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活色生香的哑巴美人(一)

上一章:第28章 全世界只剩我一个雄兽(二十八) 下一章:第30章 活色生香的哑巴美人(二)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一个世界结束了。

季扶彻底脱离, 心中莫名怅然。

“恭喜亲亲,任务圆满完成!”系统欢快的声音响了起来,“请问需要进行情感分离吗?”

季扶问道:“什么意思?”

系统便解释道:“这是快穿轮回司为每一位宿主提供的贴心服务哦, 可以暂时替宿主保管在任务世界中产生的情感, 确保宿主不受世界人物影响, 更好地完成下一个任务哦。”

季扶不自觉地皱了下眉, 停顿片刻才道:“嗯, 用吧。”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 脑中便闪过一道奇异的白光,仿佛有什么东西缓缓抽离,心中莫名有一丝空落落的。

然而这种感觉如同白驹过隙,很快就消失不见了,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叫人不由自主地忽略过去。

系统继续道:“亲亲出色地完成了任务, 成功改变了主角的命运, 化解了他的怨气, 第一个世界成就达成, 接下来可以领取奖励啦!”

季扶有些意外,“什么奖励?”

“这个需要亲亲自己抽取呢。”

“看来你也不是全无用处。”

系统委屈地嘤嘤两声, 放出了抽奖页面,“亲亲可以开始抽啦!”

五颜六色的卡牌在空中漂浮。

季扶随手抽了一张, 翻开。

“叮——医术卡!”

***

暴雨哗哗直下, 云王府阴冷潮湿的马厩中,如同死去般昏迷不醒的美人长睫轻颤, 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不知是因为寒冷还是虐弱,他的脸色十分苍白,没有一点血色, 暗夜之中如同鬼魅,双眸亮得惊人。

若是有人经过,说不定会被吓得半死,哪里还能认得出来这是云王府近日明媒正娶进来的云王妃。

季扶缓缓地接收世界剧情。

这是一个历史上没有出现的架空朝代,主角是侯府一名不起眼的庶子。

他的生母是一个身份卑贱的歌姬,孕中被人毒害,导致难产而亡,而主角也因为胎毒一出生就成了哑巴,受到侯府众人的厌恶。

主角从小吃不饱穿不暖,就连下人也能磋磨他,因此十分渴望温暖,只不过是偶然间得到了云王的一丁点施舍,便爱上了他。

可云王喜欢的却是他清风朗月的嫡兄季庭风,甚至不顾世俗眼光,光明正大地到侯府提亲求娶。

季庭风作为侯府嫡子,才华横溢,前途一片大好,怎么可能愿意嫁给云王,如同妇人般困在后院中?

可云王府势大,侯府也不敢当面拒绝,便想了个折中的办法。

云王要娶的是嫡子,但没说是哪个嫡子,于是主角被匆匆记入了侯夫人的名下,塞进了花轿中,和云王拜堂成亲。

事情自然是败露了。

云王发现新娘被调包,雷霆震怒,然而侯府早已经做好了准备,将锅全部扣到了主角身上。

说是主角爱慕云王已久,竟撒谎欺骗候府众人,说两人有私,所以侯府才会误以为云王要娶的是主角。

加上季庭风的佐证,云王这个恋爱脑自然是深信不疑,立刻就要休掉主角,重娶季庭风。

季庭风却作黯然状,表示你这么做让我们家颜面何存,并且你娶了我弟弟,就是我弟夫了,我是不会对不起我弟弟的。

多么感人的好哥哥。

云王只好把满腔愤恨都发泄在主角身上,可怜主角是个哑巴,连分辩一句都不能,只能默默地承受。

他一直都记得那年云王来侯府找嫡兄时,正好看到瘦小狼狈的他,随手丢了块小糕点,笑道:“哪里来的小狗儿。”

那块小糕点,是他人生中唯一的甜。

以至于云王如何残忍地折磨他,他都愿意承受,只希望有朝一日对方能发现和接受他的真心,为此,他甚至愿意舍去自己的性命。

然而直到死,他也没有得到云王的爱。

主角是绝望中自杀死的。

云王不知从哪得了一枚孕果,据说能使男子怀孕,心中好奇便找主角来试药,日日索取,果然让他怀上了孩子。

主角又惊又喜,他有了王爷的孩子,心中也有了新的期盼,谁知云王却道他不配生下孩子,强行把孩子打掉了。

主角彻底绝望了,跳崖自杀,结束了卑微惨淡的一生。

季扶略过了剧情里的各种十八禁,终于看完了这个狗血的渣攻贱受的故事,一阵不适。

因为他现在就穿成了这个贱受主角,和他同名同姓的季扶。

这会儿主角才刚嫁进王府没几天,被云王赶到了马厩住,但一切悲惨的事情还没有发生。

季扶张张口想说话,却发不出一点声音,这才想起来自己现在是个哑巴,只能脑内同系统交流。

“医术卡,能治哑巴吗?”

系统为难道:“恐怕不行呢亲亲。”

“为什么?”

