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上一章:第37章 下一章:第3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聂双双睁大眼, 呆愣愣看着温泉池中肤色过于白皙的男人。

“啊, 抱歉。我好像还没对你自我介绍?我叫肖驰, 是肖凛的大哥。你可以像她一样叫我驰哥。”他把玩着许梦涵的耳垂, 从容说道。

与肖凛相反的,肖驰是个看起来挺爱笑的人, 与聂双双说话时嘴角也柔和的弯着。

可他越是笑, 就越是让聂双双有些毛骨悚然。

——这人,居然是肖凛的亲哥?

聂双双看着他秀美的脸, 咽了咽喉咙, 最终还是小心的喊了声, “驰,驰哥……”

肖驰“嗯”了声满意点头, 他的目光在聂双双身上继续不加掩饰的审度着, “廉价衣服, 没有首饰, 熬夜偷拍……混成这么副可怜样, 看样子肖凛对你也不好。怎么样, 甩掉肖凛以后跟我混, 你考虑一下?”

说完又补充一句, “我不介意别人上过的女人。”

聂双双简直想抬起袖子擦擦额头上没有的冷汗,只是她还没开口, 浸泡在蒸腾温泉水中的许梦涵却先待不住了。

“驰哥~难道你看上这个没品的狗仔了?你现在有我还不够吗?”

许梦涵头发挽起,肩膀裸\露在水面,挽着肖驰的臂膀娇滴滴撒娇。

说完, 她侧头看向聂双双,眸中神色无法控制的带上了冰冷厌恶。

——千算万算都没料到,肖驰居然也会看上这狗仔?

她到底哪里好?!

聂双双趁机接话,“对啊驰哥,您这种身份的要什么女人没有,我何德何能,只配当一个娱记,还有这次偷拍我也只是因为工作需要,许梦涵老师的经纪人联系我们工作室,说是想借绯闻公开她和您的关系……”

聂双双干脆把事情的前因后果交代了个清楚,把自己撇的干干净净。

肖驰的态度倒是不怎么强硬,“既然你不想跟我,那就算了。小涵想要公开和我的关系,这事我之后会和她商量,不过今天你们没经允许来我这搞偷拍,得给我道歉。”

聂双双从善如流,马上道歉,“驰哥对不起我错了我们不该见钱眼开为了钱什么没良心的事都干——!”

她正说着,却听肖驰阴瑟瑟的嗓音淡淡道,“我规矩也不重,跪下给我磕三个头,然后你们就能拿着池子里的相机滚了。”

“…………”聂双双背上的冷汗都紧张的冒了出来。

可是只要磕头就能走了,这么轻松的方式可比当初惹到肖凛温和一百倍啊!

这么想着,她立刻走到她的同伴,那个新人小雀斑身边,用力拍了把他的背,“跪吧!”

小雀斑梗着脑袋,“男儿膝下有黄金!”

聂双双再不想搭理这个没眼色的傻叉愣头青,自己主动弯下了双膝。

她就着湿漉漉的池边地板,朝肖驰,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头,“驰哥对不起!”

然后忍住心中对水的恐惧,她穿着冬衣,下水走入另一个小池子里,把被扔到池水中的 60d单反沉甸甸的捞了上来,最后狗一样对肖驰赔笑脸道别,才拖着一身沉重的湿衣离开了酒店。

而她卑躬屈膝的这个画面,则清晰的被岸边的安保监控记录着。

……

聂双双穿的是棉服,浸透了水之后,棉絮布料就像铅块一样压在她肩头。

拖着一身水走出酒店大门,冬季深夜凌厉的寒风刮来,冷意像刀片一样割进身体。

她打了个颤,努力快步走回自己的车子,一边在黄橙橙的路灯下查看手中相机的情况。

单反相机是精密仪器,在温泉池里泡过,没意外的废了。

聂双双飞快的估算了一遍相机加镜头的价钱……

心中唉声叹气。

回去又要被老贾骂了。

第二天,沾了水吹了冷风的聂双双毫不意外的发起了高烧。

早晨醒来时浑身软绵绵的,身体忽冷忽热,一半像在被太阳炙烤,一半像覆了层霜雪。

聂双双从床边摸出充完电的手机,正要给工作室请假,手机里却跳出一条她的保安同乡李大柱今天大早发给她的消息。

【李大柱:双双,我过年回了趟山里,才知道住村东头的吴老师从去年开始病情就恶化了!他们告诉我,这几年都是你在给吴老师垫付医药费,吴老师心里过意不去,所以去年那次发病一直没告诉你……病情一直拖着............】

聂双双心中一窒,提起精神给李大柱打了个电话。

吴老师,是曾经她和小七年幼失去亲人时,接济过他们一段时间的女性教师。她对他们有恩。

很快打通李大柱的电话。

李大柱表达能力不太好,在电话里啰啰嗦嗦颠三倒四说了一大通,好在聂双双还是摸索出了大致情况——

吴老师早在前几年便被确诊胃部疾病,去年夏天病情恶化为肿瘤,并伴随心脏衰弱的并发症,到今年病情已经发展恶化的十分严重,一月份时就开始住院治疗,可由于积蓄用光,前几天又出院了。

聂双双很清楚吴老师家的状况,她丈夫去世,原本有六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六个大女儿全都远在天边对她不管不问,而唯一的小儿子尚且在读书,根本没有经济能力。

前几年吴老师的医药费都是聂双双在帮忙垫付,而如今,治疗她疾病的住院费手术费药物费等等,林林总总随便估算下来都要三十多万。

——三十多万,对于一个贫困山村的普通村民来说,无异于天文数字。

他们完全没有支付这笔费用的能力。

李大柱最后在电话里说,“双双,你要是今年有空就回去看看吴老师吧,你都快十年没回去过了,说不定今年你最后还能见见她。你也别出钱了,她这个病吧,村里人和我一起当保安的朋友都说没的治,扔钱进去也是石沉大海顶多给人续一两年命。”

聂双双听着就哭了起来。

直到挂了电话,眼泪还是止不住的往下掉。

什么叫“顶多给人续一两年命”??——她要把老师救回来!

