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全世界只剩我一个雄兽(十一)

上一章:第10章 全世界只剩我一个雄兽(十) 下一章:第12章 全世界只剩我一个雄兽(十二)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银古正好落后太子一步,不紧不慢。

他去诡林的确是找人,找的便是这位受伤误落蓝星的太子。

实话说,他同这位出身高贵的太子除了对方十四岁那年带着上了战场以外,并没有什么额外的情谊。

对方比他想象得更优秀,第二次上战场便有了独当一面的能力,这些年实力也越来越强大,的确是继承皇位的不二人选。

只是近年来,皇帝愈发多疑专*制,对几位皇子甚至是太子都十分防备,无差别地进行打压……

银古察觉到自己想远,很快停住。

他看向太子,对方的视线似乎停留在某个地方,银古不禁顺着方向看过去——

季扶?

银古不着痕迹地皱了下眉。

季扶甚至不知道这场迎接是如何结束的,苍白着脸往回走,直到被一只修长的手扶住。

他下意识甩开,对方却攥得更紧。

“季扶,你怎么了?”正是墨森。

季扶深吸口气,摇头,“没事。”

墨森紧紧地盯着他的脸,眉心拧成一个深深的“川”字,口气不自觉重了几分,“你的脸色这么难看,还说没事?”

季扶没心情应付他,忍着不耐道:“不用你关心。”

墨森真的很不喜欢他这种态度,不悦道:“季扶!你别不识好人心……”

季扶却是一下子打断了他的话,带着点讽刺道:“墨森,你能不能别多管闲事?这么关注我的一举一动,难道你喜欢上我了?”

墨森如同触电般地松开季扶的手腕,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反驳,“怎、怎么可能!你别太自……”

“恋”字还没有说出口,便再次被少年冰冷地打断,一字一顿,格外清晰地落进他的耳朵里,“那就好,毕竟对于我来说,你真的很烦。”

你真的很烦。

这句话像是一个重锤,狠狠砸了墨森一下,脑袋都是晕的,耳边循环反复的是少年厌恶的口吻。

原来他竟然这么讨人厌。

墨森生平第一次体会到受伤的滋味。

他感觉自己好像是一片从树枝掉到地上的叶子,被人踩进了脏兮兮的泥巴里。

季扶走了,墨森没再去追。

这一天晚上,他失眠了。

同住的室友路过阳台,“墨少,这么晚不睡,在看月亮呢?”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人就被墨森抓了过去,语气凶狠地逼问,“我是不是很让人讨厌?”

室友一脸懵逼,“啊?”

墨森作势要掐死他,“快说!”

室友顿时吓得结结巴巴,“怎、怎么可能!我们学校不知道有多少人喜欢和崇拜墨少!”

墨森丢开他,“滚吧。”

果然本少爷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可恶!季扶凭什么讨厌他!

也对,能看上狄恩这家伙显然也没什么眼光!他才不稀罕呢!

***

季扶睡得很早,却睡不着。

他满脑子都是太子那个眼神。

令他本能地战栗,绷紧神经。

季扶很不喜欢这种感觉,更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对男人有这么激烈的反应?

他脑子里的思绪如同乱麻,好不容易勉强睡着,又被外面不停砰砰砰的敲门声吵醒,黑着脸去开门。

站在门口的正是一直不见踪影的狄恩,门一打开,他便像是没了骨头似地往季扶的怀里倒。

季扶往旁边一躲,眼睛都不眨地看着男人往地上栽去。

狄恩眼疾手快地扶墙,堪堪稳住了身形,一脸可惜道:“啊呀,投怀送抱失败了。”

“无聊。”季扶恼火地想转身,鼻间却忽然嗅到了一丝血腥味,不禁凝眉,“你受伤了?”

狄恩脸色略有些苍白,趁机卖可怜道:“是啊,痛死了,要你亲一口才能好。”

季扶铁石心肠,冷冷道:“活该。”

“这么无情。”狄恩一副委屈的口吻,还做作地眨巴眼睛,“我好歹也是你的绯闻男友。”

回答他的是少年关上房门的声音,“砰。”

不一会儿,房门再次打开。

一瓶药丢了出来,伴随着少年清冷的声音,“不欠你了。”

狄恩扬手接住,看了一眼掌心里的东西,不禁勾唇轻笑。

第二天一早,季扶起来的时候狄恩已经不在宿舍,桌子上多了一束黄色的小花,还带着新鲜的露水,插在花瓶里,无声地吐露着芬芳。

他看了一眼,就收回目光。

狄恩不知道去干什么了,今天没缠着他,季扶如同往常一样去上课,却莫名有些心神不宁,耳边不时传来后桌同学的小声讨论。

“听说太子殿下就住在我们学院后面的城堡,离得特别近。”

“太子来蓝星做什么?难道是有什么任务?”

“嘘,这不是我们能讨论的。”

“话说回来,如果票选心目中的第一男神,太子殿下和银古将军,你们会选择谁啊?”

“这太难选了吧!你这是故意在为难我胖虎!就不能两个都选吗?”

