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全世界只剩我一个雄兽(一)

上一章:返回列表 下一章:第2章 全世界只剩我一个雄兽(二)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热……

季扶仿佛置身于火炉之中,整个人几乎要热化成一滩水,口中无意识地发出难受的低吟,迷迷糊糊地想要寻找冷源。

上天仿佛听到了他的心声,一股凛冽的寒气倏然袭来,如同冬日北风冰冷刺骨,对于季扶来说却是久旱逢甘霖。

他的脑子空白一片,只剩下了本能,不顾一切地靠近那股冷源,触碰到对方的一瞬间,全身像是“兹兹”过了电,头皮都跟着发麻。

一股强大危险的杀气骤然炸开,连空气似乎都变得稀薄起来。

季扶却是不怕死地抱住了对方,仿佛抱住了一座大冰山,忍不住像是猫儿一样贴脸蹭了起来,口中发出舒爽的喟叹。

下一瞬,他的后颈像是被什么凶兽狠狠咬住。

锋利的尖牙穿透脆弱的皮肤,一股霸道强势的气息如同巨网般笼罩着他,充满侵略性,带着恐怖的威压。

疼痛刺激着季扶兴奋的神经,更是挑起了他体中的暴戾因子和强烈的胜负欲。他想也不想地一口咬了回去,腥甜的味道瞬间蔓延开来……

蓝天白云,森林绿地。

灌木丛中的这场血腥暴力持续了很久很久,周围的花草树木都遭了殃,枝残叶败,七零八落,如同袭过一场狂暴的龙卷风。

***

草(一种植物)。

这是季扶醒过来后的第一想法。

就在刚才,他不知道和什么东西打了一架,然后就结束了二十二年的处子之身。

非常突然,而且充满诡异。

季扶金尊玉贵地活了二十二年,就算是喜欢男人,就算是有一副弱鸡的身体,也从没想过屈居人下,所以刚才他被对方压制时的第一反应就是反攻。

但很快,他感受到对方强大到恐怖的力量,仿佛一根手指就能把他捏死,压制他更是轻而易举,季扶原以为今天是栽了。

可没想到……

虽然他在下面,但他还是攻了,被迫攻的。

哪里来的这么野的受!

季扶真的被他绞得很痛而且一点都不爽!

然后他们一边做一边打了起来。

季扶打不过那家伙,最后差点被对方榨干。

这是一场相当不愉快的经历。

金灿灿的阳光落下来,有些刺眼。

季扶躺在绿茵茵的草地上,伸手遮住眼睛,好一会儿慢慢地起身穿衣服。大概是因为运动过量,他全身都泛着酸疼,骨头就像是拆开重组了一遍似的。

他看了看周围,那家伙已经不见踪影,典型地吃完就扔。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整个过程中季扶始终看不清对方是什么样子,眼前仿佛隔了一层薄纱般的迷雾,唯一能够确定的是——这是个人类。

也幸好是个人类。

毕竟这荒郊野岭的……

等等,荒郊野岭?

季扶打量着周围充满自然气息的环境,微微一懵,眼中浮现讶异,他记得自己明明躺在酒店的大床上……

“亲亲你好!”一道欢快的机械音在他的脑海中响起,瞬间打断了他的思绪,“欢迎来到快穿世界,我是你的专属系统,代号猛男,嘻嘻嘻。”

季扶嫌弃地皱眉,“什么鬼东西?”

“人家不是鬼东西啦。”系统耐心解释道,“亲亲你在现实世界已经去世了哦,但幸运的是灵魂被快穿轮回司选中,只要完成任务,我们就可以帮助你复活哦!”

季扶闻言不禁一怔,失去意识前的记忆如潮水般涌了上来。

他的确是死了,死在二十二岁生日。

人人都知道季家少爷体弱多病,算命师曾言他怕是活不过二十二岁,季扶从不信命,十分坚强地苟到二十二岁那天。

野心勃勃的堂哥往他床上送来几个男人,不知道给他下了什么虎狼之药,他这副赢弱的身体一时受不住,挂了。

季扶心中自嘲地笑了一声,命么?

那他这死得也太憋屈了。

他甚至可以想象到尸体被发现后,外界大概都会以为他是玩男人把自己玩死了,闲时便拿来当作嘲笑季家的谈资,顺便吐上几口唾沫。

“真的可以让我复活?”季扶语调平静,一字一顿地问道。

系统:“是的哦,童叟无欺。”

季扶扯了一下唇角,“那,成交。”

反正现在也没有其他的选择,不如赌一赌,不论是输是赢他都不亏。要是真的能复活回到现实世界,那些害过他的人,他一个人都不会放过。

系统开心道:“预祝亲亲顺利完成任务!现在开始输送世界资料哦……”

