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上一章:第35章 下一章:第3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肖凛深深呼吸, 压下胸中凌乱的气息。

他原本成竹在胸, 一直将聂双双视为自己势在必得的所有之物。

然而事实好像早就脱离了他的掌控。

肖凛从来都不喜欢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那十分糟糕。

他收回目光, 敛眉冷冷瞥一眼向清言, 随后披上外套,正要起身去质问聂双双。

然而此时向清言却在对面无比冷淡的开口了。

“肖凛, 有些话我不得不现在明白的告诉你。”他说, “你已经是快有未婚妻的人了。在外面与其她异性也该保持合适的交往距离。”

肖凛闻言笑了,干脆重新坐回座位。

“向总。我的私事好像还用不着你来提点我。”

向清言看着他, “怎么不用?你是我妹妹的未婚夫, 我们以后可是要成为亲戚的。当然, 关于我妹妹向晚和你的订婚,其实我一直保持不赞同的意见。”

肖凛冷笑, 单手把玩起手中的白瓷小碗, “你要是不同意, 尽管可以对你家长辈, 对向晚提出来。我没意见。下半年在约翰内斯堡的项目你们也可以尽情退出。”

“你还真是自信。”

向清言终于生出怒意。

——肖凛这个人, 就是吃准了向晚喜欢他且向家有意与肖家联手, 才会这么有恃无恐。

“还有关于双双, ”向清言直白挑明, “肖凛,我希望你有自知之明, 不要再骚扰她,给她也造成伤害。”

肖凛停下了手中动作。

这声“双双”刺痛了他的耳膜。

他看向向清言,目光锋冷, 语声却异常的又轻又淡,“向清言。你何必在我面前装得一派道貌岸然?我不是没见过痴情人的姿态——无视家庭背景能力学历,被所谓的爱冲昏头脑,不同水准阶层的人靠荷尔蒙绑在一起……可是你,还远没到那个程度。”

他挑眼看着他,“你还和你女友住在一起——你对那个小狗仔的态度也不过如此。你没立场来说我吧?向大少。”

向清言抿紧了唇。

“如果是我还有女友这一点。那么我可以告诉你,我马上就会和云汐分手。为了那个让我心动的女生,我可以慷慨的拿出’女朋友‘的头衔给她。我做得到。”向清言直言不讳。

“但是肖凛,你呢?你做不到。”

……

聂双双背着包去收银结了账,这顿饭一共花了五百零六,她问店员要了几个打包盒跟打包袋,然后看一眼手机时间,先去洗手间躲了一会。

在水池旁刷了大约一刻钟的职粉水军八卦群,聂双双才提着打包盒回了方才的桌位。

桌上气氛安静沉滞,肖凛和向清言看起来都已用餐完毕,沉默的坐着。

聂双双上前随口对向清言说了两句“清言,你吃完了对吧。等我打个包”,随即拿起调羹筷子,直接把几乎没动过的菜肴往打包盒里装。

她正装着一盘藕片,忽然感觉自己半边侧身被一道强烈的、难以忽视的目光刺中。

那目光带着深深的不赞同,落在她打包剩菜的动作上。

不用回头看聂双双都能猜的出来,这是肖凛的视线。

可是她现在一点都不想在意——她打包她的,关他什么事?

聂双双埋头装菜,向清言此时也开了口,温和的提醒,“双双,吃剩菜对身体不好。”

聂双双含糊的“嗯”一声,然后彻底不说话了。

与这些人相处越久,越能感觉到无论是言行吃穿的外在还是思想思维方式的内里,他们所处的世界,与她截然不同。

她没让服务生帮忙,自己动作迅速的装好剩菜,然后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在脸上挽出个轻松的笑,晃着打包袋对向清言道,“向……清言,我好了。”

看都没看肖凛。

向清言点头起身,“嗯。走吧。”

他对肖凛淡淡的扬了扬唇,接着和聂双双一同离开了仍旧人来人往的餐厅。

一同穿过商场,下电梯,来到停车场,一路上向清言一直与聂双双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我今天第一次当面试官面试新人,其实心里超紧张的,但还要装老成……”

感知到肖凛并没有跟上来,聂双双心中变得放松,轻快的与向清言谈起今天白天自己工作的事情。

“我记得你之前跟我提过,招到新人后你就要升总监了是不是?恭喜你。”向清言笑着给聂双双打开后座车门,“第一次是会有紧张的,很正常。以后你就会习惯这些。”

聂双双道了声谢坐上车,关上车门,继续与驾驶座上的向清言道,“那我以后是不是还得习惯对新人呼来喝去,指使新人干这干那,监督新人摸鱼偷懒?哇……”

向清言将车开出停车场,半开玩笑道,“对,这些你都得习惯,或许你还需要习惯协调他们之间的毛肚,给她们收拾烂摊子,被他们在背后偷偷说坏话。”