“因为哑巴是设定呢。”

“……”

季扶无语片刻,缓慢起身。

马厩里全是马粪的臭味,棚子还漏滴滴答答地漏着雨,冷风中的寒意几乎要钻进骨头缝里。

他正准备离开这里找个干净的地方避雨,忽然听见角落里传来一声细微的呻*吟,弱得像是幻觉。

季扶鬼使神差地走过去。

阴暗的角落里,果真躺着一个人,虽然看不清是什么模样,但可以确定是一个男人,并且占地面积不小,几乎感受不到什么气息,一动不动像是快要死了。

季扶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从身上摸出了一个干净的布包,里面正是医术卡附赠的一套金针。

正好可以试试,他心道。

虽然抽中了医术卡,但季扶还没有来得及融会贯通,此刻算是死马当活马医,脑中搜寻着刚刚获得的知识,一步步诊断,然后靠着感觉施针。

不知是不是老天也在帮他,雨下了一会儿就停了,乌云渐散,月亮也爬了上来。

借着银白色的月光,季扶看得清楚,虽然手法依然生疏,但却比刚才稳了许多,每一针都精准无比地扎在了穴位上。

最后一针下去,男人发出了一声微不可闻的喘息。

季扶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将金针收拾好,最后看了男人一眼,这才离开。

他该做的都做了,这里什么药都没有,接下来就看男人自己的造化了。

第二日,雨过天晴。

“马奴居然还活着!”

“嘿!他还真是命大!”

“可不是,得了那么重的病,眼看着就要咽气儿了,这一晚上的功夫竟然好得跟没事人一样!”

马厩里的下人都啧啧称奇。

可只有马奴心里清楚地知道,他根本就不是命大。

所有人都让他自生自灭,就连他自己也以为自己活不成的时候,神仙从天而降,救了他。

他记得他墨黑的长发,苍白的脸,还有那一双泛着冷漠的美丽眼睛,好似天底下没有任何东西能让他多看一眼。

马奴的心脏微微颤抖着。

他终于也被上天眷顾了吗?

“既然病好了就快起来干活,别想着偷懒……马奴!你要跑去哪里?!”那人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喝斥,就见大病初愈的马奴像是烈马一样冲了出去,瞬间就没了影子。

***

季扶正坐在井边洗手。

昨晚施针过后,他找了一间没人的柴房休息,虽然十分简陋,但总比臭烘烘并且还漏雨的马厩强上那么一点。

他正琢磨着该怎么改变一下居住环境,忽然听见一声轻响,顿时警惕地看了过去。

那是一个高大壮实的男人。

他赤着上身,古铜色的皮肤在阳光的照耀下泛着性感的光泽,肩膀宽阔得像个巨人,肌肉更是壮硕结实,八块腹肌比刚刚犁过的地还要深刻分明。

季扶就认出来,这是他昨晚在马厩里救过的人。

当时他没怎么看过对方的脸,但因为施针亲密接触的缘故,倒是记住了对方的身体。

此时此刻,男人的脸色虽然还有点苍白,但双眸炯炯有神,明显精神气不错,一副能跑能走的样子。

同昨晚那个如同死鱼般奄奄一息的男人,简直判若两人。

这是不是代表他施针成功了?

季扶正想着,就见男人像是疯了一样朝他冲了过来,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第一反应就是对方要袭击他。

谁知道男人到了他面前,竟然直接跪了下来,“砰砰砰”地就磕了几个大响头!

季扶:“……”

他侧身躲开,男人就换个方向继续磕,那脑袋像跟铁做似的不知道疼,磕得季扶脑门都隐隐作痛。

他不耐地转身走开。

马奴飞快地跟了上去,“主人!”

季扶听得这一声,回头看他。

马奴对上他清冷的眼,立即垂下眸子,“主人救了奴,奴的命就是主人的。”

季扶说不了话,只能摇头拒绝。

那马奴便道:“主人不说话,便是同意了。”

季扶:“???”

系统:“啊这……”

季扶:“他算是欺负哑巴吗?”

系统:“或许只是知恩图报。”

季扶:“更像见色起义。”

季扶无视马奴,继续往前走。

马奴像只大狗似地跟在他身后,甩都甩不开,仿佛是铁了心要粘上季扶了。

季扶不知想到了什么,停下脚步。

他捡起一根树枝,在地上写字。

马奴看了半晌,羞愧道:“奴不识字。”

季扶不会手语,便指了一下自己的唇,示意他看口型。

马奴的目光便落在他如花瓣般娇嫩的粉白唇瓣上,盯着他张张合合的口和微露的雪白贝齿,喉咙里像是被火烧似地干渴起来。

他根本不知道季扶在说什么。

上一章:第28章 全世界只剩我一个雄兽(二十八) 下一章:第30章 活色生香的哑巴美人(二)
热门: 再花五百亿[穿书] 穿成男配后我成了万人迷 杀破狼(杀破狼原著小说) 督主有病 庙前村旧事 草根石布衣 民国名流渣受 我要干件大事[快穿] 娱乐圈大了啥人都有 真灵九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