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血色江湖 第23章 暴力拆迁(二)

上一章:第二卷 血色江湖 第22章 暴力拆迁(一) 下一章:第二卷 血色江湖 第24章 暴力拆迁(三)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你他妈没完了是吧,草拟吗的!”我也打出了真火,像纹身男子这种人,你要不给他干趴下,他是绝对不知道疼是啥滋味。

由于我有了准备,快速向后退了几步,他的砍刀没有在砍到我,我找准机会,对着他的脸,就将板砖扔了出去,直接砸在他的脑袋上,鲜血瞬间就流了出来。

“木木,干他妈的!!”我冲着王木木喊了一声,木木顿时领会,再次挥起镐把子,对着他拿刀的胳膊打去。

“蓬!!”

实木的镐把子,足有六七斤的重量,打折个胳膊那绝对跟玩似的,王木木这一镐把子,绝对用尽了全力,纹身男子,惨嚎一声,一下扔掉了砍刀,疼的咬牙切齿。

我快速跑了过去,捡起地上的砍刀,对着他的后背狠狠砍了两刀,由于他根本没穿衣服,纹着满后背大鲤鱼,瞬间被我砍成了好几半。

“草拟吗,都他妈住手,在JB得瑟,我他妈砍死他!”我拿着砍刀放在纹身男子的脖子上,对着混乱的人群喊道。

人群内的人看了我这边一眼,纷纷停手,说实话我们这边,吃了不少亏,由于我们都用的是镐把子,不敢用尽全力打,怕弄出人命,所以有不少人身上都挂了彩,就连晨晨都让人在大腿上砍了一刀。

“草拟吗的!!你这个B养的,就是给脸不要脸,我他妈砸死你!!”晨晨此时已经有些红眼了,直愣愣的跑过来,一镐把子直接砸到纹身男子的腿上。

“嘭!”

“啊!!”

晨晨这一下真用力了,镐把子竟然都弹起了一下,纹身男子疼的惨叫一声,抱着大腿,满地打滚。

“行了,别他妈打了,在打就他妈打死了,让大锤队,赶紧拆了!!”我对着晨晨劝说道。

“草拟吗的,小崽儿,你别载到我手上!!!”纹身男子瞪着血红的双眼死死盯住晨晨说道。

晨晨一听这话,又他妈急眼了,抡起镐把子,又要开砸,还好被张维拉开了。

“你知道你这种叫人什么嘛?说好听点,你叫有魄力,说他妈难听点你就是一个虎B,臭JB滚刀肉,懂不?非得把你那条腿打折,你才能消停呗??”王木木踹了纹身男子一脚,不屑的说道。

纹身男子也确实是个爷们,疼的额头冒着汗珠,也不说话,就直愣愣的看着晨晨。

纹身男子的人这回也都老实了,全都被撵到了道路上,这回大锤队,没遇到阻拦,十多个人,顿时来了精神,看着二楼好像看到了钞票一样,大锤挥舞的那叫一个痛快,这帮人比推土机他妈的还厉害,拆的那叫一个专业,有拆墙的,有拆门的,还有拆房顶的,二十多分钟,好好一个独栋二楼,瞬间他妈变成了一堆砖头子。

“晨晨,你给黑哥打个电话,把这的事跟他说一下!”张维想的比较全面,把人打成这样,肯定就不能这么算了,肯定得有一个说法。

按理说这事我们没权利,直接报告给黑哥,有些隔锅台上炕的感觉,毕竟中间还有一个旭哥,但是拆迁之前黑哥已经说过,什么事第一时间要告诉他,可以越过自己的大哥,这也是黑哥给新人上位的机会。

晨晨点了点头,掏出电话,给黑哥打了过去,叽里呱啦说了个半天,突然晨晨眼神怪异的看向我,然后默不作声的把电话交给了我。

我挺疑惑的接过电话说道:“咋的了哥??”

“你他妈的是不是有病??你是司机,你跑哪干什么去了??我他妈给你打多少电话了?”黑哥劈头盖脸对我一顿骂。

我这时才想起来,我的手机在羽绒里,刚才打架之前吧羽绒服脱了,所以没听见。

“哥,我刚才打架来着,没听到!!”我一看黑哥有些生气,急忙解释道。

“你上哪干什么去?你个臭拉脚的,知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黑哥挺不乐意的说道。

“我不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走么,就想着过来帮帮忙,我刚刚肩膀上还让人砍了一刀!!”我挺委屈的说道。

“行了,你去跟那个被打的人说,赔偿他十万块钱,让他赶紧滚蛋!”黑哥一听我挨了一刀,语气顿时缓和了不少。

“他要不干呢?”我试探着问道。

“什么他妈的事都要我教你们吗?自己想办法!”黑哥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你等老子有一天大哥的!天天骂司机!!”我挺不乐意的对着电话骂了一句,随后对着纹身男子走了过去。

“哥们,谈谈呗?”我蹲着身子,微笑的对他说道。

“我跟你谈个JB!”这纹身男子一看就没啥文化,出口就骂人。

“谈谈钱的事!”我知道跟这种人不能废话,一定要先说钱,果然他一听到钱,顿时眼睛一亮,出口问道:“什么钱?”

“咱们都是外面混的!道上规矩你比我清楚,我看你岁数也不小,我敬你一声,叫你一句大哥,跟你发生冲突,我们也没办法,我们也是拿人钱办事,大哥你说对吧!”我说的挺诚恳,掏出烟给他点上了一根。

纹身男子看我说的挺诚恳,也没拒绝,接过了烟,抽了两口说道:“我这腿肯定折了,房子也没了,你们拿15万吧!”

“大哥,我就能给你拿十万,你回头看看我的兄弟,有好几个被砍的,你伤的虽然重一些,可是我们也不好过,这钱你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我的语气不容置疑,因为我们不是开善堂的,什么东西都得有一个价位,你值十万,就给你十万,多的一分都不会有。

至于说纹身男子被打折了腿,怎么着也挺可怜的,是不是应该多给点,那我只能说一句,他活该,混社会就要有混社会的觉悟,你吃这碗饭,伤残,或者丢掉性命,那都怨不到别人,是他自己选择的,可没人逼他非得让他走这条路。

“我要说不行呢?”纹身男子眯着眼问道。

“那你另一条腿也的折,而且还没钱,弄不好还得进去!!”我寸步不让的说道。

“呵呵,这小黑家的人是牛B,一个毛孩子都敢这么说话,行吧,就按你说的价钱!”

“明天会有人给你送钱,你也伤的挺重,去医院吧!”我站起了身,长长吐了一口气,其实我内心紧张的不得了,但是必须强装镇定,要不怎么有人说,大学生上社会上摸爬滚打几年,都跟人精似的,这不是他们的天赋都多高,都他妈是被逼的,逼着你学会残忍,学会冷血,现实的社会,蕴养出的人怎么会不现实呢!

上一章:第二卷 血色江湖 第22章 暴力拆迁(一) 下一章:第二卷 血色江湖 第24章 暴力拆迁(三)
热门: 乡村邪少 你丫上瘾了? 重生之地产大亨 保质爱情 天宝伏妖录(谁还不是王子了咋地?) 在逃生游戏里当最6主播 相公是男装大佬 小夫郎 夫愁者联萌 留守村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