它的话音落下,季扶感觉到一阵短暂的眩晕,脑子里便多了一些不属于自己的信息。

原来这是一个居住着兽人的世界。

兽人,便是具有兽类特征的人类,性别不分男女,只分雌雄。

在一场宇宙大浩劫后,很多星球被辐射,导致雌兽人进化得更强悍,而雄兽人却逐渐退化,生命力越来越弱,难以适应星球环境。渐渐的,雄兽人变得越来越少,越来越珍贵,直到消失。

为了避免种族灭亡,雌兽人只能依靠培育仓繁衍后代,但没有雄兽人的基因,只能育出一个又一个的雌兽人。

就这样过了几千年,一个雄兽人横空出世,正是这个世界的主角。

主角作为全世界唯一一个雄兽人,何足珍贵,暴露身份之后自然受到了许多雄兽人的争抢。很快皇室的人便闻声而来,直接把他带回了帝星。

可等待他的却是一场噩梦。

皇帝将他囚禁了起来,不仅自己与他交合,还把他当成奖赏赐给位高权重的贵族或者立了战功的将士。

传说中雌兽人和雄兽人孕育出来的孩子会是无比强大的存在,所有人都为这一项孕育权争得头破血流。

而主角完全就是一个繁衍的工具人,没有一丝拒绝的权利。

没有人关心他的感受,每天除了吃喝拉撒和各种大补以外,就是像妓子一样不停地接客,直到被榨得X尽人亡……

到最后也没有任何雌兽人成功孕育孩子。

看完主角悲惨的一生,季扶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地评价,“真惨。”

系统已经哭得汪汪叫,“太惨了呜呜呜呜……亲亲一定要改变这个小可怜的命运啊!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当然。”季扶轻叹一声,心道就算是不行,那也得行——因为他穿进来的这副身体就是主角,而且还和他同名同姓。

要是不行,惨的就是他了。

不过……

他现在有一个问题很想问。

“所以刚刚和我打野战的是谁?”

“啊这个……”系统支支吾吾,“猛男也不知道,不关猛男的事……”

季扶眯了眯眼,若有所思,“我记得世界剧情里没有这一段。”

结合周围的环境和之前身体的反应,季扶大致判断出主角正好到了雄兽人一月一次的情热期,所以才会躲到荒无人烟的森林里。

要不然他身上散发的激素气味会让无数雌兽人疯狂,想要与他交合,然后彻底地暴露身份。

原剧情中,主角在这里顺利地度过了情热期,并没有遇上什么人。而他刚刚却和一个陌生男人全垒打,按照设定对方应该是雌兽人,那么亲密时会不会已经发现了他是雄兽人的秘密……

季扶揉揉涨痛的额角,原本主角要到后期才暴露身份,剧本才刚刚递到他的手里,难道就要提前暴露了?

他越是不说话,系统越是心虚,最后实在是良心过不去,只好坦白道:“亲亲都是我的错,我…我就是偷了一会儿懒,没想到剧情会不听话变成这样……哇呜呜呜呜对不起!”

季扶听着它吱吱哇哇的哭声,头更痛了,对这种像小孩又不是小孩的生物感到无奈,忍不住斥道:“闭嘴,别嚎了。”

系统被凶得“嘤”了一下,委屈收声。

季扶的脑子终于恢复了清静,飞速运转着,但并没有想到什么完美的解决办法,暂且放弃。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等到了那个地步再说。

***

季扶根据记忆回到学校。

主角就读的是蓝星的一所军事学院,教学十分严格,招生条件更是严苛,他是以吊车尾的成绩考进来的,平时受了不少歧视。

今天是休息日,不是上课的时间。

季扶拖着疲累的身体回到了自己的寝室,刚一推开大门,一条又粗又长的鞭子便带着劲风迎面甩来,尖锐的骨刺在空中闪着银白色的光芒。

季扶眸光微闪,立即侧身躲开。

可是这副身体实在是太弱,速度不够敏捷,鞭子还是狠狠地擦过他的肩膀,划破单薄的衬衫和皮肤,留下一阵火辣辣的痛。

季扶偏头瞥一眼肩膀,心头火起。

不料对方竟然比他更加生气,好像受到了什么冒犯一样,怒吼道:“你这个废物,居然敢躲我的鞭子!”

话音落下,又是一记鞭子甩来。

季扶瞳孔微缩,这一次不闪也不避,扬手生生地接下了狠辣的鞭子。柔嫩的手心瞬间血肉模糊,他却硬撑着半分不松,反手转缠在腕上,一个狠拽。

鞭子的主人毫无防备,直接被拽了过去,还没有反应过来鞭子就脱了手,落到了他眼中的那个废物手中。

上一章:返回列表 下一章:第2章 全世界只剩我一个雄兽(二)
热门: 奶爸圣骑士 乡土之王 最强科技制造商 神豪无极限 山村如此多娇 美食主播必须十项全能 被瞎子求婚后我嫁进了豪门 星际之永生为伴 刘芒囧记 我把白月光影后搞到手了[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