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活色生香的哑巴美人(四)

上一章:第31章 活色生香的哑巴美人(三) 下一章:第33章 活色生香的哑巴美人(五)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云王因马出事, 负责疾风的那个三个下人自然遭了殃,虽然立刻就供出了季扶这个真正的治疗者,但还是被打断了一双腿, 赶出了王府。

云王接下来要收拾的便是季扶, 所以在被人带走的时候, 季扶并不觉得意外, 神色淡然。

马奴不顾一切想跟上去, 却被人王府侍卫们拦住, 刚想挣扎便是一阵拳打脚踢。

饶是他体格庞大,但双拳难敌数手,侍卫们的利剑架在他脖子上,轻易便划开一条血丝,若是再乱动弹,下一瞬便要割破他的喉咙。

季扶淡淡地扫一眼过来, 示意他不要添乱。

马奴立刻读懂了他的意思, 瞬间安静了下来, 仿佛吃了一颗定心丸。他相信季扶一定有自己的打算, 他的主人比他想象中更聪明。

季扶被带到了云王面前。

云王坐在轮椅上,满眼的阴沉几乎要化成实质溢出来, 可怕的气场将所有人都压得喘不过气来。

他残忍道:“来人,给本王打断他的腿!本王要亲眼看着你们行刑!”

话音落下, 便有人上前捉住季扶, 按着他跪下去。

季扶怎么肯跪,那几人正打算用强制手段, 突然感觉到手臂一阵刺痛,仿佛被针狠狠地扎了一下似的,瞬间就松开了少年。

季扶心中暗叹, 哑巴这个设定果然十分不方便,这种时候甚至车分辩的机会都没有。

不过还好他有所准备。

想到这里,他飞快地从怀中拿出了早已经准备好的纸飞机,对着云王的方向飞过去。

云王的第一反应便是暗器,正欲侧开轮椅躲开时,才发现是纸折成的怪物,心中生了一丝好奇。

他扬手接住,隐约能看到里面的墨迹。

有字?

鬼使神差般,云王随手打开。

纸面上的字迹行云流水,矫若游龙,笔锋间流露着潇洒纵逸的气息,难得的好字。

云王控制不住地看下去,俊脸却变得更加阴沉了,仿佛笼罩着一层黑雾,“季扶,这是你写的?”

季扶闻言点头承认。

“呵!”云王冷笑一声,看着季扶的眼神就像在看跳梁小丑,不屑道,“你以为靠着这张纸上的胡言乱语就能逃过一劫吗?”

纸上写着疾风并不是简单的生病,而是有人下了毒,季扶可以替他查出来是什么毒。

云王看着这些字只觉得可笑。

先前那三个下人撒谎治好疾风时,他便让人找来兽医检查,结果同他们说的无甚差别,疾风是生了一种极为罕见的病,能治好实属奇迹。

第二日需要用马时,他从兽医那里再三确定疾风没有问题才骑出府门,谁知疾风再次犯病,他反应不及坠马受伤。

那兽医自然也跟着那三人一起遭殃了,新入府的兽医诊查过后,也表示疾风的确是犯病了,且无药可治,先前根本就没有治好。

所以云王知道先前治马的人是季扶时更是震怒,认为季扶不懂装懂才害得他受伤,当即让侍卫把人抓过,让对方也尝尝断腿的痛苦滋味!

如今看着季扶写的这些字,云王更是半个字都不信,甚至觉得季扶把他当成了傻子!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

云王的话还没有说完,又是一只纸飞机飞了过来,他手痒痒地接住,便见上面写道:

“此事略过,幕后下毒者心中得意。毕竟王爷不是损了银子,而是折了一条腿。”

云王瞬间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怒不可遏道:“就算要查,也不妨碍本王打断你的腿!”

又是一只纸飞机:“但只有我能查出此毒。”

云王像是把纸飞机当成了季扶,狠狠地揉成纸团,眉心紧皱成一个深深的“川”字,目光锐利如刃,审视着眼前的人。

从头到尾,季扶都是不慌不忙,没有丝毫紧张,甚至比他这个地位最高的王爷还要从容。

他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季扶有这么大的胆子?更没有听说他何时有了治马的本事。

可心底却有个声音告诉他,季扶说的话很可能是真的,那些没用的兽医都查不出疾风中的毒,如何查出下毒之人?

唯今之计只能先放过季扶。

可云王又觉得很不甘心。

季扶可是害他断了条腿!

侍卫们看着纸飞机飞来飞去:“……”

他们到底还要不要抓人啊?

“你最好说的是真话。”云王冷冷地盯着季扶,恨不得把他盯出个洞来,阴森森地威胁道,“要不然本王会让你生不如死!”

然而季扶根本不痛不痒。

云王沉着脸让人把季扶带到马棚,让人备下笔墨纸砚,亲眼看着他如何验毒,一阵不明觉厉地操作。

季扶提笔写下了自己的诊断。

云王查看过后,不善问道:“既然你知道疾风中毒,之前为何不告诉本王?”

