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全世界只剩我一个雄兽(十九)

上一章:第18章 全世界只剩我一个雄兽(十八) 下一章:第20章 全世界只剩我一个雄兽(二十)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白夜凌临走的时候给季扶渡了不少精神力,还送了一箱源石,并要求他把墨森的源石丢掉。

季扶唔了一声算是答应了。

到了交设计图的日子,墨森却并没有来找他,季扶心中略有些诧异,但也没有放在心上,该干什么干什么。

第二天,墨森才找上门来。

少年脸色苍白,顶着一双黑乎乎的熊猫眼,双眸布满了血丝,空洞无神,走路都像是飘着,仿佛几天几夜没睡觉似的。

季扶乍一看,还以为看到了一个游魂,这家伙怎么了?

他正奇怪,就听见墨森冷不丁地开口,“我看到了。”

季扶疑惑,“什么?”

墨森直勾勾地盯着他,一字一顿地说道:“你和太子。”

“哦。”季扶反应平平。

墨森胸口闷得厉害,每个字都像是从牙缝中挤出来似的,“难道你就没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季扶奇怪地看着他,“没有。”

他和墨森有什么好解释的?

“你之前和狄恩……”

“那是假的,这个是真的。”

季扶不喜欢和别人聊自己的私事,很快就转移了话题,“你要的设计图,我已经画好了,验收一下。”

可墨森这个时候哪里还有心思验收?他满脑子都是季扶和太子亲吻的画面,怎么甩也甩不掉。

“那天我和你说绯闻的时候,你一定觉得我是个可笑的傻子。”

听到这句没头没尾的话,季扶不自觉地皱了皱眉,感觉这个家伙有点不太正常,所以并没有接口,而是拿出来一块源石。

他把设计图和源石一起交给墨森。

墨森的眼神顿时变了,“你这是什么意思?”

季扶平静地解释道:“没什么意思,我只是用不上了。”

这个东西珍贵,他和墨森的交易算起来还是他占便宜,而现在他并不缺源石,不如还给墨森。

墨森闻言眼中的血丝变得更红了,他死死地盯着季扶手中的那块源石,心中乱得厉害,以至于口不择言起来,“也是,现在你有太子这个靠山,精神力自然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哪里还看得上这小小的源石?”

听到他说出这样的话,季扶的脸色也跟着冷了下来,懒得和他多说废话,直接道:“你在以什么身份质问我?”

墨森瞬间被噎住,喉咙跟卡了鱼刺似的,说不出一个字来。

是啊,他以什么身份质问季扶?

季扶和谁在一起,根本不关他的事,他的反应为什么会这么强烈呢?他想控制自己,可是却根本控制不住。

两个人就这样不欢而散。

季扶不仅把源石还给了墨森,还把设计图一并也给了他,然后就把他赶了出来。

墨森失魂落魄地回到自己宿舍门口,连门都忘了开,直挺挺地撞了上去,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室友开门的时候吓了一跳,“墨、墨少,你这是怎么了……”

墨森像是看不见他似的,额头顶着一个肿包走进了宿舍,好像感觉不到痛。

室友忍不住小声嘀咕道:“这该不会是失恋了吧?”

偏偏这个时候墨森的耳朵比任何时候都灵,正好就听见了他的话,猛然回头,“你说什么?再说一次。”

室友吓得半死,结结巴巴道:“没、没说什么啊!”

墨森大步上前直接揪住了他的领子,像是要打他一顿似的,激动道:“我让你再说一遍!”

室友瑟瑟发抖,只能战战兢兢地重复,“该、该不会是失恋了吧?”

他的话音落下,墨森瞳孔紧缩,像是瞬间失去了力气,松开了对方。

失恋?他和季扶又不是那种关系……

他回想起之前撞见季扶和狄恩抱在一起的画面,那时候他就觉得心里很不舒服,但也没有像现在这样失控。

难道他对季扶……墨森的心狠狠一震!

在这一瞬间,所有的迷雾仿佛被一缕晨光缓缓拨开,他的一切反常和古怪也终于找到了原因。

原来他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喜欢上了季扶!直到这一刻,他才真正明白了自己的心,然而却已经晚了。

季扶已经和太子在一起了。

他各方面根本比不上太子。

任谁都知道选择哪个更好。

况且,季扶也并不喜欢他。

意识到这个事实,墨森心中泛酸,像是生吃了柠檬似的,一阵阵的难受。

明明他们两个是最先认识的。

季扶以前还对他有感觉。

怎么说不喜欢就不喜欢了呢?

***

两个少年的纠葛只不过是一个插曲,比起这两天忽然发生的一件大事,简直是不值一提——

虫族再次发动进攻了!

因为兽人族中混入了虫族的奸细,陷入了许多重要的军事机密,导致第一场战役惨败。

“果然是他!”银古看着摆在桌面上的证据,俊逸的脸庞泛着铁青色,眼中的杀意一闪而过,冷冷地下达了命令,“立即捉拿狄恩。”

然而不久后心腹却带回来一个令人震惊的坏消息——

“狄恩和季扶一起失踪了!”

