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上一章:第93章 下一章:第9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那天其实没怎么拼酒。

主要是吹牛打屁, 一帮人闹腾得像是喝了很多。

谢初鸿以为自己酒量够差了,哪想到洛瑶瑶比他还离谱。

距离她扒着洛添的啤酒杯沿舔了一小口,吐着舌头光速退开过去半个小时。

这半个小时里, 洛瑶瑶都跟他们好吃好喝没什么异样,是洛添发现她不再往火锅里伸筷子, 一个劲抱着饮料瞪眼, 才知道这妹妹是醉了。

不像谢初鸿一喝就上脸, 洛瑶瑶除了眼神茫然点,脸色一片正常, 如果不是洛添,搞不好整顿饭吃完都没人发现。

谢初鸿用胳膊肘杵了周什一一下:“跟你一样是死脸,上次把你弄回家累死了。”

周什一:“今天不会喝那么多了。”

“怎么呢。”谢初鸿不信事情这么简单。

周什一果然:“喝多了站不起来。”

洛添被呛得猛地两声咳嗽。

谢初鸿耳尖红透, 抬脚在桌底踹了他凳腿一脚,这人每次一被憋着就开始犯病。

“你放正常一点。”

周什一自己没接话,左手边的洛瑶瑶先闻讯赶来, 着急忙慌开始想探他额头温度:“怎么不正常了, 病了吗,是不是高三备考太辛苦了, 噢妈妈可怜的崽……”

“噗——”

整桌人都被洛瑶瑶那句“妈妈”逗到了。

谢初鸿直接笑岔在座位上,不仅无视周什一写满求救的瞳孔地震,还落井下石:“叫你骚。”

洛添一秒重温洛瑶瑶每天操心她那些爱豆吃不饱、穿不暖的傻der样,又丢人又好笑:“你比他们苦, 别可怜他们了行吗。你的周什一学长要成绩成绩有,要对象对象有, 你有这份心, 不如可怜你自己。”

洛瑶瑶完全听不进去。已经开始抱着周什一的胳膊说胡话, 一会心疼她的哥哥们出道就被雪藏, 一会心疼周什一明明这么好,还要在刚转来的时候被传谣。

伊铭痛快倒酒自罚三杯,想想都脸红:“我的锅。”

夏晚黎跟李迪勾肩搭背聊得起劲:“但周什一这种要是没碰到初鸿,另外碰到个视力好点的女生也会喜欢的吧。”

李迪嗤笑:“喜欢个屁,周什一以前在三中待遇比我还差。”

“我都说了是视力好!”夏晚黎撅嘴扳着手指就开始数,一只不够,大方借第二只,“温柔、细心、体贴、宽容、上进、理性、还努力!”

李迪一巴掌就给他打没了:“洗洗睡吧,要不是谢初鸿,谁能看到他这些。”

夏晚黎双手垮到膝盖上一蒙:“是吗!”

池澈撑着脸帮他回忆:“怎么不是,你刚开始不就是觉得什一没意思,光跟我就吐槽过不止一次,说他性格白开水一杯,搞不懂初鸿为什么喜欢。”

谢初鸿听见“白开水”眉眼就弯了。

周什一无奈:“这些起码背着我说吧……”

李迪完全不管他,一把将已经有点喝上头的夏晚黎还回池澈怀里:“要我说还是谢初鸿开发得好。不然我从初中就跟周什一同班,不至于一直觉得他毫无特色这么多年。”

周什一:“…………”

“本来‘坏’就没那么多,无非看谁先看到‘好’。”

洛添把他那八爪鱼一样的傻妹妹从人胳膊上卸下来:“当然先看到也没用,还是讲究天时地利人和,不然最先发现初鸿学长蹦迪的肯定是我。”

李迪眼睛亮了:“原来你也是来真的啊。”

周什一额角一跳:“你们……”

洛添:“当然,不然谁无聊去干学生会副主席。所以‘也’的意思是你也是真的吗?”