太子,太子,太子……

这两个字简直无处不在。

季扶听得耳朵都快起茧了,终于上完了一天的课,他揉揉自己胀痛的太阳穴,以为可以彻底恢复清静的时候,某个令他更头疼的家伙又来了。

“季扶,我要和你比试。”墨森拦在季扶回宿舍的路上,一本正经地向他下了战书,像是宣布什么重要的大事。

“不比。”季扶直接绕道而行。

墨森咬牙追上,“你怕了?”

季扶懒得理他,“随你怎么想。”

“你那天不是很厉害吗?连机甲都能打废,现在怎么怂了?你不敢应战,我就当你认输了。”

“激将法对我没用。”

墨森一阵气闷,好半天才从牙缝中挤出来几个字,“十万星币。”

话音落下的瞬间,他觉得两人本该神圣严肃的比试受到了金钱的侮辱。

但季扶现在已经成为他的心病。

墨森花了一个晚上反思的结果就是,他之所以会那么在意季扶,就是因为那一次的失败耿耿于怀,甚至变得越来越奇怪。

想要回归正常的办法就是打败季扶,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地解开他的心结,像以前一样做全学院最潇洒不羁的崽。

然而十万星币并不能打动季扶。

墨森顾不得什么侮辱不侮辱,立即加价,“五十万星币,不,一百万。”

作为一个穷人,季扶听到这里,忍不住偏头看了墨森一眼,眼神就好像在看地主家的傻儿子,“你还真是人傻钱多。”

说实话,他还挺心动的。

毕竟钱可以买到很多好装备。

只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他根本不具备和墨森抗衡的实力,怕是上场不到五分钟,对方就要跪下来求他别死。

季扶突然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

“我哪里傻了?”墨森还以为他在嘲笑他,特别不服气,还有一点点连自己都察觉不到的小委屈,“我有钱,任性不行吗?”

“十万星币。”季扶朝他勾了勾手指,跟叫小狗似的,“我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

“什么破秘密……”墨森一副嫌弃的语气,可身体却是十分诚实地凑了过去,耳朵也不自觉地竖了起来。

季扶如实道:“我打不过你,那天是意外。”

“什么?”墨森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不知想到了什么,像被人侮辱智商似地脸色发青,“季扶,你这是看不起我?连找理由都找得那么敷衍!”

季扶无所谓道:“爱信不信。”

见他要走,墨森急急地拉住他的胳膊,“等等,你先说清楚!”

季扶淡定地竖起食指,摇了摇。

墨森忍不住磨牙,当场给他转了十万星币,“现在可以说了吧?”

“我没骗你,我的精神力级别一直是F,那天我借用的是别人的精神力。说起来也算是我作弊了,所以你其实没输。”

“你借了谁的?”墨森的关注点一下子就偏了,脑海中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狄恩,又很快反应过来,那时狄恩还没有转学过来,不可能是他。

那样强大的力量……会是谁?

“无可奉告。”季扶也不知道。

墨森张口就道:“十万星币。”

季扶没鸟他,墨森暗生闷气。

他故意道:“你就不怕我把这件事说出去?”

“随便你。”季扶知道墨森要是一心想和他比试,这件事就瞒不了对方多久,索性直接说了出来,“但我请你以后不要再来烦我。”

墨森一直都想打败季扶。

他得知真相,知道季扶并不是用真正的实力赢了自己,本来应该高兴,可现在心情却是怎么也愉悦不起来,甚至还有些阴沉。

他真的很不喜欢季扶的语气。

就好像不想跟他有任何瓜葛一样。

季扶越是这样,墨森越是不肯放。

“不行,你耍我一通就这么算了?”

“那你想怎么样?”

墨森停下来,想了想才道:“精神力我也可以借给你,我们公公正正地打一场。”

看着少年认真的神情和执拗的眼神,季扶不禁怔了下,与他对视了好一会儿,鬼使神差般地松了口,“可以试试,只这一次。”

他的话音落下,墨森的眸子顿时就亮了起来,然后他就听到了少年的下一句话,“不过要收钱。”

墨森:“……没问题。”

他以前怎么没发现季扶这么财迷?

总感觉很不符合这家伙现在的人设。

季扶忽然问了一句,“你会不会借?”

墨森眼中浮起一丝不确定的茫然,然后很快道:“我可以查。”

他还真的原地上星网查了起来,只是不知查到了什么,表情逐渐变得微妙,英俊的面孔缓缓爬上了红晕,耳朵也是一阵发热。

搞得季扶怀疑他在看什么不良信息,“你查到什么了?”

“就、就上面说……”墨森眼神飘忽,连说话都有点结巴,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的心虚,“渡精神力需要双方口对口亲密接触……”

四舍五入和接吻没什么区别。

话还没说完,墨森就接收到了季扶比寒冰还冷、几乎要当场把他冻死的可怕视线。

上一章:第10章 全世界只剩我一个雄兽(十) 下一章:第12章 全世界只剩我一个雄兽(十二)
热门: 山海纪之龙缘 怎么追男孩子 当抑郁症患者进入恐怖游戏 格格不入 冒牌狂少 邪祖 穿成Omega后发现自己怀孕了 冠位团扇 朝夕之间 全世界都有我的马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