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全世界只剩我一个雄兽(十七)

上一章:第16章 全世界只剩我一个雄兽(十六) 下一章:第18章 全世界只剩我一个雄兽(十八)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季扶回宿舍收拾东西,想在狄恩回来之前搬出去,以免产生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他回想着白夜凌对他做的事,倒没有狄恩心里想的那么龌龊,检查是真的检查,脱衣服也是真的脱衣服。

因为雄兽人的天生缺陷,精神力检查并没有那么全面,白夜凌用了医务室的仪器给他检查身体,又删除了所有数据。

男人认真的侧脸和严肃的神情明明看起来那样不可接近,但却由内而外地散发着一种格外吸引人的魅力。

季扶微微恍了下神,不解风情地再次提醒道:“我不是你的太子妃。”

所以不要为我费这么多心思。

男人性感的薄唇轻掀,让人莫名有一种亲吻的欲望,他笃定道:“四天后就是了。”

“四天后也不是……”季扶接收到太子殿下危险的眼神,终于产生了一丝求生欲,试探地补充了一个字,“……呢?”

可惜的是,这个字没能救他。

白夜凌捏着他的下巴就亲了下来,准确无误地堵住了他不讨喜的嘴巴,啃咬着他柔嫩的唇瓣,让他再说不出那些自己不爱听的话。

季扶避无可避,呼吸间全是男人凛冽的气息,并不让人讨厌,甚至还有些飘然的眩晕。

像是猫吸了猫薄荷。

他从来都是个忠于感受的男人。

除了第一次在诡林打野战体验感不佳之外,男人给了他几次极致的体验,他基本是半推半就。

当然,如果白夜凌别搞那么凶就更好了,一个受这么凶算怎么回事,要凶也该是他这个攻比较凶才对……

一不留神,季扶就想远了,想的竟然还全是黄色废料。

直到男人呼吸粗重地松开他,咬着他的耳朵警告道:“不会说话就闭嘴。”

“亲亲,你为什么不答应太子呢?”系统突然响起的声音一下子把季扶拉回了现实,“你可以先答应他,让他帮你补兽核嘛,血赚不亏!”

季扶被系统的言论惊讶到,“你可真是个机灵的渣男。”

系统羞涩道:“没有啦。”

季扶:“……你开心就好。”

他是一个商人,当然知道自己怎么做都是血赚不亏,可不知道为什么,他不想这样利用白夜凌,也不知该怎样对待这个男人。

这种感觉似曾相识。

在他二十多年的人生里,似乎也有一个男人让他同样的束手无策。

***

季扶搬宿舍搬得很顺利,基本只花了半天时间,只是他没想到的是,第一个访客竟然会是之前负气而走的墨森。

墨森的确很生气,他觉得自己的友情受到了侮辱,季扶连骗都不愿骗他一下,直白得让人讨厌。

他一腔真心终究是错付了。

墨森气鼓鼓地回到住处,想了许久才勉强想通一个道理。

没有物质的友情就是一盘沙,风一吹就散了#,季扶也算是情有可原。

如果他能好好道歉的话,他也是可以勉强原谅这个可恶的家伙。

就这样,墨森一边等着季扶的道歉,一边口嫌体正直地找办法弄源石,没想到却等来了季扶的绯闻。

什么“太子横刀夺爱”、“二男争一喵”、“转校生绿帽疑云”……传得有鼻子有眼,堪比古早狗血小说。

然而墨森却是一个字都不信。

太子和季扶?这话编得也不打草稿,还不如编他和季扶更可信一点呢!现在的人真是越来越离谱了!

他又听说季扶换了一间单人宿舍,心中不禁拍手叫好,爽得像是夏天吃了片冰西瓜。

他仅仅是因为讨厌狄恩而已。

没错,一定是这样的。

得知这件事情,墨森实在是等不下去,决定还是主动出击,一拿到源石就杀到了季扶的宿舍。

此时此刻,季扶看着站在门口,右手打着石膏挂在脖子上的墨森,诧异道:“你的手怎么了?”

墨森俊帅的脸庞不禁多了一丝赧色,见季扶直直地盯着他的手臂,有些恼羞成怒,“没见过骨折啊。”

话音一落下他就后悔了,季扶虽然平时看着淡漠,但也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主儿,他语气这么差惹毛了这家伙,直接把他关在门外怎么办?

不过好在季扶并没有和他计较,神色淡然道:“当然见过,我的手不就是你踢断的吗?”

墨森心中的愧疚瞬间像是海水一样涌了上来,将他整个人淹没,甚至不敢去看季扶的眼睛。

他突然觉得之前发脾气的自己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我不是故意的……你要想报仇的话,可能要等一段时间,我只剩一只好手了。”

季扶竟然被他的话逗笑了。

墨森偷偷抬眸,不禁呆了呆。

啊……季扶在笑他吗?

