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上一章:第92章 下一章:第9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池澈和夏晚黎见他们往旁边望:“别看了, 这家店就三个试衣间,全被我们占了。”

谢初鸿实在没忍住低头看了眼自己手里的衣服,明明只是个很普通的轻奢品牌, 怎么能让这几个有钱人全来了。

“帅哥所见略同, 这个牌子的男装确实还可以。”池澈扬着嘴角对夏闻砚笑, “哥这件V领毛衣就很合适。”

“是吗,那我到时候一起买。”这还是夏闻砚第一次见池澈,“你们都是斯明班上的吗?”

池澈点头:“我是艺术生, 在学校的时间少点。”

“你成绩挺好的。”夏闻砚忍不住向身边白斯明侧目,“你班上学生的颜值都很高啊。”

白斯明也没想到难得赶着有空,出来逛个街还能碰到:“最高的几个都在这了。”

池澈回来也就是前两天的事, 回家过个年。

几人问他大概什么时候能回学校。

池澈:“三月中旬了, 二调肯定赶不上, 学校校考时间排得比较晚。”

白斯明最关心的还是学习:“元调考了吗?”

夏晚黎很不高兴:“他妈按着他考了, 但池澈又没空学文化课,考了不如不考,影响心情。”

意思就是不理想。

谢初鸿大方安慰他:“没事, 我跟什一每天教室里坐着考得也不好, 没什么区别。”

“那你真是我好兄弟,每次都陪我扑街。”

“最后一次了, 下次二调你找别人当你兄弟吧。”

“你跑了我找什一不就行了。”

最近正是他专业忙的时候, 夏晚黎每天光跟他你侬我侬, 已经用完所有时间,根本没空让他知道周什一不得了的“丰功伟绩”。

谢初鸿翘了下嘴角:“等你三月回来,什一也不陪你玩了。”

夏闻砚刚换好自己的衣服出来:“什一成绩进步了很多?”

他前段时间跟白斯明刚恢复约会, 简单听过一些他班上这几个有多能搞事。

一个官二代, 一个星二代, 还有一个家里好像是音乐世家,只有周什一勉强算身世“清白”,结果男朋友还是谢鹤城儿子。

“三月份考到六百吧。”谢初鸿轻飘飘一句话把池澈哽死。

“周什一现在到底考多少分?三月份能六百?”

“现在伊铭稳在六百以上都每天紧张,你说他能考多少。”

池澈听完,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声“靠”。

没几刻,一个女人的声音从试衣间外传进来:“初鸿还没换好吗?”

秋芸动手刚撩开门帘就被里面的“盛况”吓了一跳,首先认出来白斯明:“这么巧,白老师也在啊,白老师私服真是帅。”

然后是“谢初鸿”。

秋芸伸手摸上夏闻砚衣角的时候根本没多想,还觉得这个牌子这一季出的新款真是不错:“原来你喜欢这种风格的吗,也挺好,衬得人成熟稳重一点,到时候可以一起结账。”

夏闻砚蒙了:“......这是我自己的衣服。”

秋芸:“不是啊,你穿来的不是......”

“妈,你摸别人干嘛!”周什一刚从更衣室出来。

秋芸想问她摸摸“初鸿”怎么了,就见又一个谢初鸿紧跟着从他儿子身后出来:“阿姨你认错了,我在这!”

秋芸:“?”

白斯明咳嗽上前半步:“这是我朋友。”

秋芸这才注意到两人手上的对戒,赶紧松手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刚第一眼认错了,就没仔细看。”

其实两个人摆在一起,区别还是很明显,但要单独出现......

“这是什一的妈妈。”白斯明主动帮人介绍。

夏闻砚吃了一惊:“是什一妈妈啊,我还以为是初鸿妈妈。”

秋芸连连摆手:“我要是初鸿妈妈,不至于把自己儿子认错。”

“那也是认错了儿媳妇。”

夏晚黎在试衣间里小声“幸灾乐祸”。

秋芸想到她刚说的什么“成熟稳重”就脸红,来来回回在自家正版初鸿身上摸了好半晌才压下惊。

因为接下来还有继续置办年货的行程,三人没聊几句就和试衣间偶遇的众人道了别,四个孩子互相叮嘱一番不要忘了晚上的饭。

秋芸人走出去了还忍不住犯嘀咕:“你们班主任的朋友跟你长得也太像了,耳垂上那颗痣都一样,看着好年轻......”

等试衣间重新静下来,夏闻砚问:“他们家里人都这么赞同吗?”

白斯明也讲不好:“之前只说不赞同也不反对,比较中立,可能现在变了,但初鸿家里......”

“初鸿家里也知道的,初鸿爸爸不怎么反对,但妈妈还是有点接受不了。”

这事夏晚黎知道。

虽然微信群用来冲刺高考,但八卦多少还是聊点。

池澈:“我高一见过一次他妈妈,很端庄很漂亮,可能想法方面传统一点。”

夏晚黎恨不得掐他脖子:“你还有工夫操心别人妈妈传统,你先把你自己妈妈搞定吧!”