聂双双笑起来,继续接话。

与向清言聊天,尤其是聊工作上的事,总是让她觉得轻松。

仿佛狗仔娱记这件微不足道的工作也变得有道义可循,仿佛她整个人、她所做的事,都是值得肯定的。

向清言在车上与聂双双又说了些有意投资传媒和互联网的事,便将她送到了旧公寓附近。

与她告别后,向清言回了在城西常住的另一处别墅。

夜晚幽静,球形路灯照着小区内的车道。

家中亮着灯,向清言刚打开别墅大门,换了鞋,伴随着一阵匆忙的脚步声,一个穿着真丝睡裙的漂亮女人跑来,扑到了他怀中。

“清言~~!”吴云汐抱着向清言,在他颊边印下一吻,“听到你车子的声音我就从楼上下来了!惊喜吗?”

向清言走入内室,面对女友,反应平淡,“你不是明天才从安城回来?”

“工作提早结束我马上就飞回来了!不就是想早点看到你?”

吴云汐说着,已经整个的贴到了向清言身上,仅着单薄睡裙的娇软身体磨蹭着男人,手也熟练地向下,爱抚上向清言的身下。

“清言,你有没有想我?……”

向清言脑子里想着聂双双今晚穿的旧外套,敷衍的对吴云汐应了声“嗯”。

吴云汐早习惯了他的冷淡,她不在乎,只继续撩拨着男人。

很快,向清言体内的暗火被吴云汐挑起。他开始回应她的热吻,右手探进她的睡裙。

男女的灼热体温纠缠在一起。

索取挺进间,向清言听到吴云汐的声音,“清言……我们交往了三年多……我都没怎么见过你父母家人……上次我妈在电话……电话里说我也老大不小……嗯啊……是该考虑终身大事……”

最近几个月,吴云汐已经好几次暗示过向清言有关结婚与未来,包括一两个月前,她刻意设计让他吃醋,逼他公开关系,都是想让他有所表示。

大抵人都是有贪心的。吴云汐最初只是想攀上向清言谋个剧中主角的位置,后来就想成为他的女友,再后来就想长期与他保持关系,再到现在奢想成为豪门太太。

向清言继续着动作,并不作答。

眼下是吴云汐漂亮的脸和姣好的身材,他的身体勃发炽热,脑海中却浮现着聂双双纤细白腻的脖颈。

就着那个画面,他加重了自己身下的力气。

缠绵□□终于结束后的夜晚,向清言推开还在喘息的吴云汐,走下床,

“云汐。我们分手吧。”

他淡淡看着他交往了快四年的女人。

……

而在同一夜,聂双双下车后穿过弄堂,就着夜色走回旧公寓楼,然后——

她竟然在楼前见到了守在那里的肖凛。

夜色昏暗,天上只有几颗疏淡冷星,肖凛单手插兜,斜倚在进楼必经的入口墙壁,他外套敞开着,右手指间夹着支烟,已经燃了一半。

聂双双脚步顿了顿。

楼前只有一盏幽白的路灯,暗淡地照在肖凛身侧,把他的身姿拉得颀长而清隽。

聂双双咽下一口气息,撇开目光,当做无事发生过一般远远绕着肖凛,向楼内走进。

肖凛挑眉,一把摁灭烟头,向聂双双走去,“聂总监,我们谈谈。”

音色在夜中格外清冷。

聂双双看也没看他,继续向里走。

肖凛想伸手习惯性拽住她,但他最后还是决定跟在她身后,一起进楼。

“小狗仔。”他继续换着称呼喊聂双双,见聂双双仍不回头便干脆直呼其名,“聂双双。”

聂双双手里拎着打包的剩菜,打定主意不回头,不理他。

她一直来到电梯间,电梯停靠在一楼,一按键,老旧的金属门便向两旁打开。

正要迈步,身后却传来一个极为磁性的声音,“双双。”

那声音跳脱出了少年时期的清凌,变得成熟而低沉,可仍能让人循出当年的缱绻。

聂双双脚步不受控制的停顿了片刻,电梯门即将在眼前关上。

她猛地回神,立刻用手去把将要合上的门扒开,旋即跨入电梯,狂按关门键,意图把肖凛扔在电梯门外。

可肖凛轻松就在关门前走入了电梯,还顺手帮她按了她家楼层。

他靠过来,在密闭的空间里带着一身的烟草味和冷寂的雪松香,“聂双双。”

聂双双还是沉默。她甚至已经不想问肖凛为什么他会知道她住在几楼。

她只想早点回家。回家!

