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上一章:第84章 下一章:第8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个味道也挺好闻的, 宝宝你说呢。”

柜台前,周什一拿起又一张试香纸在鼻子前扇了扇。

谢初鸿根本不理他:“宝宝不想说。”

这人自从他中午说了那句话就开始学舌,一直到现在考完文综放了学还没恢复正常, 说什么尾巴上都要跟个“宝宝你说呢”。

“这一套香氛身体乳的圣诞套盒,加上这瓶一百毫升的香水,麻烦帮我包一下。”谢初鸿将手里挑好的香水递给柜姐,指挥得很麻利。

今天周六没有晚自习,下午考完最后一门文综直接放了。

周什一刚踏出校门,就被一路朝着商场拽。这不仅是他第一次逛奢侈品专柜, 连逛化妆品都是第一次, 很新鲜,睁着一双眼满场车轱辘转。

“就确定买这个了吗?”

周什一总觉得有点草率,他们踏进商场,一共也才过了十分钟。

“我妈喜好很固定。”谢初鸿记得燕若若所有香水都是柑橘调, “麻烦再给我一张能写字的卡片。”

柜姐很快帮他拿来,顺带一起拿来的还有笔。

男顾客不稀奇, 但如此有主意,又雷厉风行的高中生男顾客,确实是第一次见——身上还穿着一中的校服。

现在周什一经常穿“破烂”跟谢初鸿到处乱逛,脸皮早就厚了, 根本不在意柜姐的眼光,反正谢初鸿套麻袋也气质超尘, 一进商场便在众多柜台里直奔这里。

既不主动要求介绍, 也不打断她们说的, 浑身都散发着一种随你们天花乱坠, 听进去一句算他输的气质, 自己挨个用试香纸在圈定的几款香水间走一圈, 闻完就决定了。

说是挑,其实更像找。

中调白牡丹、橙花,尾调丁香、柑橘,清冽纯净不失温婉,超出预料地识货。

谢初鸿先是右手握上笔,很快想起什么般,递给周什一:“你来写。”

周什一迟疑:“不合适吧,这是你送给你妈妈的生日礼物……”

“有什么不合适。”谢初鸿态度强硬,一把将笔塞进他怀里,“买的时候你也在场,那就是你跟我一起挑的、我们两个一起送的。”

周什一眼见这人又开始强词夺理,看在他右手还没好全的份上,还是照办了,乖乖巧巧把纸垫在展柜上,低头弯了腰:“写什么?”

谢初鸿有点莫名其妙:“过生日不写‘生日快乐’,还能写什么?”

周什一:“?”

谢初鸿也:“?”

“就这四个字也太随便了!”周什一惊觉这人原来也有比自己还直男的一面,“至少也得写一两句祝福吧,我妈最喜欢看什么‘永远十八’、‘芸姐又年轻一岁’。”

结果谢初鸿:“我妈妈一直很年轻,不用继续年轻,你就写‘生日快乐’,然后署个名。”

周什一无话可说,写一半问他:“署名署什么?”

“还能署什么,肯定署‘11’。”

大概谢初鸿口吻过于笃定,周什一手上两个小棍写完了才问他:“‘11’是什么?”

谢初鸿又一阵莫名其妙:“你自己都把自己名字念出来了,你不知道?”

周什一:“?”

周什一瞳孔地震:“你送的东西为什么要署我的名字!”

“刚不是就说了,我送的就是你送的,你名字笔画比我少,署你的有什么问题?”

谢初鸿说着,柜姐那边已经帮他开好票:“一共三千两百五十,收银台前面直走左转。”

周什一:“!”

谢初鸿淡定接下,周什一一直管住自己的嘴跟到拐过弯才低吼出声:“一套身体乳加一瓶香水这么贵!”

