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全世界只剩我一个雄兽(十八)

上一章:第17章 全世界只剩我一个雄兽(十七) 下一章:第19章 全世界只剩我一个雄兽(十九)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墨森和季扶约定好了一个星期后交图,然而才过了两天,他就有些忍不住想去找季扶了。

他只是想看看进度,仅此而已。

墨森抱着这样的想法,心安理得地去找季扶了。可谁知道,事情就是那么不巧,季扶竟然不在宿舍,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他莫名有些失望,正打算原路返回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像猫爪子似地勾起了他的好奇心。

墨森鬼使神差般地朝着声源处走去,那里生长着几棵茁壮的大树,枝叶繁茂。而其中一棵树下,多出了两道亲密的人影。

原来是学校里的小情侣。

墨森只扫了一眼,便兴致缺缺地收回目光,他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热衷于在学校谈恋爱。

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多训练,让自己变得更强,难道不香吗?

就在墨森打算离开的时候,他的耳边突然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够了,别再亲了。”

清冷的少年音微微沙哑,说不出的动听撩人,几乎要酥进骨子里。

墨森全身僵硬,如同被施了定身术一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墨绿色的瞳孔微微紧缩,不敢相信地看了过去。

树下,高大健壮的男人正背对着他,将相对娇小的少年按在树干上反复亲吻……那少年像是不耐烦了,微微偏过脸去,火热的吻便落在他白皙的右边脸颊。

墨森从这个角度看过去,正好可以看到少年完美的侧脸,精致又漂亮,是独属于季扶的天生优越。

季扶……

居然真的是季扶!

墨森仿佛被一道雷狠狠劈中。

他不可置信地看着那两个人。

少年的神情虽然不耐,但却并没有排斥之色,像是半推半就,纵容男人的吻落在脸上,唇角,下巴……

墨森的胸口却是有一团火在烧,垂在身侧的双手紧紧握成了拳头,手背的青筋爆凸得像是一条条可怕的蚯蚓,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彻底爆发。

季扶他怎么能…怎么能……

可残存的理智又在问他——

季扶凭什么不能?

两个人亲密的画面刺痛了墨森的眼睛,可他还是自虐似地盯着看,几乎要把男人宽阔挺拔的背盯出一个洞来。

这个男人是谁?

狄恩?不,不像!

这个熟悉的背影更像是……

墨森的心中浮起一个最不可能的答案,犹如发芽的种子,猛然破土而出——

太子!

仿佛是为了验证他的猜测,男人在这同一时刻忽然回头看了一眼,像是察觉到了有人在窥视。

墨森心脏一紧,反应飞快地躲在大树后面,隐去身形的同时也看到了太子那张俊美无双、过目难忘的脸庞。

墨森的心仿佛经历了一场剧烈的地震。

季扶竟然真的和太子有关系!

他们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之前季扶不是还和狄恩……

墨森顿时想起了学校传得满天飞那些绯闻,原来竟然全部都是真的!太子竟然真的把季扶从狄恩手里抢走了!

想到他之前还把绯闻当成笑话告诉季扶,没想到那个真正的笑话竟然是他自己!

墨森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愤怒,这股情绪来得莫名其妙,像是火山喷发,甚至让他产生了一种想要冲上前将两人分开的冲动!

然而下一秒,他撞上男人冷冽如冬日寒风的视线,瞬间像是被泼了一盆冰水,从头凉到了脚。

墨森清醒了几分,几乎花了全身的力气才克制住自己,强迫自己转身离开,只是双脚像灌了铅一样,每一步都迈得沉重无比。

他不明白,自己到底怎么了。

***

“你在看什么?”季扶轻喘道。

白夜凌若无其事地回头,低头含住他柔软的唇瓣,漫不经心地喃道:“没事。”

季扶伸手抵住他的胸膛,试图拉开两人的距离,“没事就放开我。”

白夜凌继续亲他,“吻不够。”

季扶忍无可忍地咬了他一口。

白夜凌这才吃痛地松口,伸手抹了一下唇,血珠晕开将唇瓣染得殷红,艳色无双,仿若神祗堕落成魔。

他就这样深深地凝视着少年漂亮的眼睛,灿若太阳,深邃如海,折射出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美丽光芒,照进他心底最黑暗的角落。

第一次对视,他便知道自己在劫难逃,他希望这双美丽的眼睛永远只看到他一个人。

良久,白夜凌终于开口,缓慢而优雅道:“这就是你给我的答案?”

