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全世界只剩我一个雄兽(十六)

上一章:第15章 全世界只剩我一个雄兽(十五) 下一章:第17章 全世界只剩我一个雄兽(十七)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白夜凌黑着脸将人带到医务室。

季扶想到自己的性别,刚想反悔就听见男人对医生道:“出去。”

“啊这……”医生认出太子的身份,识趣地闭上嘴出去了。

白夜凌终于将怀中少年放下。

他冷冷凝视,“脱。”

季扶差点以为自己出现幻听,“……不。”

白夜凌顿时皱眉,“你不脱,我怎么检查?”

“我没事,不需要检查……”季扶边说边坐起来,然后痛得深吸一口凉气,“嘶……”

白夜凌脸色更冷了,几乎要掉下冰碴子,“那你是想让医生检查?”

当然不是。

季扶比任何人都抗拒医生检查。

白夜凌低着头看他,从这个角度看过去正好可以看到少年垂下的睫毛,浓密纤长,像是蝴蝶的翅膀。

美丽又脆弱,轻轻一颤动,仿佛飞到了他的心尖,痒痒的。

“我不做什么。”他道。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季扶想到两人什么都做过,看看也不会掉块肉,确实没必要再矫情,干脆利落地解开了扣子。

一身斑驳的雪肤露了出来,暧昧的痕迹星星点点,像是雪地里绽开的朵朵红梅,美丽妖娆。

白夜凌的呼吸不易察觉地沉了沉,却依旧是面无表情,不动如山,看着季扶自觉转过去,才伸出手。

“这里?”他轻碰伤处。

季扶下意识地躲了躲,又坐定,“嗯。”

白夜凌修长的指尖轻划过少年的皮肤,目光落在那截柔软的纤腰上,眸色深了几分,“你该练练腰。”

季扶:“……”

男人的话颇有深意,但他并不想继续这种话题,便问道:“你会治?”

“你的手是谁治的?”白夜凌像是觉得这个问题弱智,不答反问。

“不一样。”季扶指的是医疗手段,而不是简单粗暴的精神力治疗法,这样也太浪费了。

果然是饱汉不知饿汉饥。

季扶不想接受白夜凌这么多好处,刚想开口拒绝,又听见对方不经意似地问道:“手怎么断的?”

季扶不欲解释太多,“摔的。”

话音刚刚落下,他忽然感觉到一阵强烈的心悸,好似有一只大手捏住了他跳动的心脏,连呼吸都跟着紧张地停止。

一种从未有过的惶然瞬间笼罩住了他,像是被人抓住了命脉。

“放松。”白夜凌的声音低沉磁性,像是华丽的大提琴音,带着安定人心的魔力。

季扶喉咙里发不出任何声音,却能感觉到从脊椎处有一股力量在他身体里不断延伸,最后慢慢聚集在了心口处。

他在对他做什么?

白夜凌仿佛懂得读心术,看出了他的所思所想,言简意赅道:“不是伤害你。”

季扶的心蓦地放松下来。

不知道为什么,他对这个男人有一种近乎诡异的信任。

不知过了多久,白夜凌的精神力终于收回,季扶像是挣脱了什么束缚似的,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满身都是冷汗,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样。

白夜凌缓缓撩起他额前的湿发,“你的兽核有缺。”

季扶一双眼睛湿漉漉的,映着光像是亮晶晶的宝石,“兽核?”

白夜凌觉得他很像是一只迷路的小猫,好像随便一拐就能拐回家似的,“兽核就是兽人产生和存储精神力的东西,你的兽核缺了一块,所以在不停地流失精神力。”

季扶若有所思,“但我可以使用你给我的精神力,还能用源石补充能量。”

白夜凌不并意外,“每次都消耗得很快,不是吗?”

“是。”季扶上次用了一整块源石,却也只是和墨森打了一架,然后和男人搞了几回,精神力用得干干净净。

最后还是白夜凌给他渡了些过来,要不然他根本走不回学校。

白夜凌瞧了他一眼,“雄兽人的身体天生有缺陷,这是无法避免的情况。”

季扶更关心的是另外一个问题,“有补救办法吗?”

白夜凌随意地点头,好像这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轻描淡写道:“我需要研究一下。”

季扶心中不禁浮起一丝异样的感觉,却又飞快地消失不见,仿若流星般稍纵即逝,甚至来不及伸手抓住。

他抛出心中的疑问,“你打算帮我?为什么?”

白夜凌理所当然道:“你是我的太子妃。”

季扶如同一个死直男,“我不是。”

白夜凌哦了一声,“那我收回刚才的话。”

季扶:“……”

***

而在医务室外面,正站着三个男人——银古,狄恩,以及一个医生。

医生眼观鼻,鼻观心,尽量缩减自己的存在感,化身透明人。

银古一张刚正的脸看不出什么表情,狄恩的表情却是十分难看,死死地盯着眼前紧锁的大门,几乎要盯出个洞来。

整整二十分钟了。

也不知道里面的人在干什么。

狄恩不是没想过破门而入,他刚到的时候就这么做了,只是并没有成功,男人强大的精神力像是一个坚固的结界,就连他也无法强行破开。

若是加上银古倒是可以。

只是对方显然不太可能会配合。

不知道过了多久,大门终于打开,率先走出来的人正是太子,季扶落后一步,走得稍微慢些,看起来衣服还算是整齐。

可狄恩却敏锐地注意到他有一片小衣角粗心地塞到了皮带外面,再看他湿润的乌发,像是出了许多汗似的。

他俊容铁青地走上前去。

白夜凌长跨一步,挡在季扶面前,隔绝他觊觎的视线,鹰隼般的眸子寒意逼人,目光锋利得像是一把刚出鞘的宝剑。

狄恩亦是满眼阴沉,如浓墨般要溢出来,几乎完全遮住了他原本的眸色,带着一种可怕的戾气。

气氛剑弩拔张之时,一道急切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僵持。

“太子殿下,银古将军!”

