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上一章:第31章 下一章:第3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聂双双很快就把肖凛的手给甩了。

不过她还是跟在他身后, 略有焦急的问, “肖先生, Alex怎么了?生病了?”

上了年纪的老猫体质不如壮年猫咪, 确实容易生病。所以听到肖凛找她谈Alex的事,她没有拒绝便跟了过来。

肖凛侧头斜斜睨她一眼, 云淡风轻, “猫比我重要?”语调不急不缓。

“……”聂双双差点顺嘴说出当然两字,最后还是把话咽下, 跟到肖凛身旁, 继续快速询问, “那猫猫到底怎么了?出了什么事?肖先生想要找我说什么?还有肖先生怎么也会来参加音乐会?”

一连串抛出了一堆问题。

肖凛反倒更加不急躁了,在长廊尽头的平台停下步子, 转身挑眼看着她, “聂总监问我这么多问题, 我该先回答哪一个?”

一听肖凛喊她“聂总监”, 聂双双背上汗毛都竖了起来——每次他这么叫她, 都没什么好事。

果然, 肖凛继续道, “聂总监, 我们很多天没见面了。”

“嗯。”

所以?

二楼平台人烟稀少,旁边一架无人弹奏的黑色三角钢琴。

肖凛解了禁欲的西装扣, 左手手肘搭在钢琴顶盖下的木质琴身,“但我上次就发现,你最近和向家那位大公子关系挺热络啊。你们进展到哪一步了?”

“Alex到底怎么了?”聂双双不搭理肖凛的问题。

“你除了Alex这老家伙就不会说点别的?你以为我见你就为了谈畜生的那点事?”

肖凛原本就不是什么好耐心的, 聂双双一再询问猫咪的态度终于让他烦不胜烦。他微蹙起眉,脸上带出一丝怪异的笑,“Alex它好得很。你照顾它也好得很。”

聂双双这才反应过来,肖凛提起猫咪只不过是个把她叫出来找茬的由头。这人睁眼说谎话的功夫比她还要精湛。

“那如果Alex没什么问题,我就先回去——”

“我送去的衣鞋还有包,你应该都收到了。今天这种场合,怎么都不穿?”

聂双双撇着唇角看着肖凛。

他斜斜倚着钢琴,颀长的影子倒映在漆黑光滑的钢琴琴身,带了点与生俱来的居高临下与笃定,十足的贵气。

可是她不喜欢。

他还是太随意。对待她人也好,对待感情也好,总是以一种站在高处的姿态与人对话。

她不喜欢。

聂双双不说话,翻着眼睛看着歌剧院吊得很高的天花板,天鹅绒蓝的穹顶上有一簇一簇方格排列的小圆灯,像星星。

肖凛的声音便在她身前继续响起,“这几天没见到我,你就没有其它想对我说的?我不在的时候,你……”

他顿了顿。

——他不在的时候,她有没有想到过他?收到他送给她的衣物,有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高兴?

聂双双望着天花板上星星一样的小灯,语声淡淡地接话,“哦,那些天我过得可自由自在了。东西收到了,样式不太喜欢,我可以随意处理它们吧?那些衣服包包珠宝。还有第一个月的工资,我也收到了,谢谢肖老板啊。”

肖凛敛起眼尾,沉默的注视着聂双双。

他忽然什么都说不出。

他原以为这些天他对聂双双眼不见为净,他就能平静。然而随着时间推移,想见她的念头反而与之相反的一天比一天强烈。

他会感到心绪不宁——那既不是不安,也不是欲念,而是内心无由来的波涛,每一个翻滚的浪头似乎都在左右着他的心情。

所以一段时间的冷静也没能浇熄他的不理智。

所以当他看到他为之烦闷的那个人,此刻却面色泰然的对他依旧毫不在意,而他却可笑地在意她的一举一动——

内心的不平衡仿佛在这一瞬间全都化作了狂涛,快要撕裂胸腔一般令他燥郁难忍。

聂双双这个人,这个人……

肖凛闭了闭眼,冷冷嗤笑一声,“行。那些东西你送人扔掉都行。只要你高兴,送你多少都不嫌多,不是么。”

此时,肖凛的手机传来“叮”的提示音,有新消息进入。

他随手摸出扫了一眼,向晚的消息映在屏幕界面——

【向晚:肖凛,你到了吗?我马上过去酒会那边。】

他收了手机,瞥一眼还在若无其事看天的聂双双,猛地按了把钢琴低音琴键,见杂乱琴音把她吓了一跳,才带着一腔火气离去。

……

聂双双又在原地站了片刻。

她倚靠在钢琴旁的墙壁,望望天花板上的小灯,又望望远处酒会隐约的一角,最后深长地呼出口气。

天上星河转,人间觥筹满……

她发了会呆,很快手机收到向清言询问的消息,她给他回复了个“马上就回”,调转脚步转身离开这个平台。

“就是她就是她!”

