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上一章:第30章 下一章:第3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向太太这一刻内心只有一个念头。

她为什么还活着?

她为什么还活着?

——她为什么, 还活着?!

“……妈, 妈?”向清言的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来, 终将向太太拉回现实。

”妈, 你脸色看起来不太好,要不要先去休息下?“向清言有些担忧。

向太太回过神, 意识到眼前少女并非是记忆中的那人。

她扶了扶额头, 面上柔弱地绽出个典雅的笑,“没关系, 就是刚刚在外面吹了风, 头有点痛。”

当了几十年向太太, 她维持形象的功夫早就锻炼的炉火纯青,很快便叫人看不出方才的破绽。

再看向聂双双时, 她的目光带着些许歉意, “清言, 这是你的朋友对吧?”

表面也没对聂双双生出过多好奇。

聂双双站在向清言身边, 礼貌地对向太太道了声, “阿姨好。”

向太太浅笑着点了下头, 算是回应, “我去前厅招待我朋友, 正好看到清言在这,就过来打个招呼。”

说完便优优雅雅的转身走了。

“向先生, 你妈真漂亮……”聂双双望着向太太渐走渐远的背影,不禁感叹。

她还是第一次有机会近距离接触这种高雅贵妇。

“谢谢。”向清言笑了笑,继续带聂双双走向向晚的休息室, 而此时,聂双双早就忘了刚才提到的“向晚的未婚夫”这件事。

……

来到向晚休息室时,向晚已经换上一身湖蓝色礼服裙,坐在沙发与她的经纪人聊天解压,见到向清言带着聂双双进来,她朝门边转过头来。

“在聊什么呢?晚晚,我把我的记者朋友带来了,你现在有空给她签个名么?”向清言亲密熟稔的对向晚说道。

“哥。”见到向清言,向晚从沙发上站起,脸上露出柔和笑意,“当然有空。”

随后她一双明眸看向聂双双,礼貌又好奇地打量,“你好。”

她觉得聂双双有些眼熟面善。

“向晚老师好。”聂双双规规矩矩跟向晚寒暄。

对于厉害的艺术家科学家一类的文化人,聂双双向来抱有种崇拜仰视的心态。

而且向晚现实中看起来比资料照片更加柔和亲切,没有冷冰冰的距离感——就像所有向家人给她的印象一样。

所以聂双双也便越加对向晚生有好感。

向晚在向清言的介绍下,与聂双双合了影签了名,很快熟络起来。

但聂双双一个搞娱乐垃圾新闻的,和向晚初次见面也聊不出个所以然,没多久便打算不再打扰向晚,先行回去音乐厅。

“哥。”向清言和聂双双正要一起离开时,向晚忽然拉住他,用不被聂双双听到的声音低声询问,

“聂小姐是不是就是你车里那把白色小兔伞的主人啊?”

向晚心思细,那天在向清言车里看到那把白色长柄伞,就隐约感到那是她哥喜欢之人的物品。

向清言没有否认向晚的猜测,同样小声的关照妹妹,“她还不知道伞的事。你别跟她说。”

向晚抿唇笑着点点头。

回到音乐厅,演出还有十多分钟便正式开始。

场内座无虚席,前排头等位还来了几个附庸风雅撑逼格的娱乐圈明星。

聂双双的座位不算好,在音乐厅中后靠右,又贵性价比又低,交响乐团的低音提琴声部比左侧的小提琴声部听着更加明显,好在向晚的大提琴弦音还能清晰可闻。

演奏会曲目包括三首巴赫无伴奏组曲,圣桑动物狂欢节中的天鹅,安可曲德沃夏克寂静的森林,以及最受关注的《埃尔加E小调协奏曲》。

聂双双对古典乐依旧没能听出什麼所以然,但也没有听睡着,相反,她还觉得挺好听的……

偶尔脑袋往前排探一探,还发现,某位明星听音乐听睡着了……

而聂双双不知道的是,同样坐在前排的向母,望着舞台上的演奏,却心事重重,脑海里不断回想着聂双双,与另一个女人的模样——

天底下为什么会有长得如此相像的两个人?

……

演奏会结束,向清言再次十分耐心友好的带聂双双去了音乐会后的自助酒会。

走去酒会厅的走道上,向清言随口问了问聂双双音乐会感想。

聂双双挠了挠脑袋。

她对弓法音程技术类一窍不通,就胡乱凭感觉说着,“……就那首协奏曲,向晚老师的琴声好像有些扬,音色很平稳安乐,但我感觉……我感觉,这是首很悲悸的曲子,而且,我觉得那曲子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一样。”

“耳熟?”

