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活色生香的哑巴美人(三十)

上一章:第57章 活色生香的哑巴美人(二十九) 下一章:第59章 活色生香的哑巴美人(三十一)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两个人都是一愣。

季扶怔怔地看着疤痕, 不可控制地又回想起一年前那场单方面的杀戮,万箭穿心,男人倒在血泊中, 失去生息。

而如今,他活活地站在他面前。

季扶第一次如此清晰地意识到, 眼前这个人不仅是谢禾, 还是马奴,那个曾经为他受过伤流过血的马奴。

尽管他忘记了一切,可是他的身体,他的每处疤痕, 都是过往的记号,永远无法抹除。

就算他不想承认, 也是一样。

季扶想到这里,心脏灼烫, 仿佛全身所有的血液都聚集在了此处。

谢禾飞快地穿好衣服, 瞧见季扶不算好看的脸色, 不禁抿了抿薄唇, “我说过不要看, 很丑是不是?”

然而下一瞬, 季扶却是近乎蛮横地继续扒他的衣服。

“等等, 有话好好说……”人高马大、向来霸道的大夏九皇子竟被季扶逼得手足无措, 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他可以轻而易举地推开少年, 但却始终下不了手,猝不及防地被对方利索地扒了个精光。

结实精壮的身体顿时一目了然,上面布满的狰狞的疤痕,有烧伤,刀伤, 鞭伤……但最多的是箭伤。

“别看。”谢禾突然捂住季扶的眼睛,眸中是一片暗色。

他对皮囊的美丑向来不大上心,可自从遇见季扶之后,就该死地在意起来。

他很清楚,自己的长相和肤色不符合大云朝的审美,身材也过于魁梧,身体全是伤疤,没有一块好地,怎么瞧也不是能配得上季扶的样子。

谢禾心中产生了自卑的情绪,这种感觉又格外的让他熟悉,好像不是第一次似的。

季扶被捂住了眼睛,眼前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见。

谢禾不想松开他,一是不想让他看见自己丑陋的身体,二是不想看到他眼中的害怕又或者是嫌恶。

两个人就保持着这个姿势,如雕像一般,僵持着。

忽然,谢禾的身体紧绷。

一只柔软冰凉的时候不知什么时候,落在了他的身上,缓缓游走在古铜色的皮肤间,一一抚过那些凹凸不平的疤痕。

谢禾的呼吸陡然乱了起来。

尽管那只手没有任何旖旎的意味,可对比强烈的肤色差却给男人一阵视觉冲击,忍不住心猿意马,想入非非。

终于,他控制不住地抓住那只手,低声道:“够了。”

再摸下去,要出事的。

季扶眼前恢复明亮,却见男人火烧屁股似地,落荒而逃。

***

酒馆里,谢禾长嘘短叹。

他怎么、怎么就跑了呢!

“老九,你最近怎么总往外面跑?”坐在他对面的是大夏七皇子,似乎有些疑惑不解,“你要找的东西,找到了吗?”

谢禾想起季扶,耳根不禁一热,“找到了。”

七皇子饶有兴趣,“哦?是什么东西叫你这么念念不忘?”

谢禾睨他一眼,意味深长道:“爱情。”

七皇子:“……”

厚脸皮如谢禾根本不知羞耻为何物,平静下来后又回到季扶的屋子,不巧的是,季扶正好不在。

谢禾正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被墙角的箱子吸引去了注意力,不禁多看了两眼。

那箱子是敞开的,里面好像放着些书信之类的杂物,还有一个木头雕的小人格外显眼。

他鬼使神差地拿起来一看,木头小人竟然长得和季扶有七八分相似,一种奇怪又熟悉的感觉涌了上来。

悄咪咪藏起来的系统:本宝宝只能帮你到这里了,加油嗷!

季扶办完事回来,感觉黑漆漆的院子好像有些不太寻常,不自觉地皱了下眉。

他推开院门,眼前一片流光。

不知从哪里飞出一片流萤,点点银光,漫天飞舞,如同散落的繁星,将季扶围绕其中,有一种别出心裁的浪漫。

高大的男人站在他面前,如山的影子笼罩着他,深邃的眼睛里盛着笑意,“生辰快乐。”

季扶瞳孔微缩,他想起来了?

很快,他又否定了这个答案。

谢禾定定地看着他,有些紧张。

他也是刚刚知道今天是季扶的生辰,没有来得及准备礼物,送金银财宝又太过俗气,便抓了一网子漂亮的萤火虫,布置起来。

也不知道季扶喜不喜欢?

他觉得……还算浪漫?

谢禾这一恍神,就见季扶从墙角扛了个网子来,将萤火虫一网打尽。

谢禾:“???”

萤火虫们奉献了最后一丝光亮,被季扶丢进了药罐子里,发挥最后的作用,成了一味药材。

谢禾:“……”

萤火虫们:“……”

谢禾亦步亦趋地跟在季扶身后,忍了半天,终于还是忍不住酸溜溜地开口,“马奴是谁?”