转出遮挡的钢琴,沿着长廊往回走了段路,快要回到酒会举办地时,前方传来不甚安宁的响动。

两个衣着普通,耳下挂着口罩,看起来像助理打扮的人从人群向她走来。

紧接着其中一人还算礼貌地上前,对聂双双说道,“不好意思小姐,你刚刚是不是在酒会和音乐会上偷拍赵哥的照片了?麻烦把你手机给我们看一下,如果有照片的话麻烦配合我们删除,这涉及到赵哥的**——”

“别说了别说了我认识她,以前见过!她是娱记!狗仔!你还跟她客气什么!”男助理话没说完,女助理就打断,皱眉朝聂双双伸手,“把手机交出来!”

聂双双装作一脸无辜,“我怎么了?我做什么了吗?”

一边说一边很有经验的脚底抹油打算赶紧溜掉。

结果还没跨出一步,后领就被有礼貌的男助理拽住,“不好意思小姐姐,请你配合一下把手机交出来,刚刚你偷拍照片我们都看到了,监控也有证据,删一下就可以……”说着,另一位女助理就要强行从聂双双外套口袋里摸手机。

“你们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怎么能这样!”聂双双打定主意要溜,随口吵嚷几句吓唬吓唬对方就要跑。

此时这边的动静也吸引到原本在酒会的宾客。

或诧异或审视的目光从四面八方投射过来,而在一众衣着得体的客人里,聂双双和这两个助理便显得尤为引人注目。

窃窃私语声响起,而在前边的向晚也注意到了此处动静。

男主里抓着聂双双外衣不让她跑,女助理掐着聂双双手背搜她口袋,两人配合默契,聂双双有些烦躁,她的牙齿又开始疼了。

正当抵挡不过两个助理的攻势时,身上的桎梏猛然间松去。

男助理被突然而至的外力扯走,而女助理也突兀地停下了手中动作。

肖凛握着男助理的手,面色霜沉。

“怎么回事。”

只浅淡的一句话,毫不收敛的锋芒气势便已经让助理们停了手。

向清言和被偷拍的男明星赵潜也在此时赶到。

“赵哥……明明是她偷拍了照片……”助理们委屈巴巴看向赵潜。

赵潜在娱乐圈也算是个挺大的腕,此时却笑呵呵的,“哎呀,肖总,向总,这位小姐原来是你们的熟人啊……我的助理们不懂事,你们见谅,见谅……”

肖凛松开男助理,“哦?原来是一场误会。”

轻描淡写的就给事件定了性。

聂双双瞅了圈众人脸色,不经意对上肖凛冷冷盯着她的视线,她心中时一抖,很识相的对赵潜道了个歉,“赵哥,对不起。”

于是偷拍事件几分钟内就在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其乐融融氛围里,轻轻松松翻了篇。

可聂双双实际却并未有那样轻松。

这次肖凛没有让着她,而是直接将她强硬地拖到了间器材室,碰的把门一关。

“偷拍被抓很有出息是吧?以前我给你的教训也全都忘了?”他霜冷的脸色并没有多大改善,或者说,反倒比之前更加阴沉了。

“我本来就是狗仔,狗仔偷拍明星又有什么错?”聂双双甩了甩肖凛的手,这次却没甩掉。

肖凛冷笑,“你他妈不嫌丢人,就不能想想每次帮你收拾烂摊子的我丢不丢人?”

他紧了紧五指,男人的力道透过纤细的手腕传到肌肤骨骼。

每次肖凛用这样轻视的语气提起她的工作,聂双双心中便溢满苦味,“丢的是我自己的脸,肖先生上赶着来丢脸我能有什么办法?”

“早让你换工作——”

“你凭什么来对我的生活指点江山?!”

生平第一次,聂双双胆大的打断了肖凛的言语。她忍着一阵猛烈过一阵的钻心牙疼,抬高了自己的嗓音,“你凭什么?你根本就不了解我!不了解我的为人,我的工作,我的理想,我的愿望,我只是被雇佣来照顾你家的猫,我为什么要在意你的想法?一切按照你的要求做事?!”

说着说着,聂双双的眼眶红了,眼角闪着水光,也不知道是因为一不小心控制不住情绪,还是被牙齿疼的。

可是她忍无可忍了。

“你让人送来东西,每天的玫瑰,前两天叫人让我在保时捷的认购书上签名,以后要怎么样,送我房本吗?最后再用强硬手段把我绑架到你床上,说你看上我了?!”

