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上一章:第36章 下一章:第3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黑暗中的一星光亮照着电梯一隅。

肖凛挽了衬衫袖, 踩着电梯的金属扶手, 仗着身高优势轻松触到了电梯的天井盖, 正将之打开。

他身形高大, 身手却轻快敏捷,老式的升降电梯长久无人维护, “吱哑”的金属锈音相互摩擦。

聂双双站在底下看着, 用手机给肖凛提供光源,她也没看清他具体是怎么动作的, 便听到“砰”的响动伴随着男人几不可闻的闷哼传下, 接着灰冷的空气钻进密不透风的电梯厢内。

电梯的天井盖似乎被肖凛打开了。

有扑簌簌的尘灰从上落下, 聂双双退开两步,手中手机电筒照明的小小光圈也跟着凌乱的晃了两下。

“好好照着。”

上边传来肖凛有些冷寂的声音, 在空旷的升降道上带着些微回音。

聂双双摆正手电。

肖凛用力掀开压在他左手小臂的盖板, 推到一边, 然后就着这不甚明亮的光线重新仰头, 眯眼查看着电梯外状况。

电梯厢确实如他所估计一般卡在三楼稍下方的位置, 附近韧性的钢索铰链完好无损, 还在提拉着整个电梯厢与他和聂双双的重量。

他用右手从裤袋摸出自己的手机, 摁亮屏幕。

液晶屏在漆黑中瞬间发出刺目的光, 没了金属遮挡物的屏蔽,屏幕上显示着一两格微弱的基站信号。

亮起手电向上再次确认了一遍绳索没有断裂的危险, 随后肖凛指尖轻动,点开电话联系人,拨出电话。

简洁快速的交代了电梯事故, 很快肖凛收了线,随后他俯下头,低着目光对聂双双说,“已经叫了人过来,你先等着。”像是怕她会不安一般,他又添了句,“人很快就来。”

回答他的,是聂双双镇定的声线,“嗯。知道。”

肖凛自上望着聂双双。

她举着手机站在他下边几步远的地方,就那么仰头看着他的方向。

手机照明的白光幽幽的,在漆黑如盒子般的电梯内,像一团朦胧模糊的火焰,隐约地,寂静地将她的轮廓照出。

细致的眉目在暗光里变得缥缈影绰,她颊边的发丝却被她手中的光照得泛出了浅色亮彩。

升降通道的强风从天井窗口吹拂而进,她细软的发丝被风吹起来,在黑暗中的光影里倒映出了透明的质感。

像蜘蛛的丝。

纤细的,透明的,却出人意料强韧的蛛丝。

“上面情况怎么样?”聂双双在下边问。

“还行。我再看看,你别慌。”抚慰的话几乎是从肖凛口中脱口而出。

“我没有慌。而且说到底,就算要挂也是我们两个一起挂。”聂双双不领情,嗓音依旧镇静。

“……”肖凛少见的愣了下。

他收回目光,淡淡扯了扯嘴角,“有我给你陪葬,小狗仔,你这不值一提的人生也值回票价了。”

聂双双说话的声音越是平静,她的话语便越是像一把无形的匕首,投掷进他的心脏,牢牢扎根。

他压下受伤的左臂泛出的疼痛,将头探出天井,仰望上方长长的钢索吊着他们这一沉甸甸的轿厢。

有一瞬间,肖凛感到自己从高高在上的位置掉入了泥沼——被聂双双这个他所曾经轻视的小丫头推入了布满青苔滑石、针山火海的地下泥沼。

他不得不像犍陀多一样紧紧抓住从天而降的唯一一根蛛丝,顺着这根纤细而又透明的丝线,奋力从地底爬向有光的世界。

——而给予他这根看似无比脆弱的蛛丝的人,是聂双双。

肖凛沉默地看了会电梯外空阔的黑暗,聂双双站在下面也不催。

片刻后,他低了低上身,攀着电梯内的金属壁,从上轻巧跃下。

猛然施加的重力让电梯又晃动了两下,聂双双正在稳住自己的重心,下一刻,她却被一只铁臂抱住。

“肖凛你干什么?!”聂双双抬高声音,用力去推他。

肖凛无声的嗅了嗅她身上清淡的奶香,随后才顺着她软弱的力量将她松开。

“哦。刚刚跳下来的时候没找准重心。”

