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全世界只剩我一个雄兽(十三)

上一章:第12章 全世界只剩我一个雄兽(十二) 下一章:第14章 全世界只剩我一个雄兽(十四)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不可,季扶真的不可。

想到可能会发生的某种不可描述的混乱情况,他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量,推开站在面前的墨森,跑了。

众小弟们一脸懵逼地看着老大去追,“啊这,我们要不要去追?”

“不用了吧,老大不是去了吗?”

“感觉季扶不太对劲的样子。”

“眼睛那么红可能哭了吧?毕竟被老大欺负。”

墨森一路跟上去,可季扶却是逃得飞快,一会儿就不见了踪影。

他停在两条小路前犹豫了下。

一条是回学校的路。

另一条则通往那位太子的住所。

墨森更倾向于季扶会回学校,毕竟他又不认识什么太子,而且听说那位太子喜怒无常,性情暴戾,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角色,季扶又不是失了智,怎么可能会去太子那里。

于是他并没有考虑多久,朝着回学校的路跑去。

然而墨森没想到的是,季扶还真的处在失了智的边缘,根本分不清东南西北,只知道自己千万不能回学校,便往另一条路逃去。

此刻,他躺在绿幽幽的草丛里,浑身发热得厉害,呼吸急促,额头满是汗水,落进眼睛里,模糊了视线。

季扶下意识擦了擦眼睛。

一双墨蓝的凤眸对上他,强势而又熟的冰冷气息仿佛有意识地包裹着他,带给他丝丝清凉。

男人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高大得像是一座冰山,灿烂的阳光洒落下来,为他镀上一层淡淡的金色,衬得他更加耀眼和璀璨。

季扶微微睁大眼睛,漂亮的瞳孔紧缩着,这一次他终于看清楚了男人的脸。

***

强大的精神力笼罩着这座华丽的城堡,像是为它加上了一圈保护罩,困住了空气中越发浓郁甜美的花香——那是来自于雄兽人的激素味道。

白夜凌面无表情地将季扶放到床上,少年却是紧紧抓着他的衣服不放,脸蛋红扑扑的,失去清明的双眸泛着潋滟多情的水光,眼角的泪痣红如滴血,红润似果的唇瓣微启,像是在邀人品尝。

更致命的是,他身上还在源源不断地散发着如同季节药般令人疯狂的香气。而白夜凌作为离他最近的人,俊美脸庞也覆上一层薄薄的红,冷厉的蓝眸幽暗深邃,藏着汹涌的巨浪。

季扶开始不安分起来,灼灼盯着男人,像是把他当成了什么猎物,会随时露出尖牙咬他一口似的。

可惜小猫咪不知道他面对的是怎样的庞然大物,恩将仇报地往对方身上扑去,骑在男人身上,挑衅着要打架。

他很成功地引起了男人的注意,两个人十分激烈地在床上打了起来,简直难舍难分,连衣服都被撕成了碎片。

季扶气势汹汹,可真正到了关键处却不知道该怎么打了,最后还是男人手把手教他该怎么继续打下去,怎么打才能把对方打哭,打到求饶。

季扶深得真传,奈何体力不达标,没一会儿就被男人按着打了,对方简直可恶至极,还逼他露出了猫耳朵。

他们从白天打到黑夜,从床上打到沙发,再到地上、浴室……房间里一片狼藉,仿佛经历了世界大战,到处是水。

季扶感觉自己快被打死了,最后男人咬住他敏感脆弱的猫耳,他顿时缴械投降,输得一点不剩了。

***

季扶醒过来时,阳光刺眼。

他条件反射地用手背遮住眼睛,耳边听到“刷”的一声,似乎是有人拉上了窗帘。

意识慢慢回笼,季扶动了动手臂,几乎感觉不到疼痛,似乎是被人治好了。

“醒了?”磁性的男声微微暗哑,语调冰冷却是说不出的性感撩人。

季扶猛地睁开了眼睛。

站在床边的男人俊美无俦,高大劲瘦。一身冷白的皮肤,宽阔的肩膀,坚实的胸膛,如雕刻般的腹肌,性感的人鱼线流畅地往下延伸……

他每一分肌肉都分布得恰到好处,只是上面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痕迹,像是猫的抓痕,甚至有些还渗着血丝。

看到自己的杰作,季扶当机的脑子终于恢复了运转,瞬间回想起昨天发生的一切。

他和太子打架了。

而且是一遍又一遍。

并且,他们在诡林也打过一次。

嗯,很好,他可以交待遗言了。

白夜凌慢条斯理地穿着新衣服,举手投足俱是优雅,他和银古都是军人,却并不像银古那般一板一眼,身上更多是出身于皇族的贵气。

“上一次,为什么跑了?”他看向床上像是在发呆的小猫,狭长的凤眸发暗,“你不想做我的太子妃?雄兽人。”

太子妃?

季扶被这三个字雷得不轻,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住,“什、什么?”

白夜凌给了他为数不多的一丝耐心,“我是太子,你就是太子妃。”

季扶万万没想到会是这个发展,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等等,这是不是太草率?”

白夜凌道:“婚礼需要时间筹备。”

季扶被噎了下,“不,我的意思是,昨天只是一个意外。”

白夜凌微微眯眼,一语中的,“你想白嫖?”