他这种人把爱看得太轻。

对待感情的姿态过于随意。

做什么都要高姿态,就连感情也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施舍模样——所以这样的人,即使他有着和小七一模一样的面庞,她也不能接受。

肖凛垂眸看着聂双双,她长而密的睫毛上挂了水珠,她的小巧鼻尖因酸涩情绪而变得通红。

他沉默了许久。

“没什么理由,我只是想把那些东西都给你。那样我会轻松。我以为你也会高兴一点。”

许久过后,他只说了这样几句。

他眼中的阴沉散去,手中握着她的力气也慢慢松懈。

他抬手抚过她的泪花,俯身轻啄她好看的唇瓣。

“你说得对,如果你没有接受我,我还是会把你绑架到我床上……你说得对。”

肖凛捏住聂双双的下巴,慢慢加深了这个吻。

见不到她时心中燥郁。

见到她后更加恼火。

但他想,他本意并不是想让她哭。

“如果你不喜欢我的行事方式,那我向你道歉。我很抱歉。”

肖凛从未以这样柔软的姿态同聂双双说过这样的话。

她第一次听到他对她道歉。

然而此刻她却哭得更加厉害,眼泪止都止不住,滚烫的落在他与她相贴的皮肤上。

“……都给你道歉了,你他妈能不能别哭了。”肖凛不耐地咬了咬聂双双下唇。

“我牙疼……”

聂双双无意识的,就在肖凛软化的态度里,撒了个娇。

……

肖凛便又拉着聂双双,在这个夜晚时分,开车去了后港路的医院。

聂双双本以“吃点止痛药就行”的理由拒绝,给肖凛一句他去医院复诊顺便带上她,给打发了。

轿车驶往医院的路上,司机老陈与肖凛闲谈。

“阿凛,这个月还没找谢医生复查?”

后港路的那家综合医院是肖家上上代建的私人医院,谢医生是肖凛脑部创伤的主治医生,也是他的私人全科医生。

“嗯。”肖凛简单回答。

到了医院,肖凛让相熟的护士带着聂双双去牙科看诊,而他则脚步一转,顺道去了神经科,谢医生的诊室。

今晚正好谢医生也在医院。

医院内灯光敞亮,环境安静,弥漫着让人不太舒服的消毒酒精味。

聂双双被带着到了六楼的牙科。

医生给她做过检查,又拍了X片,最后告诉她,她下牙的智齿横向生长,影响到正常牙齿,需要做手术拔出,否则以后会经常发炎,痛不欲生,而吃止痛片也只能暂时缓解而已。

“哦……谢谢。”

聂双双捂着牙疼发作的一侧向医生道谢。

疼痛是一阵一阵的,她现在已经没有先前那么疼了,所以便又觉得这个疼痛是可以扛下来,可以忍受的。

十年里,她已经习惯了这样,小毛小病能扛就扛,反正忍忍就没事了。

所以她便没有立即手术拔除。

看完医生,聂双双拿完药,手里拎着装药的塑料袋和片子,在护士的指引下,来到五楼去找肖凛。

私人医院本就因费用昂贵而没有普通医院的嘈杂,夜晚更是清净。

聂双双循着指示在走廊穿行,远远的便听到有模糊的交谈声从某个房间漏出。

她照着声音往前找,见到一间门未完全关上的医生办公室。

“脑补恢复的很健康,继续注意保养就行。但是阿凛,按照现在的情况看,也许你那段记忆这辈子都不可能找回来。”医生带着叹息的声音传出来,“你真的觉得没关系?”

“嗯。早都跟你说过了,那七年,是我荒废掉的时间。”

这是肖凛特有的清冷嗓音。

聂双双拎着药袋的手有点发颤。

“但你在那个贫困地区生活的时候,肯定也有帮助过你的人,甚至你也许在那里会有关系亲密的家人朋友,你不记得他们了,也没关系么?”

“老谢,你太感性了。那段记忆对目前我来说没有价值,所以恢不恢复对我来说没什么所谓,至于那些山里人也没兴趣去关心——给他们点小钱他们都感恩戴德,你觉得他们对我未来能有什么帮助?退一万步,就算我在外真的有关系亲密的养父母,有关系如铁的兄弟,有刻骨铭心的恋人,我还是肖家的人,他们只是外人。”

医生摇头叹气,“你这孩子……如果恢复了记忆,有的你后悔,要是你真心喜欢上哪个山里姑娘又把人忘了,可不得悔得肠子都青了再把人娶回去。”

“你错了。就算恢复记忆也不会改变什么。”肖凛因为医生的话而哂笑一声,“就算我真的喜欢过某个人,等我记起她,她也不过是个在心里位置会比较特殊的初恋罢了。我难道要为了一个价值微弱的人,放弃婚姻这桩筹码?”

医生愣了愣,无奈笑起来,“我真差点忘了,你就是这样的性格。只要家里红旗不倒,你会对你的小初恋各种好,各种爱,甚至你的心会偏着她……但是你不会给她名分……”

聂双双听不下去了。

她这一刻知道,肖凛比她看得更透。他永远是冷静理智的,铁石心肠的,比她勇往直前千万倍的男人。

果然。

对于肖凛来说,他的爱只是轻如鸿毛的物品。

推荐热门小说我是大佬前女友,本站提供我是大佬前女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是大佬前女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31章 下一章:第33章
热门: 困兽 穿成杀马特男配之后 寻迹师 神秘之旅 蜜宠娇娘 成为攻略目标后每天都在看大佬演戏 重生之最强人生 [红楼]小爷为什么要洗白 盛世医妃 韩警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