他风轻云淡地扯了个借口。

他只是忽然很想抱一抱她。

仅此而已罢了。

……

等待救援的时间显得有些漫长。

手机放在地面,电筒灯光淡淡照着一方角落。

聂双双抱膝坐在电梯角落,肖凛半倚在金属扶栏,背靠着墙,长腿斜斜支着地面。

“聂总监,为什么不回复我下午的短信?”肖凛把玩着兜里的打火机,有些百无聊赖。

“没必要。我删了啊。”

“删了?”

“是啊。我想删就删,想不回复就不回复,还用得着看肖先生的心情?”聂双双语气平淡,话语内容却一点也不客气。

肖凛手指捏紧了金属的打火机,“……当然不用。”他抿紧唇,在黑暗里斜睨向她小小一团的身影,“你手背上的伤,Alex抓的?”

聂双双盯着地上的手机亮光,没有说话。

空气安静了一会,才听到她的声音。

“反正Alex连几百万的名画都能随便抓,区区我一只手又算得了什么。”

肖凛忽然接不出话来。

他明显感到向来习惯在博弈中处于上风的自己,正一步步被聂双双逼到弱势一方。

而他在纵容自己的这种弱势。

他轻轻吸气,换了个话题,“你这的电梯应该很久没人维护,”他看了看近在眼前贴满的小广告,“小狗仔,你该搬家了。这种破烂地方亏你也住的下去。”

听到这话,聂双双抬眼瞥向肖凛,语气里有了讽意,“肖先生是喝仙露长大的仙子吧?不知人间疾苦。”

别说是这种能遮风避雨有电梯的公寓,就是用砖土塑料布搭起来的漏雨泥房,她都和小七住过。

话音刚落,脚步声在安静的空气里响起,长长的影子晃动。

“我有什么必要了解人间疾苦?”

男人的嗓音在她很近处响起,肖凛走来了她身前,高大的身躯遮住前方的大半光亮。

“倒是你,吃剩菜,住破烂,穿破烂,把自己折腾出一副落魄相,很自豪是么?”

“......”聂双双不想和肖凛说话了。她和他没有共同语言。

她挪了挪位置,别开眼。

然而电梯里这方寸大的地方,肖凛稍一迈步,便又堵在了她身前。

“向清言除了你的手,有没有摸过你别的地方?”他半蹲在她跟前,捞起她被猫咪抓伤的手。

“肖凛你别碰我!向先生才不会像你这样!”

聂双双抽手想站起来。

可是下一秒,她的后颈就被男人的大掌牢牢按住,接着炙热的呼吸和柔软的唇瓣贴上了她的唇。

“但是聂双双,你这么不善待自己,我看了会难受。别的男人碰你,我看了也会难受。”肖凛一口一口吮着她的嘴唇,低沉的声音浮在唇齿间,“双双。”

聂双双愣住。

每次肖凛喊她“双双”,那缱绻的声音就好像带上了魔力,叫她心脏为之一颤。

而在她发愣的短暂的时刻,男人的舌尖已经撬开她的牙关,钻了进来。

——可是这样不对!

聂双双反应过来,用力推拒,“肖凛你别碰我!唔……你有未婚妻……你现在这么做,是背叛……唔嗯……!”

