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全世界只剩我一个雄兽(二十二)

上一章:第21章 全世界只剩我一个雄兽(二十一) 下一章:第23章 全世界只剩我一个雄兽(二十三)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注定是一场激烈的战斗。

低阶虫族群起攻之,白夜凌挥剑斩杀,却并不恋战,而是朝着狄恩冲去——擒贼先擒王!

狄恩受了重伤,节节败退。

白夜凌步步紧逼,周围的低阶虫族疯狂地攻击着他,拼命啃咬着他的军装,然而很快就被男人强大的精神力震得粉碎!

然而低阶虫族千千万万,他却是孤军奋战,难免有疏漏之时,身上也开始受伤。但白夜凌却是无暇顾及,一心要狄恩置于死地,招招杀机。

很快,狄恩便抵抗不住了,对于死亡的恐惧一点点地侵占了他的心,激发出了求生的本能。

濒临绝境之时,他不顾一切地冲破白夜凌可怕的威压,挟持了半昏迷的季扶当成人质。

白夜凌果然停住了攻击,如同被掐住了软肋,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冷得像是冰,眸中杀意滚滚,“放开他。”

狄恩抱着怀里软软的人儿,下意识舔了舔唇边残留的血迹,露出一个阴冷的笑来,“你自剖兽核,要不然我就杀了他。”

白夜凌冷冷地看着他,不动。

狄恩便大笑起来,“不敢吗?看来你对他的感情也不过如此。”

话音落下,他作势要动手,便听见对面男人冷厉到极点的声音,“别碰他!”

白夜凌的神情看起来似乎没有丝毫的异样,可狄恩却敏锐地捕捉到了那双蓝眸中的一丝慌乱的波动。

他的笑容不禁扩大,“怎么样,想清楚了吗?我的耐心可不多啊。”

白夜凌的目光落到季扶身上,少年半合着眼睛似乎已经没有了意识,白皙的脸蛋上沾着血迹,唇瓣苍白得可怕,脖子上有一圈青紫的掐痕,看起来触目精心。

而狄恩的手正落下去,仿佛下一秒就要扭断他纤细脆弱的脖子。

在狄恩恶意满满的威胁之中,白夜凌面不改色地提起手中的剑,利刃朝着心口处逼近……

狄恩死死地盯着他的动作,像是要好好欣赏似的,眼中是变态的兴奋,是共沉地狱的扭曲。

“噗嗤。”像是有什么被捅穿的声音,这一刻时间似乎都跟着静止了。

狄恩不自觉地瞪大了一双眼睛,仍是紧紧地盯着白夜凌,却并没有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画面。

男人依旧好端端地站着,看着他的眼神如同在看一个死人。

“滴答滴答……”像是鲜血流动的声音,格外清晰。

狄恩后知后觉地感受到了一阵剧烈的疼楚,机械般僵硬地低头看去。

怀中的少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过来,冰冷的没有一丝感情的异色猫瞳与他对视,雪白的半张脸都是鲜红的血迹,还新鲜地冒着热气。

这血……

原来是他的血啊。

狄恩看到了没入自己胸前的纤细手腕,看到了那个缓慢自愈、又再次被少年捅穿的伤口,血淋淋的一个洞。

好痛,好痛。

痛得他甚至没有力气支撑身体,不得不得松开了少年,然后缓缓地跪在了地上。

他的心脏还是被季扶捏碎了啊。

“噗嗤。”季扶面无表情地把手从他的胸膛中抽了出来。

狄恩紧跟着吐出了一口鲜血。

他痴痴地看着少年冷淡的眉眼,目光贪婪地描绘他的五官,像是要把他刻在自己的心里。

“季扶……”

他想说些什么,猝不及防的一道剑光袭过,狠狠地划破他的脖子,鲜血飞溅。

狄恩半个字都说不出来了,只是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季扶,眼底有迷恋,有不甘,有怨恨……各种各样的情绪,不停地交织翻滚,最后慢慢地平静。

那双红得像是宝石一样的眼睛,渐渐暗了下去,泯灭了所有的光芒。

虫王死去。

低阶虫族瞬间失去了指令,本能地朝着狄恩的尸体爬去,密密麻麻,争先抢后,分而食之。

猫薄荷的香气彻底被虫液的恶臭味和血腥味覆盖,混杂在一起,连空气都叫人作呕。

看到这个画面,季扶胃中一阵翻涌,身体软倒下去,当场就吐了出来。

白夜凌眼疾手快地扶住了他,少年吐完之后便晕了过去,再不省人事。

***

时间好像过了很久很久。

季扶睡了很长的时间,做了一个十分混乱的梦,充满了血腥味和腐臭味,以至于他醒来的时候还有些恶心。

他缓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迷蒙的眼睛慢慢恢复了清明,看到了一张酷似白夜凌的脸,不禁愣住。

“你……”

他差一点就把这个人当成了白夜凌,但还是瞬间认出了两个人的不同之处。

白夜凌如高山白雪,距人于千里之处,神秘又高不可攀,让人不敢靠近却又心生向往。

而眼前的男人却并没有白夜凌身上的气质,年纪看起来也比白夜凌大些,周身散发着一种高高在上、唯我独尊的气势。

“雄兽人,欢迎来到帝星王城。”

只一句话,季扶便知道了对方的身份——这便是兽人族的统治者,白夜凌的父亲,那位所谓的皇帝陛下。

他的身份果然还是暴露了。

季扶并不认为是白夜凌把他交给了皇族,他对这个男人有一种近乎诡异的直觉,这大概是出现了什么差错?