银古脸色骤变。

季扶醒过来时,周围的一切都是陌生的,空气中的花香让他感到微微晕眩。

这是一座华丽至极的宫殿,璀璨的水晶灯照遍每一个角落,天花板和墙上都刻着神秘又复古的花纹,像是某种古老的咒文。

“醒过来了?”高大的男人挑开如雨丝般的薄纱,迈着一双笔直的大长腿缓缓地走了进来,眼中是不加掩饰的轻佻笑意。

季扶从床上起身,冷冷地问道:“为什么把我抓到这里来?”

狄恩戏谑地挑挑眉,“你明知故问。”

季扶审视着眼前的男人,目光锐利如刃,“因为你是虫族的奸细,我和你一起失踪,也会被当成奸细。如果你的目的是这个,那么你的确成功了。”

“不不不。”狄恩修长的食指轻抵在殷红的唇瓣上,轻笑道,“那你可就想错了。”

他停顿了一下,状似无辜地眨了眨眼睛,那张阴柔的脸越发显得艳丽多情,“我纯粹只是因为喜欢你,抢又抢不到,那就只能偷了。而且,我可不是什么虫族的奸细,你怎么能冤枉我呢?”

季扶一言不发,冷若冰霜。

“不过,你要是真的想知道我的身份,我当然会告诉你。”狄恩一边说着,一边绅士似地对少年伸出了手。

季扶无视他的手,“走。”

狄恩也不觉尴尬,收回手。

季扶跟着他走出去,心中有了猜测。可真正走到外面的时候,他还是被眼前的画面震住了。

虫子,到处都是虫子。

有的长着密密麻麻的腿,有的身上布满了眼睛,还有连形状都没有,如同蠕动的肉块……它们到处爬动,吃掉一切可以吃掉的东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长。

季扶看得头皮发麻,胃中一阵翻涌,然而他很快就注意到这些虫子看似无规律地行动,但却有意识地避开了这所宫殿,似乎不敢靠近似的。

他心中顿时有了猜测。

仿佛是为了他验证的心中的想法似的,狄恩也渐渐发生了变化,两边侧脸浮起了妖冶的红纹,一双眼睛红得像是宝石一般,闪动着诡异的光芒。

但这些变化并不足以让季扶色变,真正让他吃惊的是,狄恩的背后竟然“刷”的一声,长出了一对硕大的蝴蝶翅膀!

轻薄如纸,上面印着美丽鲜艳的花纹,像是一幅漂亮的画,叫人移不开目光。

“好看吗?”狄恩像是孔雀开屏似的,向季扶展示着他最为骄傲的翅膀。

季扶脸色冷凝,无比肯定道:“你是高阶虫族。”

只有高阶虫族才是人形。

而外面这些丑陋的虫子,全是低阶虫族,听从高阶的指令,没有自己的思想,甚至没有痛觉神经,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杀人机器。

狄恩扇扇翅膀,微笑道:“我只不过是一只平平无奇的小蝴蝶罢了。”

季扶问道:“像你这样的高阶有几个?”

“你是在探听军事机密吗?”狄恩眼神跟勾子似的,微微靠近少年,“一个吻,交换。”

季扶面无表情道:“滚。”

狄恩无所谓地耸耸肩膀,“这么凶干什么?告诉你也无妨,就只有我一个。”

季扶瞳孔微微一缩,一个?

这么说来,狄恩竟然是虫王?

近年来,低阶虫族的繁衍能力越强,但高阶虫族的生育率却屡创新低,加上被兽族不断绞杀,高阶虫族也变得越来越少。

这也是虫兽两族维持了这么久太平的原因,没有高阶虫族的指令,低阶虫族们如同一盘散沙,不过是一群再普通不过的丑陋虫子。

狄恩生来便是高阶虫族。

但他不是唯一的高阶。

按道理来说,身为珍稀品种的高阶,他和其他的高阶应该互相团结,一起打倒兽族,称霸兽星。

可狄恩偏不,他把他们都杀了。

他要做这个世界的独一无二。

上天注定,让他遇到了另外一个独一无二的人——季扶。

“我是唯一的虫王,你是最后一个雄兽,我们本来就是天生一对,不是吗?”

他的嗓音低沉迷人,充满了蛊惑,那双深情的眼睛仿佛漩涡一般,一不小心恐怕就会掉进去。

然而季扶闻言,心里却是一惊。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很早,但对我来说不是什么愉快的回忆。”狄恩回想着,眼中漫起阴霾,但很快又慢慢散开,“我们还是来做一点开心的事情吧。”

上一章:第18章 全世界只剩我一个雄兽(十八) 下一章:第20章 全世界只剩我一个雄兽(二十)
热门: 侯卫东官场笔记5 良家女子的沉沦:坠落天使 每天都怕被大BOSS灭口 下凡后大佬们争当我爸爸 人生何处不尴尬 全世界我最爱你[娱乐圈] 和深渊魔主同名后 酒店风云 乡村留守女人的韵事 逃婚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