原来是闻讯赶来的军官,他是管理学生的主要负责人,从吃瓜群众口中得知此事,便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

此刻,他看着在场的两位大物,又看了眼阴脸的狄恩,悄悄地抹了抹冷汗。

好家伙,这个学生是怎么惹到了太子殿下?甚至还发生了不小的冲突,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来得正好。”白夜凌冷淡地收回目光,没有再多看狄恩一眼,高冷矜傲得像是一只仙鹤,而狄恩在他眼里,不过是一只在泥土里乱爬的小虫。

那军官恭敬又紧张,“太子殿下有什么吩咐?”

白夜凌凛声道:“给他换一个单独的宿舍。”

季扶对他的话并没有什么异议,他原本也是要申请调换宿舍的,毕竟任谁知道同一屋檐下有个男人觊觎着自己,心里都不会太舒坦。

特别是他不喜欢狄恩,对方还强行撩他的时候,他只感到了厌烦和困扰,尽管对方曾经帮过他。

军官顺着太子殿下的目光看过去,一张天使般的面孔映入眼帘,他瞬间就认出了季扶!

原因无他,狄恩和季扶那件事实在是太出名……好的,现在他总算是知道了冲突的原因,横刀夺爱果然是屡见不鲜的戏码。

军官心中默默同情了一下狄恩。

但是很快轮到他为难起来,“太子殿下,今年学生爆满,已经没有单独的宿舍可以换了。”

白夜凌也不强求,“那就安排到我那里去。”

除了狄恩以外,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包括季扶。

“什、什么?”军官还以为自己的耳朵出现了问题,听错了。

居、居然这么明目张胆的吗?

也是啊,这可是太子……

军官顿时更同情狄恩了。

狄恩果然不甘心就此安排,“太子殿下没有问过季扶的意愿,是不是太自作主张了?”

事到如今,他知道季扶不可能继续和他住在一起,但他也不会让这个心思龌龊的太子得逞。

狄恩刚刚说完,一时间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季扶身上,等待着他的答案。

白夜凌不想让季扶和任何人住在一起,狄恩不想让季扶和白夜凌住在一起,而季扶既不想和白夜凌住,也不想和狄恩住。

他沉吟了会儿,看了看两个男人,试探性道:“要不然你们俩凑合凑合?”

所有人:“……”

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默。

最后是银古开了口,“我记得西栋有一间空房子。”

军官回想了一下,“的确是有一间空房子,只是那间房曾经有学生自杀过,没有学生愿意住,现在挪进了杂物。”

他刚说完,季扶立即表态,“我不介意。”

“这……”军官下意识地看向白夜凌,却见太子殿下眉宇间阴云密布,周身的气压骤然降低,几乎要把他压得喘不过气来。

银古像是看不到白夜凌森寒的表情,直接道:“既然季扶没有意见,那就这么安排。”

“呃……”军官略有些踌躇,等了一会儿,见太子虽然面色沉郁,但也只是深深地看了季扶一眼,并没有说出反对意见。

他莫名松了口气,立即转身去安排,生怕晚了一秒对方就会改变主意似的。

这个结果勉强令人满意。

事情总算解决,季扶的脑海中已经可以想象到明天他和太子的绯闻满天飞的画面了。

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事。

白夜凌并不满意这个结果,更不满意季扶的态度,紧绷着一张脸,像是有人欠了几千亿星币。

季扶不想触他霉头,该溜就溜。

剩下三个男人留在原地,对视半秒,不约而同地偏过脸,难得达到了一种互相厌恶的诡异默契。

狄恩冷笑一声,转身离开。

银古这才冷硬地开口,“太子殿下身处高位更应该谨言慎行,今天无故伤人实在不妥,今后该怎么服众?”

“你在教训我?”白夜凌斜睨他一眼,看着男人始终不苟言笑的脸,发出一声嘲讽的嗤笑,“先管好你自己。如果到现在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现的话,银古将军可以退休了。”

银古心中猛然一震,直到太子离开,他依旧沉默地站在原地,不知过了多久才返回住地,召来心腹。

“一个叫狄恩的学生。”

“找人盯着他。”

上一章:第15章 全世界只剩我一个雄兽(十五) 下一章:第17章 全世界只剩我一个雄兽(十七)
热门: 乡村小郎中 [综漫]大文豪与哲学家 今天美人师尊哭了吗 情迷乡村 [综]我的头发遍布异世界 绝品枭雄:校花的贴身高手 想壁咚我的龙傲天都被我反壁咚了 村媳妇好美 江湖那么大 骷髅幻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