“没想到这个世界上还会有雄兽人。”皇帝一双眼睛深不可测,隐隐透着一丝难以言喻的兴奋,像是在看什么绝版的宝贝一样,“季扶,你是叫季扶?”

“是。”季扶不易察觉地皱眉,有意无意地补充了一句,“我和太子殿下早在蓝星情投意合,还没来得及拜见您,实在是失礼。”

皇帝笑意微敛,并不接他的话。

“你既是最后一只雄兽人,理应受到最高的待遇和保护,便在这里安心住下,有什么事情可以吩咐内侍,或找人通传我。”

他并不提太子一句,心中想到那个逆子,凤眸划过一丝冷色。

也难怪白夜凌会那么不顾一切地破坏原作战计划,提前攻打虫族,就是为了救出眼前这个雄兽人。

白夜凌早就知道季扶是雄兽人,却不上报皇室,而是据为己有,甚至珠胎暗结,不知道包藏着怎样的祸心。

皇帝疑心重重,眼底藏着阴郁。

现在的季扶对于整个兽人族来说,无疑是国宝般的存在,他并不属于白夜凌一个人,更不允许什么情投意合。

“多谢陛下抬爱。”季扶低垂着眸子,不动声色道,“但无功不受禄。”

皇帝却是别有深意地看着他,“不必客气,如今你的事情就是全族的事情,身为一个雄兽,就是你的荣与幸。”

季扶紧抿唇瓣,脸色微冷,“恕我不明白陛下的意思。”

皇帝却是自持身份,不再多说什么,留在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这才不紧不慢地离开。

季扶的心情实在称不上美妙,见大殿门口都守着人,便歇下出去的心思,静静等待着白夜凌的到来。

果不其然到了晚上,白夜凌便来了,看到他的一瞬间便将他搂进了怀里。修长的手臂像是坚固的铁链,紧紧地把他锢在怀中,仿佛要将他融进身体里。

刚刚经历过生死的相拥,的却让人有那么一丝丝感动,但季扶简直要被他抱得窒息了,忍不住想要推开他,却怎么也推不动。

“你先放开我,我有事情要问你。”

白夜凌却不肯放开他,下巴抵在她柔软的颈窝里,深深地呼吸,“你问。”

季扶一阵无奈,只能任由他抱着,抛出了心底的疑惑,“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的身份是怎么暴露的?”

白夜凌早就预料到他会问什么,也想到该怎么回答,可是真正到了这一刻,他却沉默了。

季扶心尖微跳,难道白夜凌真的出卖了他?这个想法一出,他便下意识地反驳自己,绝对不可能。

长久得几乎令人窒息的沉默过后,男人终于缓缓地松开了少年,低眸看着他,几乎是一字一顿地说道:“因为,我怀孕了。”

“什么?!”

季扶猛然睁大了眼睛,瞳孔紧缩。

他甚至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等到白夜凌郑重其事地又重复了一遍,他才不得不相信自己刚听到的话,头顶轰隆隆地响起一道惊雷!

白夜凌,他一个大男人居然怀孕了!

两个人都没有做好任何心理准备,这件意料之外的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兽人族自从雄兽人灭绝之后,一直都是依靠培养仓繁衍后代,怀孕生子的概念也越来越淡,甚至有些雌兽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可以孕育生命。

白夜凌自然也没有想过自己会有怀孕生子的一天。

而季扶是一个男人,他所在的世界男人并不能怀孕生子,所以并没有这个概念。他知道雌兽人有怀孕的能力,但原剧情中并没有人能成功怀孕,因此忽略了这一点,一直把白夜凌当成了普通的男人。

加上这家伙每次都要得凶狠,一副要把他榨干的趋势,他根本就没有机会做什么措施……

谁知道就这样搞出了人命。

季扶还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不禁有些手足无措,干巴巴地问道:“你是怎么确定的?”

白夜凌解释道:“治伤时查出。”

他本来是要把季扶带回自己的地盘,没想到会突然查出怀孕,兽人族多少年没有怀孕的例子了,他再想瞒住也还是惊动了皇室的人。

于是两个人都被带回了帝星。

皇帝对季扶更是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

上一章:第21章 全世界只剩我一个雄兽(二十一) 下一章:第23章 全世界只剩我一个雄兽(二十三)
热门: 被迫标记 我的马甲非人类 反派大义凛然[快穿] 女领导男秘书 主角攻受怎么为我打起来了 穿成万人迷文中的高岭之花 走出山沟沟 山野情债 迦勒底旅行社 长官,信息素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