季扶:“……”

某种程度上来说,好像是的。

白夜凌看他的眼神就变了,仿佛在看什么人渣,搞季扶还挺心虚的,偏过脸去,刻意地避开了男人如炬的目光。

他道:“是我不配。”

白夜凌定定地盯着他看了几秒,像是要看穿他心里在想什么,“懂了,你想找死。”

季扶还没反应过来,男人便到了眼前,单手便掐住了他的脖子,不轻不重地摩挲,跟调情似的。

可季扶却感受到了冰冷的杀意。

这个男人是认真的。

这一刻季扶前所未有的冷静。

“或许我们可以商量一下。”

话音落下,男人便嘲笑了一声,低头咬上他的脖子,“又想活了?”

季扶抓住他银白色的短发,难耐地轻喘一声,“太子殿下,能不能好好说话?”

“你说。”男人缓缓松口。

“你为什么要让我当……太子妃?”季扶停顿了一下才说出那个羞耻的称号,继续道,“是因为我们发生过关系,还是因为我是雄兽人?又或者两者都有。”

“不是。”

“那是为什么?”

白夜凌不回答这个问题。

季扶忽然觉得自己的话问得有些熟悉,记忆里似乎也说过类似的句型——

“你接近我,是因为我的身份,还是因为我这副皮相?又或者两者都有。”

只是他怎么也想不起来被问的人是谁,又回答了什么。

“想好了吗?”白夜凌忽然打断他的思绪,似乎又想和他打架。

季扶阻止他作乱的手,“我需要一个星期的时间考虑。”

“三天。”白夜凌的语气不容反驳,带着独属于上位者的霸道和专*制。

季扶试图讨价还价,“五天。”

白夜凌没耐心和他扯,答应下来,熟练地开始挑衅,逼得少年无处可逃。

季扶呼吸乱了,“我会死的。”

白夜凌沉声笑,“不会。”

季扶无奈地遮住眼睛,感觉到男人的精神力缓缓地从手心渡进了身体,疲累和酸痛渐渐被驱散……他忽然想到了什么。

“渡精神力不需要口对口么?”

难道墨森星网查到的资料是骗人的?他正想着,白夜凌便回答了他,“你如果需要,也可以。”

“不……唔。”季扶还没来得及拒绝,就被太子殿下堵住了唇,按在床上打了。

一场架打完,两人俱是汗水淋漓,季扶看了一眼墙上的复古挂钟,“我上课迟到了。”

男人像是一只餍足的大猫,“不差这一天课。”

季扶坚持起身,“我得走了。”

他怕再继续待下去,没等到原剧情X尽人亡的结局,就先死在了这位太子殿下的床上。

白夜凌在他后颈上深咬了一口,盖了个章,这才放人离开。

“嘶……”季扶摸着后颈的牙印,慢慢走回学校,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呼叫系统,“太子的兽形是什么?”

这一次,系统没有等他叫猛男就迫不及待地出声了,“亲亲,太子是兽形是白虎呢!小猫咪们会为您感到骄傲哒!”

季扶:“……”

他甩开脑中的奇怪画面,在心中默念了好几遍“我是人类”,又想到另外一个严重的问题,“你该不会能看到……”

系统仿佛有读心术,知道他在想什么似的,立即解释道:“亲亲,我们是晋江开发的系统,都自动安装了马赛克功能呢!限制级内容都会自动变雪花,您可以放心的呢!”

说到最后,它的语气竟然还有点可惜,真是羡慕海棠开发的系统呀!

季扶明白了,心情复杂地刚回到宿舍,门就被人拍得砰砰直响。

他打开门,少年的声音差点把他震到耳聋,“季扶,你到底跑哪去了?!”

“你……”季扶看着来人,几乎没认出来是谁,迟疑道,“墨森?”

只见门口的少年头发凌乱,英俊的脸颊沾了黑灰,墨绿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像是一夜没睡,身上的衣服也脏兮兮的,皱巴巴得像是咸菜叶。

季扶从来没见过这么狼狈的墨森,看起来就像是一只被主人丢弃的小狗。

此刻这只小狗正对着他愤怒质问,像是要气哭了似的,“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多久?”

季扶不痛不痒地反问,“你找我干什么?”

墨森瞬间被他噎住,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话,“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季扶不想被人知道他和太子的事,轻描淡写道:“我滚下山了。”

谁知墨森闻言表情顿时就变了,先是震惊,再是一脸紧张,“啊?那有没有伤到?你的手怎么样了?我带你去看医生!”

“我没事。”季扶后退一步。

从墨森的角度看过去,正好可以看到他敞开的领口,少年如牛奶般的肌肤布满了红红青青紫紫的痕迹,看起来触目惊心。

他心想,这肯定是季扶滚下山受的伤了!竟然这样严重!

上一章:第12章 全世界只剩我一个雄兽(十二) 下一章:第14章 全世界只剩我一个雄兽(十四)
热门: 审神者栽培手记[综] 炎柱存活确认记录 武神空间 一个大学生村官的幸福生活 绝品邪少 野情:村妻的诱惑 师尊大人要逼婚? 与神明恋爱的特殊方式 大佬居然开了个萌新小号! 香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