季扶轻飘飘地看他一眼。

云王这才想起他是个哑巴,冷哼一声,又找茬道:“疾风之前有所好转,说明你会解毒,为什么不彻底治好?是不是故意谋害本王?”

季扶提笔写道:“时间仓促,诊断不够确定,保险起见,所以只用了一半药量。”

云王彻底没话了,喉咙发堵。

毕竟季扶是被那三人抢了功劳,有口不能言。再说他又不能未先知自己第二天骑马,似乎真的有些无辜。

但他这口气还是顺不下去,于是拿到了季扶的诊断书后,立即过河拆桥,“来人,把他拉下去,打断一条腿。”

他本来是要打断这家伙一双腿的,现在只打断一条腿,已经是格外开恩了!

季扶仿佛早就料到他会出尔反尔,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那通透的目光竟看得云王有几分心虚。

“你再盯着本王看,小心本王……”挖掉你的眼珠子。

剩下的话云王还没有说出口便戛然而止,他的目光死死地粘在了眼前的白纸黑字上。

“我能恢复你的腿。”

季扶写的是恢复,而不是治好,这两个字让云王黑色的瞳孔微微紧缩,脸更是绷得紧紧的。

他受伤的地方关键,看了无数大夫,甚至是宫里的御医都请了过来,也没有一个人敢保证能让他完全恢复,最多只是治好。

他很可能会留下跛疾。

这也是他暴躁的原因。

他失去了一条健康的腿,谁也别想好过!

然而季扶却说他能恢复他的腿。

“你连马都治不好还敢口出狂言……”云王冷笑一声,但心中却不受控制地生出一丝希望来,万一季扶说的是真话……

季扶继续写道:“你可以选择,信或不信。”

云王眉头紧锁,定定地看了他很长时间,最后选择赌一把,面色沉郁地开口道:“本王给你一次机会,要是本王的腿不能恢复如初,你就死定了。”

***

虽然相信季扶,但马奴心中仍是忐忑,恨不得马上飞到季扶那里去,直到听见几个下人八卦的议论声。

“听说了么?王爷让季扶搬到前院去了!”

“那个名字也是你能叫的吗?从今以后要叫王妃了!”

“没想到王妃居然这么快就复宠了,倒是有点手段……幸好我之前没有得罪他!”

下人们议论不休,各自回想着之前有没有苛待过季扶,没有的暗自庆幸,有的心中自是七上八下,生怕遭到季扶的报复。

没过多久,就有人注意到了马奴,不由得露出了几分羡慕嫉妒来。

“还是马奴有眼光啊,早早地就抱住了王妃的大腿。”

“可不是,看来马奴也要跟着鸡犬升天了!”

“别高兴得太早,人家王妃去了前院什么伺候的人没有,还需要一个小小的马奴吗?”

酸溜溜的人也不少。

马奴并不在意这些,他在意的自始至终只有一个人。

季扶不仅没事,而且还离开了又脏又臭的马厩,他为他感到高兴,他本不该呆在这种地方。

至于季扶会不会把他带走,他都不会介意,只是想到以后不能经常地见到他,不免有些失落。

然而这失落并没有持续多久。

因为王府的管事很快带来了另外一个意外的消息——

“马奴?听说你力大无穷,从今往后便去前院给王爷碾药吧!”

管事一走,下人们都炸了。

给王爷碾药的差事可比伺候马有前途多了!马奴怎么会有这么好的运气?肯定是因为季扶的关系!

马奴从开始的震惊到狂喜。

他并不在意什么前途不前途,他只知道,他以后可以天天见到主人了!别说是碾药,就是碾自己,他也愿意!

马奴迫不及待地想去见季扶,谁知到了前院却是被一阵洗洗刷刷,又换了身干干净净的衣服,才终于获得自由。

毕竟前院都是伺候王爷的人,都得体面些,不能污到王爷尊贵的眼睛。

马奴从小是孤儿,被王府的老马奴捡回来成了小马奴,再长成大马奴。

作为王府最底层的下人,他连最普通的布衣都没有穿过,如今穿上不免有些别扭,还有些束手束脚。

但马奴思主心切,也没管那么多,直接马不停蹄地跑去见季扶了。

这个时候,季扶刚刚从云王的院中走出来,正好看到了向他飞奔而来的马奴,仿佛一头见到主人兴奋不能自已的藏獒。

“主人!”马奴在他面前停下,双眸亮得惊人,充满了喜悦,不禁让人怀疑他下一瞬就会变出一条摇来摇去的尾巴。

季扶对马奴的热情早已经习以为常,只不过甚少看到他穿得如此干净整齐的模样,不由得多看了他一眼。

就这一眼,就让马奴全身僵硬起来,连手脚都好像不是自己的了,禁不住地胡思乱想,心跳都快了几分。

上一章:第31章 活色生香的哑巴美人(三) 下一章:第33章 活色生香的哑巴美人(五)
热门: 你的选择是?? 燎原 偷性窃爱 天选预言家[无限] 白月光他马甲掉了 那个要渡我的和尚弯了 修真归来在都市 床笫秘术:荒村女人的泛滥春情 乡村猎艳高手 我就是馋你信息素[娱乐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