季扶闻言微怔,很快便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今天已经是第六天了——正是他和白夜凌约定考虑的时间。

缓兵之计开始失效。

他沉默了一会儿,垂眸道:“抱歉,我不能做你的太子妃。”

男人周身的气压骤然降低,连空气都变得压抑起来,几乎让人喘不过气,可偏偏他的嘴角噙着一丝笑,莫名叫人毛骨悚然。

“没关系。”他的语气淡淡的,可是开口说出的三个字却比任何话都要危险。

季扶也不敢相信他这么好说话,一抬眼就撞进男人那双深蓝色的眸子里,像是坠进一片汹涌的海。

下一刻,他忽然感觉到身子一轻,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竟然被男人直接扛在了肩膀上,顿时生出一丝不妙的预感。

“白夜凌,你要干什么?”

“弄死你。”

白夜凌面无表情地把人扛回宿舍,单人宿舍的好处顿时就显露出来了,不管打架打得多凶,也没人打扰。

季扶的火气也上来了。

这狗男人都要弄死他了,他怎么可能坐以待毙?大不了两败俱伤,要死大家一起死。

这一回,季扶先发制人地把太子按在床上打,没一会儿就被对方压了回去,他不甘示弱地反身骑在对方腰上,打得那一身冷白的皮肤青青紫紫,还附带几道猫爪似的血痕。

但很快太子就改变了套路,朝他下路攻去,季扶毫无防备地被他扼住了弱点,身体不受控制地一颤。

然而这才是刚刚开始。

太子显然拥有折磨的天赋,季扶很快就承受不住了,手死死地抓着男人的头发,指骨森森发白。

刚才他咬了白夜凌一口,现在果然付出了同样的代价。

季扶呼吸急促,“遇见你这样的受,不死也残。”

“受是什么?”不知道为什么,白夜凌的声音有些含糊,听起来不清不楚的。

季扶这才想起来,这个世界没有攻受之分,只有雌雄性别。

他凭着混沌脑子里的最后一丝清明,断断续续地解释道:“雌为受,雄为攻。”

白夜凌恍然,“你是攻。”

季扶鬼使神差道:“嗯……你也可以叫我老攻。”

白夜凌没叫,认为这不是好词,继续折磨季扶,丧心病狂地给他上了一道又一道的酷刑。

不知过了多久,季扶眼前闪过一道白光,终于坚持不住了,败得一塌糊涂。

但白夜凌并不打算这么轻易地放过他,察觉到他又要打人,季扶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心尖都微微颤抖。

他哑声道:“你叫我一声老攻,我做你的男朋友。”毕竟他刚才只是说不做太子妃而已。

这五天季扶自然也有认真考虑。

他虽然从来没有谈过恋爱,但是却并不排斥和白夜凌交往。而且,怎么说也是他主动睡了白夜凌,多少也要负点责任。

但太子妃这个头衔,他真的不可。

然而这个时候说这话也晚了。

白夜凌像是铁了心要弄死他,也激起了季扶的胜负欲,不知道从哪里生出来的力量反抗,两个人打得你死我活。

但打到最后还是季扶落了下风,给太子殿下打得奄奄一息,头顶的猫耳可怜巴巴地耸拉着,被揉来揉去。

失去意识的前一秒,季扶听到白夜凌好像低声对他说了一句什么,可他的猫耳朵正饱受男人的蹂*躏,模模糊糊的,什么也听不清楚。

他只得努力睁大眼睛去看男人的口型,然而没有坚持几秒眼皮就沉重地合了下去,仅仅只来得及看懂两个字。

***

季扶醒来的时候,人是懵的。

他没想到自己的节操竟然这么低,也没想到白夜凌竟然真的叫了他一声老攻。

这种感觉,实在微妙。

季扶望着天花板放空自己,一条血痕累累的手臂横在他的腰侧,慵懒磁性的男声跟着响起。

“我带你回帝星。”

帝星有着最好的资源,补全兽核的成功率自然更高。

季扶想起主角的经历,他的悲惨命运正是从去帝星的那一刻开始,他想也不想道:“我不去。”

白夜凌道:“蓝星资源贫瘠,你不适合这里。”

雄兽人本就珍贵脆弱,像是一朵温室的花,精心娇养,享受阳光雨露,而不是经历这些风吹雨打。

“我希望你能尊重我的决定。”季扶语气停顿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男朋友。”

白夜凌的心瞬间被这三个字戳中,他摸摸少年还没收回去的猫耳朵,一贯冷漠的眸子里是连自己都察觉不到的温柔,像是冰雪消融。

“我要回去一趟,取些材料,你在这里乖乖等我回来。”

上一章:第17章 全世界只剩我一个雄兽(十七) 下一章:第19章 全世界只剩我一个雄兽(十九)
热门: 怀了队友的崽怎么破 重生之等你长大 妻乃殿上之皇 道侣说他要悔婚! 混世小农民 黑化值清零中 花滑大魔王 装A后被影卫标记了 夺妻:蚀骨柔情 [综英美]超英桌宠全身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