聂双双点点头,不在意的说道,“很多人都有过这种体验吧?既视感,既听感——看到一个新画面,会觉得以前曾经在哪里见过,听到一个旋律,会觉得以前在哪里听过……我刚刚,大概就是这么种感觉。”

向清言被她的形容逗笑了,并有些惊讶聂双双一个外行人能听出这些。

他妹妹向晚从小生活在无忧顺遂的环境里,对于曲子中沉郁伤感情绪的理解以及表达还欠缺了些磨炼,并且,这首曲子最著名最出色的演奏者,是三十年前在古典乐界昙花一现的华裔天才——她的版本,至今无人能超越。

所以这次埃尔加的协奏曲对向晚来说是个极大的挑战,只是由于他们父亲对此曲的喜爱,向晚执意要在国内首场公演演奏这首爸爸喜欢的曲子。

离开音乐厅,来到举办交流酒会的歌剧院二层,酒会已经开始。

吧台,侍者,自助餐点,高脚桌,穿着讲究的宾客,衬着落地窗外的夜色,堂皇而精致。

演奏会极耗费体力,向晚先去了化妆室换服装休息,过一会才到,而向清言则刚露面就被熟人拉去交流说话,于是便又剩下聂双双一人。

不过好在,聂双双对宴会酒会这种场所熟的不能再熟。

她也没了方才在音乐会上的拘束,自由自在地吃了点东西便职业病发作,开始寻找刚刚在音乐会上见到的几个来听演奏的娱乐圈明星,偷偷拍几张照片视频,琢磨着后天推送的内容是写“赵男神听音乐会竟然不顾形象当场睡着!”,还是再加一篇“盘点娱乐圈那些不懂音乐还要硬装逼的草包!”……

正在不远处与人交谈着的向清言此时收到妹妹向晚发来的信息。

【晚晚:哥,肖凛之前说他今天航班延误,所以赶不上我的演奏会,不过酒会他会来的。】

【晚晚:他刚和我说已经到了歌剧院了。】

【晚晚:如果他到了来找我你先帮我招呼一下,我要重新化个妆,然后把他上次送我的项链戴起来,可能要再花一点时间。】

向清言看着妹妹的信息,不由好笑又想叹息。

向晚一直是安静的性格,在外人面前也从来得体大方,只有碰到和肖凛有关,才会如此话多得像个普通小女生。

只是肖凛这个人,他这个人……

想起肖凛,向清言的目色淡下来。

“聂小姐。”向清言与熟人寒暄完一圈,转回聂双双身边,状似不经意的打听,“你现在还在为肖凛照顾他家的猫么?”

聂双双猛地把偷拍了照片的手机藏在兜里,“哦,还在照顾的。不过等他家的管家阿姨休假回来,我就会离开了。”

向清言点点头,“对了,你还记不记得你之前问过我,向晚未婚夫的事情?”

聂双双一下有了兴趣,“嗯嗯,对。对方是圈内人吗?向晚老师还这么年轻,终身大事就已经决定好了呀——”

话音未落,向清言还来不及接话,酒会前方忽然变得热闹起来。好像来了个某些圈内人认识的贵客。

聂双双顺着人群目光看过去,却见到浮光掠影下,肖凛一身黑色的修身西装面色淡淡的和旁人寒暄说话,然后转头,朝着她的方向走来。

向清言下意识走出一步,迎向肖凛,身形却挡在了聂双双之前。

这是个很具有保护着姿态的动作,看得肖凛稍稍挑了眉。

“向先生,打扰一下。”低沉淡漠的特有嗓音响起,肖凛越过向清言,毫无犹豫的拉起聂双双的手腕,“关于Alex,我家的猫,我有些话要问一下聂小姐。”

“先失陪。”说完便面色不变的拉着聂双双,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出酒席。

作者有话要说:一个知道了也没卵用的知识:埃尔加大提琴协奏曲在现实中公认最著名的版本是大提琴家杜普蕾的演奏版本

推荐热门小说我是大佬前女友,本站提供我是大佬前女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是大佬前女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30章 下一章:第32章
热门: 我和你吻别 青梅屿 天已微凉 反派跟我穿回来啦 得罪所有皇子之后 像我这样无害的青年 修无情道后我怀崽了 穿成反派后我渣了龙傲天[穿书] 落魄后我被死对头盯上了 给躁郁Alpha当抚慰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