算了,笑就笑吧。

谁让他笑得这么好看?好看得让人产生一种想要珍藏的冲动。

季扶看着墨森无措的神情,好似一个做错了事情的熊孩子,突然感觉这家伙其实也没那么烦,“进来。”

他没有怪墨森的意思,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毕竟比试有输有赢,有伤有痛,计较这些就没有意思了。

“啊?哦哦。”墨森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傻得跟哈士奇一样颠颠地进了门。

“坐。”季扶难得这么客气,不经意地问道,“手怎么弄的?”

墨森还真不好意思提这事,耳根微红,含含糊糊道:“就、就是不小心摔的。”

他倒没说谎,这手还真是摔断的,但重点是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摔,像是被人暗算了一样。

要不是季扶刚才疑惑的神情不似作伪,他真的差点怀疑是这家伙偷偷报复他。

他作为前线班的佼佼,不是在比试和战场上受伤,而是自己把自己摔骨折了,传出去真的要笑掉大牙了。

因此墨森才不愿详细提起。

按道理来说,他应该等伤好之后再来找季扶,以免被对方嘲笑,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等不了那丁点时间。

季扶听着墨森的话只觉得耳熟,脑子里不自觉地闪过某个片段——

“手怎么断的?”

“摔的。”

应该……不是他想的那样吧?

墨森显然不想继续谈论这件丢脸的事情,马上转移话题道:“你知道我听说了什么吗?他们居然说你和太子有关系!哈哈哈哈哈哈简直笑死我了,这是我今年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

季扶:“……”

他沉默片刻,也转移了话题。

“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墨森哈哈哈地笑够了才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源石,递过去,“喏。”

季扶微微惊讶,“你不是……”

“本少爷又改变主意了不行吗?”墨森捏了捏源石,哼哼两声,“不过也不是白给你的。”

季扶当然也不会白要,“你想要什么?”

他现在还不能确定自己的兽核能不能修补,当然还是要储备源石。源石珍贵,墨森提的要求他都会尽量满足,要钱他也会想办法去赚。

墨森挑挑眉毛,立刻说出自己早就蠢蠢欲动的想法,压着兴奋道:“我要你给我量身设计一架独一无二的机甲,要最炫酷最拉风的那种才能配得上本少爷的帅气!”

季扶没想到他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微怔了一下,干脆答应道:“成交。”

墨森就笑起来,露出八颗雪白的牙齿,手握成拳,特别中二地要和季扶碰一下。

季扶拒绝做这么傻的举动。

墨森坚持要有仪式感,拳头认真地攥紧,郑重其事却又小心翼翼地碰了一下季扶光洁白皙的额头。

然后……

他差点就失去了唯一一只正常的手,然而却依然莫名其妙的美滋滋。

***

墨森刚一走,季扶又收到了源石,三颗整整齐齐地放在精美的礼盒中,里面还铺着红色的玫瑰花瓣。

这熟悉又夸张的风格……

难道真的是狄恩?

季扶面无表情地把盒子盖好,然后放回了原位,没有一丝一毫的不舍。

免费的东西,往往是最贵的。

这个道理,他深知。

与此同时,心腹正在向银古恭敬地汇报,“狄恩送了季扶三颗源石,季扶打开看了一眼,并没有收下。”

银古脸色沉沉地看桌上展开的资料——

狄恩,原学籍是比丘星学院,成绩优异,破格录取转入蓝星军学院,家境殷实……

这是一份天*衣无缝的资料,就连银古也没有找出任何破绽,然而就是因为太过完美才显得可疑。

“继续盯着他。”银古道。

心腹称是,似乎有些欲言又止。

银古蹙眉道:“有话就说。”

心腹犹豫道:“墨森也送了季扶一块源石,需要重点观察吗?”

“他收了吗?”

“收了。”

银古闻言神色一顿,同样是珍惜的源石,季扶为什么只收墨森的东西,却不收狄恩的东西?

这种情况令他莫名有些在意。

“季扶……也稍稍留意。”银古斟酌了下词措,“不是监视,不要打扰他的正常生活。”

毕竟狄恩对季扶十分在意,两人的接触也较为频繁,如果狄恩的身份真的有问题,季扶的处境无疑十分危险。

所以他仅仅是在考虑学生的安全问题。

上一章:第16章 全世界只剩我一个雄兽(十六) 下一章:第18章 全世界只剩我一个雄兽(十八)
热门: 山村生活任逍遥 病美人敛财系统 真人秀直播中[娱乐圈] 穿成校草前男友[穿书] 我的明星夫人 出轨 全天下为我火葬场 皇后太正直[穿书] 我在星际直播荒野求生 心似耀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