李迪:“当然,其实我喜欢女的,但如果是谢初鸿的话,我又可以了。”

周什一终于:“你们聊这些能不能背着我!”

所有人里谢初鸿带头笑翻。

徐何绅刚回完他妈妈消息,偶然看见班群飘出的弹框——“港市青少年刊:《莫让青春负年华》”

后面跟着。

-“我靠这是三班那个大帅比写的”

-“我被圈粉了”

-“黑转路转粉的在这里(裂开.jpg)”

大帅比?

徐何绅眨了下眼,这口气也不像说池澈。

好奇心驱使,徐何绅点进去了,被落在标题旁的署名惊得够呛,下意识抬头看了眼桌对面。

开篇第一句就把他吸引。

-“我有时会想,让日子变快的到底是忙碌,还是无所事事。”

餐桌上,写下这句话的人,还在为无人重视傻傻怄气,气质一点不像,又似乎很像。

一千字不长,大家各自拉拉扯扯的工夫,徐何绅已经划着屏幕开始一目十行。

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句子不少。

-“‘理性人’这个概念最早是在经济学被提出来的。字面意思,指永远合乎理性、不会犯错的人。”

池澈伸手将酒杯从夏晚黎指尖扣下,好声好气把人框到怀里,带他瞄准周什一搭在椅背上的外套,附到耳边说话。

-“在法律里没有理性人,每个人天然有缺陷,社会也不需要理性人。”

洛添忙着和李迪把酒言欢,任洛瑶瑶歪在桌下呼呼大睡,互相调侃对方对谢初鸿感兴趣只是说笑。

-“真正需要的是善良、正直和勇气。”

伊铭坐角落里看着这帮人,一杯一杯往肚子里灌。

谢初鸿、周什一给洛添、李迪让了位置,一左一右夹到他两边,问他又在瞎琢磨什么。

伊铭简单咧了下嘴:“我高兴不行吗,班长也来跟我碰一杯?”

谢初鸿摇头拒绝,意有所指跟周什一对视一眼:“再碰杯我回家也站不起来了。”

-“有缺陷非常正常,难的是接纳自己的缺陷。”

伊铭直觉自己被塞了狗粮:“你俩不对劲。”

-“优秀只可能因为努力”

周什一其实看见某两个靠近他外套的“毛贼”了,但他没往心里去。

毕竟谢初鸿也说他今天又不对劲了一整天。

徐何绅一路滑到底。

-“如果你现在的‘优秀’凭天生聪明得来,那有一句话要记住:”

-“眼下的安全只是暂时的。”

当天散场。

夏晚黎和池澈走得最快,生怕谁追上不让他们二人世界一样,包厢门一开就不见了。

伊铭晃晃悠悠从火锅店出去,正好跟和女朋友约会的体委撞个正着。

同桌见面第一句,不约而同怪罪对方背着自己在外面有狗:“约着吃饭/有女朋友都不告诉我!”

李迪、洛添相见恨晚,准备把洛瑶瑶扔回家,两人再单独出去找地方续第二摊。

谢初鸿和周什一则跟家长看小孩一样,自己叫的网约车到了,也要陪徐何绅,把他送走。

两人关上车门的那一刻,世界顿时静了。

司机在前面掌着方向盘,后视镜里两个少年分坐后排两端,各自望着窗外。

他一直把车开到目的地才出声:“现在规定不让我们主动跟客人搭话,但你们这个年纪没什么事是过不去的,有话都可以好好说。”

谢初鸿和周什一从车上下来,反应一下才“噗嗤”一声笑出来。

“这是觉得我们吵架了吗?”

“应该是。”

“那我们等下‘吵架’得小点声,这么晚,我爸应该也回了。”

谢初鸿翻他一个白眼,搓着脸就跑。

#男朋友一欲求不满就开始胡言乱语怎么办#

周什一从后面追上:“你这么急?”