然而她的声音很快就被吞没在炽热的缠吻中。

粗粝的舌头扫过口腔上颚,勾着她的小舌挑弄,她身体几乎是非常本能的没法抗拒这种亲密接触带来的酥麻快感,想要迎合回应,可是理智清醒的在阻止她。

就在此时,外边远远的有车辆和一队人走入楼内的模糊声响。

聂双双神经一紧,推了推肖凛,很快察觉到他左臂奇怪的没有对她使力。

她横下心,牙齿照着他唇角用力一咬,旋即趁着他吃痛的时刻,狠狠推向他左臂,终将他推开。

“渣男!狗男人!”她抹着嘴唇控诉。

“肖总,你是在这里吗!你没事吧?!——”

与此同时,救援者们的声音在电梯天井盖上方响起,明亮的楼道光照入电梯厢内。

年轻女子清越的控诉声清清楚楚传入每个赶来救援的人的耳朵里。

所有人都在亮堂的手电筒光下清楚看到,向来冷峻的肖凛被一个年轻女人骂着推到了地上。

跟了肖凛好几年的生活助理,连同后边的救援队员,连同电梯维护人员,看着这个画面,全都惊呆了。

……

等待时间漫长,从被困的电梯厢内被救出却用时很短。

被救上后,聂双双客套地与众人道了谢就要搭乘另一部运行正常的电梯回家。

然后才发现自己的手机还忘在电梯里未捡起来。

她准备去重新取回,目光穿过纷杂的人群,却发现肖凛右手捏着她的手机,朝她掂了掂。

从他手中接过时,她见到他左臂的衬衫袖上有隐隐约约的血红,正要细看,此时肖凛右手又捏了把她的脸颊,叫她立刻往后退去。

然后抬眼看到他对她意味不明的勾了下唇角。

聂双双不再留恋,立即回家。

回去后打开手机微信,才发现不久之前,她被添加了一位新联络人。

是肖凛干的。

新联络人的头像是一只橘白色老猫,名称为liam,点开聊天对话框,几行字蹦出来。

【你已添加了liam,现在可以开始聊天了。】

【肖凛。】

【敢删我下个月工资就别想要了。】

聂双双:“……”

手指在删除选项上绕了一圈,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

-

第二天,整屋和聂双双同住的室友,都知道了昨晚的电梯故障事故,也都知道了真的有个年轻英俊还特有钱的男人在追她。

于是无论是男的,女的,都借着关怀她在电梯里受惊的由头,开始有意无意找聂双双套近乎。

“双双,之前那些花啊包裹啊,是不是都是他送来的?现在怎么不送啦?”

“双双,你是不是故意住储藏室这种地方好博取有钱男人的同情心?他还有其他什么朋友没,给我介绍一下呗……”

“双双,能帮我问下你男朋友搞投资么?我公司最近有个……”

……聂双双烦不胜烦,一大早便从床底下拿出所有肖凛之前送来的衣服物件,把东西塞进她的旧车,早早的躲出了公寓楼。

那些肖凛送她的东西她并没有卖掉,她没有细究自己内心没有卖掉的理由,只是如今,她想她既然已经对肖凛把一切说清,那么这些华光闪闪的奢侈品,也没有必要再留在她身边。

中午去别墅给Alex喂完饭,给它撸了一会毛,聂双双离开屋子走到自己停在前院海棠树旁的白色小车,打开后备箱和后座车门,把那些装有奢侈品的箱袋,一件一件,原原本本的从车子里搬回肖凛的别墅。

每搬回一件,她想,她与肖凛之间的联系,便少了一件,然后等未来结束照顾Alex的工作,她就能彻底与肖凛断开联系了吧。

“喵喵呜~~”也不知是见到她搬前搬后忙忙碌碌还是察觉到了她的想法,Alex跳到聂双双身边,比往常更加亲昵的用爪子蹭着聂双双的裤腿,聂双双不得不时不时放下手中东西给它挠两下毛。

在汀山别墅忙完,聂双双回了工作室。

刚回去,就收到老贾通知,今晚就要她带着工作室的新人去酒店蹲点,拍摄许梦涵和金主共同进出酒店的视频照片。

对于这次偷拍的活,聂双双其实不是很想接——当狗仔的直觉告诉她,跟许梦涵沾边的准没好事。

但架不住老贾老在她耳边念叨,“聂双双你想想钱,想想钱啊!想想这次拍完你就能有十万块入账你还不心动吗?!”

