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全世界只剩我一个雄兽(九)

上一章:第8章 全世界只剩我一个雄兽(八) 下一章:第10章 全世界只剩我一个雄兽(十)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众人来到宿舍门口,看到季扶和狄恩亲密的姿态也是一愣,再看看俊脸铁青、仿佛戴了绿帽似的墨森,心中涌起了一种十分诡异的感觉。

好在他们并没有忘记正事,怔愣了几秒便回过神来,“季扶!马上把禁药交出来!”

看到这么多人,季扶在狄恩怀里挣扎,对方却是将他抱得更紧了,健壮结实的身体亲密地贴着他。

他气恼道:“狄恩,马上放开我!”

狄恩修长的手臂勾住少年纤细的腰身,笑道:“你站得稳么?”

众人一看这两人还敢在他们面前打情骂俏,简直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当即哗啦啦地冲了进来!

墨森的脸绿得跟菜叶子一样,恨不得上前把两个连体婴儿似的人分开,以平复心中那股莫名其妙的暴躁怒意。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事态的发展已经完全控制不住了,墨森的一众粉丝和小弟义愤填膺,非要当搜查不可!

“禁药?”季扶终于放弃挣扎,细细咀嚼着这两个字,仿佛听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冰冷的目光扫视一圈,“好啊,来搜吧。”

狄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他要先带季扶去看医生,但众人却不肯让两人离开,要求季扶待在现场。

季扶本来就不想去看医生,正好可以留下,看着他们在宿舍里胡乱地翻来翻去,一阵乒乒乓乓。

季扶还没什么反应,墨森就已经控制不住地先发火了,“你们到底是来这里搜查的,还是来这里打劫的?不会搜就滚出去!”

众人心里均是咯噔一下,以为墨森是在迁怒,生怕被殃及池鱼,搜查的动作顿时规矩了不少。

季扶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切。

墨森看着他平静的侧脸,喉结不禁滚动了一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如果不是,我会给你赔礼道歉的。”

“没必要。”季扶语气冷漠得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情,“你的道歉对我来说,一文不值。”

墨森垂在身侧的双手骤然攥紧,胸口仿佛堵上了一块棉花,闷闷的,十分不舒服。

就在气氛越来越压抑的时候,一道激动的声音传来,“墨少!找到了!

季扶的表情微滞,找到了?

他抬眼去看墨森,却见少年的脸色比任何人都要难看,仿佛遭遇了什么可恨的背叛似的。

几个棕色的药瓶放在桌面上。

众人的愤怒几乎要化为实质将季扶彻底淹没——

“果然没错!季扶作弊!”

“这个废物欺骗了所有人!”

“我们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墨森死死地盯着季扶,额角青筋隐露,像是在极力压抑着怒火,每个字都像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一样,“季扶,给我一个解释。”

季扶蹙眉道:“药不是我的。”

墨森几乎是咬牙切齿,“可药是在你房间搜出来的。”

季扶眸中的水光仿佛结了一层薄薄的寒冰,他冷冷道:“很明显,有人在陷害我。”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立即有人怒道:“季扶,明明已经人赃并获你居然还敢狡辩!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墨少,我们应该立刻上报学校,揭穿季扶的恶劣行径,申请将他开除!”

“季扶滚出军学院!”

莫名的,墨森不想这么做。

他知道,如果上报学校的话季扶的前途就完了,甚至不会再有学校愿意接收他。

可今天晚上的事情闹得这么大,完全超出了他的掌控,到现在已经无法收场……

墨森的脑子飞速运转着,试图想出解决的办法,又猛地反应过来,他这是在干什么?替季扶开脱么?太可笑了!

就在众人七嘴八舌的时候,一道慵懒磁性的声音缓缓响起,“不用吵了,药是我的。”

所有人都齐齐地看向了狄恩,就连季扶也诧异地抬起了头,眼中满是狐疑之色。

立刻有人质疑道:“这药是在季扶房间搜出来的,你凭什么说是你的?”

狄恩闲闲地抱着双臂,反问道:“我放到他房间的,不行?”

众人自然不信,“谁知道你是不是在给季扶顶罪?”

就连墨森也这样认为,看着狄恩的眼神不禁变得复杂起来,这两个人究竟是什么关系?狄恩居然能舍身替季扶顶罪……

“没想到我在大家心目中竟然这么伟大无私。”狄恩拍拍手,唇角的弧度却是无比讽刺,“不过可能要让你们失望了,这药的确是我的。”

“不可能!”这道声音虽然情绪激动但却充满了笃定,听在季扶耳中更是熟悉无比,循声看去,果然是莫得!

对方根本不敢和他对视,瞬间又像是缩头乌龟一样躲进了人群。

季扶心中恍然,今天晚上发生的一切绝对和这只臭老鼠脱不了关系。

这边,狄恩慢条斯理地拿起其中一个药瓶,修长的手指随意地把玩,似笑非笑道:“谁说这个瓶子里装的一定是禁药了?”