·

每逢节假日,Cold Blue都很热闹。

瑶姐从没为谁留下来上班发愁过,CB的员工已经很习惯留在一起过年,今年甚至因为有几个新来的图表现,省了瑶姐不少心思,从一中放假,一直在家陪着徐何绅,来来回回几个问题颠来倒去地问,闹得徐何绅脑袋疼。

最后徐何绅扔下一句“一起吃饭的我说了你也不认识”想跑,被瑶姐用围巾一把圈回来。

“外面化雪冷死了,多穿点。”

今年港市的雪下得很早。

但都没溅起什么水花,密密匝匝几小点风雪,一两天下完就完了,有时候还夹着雨,薄薄一层勉强撑过隔夜,没什么像样的,北方那样松散的鹅毛大雪更是见都没见过,只有冷冽一分不减。

徐何绅站小区门口等车那么一小段时间,已经冷得将脸藏进脖颈围巾里。

第一次被邀请去这种“私人”性质的场合,少年路上忍不住地催司机能不能快点。

他以为自己是第一个到的,结果跟着侍者从包厢进去,李迪和伊铭已经在了,一个说着新到手的offer不是他喜欢的,一个说着家里希望填报的志愿,跟他本人意愿不符。

伊铭事先是被交代过的,一见徐何绅来,没事人一样朝他招手。

几个当事人都不计前嫌,他一个传话筒还要什么主观意识。

“你们到的好早。”徐何绅稍微有些不自在。

群里的相处做不了假,但线上和线下总是有区别,再加现在还多了个李迪。

伊铭场面话到嘴边,忘了李迪完全是疯的,上来就踩着红线蹦跶,哪壶不开提哪壶:“听说你拍到谢初鸿和周什一接吻的照片,捅你们年级主任那去了?”

徐何绅尴尬不知道怎么接,只能点头。

结果李迪掏出手机想加他微信:“那上次给我发照片的也是你吧,你把这次照片也发我看看。”

徐何绅:“......?”

“我就想看看他们俩接吻。”李迪说得一本正经,二维码都点出来了,一面让徐何绅扫,一面嘀咕,“他们那天什么时候接的,我一点都不知道。”

伊铭:“......照片源早删了。”

李迪看着人一顿,像是问徐何绅真的假的。

徐何绅又尴尬点了下头。

以为事情到这差不多了,结果人李迪很认真地又问:“那你以后还拍吗?还拍就还是加个好友。”

徐何绅:“???”

伊铭终于忍不住了,学着他那傻缺同桌的姿势,一把挎到李迪脖子上:“你神经病吧,那么热衷看别人接吻干嘛!”

“我本来就是神经病啊,但我不想看别人,就想看他们俩。”

谢初鸿、周什一正好从门口进来:“看哪们俩?”

“就你们俩啊。”李迪情绪稳定,都不需要伊铭告状,“想看你们接吻。”

“看就看嘛。”谢初鸿扭身啵到周什一嘴上。

周什一还没觉得什么,反倒把后面紧跟着进来的洛瑶瑶秀了一脸,抱着他哥的胳膊心碎:“我的爱豆心里是别人。”

“你哪个爱豆心里不是别人。”洛添并不同情,小鸡仔一样把人扔到座位上坐好,“期末考狗啃的成绩,没事多搞搞学习。”

原定李舒雅跟她对象也会来,但他们大学不知道是学生会,还是什么组织,临时也搞了个聚餐团建。

据说主席自己是港市人,组织里人留在本地过年的,有一个算一个,不让请假、不让缺席,不到就是不给主席面子,不少人被迫推掉行程安排,吃的还是李舒雅最讨厌的泰国菜,给她实在气得不轻。

亏她跟她女朋友事前没少为这顿吃火锅据理力争,结果最后只能让李迪一个人,吃她们三个人的份。

等一桌人到齐,夏晚黎依旧是踩点大户。

算好的一样,侍者刚帮他们把火锅一系列事前准备做好、上齐菜,夏晚黎便和池澈从门口一起进来,合着微微沸腾冒泡的锅底就是一通“新年快乐”,热闹得像水滴进油锅里,喜庆又有样。

伊铭靠在椅背上笑:“怎么我们就已经到过年见面要说‘新年快乐’的年纪了吗,搞这么社会。”

“这就社会,我还没说我们晚到得自罚三杯呢。”

夏晚黎小脸蛋上堆满了笑,两只手大大方方挽在池澈胳膊上,自然到让给他们引路的侍者忍不住怀疑是自己思想龌龊,其实现在年轻男生挽在一起很正常。

谢初鸿玩笑说:“等以后池澈大红大紫,肯定很多路人爆料,分分钟把你高中跟男生谈恋爱扒出来。”

“扒就扒,我顶多演演戏,也不当爱豆。”池澈算盘早打好了,“我还怕太糊没人扒我,不然我还得自己跟我妈出柜。”

周什一有点难想象:“不怕你妈弄死你吗?”

“换个人肯定怕,但我现在傍上大款了啊。”

“啊你也傍了吗?”周什一还以为傍的只有他一个。

池澈扬唇帮夏晚黎拖开椅子:“没见上次我妈看跟我跳舞的人是晚黎,脸都气绿了,也一句话没说吗。很难找到比晚黎还大的款了,死都不能分手。”

“什么款不款,不要瞎说啊。都是人民公仆,为人民服务,清正廉洁、拒腐防变你懂不懂。”

夏晚黎刚说完,就被侍者帮他倒杯子里全都是泡沫的啤酒气着了:“你会不会倒酒!”

侍者被他吓了一大跳,本来听这一桌小屁孩吹些有的没的就够呛。

那个传说以后演戏要大红大紫的,还从他手里接过酒瓶说:“哥您出去忙吧,大款交给我伺候就行。”

推荐热门小说我怀疑你不是好学生,本站提供我怀疑你不是好学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怀疑你不是好学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92章 下一章:第94章
热门: 夺妻:蚀骨柔情 别蹬腿,你还能再抢救一下! 红玫瑰·二小姐的宠妻 神级奶爸 我靠,被潜了 人妻受的反击 小神仙 穿书后我变成了Omega 将进酒 我被凶宅看上了(无限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