…………心,心动。

内心的踌躇犹豫败给了金钱,聂双双开始很敬业的确认时间地点,然后一边给文章排版,一边教那个满脸雀斑的新人男生偷拍时的注意事项。

“这次比较轻松,对方给我们提供了料,拍摄的时间已经确定,我们只要到时候在那里等着把东西拍下来,然后回来写稿上传就行。”

雀斑男生虽是个新人,却好像有点自信过了头,“我懂我懂!嗨呀不就是偷拍嘛~~双双姐你放心好了,我做这种事上手很快的!”

……

约定拍摄的地点在Winston酒店,S城内著名高奢酒店之一,晚六点,小雀斑开着聂双双的车,来到了酒店外的露天停车场。

车子位置在一颗香樟树下,斜对着酒店正面的旋转门,前方又有广场喷泉做遮掩,十分安全。

聂双双一边开着笔记本电脑写稿一边关照小雀斑要守株待兔,六点半,两人在车里吃了外卖过桥米线。

七点,酒店如同往常无数个夜晚一般喧嚣繁忙。

九点,还是没留意到任何类似许梦涵的身影。

又等了两个多小时,将近半夜十二点的时候,小雀斑在车上打了个瞌睡又醒了,玩了会手游开始嚷嚷着在车上坐久了腰痛,说要下车去透透风去酒店里上个厕所。

说着还没等聂双双说话就打开车门,大摇大摆地下了车。

聂双双劝不住,只能有些焦急的在后面压低声音说,“你快点,别被人逮到,被保镖盘问的时候记得机灵点!”

“知道啦知道啦!”小雀斑潇洒地挥挥手。

聂双双坐在副驾,守得也有些累。

只不过这样的蹲守对她来说早就习以为常,她便没放心上。

只是过了一段时间,她也没等到那个新人小雀斑回来。

正要打电话问一下情况,车子车窗被人敲响,紧接着一个黑衣保镖打开车门,不由分说将聂双双从车里拖了出来。

“你是另一个狗仔的同伙?麻烦跟我们走一趟。”

聂双双脑子随便一转就能猜到八成是小雀斑惹了事,她想撇清关系,可被另一个黑衣保镖半威胁半劝慰着,最后还是跟着他们,在门童好奇的目光下进了酒店内。

聂双双被带到了酒店内的私人露天温泉。

白气蒸腾,翠绿的棕榈树遍布池边,金黄灿烂的小灯装饰点缀着。

小雀斑被夺了相机站在温泉池边瑟瑟发抖,而在池子里,聂双双见到了正在悠闲泡温泉的……

许梦涵,以及另一个年轻男人。

他大约就是传说中许梦涵背后神秘的金主了。

只是见到他模样的时候,聂双双很是愣了一下。

——这男人长得跟肖凛好像……

他与肖凛大约七八分相像,只是轮廓更秀气,眉眼更加阴柔,平白就给整个人带出一股阴邪气质。

“驰哥,就是这个狗仔,当初害我,这次又想来偷拍我……本来想耍耍她的……”许梦涵在水中攀着那男人手臂。

“你就是肖凛最近看上的女人?”年轻男人打量着聂双双,“肖凛怎么把你整成这幅德行……你要不别跟他了,来伺候我吧?”

他语出惊人。

作者有话要说:犍陀多是芥川龙之介的短篇《蜘蛛之丝》里的主角

推荐热门小说我是大佬前女友,本站提供我是大佬前女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是大佬前女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36章 下一章:第38章
热门: 梦想与疯狂 艳绝乡村 虎尾汤 极品按摩师 [三国同人]焚香祭酒 我和你差之微毫的世界 穆斯林的葬礼 崽崽杂货店 穿成女主她前任[快穿] 品香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