谢初鸿还在搓脸:“是啊是啊,我看你等下脱了衣服是不是还这么厉害。”

家里,秋芸正靠床头敷面膜,听见开门响,知道是两个孩子回来了。人才刚从主卧出来,次卧的房门已经“砰”一声在她眼前合上。

两个儿子的声音交错从房间里传出来:“妈/阿姨,不用管我们,他喝多了,我照顾他!”

秋芸顶着面膜愣了两秒,到底是谁喝多了?

房间里再次传出:“不是他喝多了,是我喝多了妈/阿姨!他照顾我!”

秋芸:“?”

“哎不管了,我妈不会纠结的。”

周什一进了卧室,开空调、脱衣服两手抓,整个屋子里,只有床头那盏小夜灯是开着的。

他不怕冷,谢初鸿不行,首先冲进浴室放热水,片刻的工夫水雾便从脚底漫起。

为了防止自己第一次太兴奋,时间方面拉胯,周什一很聪明地把人怼在浴室里先来了一次。

出去的时候,外面空调的温度正好起来。

谢初鸿光着也不觉得冷,甚至身上的水都没顾上擦干,就已经从里面被抱出来。

“想好明天怎么给你妈解释乱七八糟的床单了吗?”

“明天想。”周什一把他扔进被子决绝果断。

两人都有些一触即发。

周什一刚单膝上床,谢初鸿竭力克制自己提醒:“东西!”

“知道!”

周什一声音都是抖的,拽起从椅背掉到地上的外套便是一阵疯狂摸索,眼睛就没舍得从自己躺在边上的男朋友身上挪开过。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谢初鸿被这人盯得有点受不了,扒开他的脸低哑:“你看着我能找到东西吗!”

周什一没能如愿在夹层口袋里摸着,手上越找越急,里里外外四五个口袋翻遍了,竟然全都没有。

周什一蒙了,他记得自己明明放在夹层,还把拉练拉上了!

谢初鸿心跳已经到了嗓子眼:“我裤子都脱了,你要是现在告诉我东西没了,建议你直接滚出去。”

周什一还在呆滞里,然后:“操!”

他想起来了!那个时候……

“池澈跟夏晚黎把我买的偷走了!”

谢初鸿险些一口气没上来:“他们有病偷你这干吗!”

“我不知道!”

周什一噎得憋了半天也只再次吐出一声“操”,摸出手机开了屏才看见池澈发来的消息。

-“对不住了兄弟,我们这也是临时起意,家长都催着回家,时间比较紧急,你自己看到消息记得重新买一份”

-“或许,应该也不至于急到回家一路,手机一眼都不看,吧?”

周什一:“……”

真就没顾上看。

谢初鸿缓缓把冷却的自己埋回被子:“池澈这么快就来找你当兄弟了,人缘真不错啊周什一。”

“不是……”

“连个套都看不住。”

“我……”

“李华把东西搞丢了,请你写一封信告诉他,没用的东西不配睡觉,英语小作文。”

“............”

“321好你没了,你今天晚上别睡了,元调考那个狗屎成绩,还有心思搞男人?”

“………………”

“二调没考到年级前三十,你就自己睡你的床吧,我回书房。”

“?”

“!!!”

然后周什一在《莫让青春负年华》开篇提出的问题,很快被谢初鸿给出了标答。

让日子过得快的,既不是忙碌,也不是无所事事。

是没有套。

推荐热门小说我怀疑你不是好学生,本站提供我怀疑你不是好学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怀疑你不是好学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93章 下一章:第95章
热门: 关于我成为鬼杀队剑士的这档事 遇见Omega后我变成奶狗了 万界黑科技聊天群 丝袜美女的诱惑 小神仙 非人界前台接待处 退婚后我靠美食红遍全星际 叶粲 小夫郎他天生好命 大唐第一相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