季扶手上的动作一顿,猛然回头看了谢禾一眼,目光锐利而冰冷,好像是在质问他:你动我东西?

心虚的谢禾一下子就领会他的意思,赶紧解释道:“我没动你的东西,你自己放在外面的,我不小心看了一眼。”

季扶心道恐怕不止一眼。

估计是系统干的蠢事。

“你还没告诉我,他是谁呢?”谢禾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正常,显得没那么酸和嫉妒。

看完那些东西,他总觉得这个马奴和季扶关系匪浅的样子,而且他觉得这个名字还有点熟悉,仿佛在哪里听过,却又怎么也想不起来。

季扶被他缠得烦了,随手就蘸着茶水,在桌面写下一个字。

狗。

“狗?”谢禾半信半疑,心道什么狗会雕刻会写字?等他找出这个马奴,先锤爆他的狗头。

接下来的日子,他时刻注意季扶周围的人,看谁都觉得可疑,却始终没有打探到关于“马奴”的信息。

季扶把针灸的事情也提上日程。

谢禾一开始还有些不情愿,不想让季扶看到自己丑陋的身体,可后来发现少年眼中并没有什么异色,才逐渐放松下来,快速真香。

针灸也算得上是亲密接触了,还有什么事情比和心上人亲近更甜蜜的呢?谢禾陷入了单方面的热恋中。

只可惜这样的日子,快结束了。

这日,谢禾做完针灸后难得地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道:“我要回大夏了。”

大夏使团的任务结束了,他们自然是要回大夏的。

可谢禾的心已然拴在了季扶身上,怎么舍得走,“你……想我走吗?”

只要季扶让他留下,他就留下。

然而少年听了他的话神色却是淡淡的,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慢条斯理地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叠纸,交给男人。

谢禾心中不免有所期待,这是季扶写给他的吗?上面写了什么?会是挽留的话吗?

他迫不及待地打开,脸色一点一点的沉了下去。

这上面写的根本不是挽留之言,而是针对治疗他身体暗病的药方以及针灸的手法步骤。

看样子,像是早就写好了的。

他早知道自己要走,所以准备的这个东西,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让自己留下。

谢禾的心一下子冷了下来。

“季大夫真是妙手仁心。”

季扶不去看他失望的眼睛,无声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走吧,再也不要回来。

谢禾该过的是谢禾的人生。

谢禾不禁攥紧了手中的纸张,手背青筋直冒,胸口闷得发疼,失落和难过的情绪像是海水将他淹没。

原来在季扶眼里,他和其他的病人一样,并没有什么分别。

这一切都是他在自作多情,如同跳梁小丑。

“那你,来送送我吧。”谢禾无力地垂着脑袋,像是一条被主人抛弃的可怜大狗,艰涩的语气藏着一丝哀求。

可等了许久,也没有等到少年的回应。

***

大夏使团离京那日,谢禾骑马走在队伍的最后,锐利的目光扫视着周围的每一个身影,却始终找不到他心心念念的那个人。

奇也怪也,明明没有相处多少时日,他却把那个少年满满当当的装进了心里,再也拿不出来了。

如今离开,想到以后再也见不到季扶,谢禾的心就好像被生生挖出了一块似的,疼痛难忍。

离城门口越来越近,他的心也越来越沉,好似要坠到谷底。

这么心狠,来送他都不愿意吗?

大夏使团走了,谢禾也走了。

季扶姗姗来迟,看了眼城门的方向,仿佛只是随意地瞧了瞧,随即转身离开,不多时,身后突然传来马蹄声。

他下意识回头看去。

男人一身黑衣飞场,策马而返。

不是谢禾,还能有谁?

季扶还没有反应过来,那马就已经冲到了他面前,男人一个弯腰就把他捞了上去,骏马在众人的惊呼声中,如离弦的箭一般飞驰而去,掀起一片尘土。

“你果然还是来了!”

萧萧风声中,季扶听到男人惊喜的声音和撞如雷鼓的心跳,他抓住对方的衣领,谢禾低下头同他对视,喉珠滚动。

“我想吻你……”

“不反对,便是答应了。”

男人仿若无赖地吐出流氓的话语,神情却近乎虔诚,低头深深地吻住了少年粉白的柔软唇瓣……

马儿渐渐停下来,四周无人,正是一处青山绿水。

男人和少年不知什么时候滚到了柔软的草地上,碾坏一地烂漫盛开的野花,花香馥郁醉人,惹来彩蝶翻飞。

上一章:第57章 活色生香的哑巴美人(二十九) 下一章:第59章 活色生香的哑巴美人(三十一)
热门: 恶魔少爷杠上拽丫头 小乖崽[重生] 女监狱男管教 斩夜 穿成一只小萌兽 被偏执神霸宠的日子[快穿] 神仙超市 魔道墙角被我挖塌了[重生] 穿成恶毒渣攻后我怀崽了[穿书] ABO灰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