“不是禁药还能是什么?”

“不过是一点助兴的药。”

“助兴…药?”众人面色古怪。

狄恩晃了晃瓶子,药丸子在里面滚动发出清脆的声音,他理所当然地说道:“我和季扶正在热恋,用点助兴的东西,这也没什么吧?学校似乎并没有这样的规定。”

季扶:“……”

所以他现在是该否认还是承认?

众人看看狄恩又看看脸蛋通红、娇软无力的季扶,顿时就觉得暧昧起来,连空气似乎都有些粘稠腻人。

而墨森听完狄恩的话,却像被泼了一盆冰水,从上到下都是冷的,周身散发着森森寒气,几乎要化成实质冻死屋子里的人。

“你说是就是么……”某小弟刚想反驳,话音却是戛然而止,宛若一只被掐住脖颈的鸭子,艰难地挤出了几个字,“教、教官!”

***

所有人都被教官带到了政教处。

瓶子里的药一颗不剩地全部被拿去化验,结果出来显示,的确是某种不伤身体的情趣药物,并不是作弊用的禁药。

所以季扶从头到尾是被冤枉的。

所有人都傻了眼,“这怎么可能……”

然而事实摆在了眼前,所有参与这件事情的人都被记了处分,墨森是被罚得最重的,不仅被记了最重的处分,还被罚了五十军棍。

那个所谓的告密者,还在调查当中。

至于季扶和狄恩,学校的确没有相关规定可以处罚,但毕竟有带坏风气的嫌疑,于是被狠狠训斥一通并没收了几瓶药。

真相大白,墨森得知季扶是清白的,心中愧疚的同时,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古怪情绪。

季扶和那个男人才认识几天?

什么热恋,简直太可笑了!

季扶竟然也没有否认,那些药他们是不是早就用过了……

想到少年脸蛋酡红地软在男人怀里的模样,墨森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心情变得阴郁又暴躁。

“喂!”原本想要好好道歉的墨森却控制不了自己的恶声恶气,“我说话算话,给你道……”

谁知季扶直接忽略他,走了。

连施舍一个眼神都吝啬。

墨森盯着少年单薄的背影,剩下的话如同碎玻璃似地卡在嗓子里,扎得他生疼。

闹了这么一通,季扶的状况倒是好转起来,脑子也清醒许多,起码能自己走得稳当了,拒绝狄恩再以扶他的名义占便宜。

狄恩露出可惜的表情,见他明显好转便没有再逼他就医,并肩走在他身侧,戏谑道:“你是小孩吗?这么怕看医生。”

季扶没有回答他的话,只缓缓道了一句,“今晚的事,谢谢。”

狄恩怔了下,随即不正经地笑了,“不如来点实在的谢礼?比如亲我一下。”

然后他得到了少年毫不留情的“滚”字。

狄恩啧了声,“这么冷酷。”

四周无人,少年忽然偏过脸看他,一双异色眼睛在夜里如星辰般璀璨漂亮,连月亮都跟着黯然失色。

狄恩下意识屏住呼吸,生怕惊到对方似的,心跳火热,“怎么?”

“药还在你那里,是吗?”

“嗯,你想要?”

“对。”季扶定定地看他,冷淡的瞳孔中映着他的倒影。

狄恩整个人仿佛一分为二陷进他的眼中,一半如浸在蓝海般冰冷,一半像掉进岩浆般火热。

他如何能拒绝他的要求。

回到宿舍,狄恩便将药找出来。

季扶接过药看了一眼,“谢谢。”

“不客气。”狄恩直勾勾地看着他,少年的脸蛋还残留着一丝红晕,像是散发着诱人香味的苹果,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

他这么想,便真的这么做了。

季扶猝不及防地被咬了一口,整个人都懵了懵,耳边是男人心满意足的轻笑声,令人气得牙痒痒。

“这是交换。”

***

学校最近几天发生了三件大事。

第一件就是墨森和一众人等因为诬陷季扶受了处分,挨了军棍,还是当着全校所有人进行惩罚的,面子里子都丢光了。

第二件就是找到了告密者莫得,在他的房间里搜到了禁药,不仅挨了军棍还被学校直接开除。

而第三件……

季扶竟然和新来的转校生交往了!

听说墨森还在他们宿舍搜到了某些不可描述的东西,学校还特地制定了新规,不允许这类东西出现在学校,违者从重处罚。

流言蜚语漫天飞。

而当事人季扶却站在镜子前,看着脸蛋上的齿印咬牙切齿。

狄恩这个神经病!

上一章:第8章 全世界只剩我一个雄兽(八) 下一章:第10章 全世界只剩我一个雄兽(十)
热门: 穿成恶毒渣攻后我怀崽了[穿书] 乡村少年 心毒之陨罪书 我有了逃生BOSS的崽 真灵九变 走过最长的路是你的套路 错爱:我的极品人生 月亮今天不营业 穿成炮灰哥儿后我嫁了反派 别蹬腿,你还能再抢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