聂双双把手机扔回枕头边,抬手抹了把眼泪。

那一年奶奶刚去世,家里总共存款只有几十块,她和小七连吃穿都成问题,更别提去上学这种事。

吴老师虽然重男轻女对自己的女儿们十分差劲,却在那段时候大发慈悲的赏过她和小七几口饭,帮助他们去学校。

一次雪中送炭胜过千百次锦上添花,所以离开山里后,聂双双一直记着慢慢老去的教师,帮照着她的病情。

而现在……

她需要至少三十万……

聂双双深深喘出一口气,重新躺回床上。

高烧和焦虑让她的身体头脑都浑浑噩噩,她泪眼模糊的盯着天花板发了老半天的呆,半晌,才重新拿过手机给老贾请了个假。

勉力爬起来吃了药和一点面包,聂双双开始详细打听吴老师的病情,然后绞尽脑汁想三十万的问题。

她现在卡里还剩十二三万存款,剩下的十七八万,她需要尽快筹借到。

向朋友借钱是最快的方法,可是,在走投无路之前,她尽可能不想拉下脸皮去问熟人要钱——与她关系最好的苏湄,也没经济宽裕到随随便便就能拿出大笔资金。

聂双双在手机上忙了一上午众筹捐款的事,她开始后悔,昨天不该把肖凛送她的那些奢侈品全都搬回去。她拿去卖了该多好。

想到肖凛,聂双双就想到了他家的猫咪,想到他家猫咪,就想到她照看Alex的月薪有五万......

聂双双头脑倏然清醒了下,立刻在微信上找出肖凛的账号,点开橘白猫咪的头像,进入聊天框。

她几乎是没有犹豫的,就把消息发了出去。

【肖先生。】

【肖先生。】

【肖先生你在吗。】

她一连发了三条信息,等了几分钟,对方也没有回复。

聂双双揪了把自己的头发,又发过去两条,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

【我能不能问问,这个月我照看Alex的工资,可不可以提早发给我?】

发完后便开始忐忑等待肖凛的回答。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聂双双刷着手机,渐渐等待的有些疲乏。

发热的高温让她头脑发胀,她靠墙坐在被子上,又想起了从前她和小七在山里的许多事。

想着想着,干涸的眼睛又开始冒出泪花。

奶奶说过,心太软的人总是没好报。

老贾也说过,太重情义的人天生会活得很辛苦。

可是她,可是她啊......

聂双双吸了吸鼻子,拿起手机,点开电话联系人,找到肖凛的号码。

指尖轻按,电话就拨了出去。

……

肖凛正在TS大厦A塔十六楼的会议室里主持会议。他习惯性将手机放在了静音档。

大会议室气氛沉肃,西装革履的下属略有紧张的阐述着投资回报,肖凛倚在座椅靠背,眼尾微眯看着投影屏幕,心中却有些漫不经心。

他此刻心情并不算好。

三年前被他用计赶去A城分部的肖驰,前几天受老头子调动回了S城,高层几个不安分的老东西又开始心思活络;与向晚的订婚日期越加临近,在这种时候,头脑里另一个与之相反的念头却一天比一天清晰......

肖凛从ppt看向汇报者,他转了转钢笔笔帽,目光不经意往下一扫,看到静音的手机上进了个电话,屏幕中显示着他早就刻在心底的那串号码。

有一瞬,他眉宇间的晦色被轻轻舒开,随即他收敛神色,对会议做了暂停。

“对方高管给了你多少好处,才让你有胆子提出这种方案?”

肖凛冷淡地把一叠资料朝方才的汇报者甩了过去,接着就拿起手机走出会议室外。

点开接通建,聂双双瓮声瓮气的嗓音传入耳中,“喂,是肖先生吗?”

她说话带有浓重鼻音,听起来却软绵绵的,让肖凛原本舒展的眉头略略蹙起。

“什么事。”

电话另一端却长久的沉默起来。

一连过去十几秒,也没有回答。

肖凛安静等待没有催促。

他望着走廊落地窗外的风景,平生第一次知道他也可以对人拿出这么久的耐心。

又过两秒,才从电话里传来一声哽咽的啜泣,“......肖先生。”

“嗯。你说。”

肖凛不自觉放柔和了音调。

他发现他拥有的耐心比他想象的多得多,每次都能比上一次更加耐性。

“肖先生……这个月,我的工资,照顾Alex的薪水,你能不能提前发给我?”聂双双在电话中说。

推荐热门小说我是大佬前女友,本站提供我是大佬前女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是大佬前女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37章 下一章:第39章
热门: 紫贝壳 卖床的女人 末段爱情 被心机夫君套路后 有耻之徒 大唐公主招亲记 刚刚好的你 顶流嗑了和经纪人的cp后 捡个天师回家镇宅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4之彩云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