肖凛终于皱起眉,这套绅士把戏已经耗光了他的耐心。他一把扯过聂双双的左手,捏着她的手腕,“聂双双,我说过我现在想要试着了解你,所以你可以跟我闹。但是闹一次两次是情趣。多了过犹不及。”

他将她的手拉起,垂眸盯着皮肤上被猫咪挠碎的伤口,

“还有向清言这个人,你离他远点。他今天可以模你的手,明天就能摸你其它地方,他这样的人,也不可能和你在一起。”

“那肖先生现在对我做这些又是什么意思?你有了未婚妻还能心安理得来骚扰我?向先生至少还对我保持距离。”聂双双忍了半天,终于还是没忍住,冷冷刺了肖凛一句。

她侧头看向肖凛,目光也是冷的。

肖凛对上她的目光,却不自觉放松了手中力道。

他很明白聂双双是对他有意思,甚至是喜欢他的——即使他与她曾经的男友长相相像,但她每每看向他时,隐忍含情的目光不会骗人。他很清楚这种女人,即使口中说着拒绝,心里也在一点一点沉陷。

所以他从未有过担心,担心她不被他吸引。

然而此刻,聂双双正看着他,那双漂亮的杏眼里没有一丝一毫情意,只剩拒人千里的漠然。

“不就是未婚妻。”肖凛更深地蹙起眉。

他胸口有些疼。

心尖犹如被雪泠的刀锋抹过,带出凉意,淌出的血也是冷的。

聂双双把手抽回,收回目光,“我想要的东西,肖先生永远给不了我。”

她退开两步,盯着跃动的电梯层数,冷淡作出结语。

肖凛从未有过这种感觉。

一个女人无故闯进他的世界,搅乱他的世界,让他心绪不宁,现在还要让他打破自己的原则?

肖凛自然能猜到聂双双想要什么。

——但她想要的某些东西,他不想拿出来。

或者说,他从没有过那些东西,更谈不上拿出来给她。

如果换作其她女人此刻对他说这种话提这种要求,他只会觉得对方贪心。

可是肖凛看着聂双双在电梯淡白灯光下的侧脸,只感到隐隐作痛的胸中涌动着一股无处宣泄的情绪。

聂双双租住的房子在十二楼,电梯一层层向上,老旧的轿厢发出吱呀声响,黯淡的光线照着贴满电梯的开门修锁老军医小广告。

肖凛动了动喉结,“聂——”才开口说了一个音节,电梯忽然猛地一震!

紧接着电梯内灯光倏然熄灭,整个密闭的空间陷入黑暗,轿厢晃动着往下坠落——

反应过来时,肖凛已经上前将聂双双揽在了怀中,他听到她因惊惧而发出的细微抽气声。

坠落只是短短的一两秒,电梯在空中猛烈的震颤两下,忽然又毫无征兆的停止了下落。

聂双双心跳得很快。被吓的。

她还不想死。

她,她必须冷静下来。

电梯停止坠落后,她立即推开环住她的肖凛,扔下打包饭菜,摸出手机,用手机的电筒照亮黑糊糊的环境。

一片漆黑中,手机泛出亮白刺眼的灯光。

肖凛也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叫救援,“下落了大概三层,我们现在在三楼附近。”

靠着重量和速度,他大致估算出了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做出了判断,“不算很高,直接等等电梯维护过来就行。”

下一秒,手机屏幕上便显示着没有通信信号。

聂双双的嗓音在轿厢一隅响起,已经恢复了冷静,“肖先生过惯了神仙日子,大概不知道在我们这种落后地方,电梯里的手机信号还没覆盖。”

“……”肖凛忍住将手机砸在地上的冲动,深呼出口气。

“你先在边上等着,我找找出去的方法。”

他对聂双双说着,然后打开手机照明,在电梯厢内照了一圈。

左侧有一个金属扶手,可以踩着它打开轿厢顶盖。

然而聂双双却没有按他所说退在一边,而是小心查看着电梯状况。

手机白光照着她在黑暗中娇小的侧脸,只看到她微抿了唇,眼神里却没有任何瑟瑟无措。

“聂总监。你都不怕黑?你的反应,和以前的你不太一样。”

肖凛试了试金属扶手的牢固度,松开袖扣,将外套脱下。

聂双双没有答话,她把手机照明咬在口中,同样准备踩着扶手上去查勘。

一股大力将她拽了下来,男人的声音冷冷的带着不悦,“你他妈当我是死的?在下面给我照着灯。”

说罢,肖凛踩上扶手,攀着电梯壁触上顶盖。

聂双双站在下边,给肖凛照着亮。

她曾经是怕黑的。

十年的时间早就让她学会处理一些意外。

只有后来遇到她所以为的小七时,才会忍不住朝他撒娇示弱。

可是现在已经没有必要。

作者有话要说:下一章内容发错了大家先不要看!!!写完了我会把下章替换上来

推荐热门小说我是大佬前女友,本站提供我是大佬前女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是大佬前女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35章 下一章:第37章
热门: [综英美]人形兵器 山村风流 一念起 迦勒底旅行社 财色无边 在逃生游戏里当最6主播 权力征途:特种兵穿越抗日 全星际都知道他是我前男友 御女心经 [足球]以队医的名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