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全世界只剩我一个雄兽(二十七)

上一章:第26章 全世界只剩我一个雄兽(二十六) 下一章:第28章 全世界只剩我一个雄兽(二十八)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季扶连太子妃的位置还没坐, 就猝不及防地当上了皇后,跟赶鸭子上架似的。

没人敢再打他的主意,更不敢提先前配种计划, 特别是曾经在大殿上和白夜凌发生过争执的大臣们, 一个个都怂得跟鹌鹑似的, 假装无事发生。

毕竟新任皇帝可不是吃素的, 砍起人来跟砍白菜似的, 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就是个大暴君。

他们还不想死,还是夹着尾巴吧。

在万众瞩目中,新皇的婚礼盛况空前,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众人都笑着送上了祝福。

于是人群中唯二不笑的人便格外显眼,一个便是大名鼎鼎的银古大将军, 不过他长年都是一张冷硬得像是雕像的脸, 倒也算不上稀奇。

只是另外一个——

好像是新任上来的小将军, 听说家里有矿, 要是不努力就得回去继承家产的那种大少爷。

大家就纳闷了。

这小子怎么也丧着一张脸?

瞧瞧那表情,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被抢了老婆呢!

呦, 他还盯着皇后看呢,也是头铁, 真不怕被新皇砍了脑袋!

众人特敬佩这家伙的勇气。

有人忽然问道:“小将军的名字是不是叫墨森?”

“好像是吧, 怎么了?”

“听说皇后有个旧相识也叫墨森来着……”

众人的八卦之心瞬间沸腾,悄声讨论起来, 互相交换小道消息,脑补了一场绝世虐恋,看着墨森的眼神顿时更佩服了。

牛X啊, 敢和新皇抢对象!

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众人暗搓搓地期待一场大戏。

而当事人墨森并不知道、也并不在意周围人的看法,此时此刻他的眼中只有台上站着的那一个人。

少年已经渐渐长成青年的模样,精致漂亮的脸蛋长开了些,更美得惊心动魄。他身穿剪裁合体的白色礼服,勾勒出纤细的腰线和笔直的双腿,比例优越得令人嫉妒,移不开视线。

墨森静静地看着他,黯然神伤,心中充满了失去珍宝的后悔和遗憾,久久都无法释怀。

他无数次地设想,如果他早一点发现自己对季扶的感觉,结果会不会变得不一样呢?

可惜这个世界上最残忍的就是没有如果。

季扶并没有在那么多人中注意到墨森,在鲜花和祝福声中,缓缓走向了白夜凌。

墨森看着眼前这一幕,心脏钝钝的痛,可还是自虐般地坚持看到了最后,一双眼睛酸涩得厉害,仿佛被烟熏过似的难受。

少年青涩的暗恋,无疾而终。

像是一颗还没来得及生根发芽的种子,无声无息地死在了泥土中,没人在意也没人知晓。

“爷的青春结束了。”

墨森大口大口地喝酒,醉过一场,他依旧是从前那个最潇洒不羁的靓仔,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个兽。

他喝得痛痛快快,等到醉意上头,心中万般滋味齐齐涌了上来,情绪瞬间就崩溃了。

“呜呜呜呜……”墨森抱着银古的大腿痛哭,眼泪鼻涕哗哗流,像是个被抢了心爱玩具的孩子,“他为什么不喜欢我,明明是我先认识他的,轮也该轮到我了……”

银古:“……”

众人:“……”

“白夜凌有、有什么好的!”墨森蹭了蹭银古的裤腿,把涕泪一抹,大着舌头继续道,“不就是比我高那么一点点,还比我帅那么一点点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眼看着他就要说出大逆不道的话,众人为了保住他的小脑袋,立刻上前捂住了他的嘴巴,“小将军,你醉了,快回去休息吧!”

“唔唔唔!”墨森还想大声嚷嚷。

心情复杂的银古随手拿了块糕点堵住他的嘴,顺势抓住他的后衣领,面无表情地把人拎了起来,“我送他回去。”

墨森闹出的动静并不算小,自然也传到了季扶和白夜凌那里。季扶下意识看过去,还没来得及看到什么,就被男人遮住了眼睛。

“别看,他哭得丑,辣眼睛。”

季扶:“……”行吧。

婚礼结束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但白夜凌还是缠着季扶玩洞房花烛,季扶顾及崽子不想跟他胡搞,但最后还是败在他的手中。

第二天起床时,白夜凌神清气爽。

季扶却是顶着两个黑眼圈,跟熊猫似的,倒是名副其实的国宝了。

礼官汇报礼单时,便看到了皇后脸上的憔悴之色,心道新皇真是血气方刚,瞧瞧都把皇后折腾成什么样了?这还揣着崽子呢!

皇后可只有一个呀!

也不知道悠着一点!

