浓烈,越来越浓烈——肖凛越是拒绝她,那股执念便越加在心中根深蒂固。

肖凛,肖凛......

她一定会得到他......!

还有聂双双,害她差点身败名裂从头再来的罪魁祸首,她一定要给那个祸害一点教训......

许梦涵看着为她擦鞋尖的助理,手指攥紧了黑色的小礼裙。

…………

Wayne时装大秀那晚过后,聂双双提心吊胆过了好几天,生怕那天被她丢下淋雨的肖凛找她来兴师问罪,把工作室搅得鸡飞狗跳。

——她就是那种在当时有胆子撒泼莽过去,过后又会后怕的人,匹夫之勇只会在某个时间点出现一瞬间。

还好一切风平浪静。

至少在聂双双这边,在工作室这边,什么都没发生。

在某天中午去汀山照料Alex时,聂双双把那天肖凛强行戴在她脖子上的围巾还了回去,放在了衣帽间对面的装饰柜上,第二天再去时,围巾已经安静地不见,肖凛那边也没有任何多的表示。

又过一天,老贾一大早就兴冲冲的在S城各大写字楼转悠选址,要给工作室选个更高端气派的办公地,聂双双一如往常地忙于工作杂事,同时开始接手管理猫咪Alex的微薄ins一类的社交账号。

这一天聂双双忙到了挺晚,晚上在工作室吃了外卖,一直又工作到九点半左右,才最后一个离开中环写字楼的这间小而拥挤的办公室。

出了写字楼,夜风吹来。已经是三月,入了初春,可天还是冷得很。

聂双双冷得缩缩肩膀,往停车场自己的小白车走去。

今晚天气晴朗,天幕上散落着疏落的星粒,照着九点十点仍旧灯火通明的中环天桥。

如平常一样发车启动,车子前箱与底盘传来略有些怪异的“嗡嗡”声,幅度不大,坐在车座上也没什么感觉。聂双双皱了皱眉,没放在心上。

这二手破车的年头里程有点久,零部件老化的小毛小病经常出,并不稀奇。

从中环开向她租住的旧公寓要途经一个开放公园的西门,道路宽阔,人烟不多,风景又好,聂双双很喜欢开那段路。

车子的“嗡嗡”声在初春的夜风里越来越响,可聂双双耳朵早就适应了这种噪音,并未听到有任何异常。

车子开到公园附近,她半打开车窗,余光轻轻扫过公园夜里开盛的迎春和早樱,她心情放松,然而紧接着车身一震,车轮胎好像碾过了路上什么尖锐石子,发出“嘭”的杂响,再接着车子方向盘就突然好像变得不灵敏了一样,无比沉重。

聂双双意识到怪异,也在这时闻到从车窗外飘来的焦糊烟味。

她侧了侧眼,发现,车子的前盖——车子的前盖里面竟然窜起了火苗!!

火苗燃烧着内部零件,从箱盖缝隙里钻出来!!

车子着火了?!

聂双双心中一慌,头皮整个都麻了,偏偏这个时候手机还来捣乱,一声接一声的电话铃声扰乱着她的思维判断。

肾上腺素急剧分泌,她的手脚也在无意识间做出人在本能时最寻常的应激反应——乱打方向盘,油门刹车不分。

手下过于用力,原本就不够灵敏的方向被过于用力的一拨,再加之猛踩的油门,于是整辆冒着烟的车便燃烧着朝路边的绿化带狠狠撞去——!!

寂静的春夜,空气中爆发出巨响。

………………

晚上九点半,肖凛再度结束了与他父亲肖参行不愉快的电话通话。

订婚宴日期临近,不少上流商圈中的熟人也早就得知消息受邀参加,肖参行更是已经准备专程从海外回国。肖参行的意思很明确,肖凛必须订婚,即使不用顾忌周遭眼色,但事关肖家向家两家利益的大事,怎么可能如儿戏一般说散就散?!

肖凛哪管这老东西说了什么,告诉他自己的决定后就掐了电话。

与聂双双分别后的几天来,肖凛试着让自己冷静过。

只是几天过去,冷静过后的答案仍旧只有一个——取消与向晚的订婚。

既然已经找到答案,那就去做。

他父亲除了手里的股权和董事会权利,其余在他眼里什么都不是。

书房的吊垂式立灯在窗旁散着柔和的光,扔了手机,肖凛从书桌上随手捞起压在一只黑金钢笔下的文件袋,袋里装着今天特助刚送来的关于聂双双过往的一些资料。

刚与肖参行冷言冷语争执过,肖凛心里还窝着火,扯开文件袋时也没多少好耐心。

袋中的文件纸张飘出来一两张,散在桌上,他一眼就瞄到纸上写的诸如“校园放风筝大赛第五名”“XX年X月至XX年X月在OO牛排店兼职服务生”“毕业论文68分”一类无聊至极的玩意。

——他就为了这么个无聊至极又低微的女人,抛弃了对他来说最有利的决定?

他想起肖参行电话里的怒骂,让他带着聂双双去见他。

肖凛把文件袋中的资料劝导取出,嘴角扯出笑,重新拿过扔在书桌上的手机,向聂双双的号码拨去。

一边等着接通,另只手一边继续翻着那堆资料和从学校等系统调来的档案附件。

然后肖凛的目光在某行字上停住。

——岑南山区。

聂双双出身的地方。

正好与他曾经失踪被找到的地区相同。

推荐热门小说我是大佬前女友,本站提供我是大佬前女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是大佬前女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46章 下一章:第48章
热门: 他又软又怂[娱乐圈] 努力败光死对头的家产 王府遗珠 我做的东西红遍全星际(直播) 我的信息素风靡男主后宫 杏花如梦作梅花 演戏靠仙气,修仙看人气 庶女明兰传(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元帅今天摸熊猫了吗? 重生之豪门女纨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