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上一章:第86章 下一章:第8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你不要瞎说, 已经穿上了”

谢初鸿刚发完,点进视频的徐何绅就听传来一阵敲门响。

秋芸在房间外声音小心翼翼地:“你们醒了吗?我进来了?”

周什一、谢初鸿光速打脸:“还没穿衣服!不要进来!”

徐何绅:“?”

群里几人笑岔。

秋芸很懂:“没事我不进去了,就问问你们什么时候吃午饭, 我好开始做。”

自从两个孩子公开在一起, 她就再不敢擅自进周什一的房间。

上次还只是没穿衣服, 万一下次再撞见点别的……

“我们现在就起, 阿姨你做吧!”

谢初鸿飞快抓过手边的衣服套上。

群里,只有属于他们的小方格对着天花板,画面上方偶尔隐绰闪过晃动的人影。

明显两人是睡一张床的,家里家长也都知道。

徐何绅心情有点复杂, 问这个群是干吗的。

几人皆是微妙一顿,异口不同声。

谢初鸿:“闲聊的。”

夏晚黎:“看裸男的。”

伊铭:“冲刺高考的。”

池澈网卡了一下:“刚刚说什么, 没听见。”

氛围又是微妙一顿, 答案已经很明显。

周什一刚拿起手机,就看到白斯明找来问询的消息:“你们不是要问徐何绅成绩。”

夏晚黎赶紧咳嗽附和:“是是,你们班老师帮你把分算出来了吗?”

“昨天晚上就算出来了。”徐何绅是群里唯一一个没开摄像头的, 大家看不到表情,只能通过声音判断他情绪还算稳定,也不知道发现端倪没有, 说,“作文没写,572。”

伊铭、夏晚黎、池澈齐齐:“哇——”

周什一如实给白斯明汇报。

他也是直到现在一对一聊天才发现, 原来这人头像已经把网红猫换掉了, 土的一如既往,竟然直接是夏闻砚照片。

谢初鸿惊讶凑到镜头前, 边看边跟群里接着说:“那算作文只得50分, 也有622, 至少年级前十,说不定能前五。”

伊铭开始打算盘:“池澈考630的话,622肯定能前五,然后这次谢初鸿跟池澈还不占名额,搞不好能前三。”

徐何绅有点庆幸自己没开摄像头,不至于被看到脸上沾染羞赧的笑,提醒:“……我也不算排名。”

他这回考得确实不错,超出预料。

夏晚黎直接蔫了:“你们怎么都考这么好,什一肯定也考得不错,就我感觉自己一般般吗。”

伊铭:“出了成绩你如果比我高,你就喊我爸爸。”

夏晚黎果断反水:“那不行,比你高是肯定的。”

伊铭:“……哦!”

谢初鸿已经含着牙刷开始刷牙,说话叽里咕噜的:“伊铭你发我微信那道题我刚给什一讲过,吃完饭让他给你讲。”

“操!”伊铭现在就是天崩地裂,日月无光,“我已经彻底沦落到周什一都能给我讲数学题了,再不赶紧跑,都要撵上我了。”

周什一洗完脸出来,把手机免提放到书桌上:“别奶我,你上次都摸到600了,我怎么撵。”

夏晚黎的关注点却只有题:“哪道哪道,是最近发下来那张测试卷(三)的最后一道大题吗?什么时候讲?我也要听!”

几人对话里,谢初鸿一耳朵就听见了徐何绅那边瑶姐喊吃饭的声音,意外:“你也还没吃午饭吗?”

徐何绅“嗯”了一声:“我妈妈晚上下班晚,起得也晚一点。”

谢初鸿和周什一无声对视,纷纷打出一个问号。

“还有什么事吗,没有我就去吃饭了。”徐何绅说这话时生疏别扭,明显极少有机会给谁这样打招呼。

夏晚黎最先应他,让他先去。

徐何绅却在小方块退出去前,状似不经意问了一句:“数学卷三我们班也发了,大题我能听吗?”

几人都愣了一下。

周什一反应最快:“那等吃完饭还是在群里讲吧。”

徐何绅又轻轻“嗯”了一声:“那我吃完饭就来。”

等他彻底退出去,几人瞬间在视频里讨论开。

夏晚黎:“怎么着,我们这个群是真的要开始冲刺高考的节奏?”

伊铭:“CB不是有那个主管在吗,怎么还要老板娘亲自看店?”

谢初鸿也是一脸蒙:“我不知道啊,以前瑶姐为了他,最晚十一二点也到家了……”

关于徐何绅跟他那点联系,早在联盟稳固时就公开了。

“所以现在你们都在一个群里。”周常德在餐桌上听着两个孩子说的,觉得有趣,“还是先前专门聊他那个群?”