想到这里,他忧心忡忡,欲言又止。

但看到新皇那张凶神恶煞的脸,他还是默默地把劝诫的话咽回了肚子里,安排人把礼物全部收拾好,怂巴巴地告退。

大概是有些心不在焉的缘故,礼官走后还漏掉了一件礼物,季扶顺手就捡了起来,打开。

没想到里面放的竟然是一张纸。

一张被撕成碎片又重新拼凑粘好的纸,纸面皱巴巴的,密密麻麻地写了一些字,看着莫名有些眼熟。

“你在看什么?”白夜凌从身后抱住他的纤腰,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懒懒地看向他手中的纸张,一目十行地扫过去。

“不知道。”季扶仔细看去,越往下看越觉得不太对劲,这看着怎么像是一封情书?

忽地,他的脑海中闪过什么。

系统突然咦了一声,“这不是主角写给墨森后来被撕掉的情书吗?哇,他居然找齐碎片全部粘好了!”

季扶不懂它在哇什么,反正情书又不是他写的,他没多大感觉,随手就要塞进盒子里。

谁知身后的男人却是十分感兴趣,轻巧地将他手中的纸张抽走,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上面的内容。

“好情深意切。”

这话怎么听怎么酸溜溜。

季扶转身一看,情书里竟然还夹着一张便签,上面写着几行小字:

对不起,曾经不懂珍惜你的心意,我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撕了你给我写的情书。你为我写的每字每句,我都拼凑完好,收藏在心底。

近乎表白的句子,肉麻得让人起鸡皮疙瘩,末尾好死不死地写着墨森龙飞凤舞的大名。

季扶:“……”

这家伙是故意给他添堵吗?

果不其然,白夜凌凉凉的声音响了起来,一字一顿道:“原来你还给墨森写过情书。”

季扶沉默片刻,“不是我写的。”

白夜凌早已打翻醋坛子,难以掩饰心中的嫉妒,幽幽道:“你都没给我写过。”

“我没给任何人写过。”

“那你给我写。”

“我不会,不写。”

季扶毫不犹豫地拒绝了白夜凌。

白夜凌咽不下这口气,“那我就砍了墨森。”

季扶不甚在意道:“哦,砍吧。”

白夜凌:“……”

季扶没给白夜凌写情书,白夜凌也没有砍墨森的脑袋,此事看似翻篇,季扶便没放在心上,更不知道某个醋王的耿耿于怀。

直到某天的重要会议结束后,高贵的皇帝陛下当着所有高官大臣的面,慢条斯理地拿出了一沓厚厚的纸张。

众人都一脸懵逼,不知道白夜凌想要干什么,难道是要清理以前的旧帐?

这样一想,众人不禁瑟瑟发抖。

直到白夜凌慢悠悠地开口,“皇后给我写了许多情书,闲来无事,与大家共赏。”

众人:“啊???”

这又是什么操作?

季扶:“???”

他什么时候给白夜凌写过情书了?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新皇用低沉磁性的嗓音对着情书开口念道:“你是海水,我就是鱼儿,永远停留在你的里,谁也不能改变我对你的爱……”

冷冷的狗粮在脸上胡乱地拍,众人一阵肉麻,尬得脚趾抓地,心中忍不住抓狂,他们到底做错了什么?难道这就是新皇对他们的惩罚吗?

偏偏白夜凌念得一本正经,谁也不敢不端正态度,硬着头皮继续听了下去。

银古和墨森的脸都紧紧绷着,仿佛复制粘贴似的,这对于他们来说无疑是一场难受的折磨。

季扶这个时候也明白过来,这个情书估计是白夜凌自己写的。

这个男人怎么变得这么幼稚了?

墨森对他的情愫他多少也能察觉到,但白夜凌犯得着和一个小傻子计较么?这种行为不是一样很傻吗?

果然传说中的一孕傻三年是真的。

季扶没打算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拆穿他,一开始还能面无表情地听,可到了后面却是越来越听不下去。

特别是白夜凌深深地注视着他的时候,眼中仿佛只能看得见他一个人,再容不下任何东西。

那一刻他不像是在念情书,更像是当众对他表白,甚至有几分深情款款。

季扶莫名其妙地感觉到了一丝羞耻,脸颊微微发热,男人的甜言蜜语还在不停地往他的耳朵里钻,撩得他耳根都是麻的。

“够了。”他低声阻止白夜凌。

幼稚的男人假装什么都没有听见。

季扶忍不住磨了一下牙,“写,我给你写。”

白夜凌这才心满意足地结束了朗诵,又状似不经意地看了看某两个人十分难受却又不得不忍耐的表情,心情舒畅。

众人都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这可怕的折磨终于结束了,没想到新皇不砍人的时候也是恐怖如斯!

上一章:第26章 全世界只剩我一个雄兽(二十六) 下一章:第28章 全世界只剩我一个雄兽(二十八)
热门: 论元气骑士在雄英如何茁壮成长 和深渊魔主同名后 狂澜/爆裂匹配 重生之娱乐风暴 我和门面相看两厌 村野风流:乡村神偷猎艳记 全服第一混分王[星际] 惹火乡村 乡村欲孽:山村教师的荒唐情史 爆红后,我和渣过的总裁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