谢初鸿点头:“等会吃完饭什一还得去群里讲数学题。”

搞来搞去不知道怎么就成了这样。

白斯明作为他们的地下同志,一完成任务就被火速遣退,深藏功与名,像根本没在他们那群待过一样。

秋芸没藏着自己的不可思议:“周什一都能给别人讲数学题了?真的假的啊,那这次就算告诉我考了六百我也信啊。”

谢初鸿笑:“六百下次,这次数学挺难的,目标稳定五百五。”

“别说五百五,五百四我都喜死。”关于徐何绅的事,秋芸全权交给周常德处理没怎么参与,“那等会讲题那个男生也在吗,他不会又想使什么坏吧?”

周什一乐得再次宣扬谢初鸿的好人好事:“都跪地上擦鼻血、把试卷借他对答案了,再使坏岂不是不讲武德。”

周常德、秋芸没懂:“不讲武德?”

谢初鸿哭笑不得。

亏他还惦记这人每天光记着学,压力太大,会不会起反效果,结果这冲浪网速一点没慢。

周常德反正觉得这是好事,慢条斯理吃着手里的东西说:

“青春期的心思确实更冲动些,很多事的开端其实只有一个很小的初衷,做着做着就忘了,只是惯性还保留着,等最后想起来回头,可能已经持续十年、八年。”

甚至大多时候都是想不起回头的。

能和解就和解。

秋芸深以为然:“我以前读书的时候就是,上厕所无意听外面的人聊天说了一句,说我配不上我初恋,如果表白了肯定不会答应我,哎呀当时给我气的……还真不敢表白了。”

“然后最离谱的是,我长这么漂亮!成绩又不算差,后来再喜欢其他男生也一直不敢表白了,总觉得会被拒。”秋芸对周什一摇头,“但凡我上厕所没听见她们说那句话,结婚这事就轮不上你爸。”

“噗——”

谢初鸿和周什一当时就笑呛了。

周常德只笑笑抬了下眼镜:“那是他们的问题,女生不表白、自己也不知道表,这是我应得的。”

出成绩那天早自习,夏晚黎异常紧张。

他不是那种背地考得好,嘴上非虚伪谦虚上两句的人。

他如果说自己考的不太好,那可能就是真的不太好——隔几分钟就要朝前排两人问一句老白来没。

通常港市摸底调考的试卷,不由他们一中本校老师批改,都会统一把答题卡送到其他中学老师那改,非常效率。

周五、周六考,周二一大早就能知道成绩。

第一次正经调考,班上不少人紧张,都等着他们班主任在门口出现,先观察一波他的脸色。

结果白斯明拿着成绩单进来,笔直笔直就把东西贴教室前头老地方了。

“只传回来了成绩细分跟排名,答题卡还在回来的路上。”

白斯明没卖关子,转过身就推着眼镜直说了:“分数回落很正常,省排名降了也很正常,因为上次联考只有八个学校,接下来的调考、摸底考都是全省范围,大家放平心态,下次继续努力。”

话音落下,眼见一教室孩子心脏就全停跳了。

这跟直接说他们考得不好有什么区别?

体委正准备让伊铭帮他掐人中,就听白斯明紧跟着又说:“前面说的这些都是唐主任统一交代我们的套话,说实话,还是更适用别的班。”

高三三班全体:“?”

那这意思翻译过来……就是他们都还考得挺好?

白斯明小幅颔首、推了下眼镜:“换位思考,学会照顾别人的情绪,也是中华文化传统美德,低调。”

高三三班全体:“!!!”

谢初鸿当天晚上一回家,就被他哥拽到卧室直接落了锁。

房间里灯都没开,只有幽幽的夜色从两边挂起的窗帘进来,照在被人急不可耐随手扔到地上的包上。

周什一扬手把人推到床上,校服外套从谢初鸿肩头滑落。

他被迫反手撑着床,强忍住笑:“你先冷静一下,马上你爸妈就回来了,肯定得问你考得怎么样。”

“你觉得你撑得到他们回来?”

“什么我撑不撑得到,你不要危险发言。”谢初鸿知道这人从看到他的成绩就开始“不对劲”,“不是说好了我帮你。”

周什一“虎”着脸并不回答,每往床边逼近一步,谢初鸿就被“吓”得往床里挪一点,场面一度让他非常想放声大笑。

“操|你能不能放正常一点,你这个表情总让我觉得自己欠了你一百万,你是来讨|债的。”

奈何周什一深陷“情绪”无法自拔,讨|债讨得好好的,声音已经全哑了:“那你自己脱衣服。”

谢初鸿是搞不懂自己为什么死到临头,还能笑这么大声,索性放弃挣扎提醒:“那至少得洗完澡再来吧。”

周什一决绝果断:“现在洗。”

谢初鸿:“?”

周什一“黑”着脸重复一遍:“现在立刻马上,就洗。”

“噗——”

谢初鸿让这人清醒一点的话还没出口,已经被周什一拦腰一把扛上肩。

直奔浴室。

推荐热门小说我怀疑你不是好学生,本站提供我怀疑你不是好学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怀疑你不是好学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86章 下一章:第88章
热门: 甘之如饴 冲啊,太子殿下 余污 近水楼台先得日ABO 迢迢 春风度剑 野火烧春 天敌饲养指南 借种:玉米地里的女人 和法医学长住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