“已经八折后了,报我妈VIP买的。”

谢初鸿从手机找出付款码,看人家拿扫码枪“抢”三千多大洋,面不改色的,周什一站在边上声也不敢吭,就怕显得自己土包子。

两人回去,卡片已经放到套盒里用礼袋装好,送了不少试用装,谢初鸿随便听柜姐介绍两句,看都没往里看一眼具体,拎上东西就走了。

那身段气质,跟一中土不拉几的校服搭在一起,视觉效果竟是只增不减,成几何倍拔高,一路大步流星出去。

周什一感觉自己要是这时候挽上谢初鸿的胳膊,妥妥就是一被包养的小蜜,咧嘴:“傍大款感觉真好啊。”

谢初鸿气笑:“神经。”

两人从商场回家还是打的车,周什一坚持要帮大款付车钱。

大款看着不贵,由他付了。

周常德和秋芸的车在单元楼底下等着,两人从出租上一下来就被“逮”进去。

“今天你妈妈过生日,喊我们一起去吃饭。”秋芸在前排提醒。

谢初鸿顿了一下:“……我也去吗?”

刚刚买好的东西,已经被塞进周什一书包里,双手空空就像完全没有过买礼物这回事。

秋芸没给他婉拒的机会:“你妈妈过生你不去谁去,可别让带什么学习忙这种话,都知道你们刚调考完。”

“看到我不高兴怎么办?”这句话谢初鸿是真心实意问的。

虽然上次是过敏进的医院没错,但他始终觉得燕若若有被自己气倒的成分。

秋芸话糙理不糙:“你去了,她顶多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不高兴一下,你不去,她至少得一直不高兴到下一次见到你,初鸿你说呢。”

“我不……”谢初鸿把后面“想说”两个字咽回嗓子,被周什一折磨得条件反射都有了,及时改口,“我不知道。”

但一定会很尴尬。

去那个地方,与其说谢初鸿是回家,不如说他是作为周什一好朋友,跟他们一家出门串亲戚。

除了忙碌在厨房的王叔叔对他客气,剩下几乎都拿他当空气。

王妮不必说,起码今天看了回场合,没拿话刺他。

弟弟年纪小,也不懂什么,没走两步就被秋芸抱去玩了。

燕若若只在开门听见他打招呼喊“妈”的时候,稍稍朝他右手给了个正眼,后面全程陪着秋芸、周常德围绕弟弟聊天。

周什一跟他并排坐在沙发上:“你打算什么时候把你买的礼物拿出来?”

他们今天买礼物,纯属出于谢初鸿的自发行为,根本不知道还有一起吃饭这出。

“等等吧。”谢初鸿扫视屋内一圈,氛围不合适。

再后来,周什一也被“抓”去弟弟那了。

谢初鸿独自坐在沙发角落,慢吞吞地守着垃圾桶剥橘子。

事实就是再多几个人来这个家里,局势依然没有任何变化,他还是多出来的那个。

直到一双大掌从他手里拿过橘子:“能剥吗,听说手腕扭伤了。”

男人略沉的声音平和好听,身上还穿着厨房出来没脱的花边围裙,握着橘子的手指节分明。

谢初鸿愣了一下:“已经没事了,厨房不用管吗?”

“没事,在炖高钙汤。”男人很快把剥好的橘子还给他,“若若说你爱喝猪脊骨炖的,但只喝汤,不吃脊骨。”

谢初鸿:“……谢谢叔叔。”

“最近在学校还好吗,手伤了会不会不方便?”

“什一会帮我,就没什么。”谢初鸿能感觉出这个男人是努力想亲近他的,但有些事可能注定没有结果。

男人见他握着橘子半天不动,问他怎么不吃。

谢初鸿顿了一下:“我给什一剥的,我不太吃橘子……怕酸。”

男人也顿:“你跟什一关系真的很好。”

谢初鸿眉心一跳。

男人紧跟着又笑:“不酸,是甜的。”

谢初鸿还是没动,自从他不知道多少岁在哪吃了一口巨酸无比的橘子,就再没碰过这个东西。

“真的不酸,你尝一口试试。”男人再次鼓励。

谢初鸿这才犹犹豫豫掰下一半塞进嘴里,果肉开绽,甜丝丝的果香瞬间覆盖记忆里的酸涩。

“我老家自己种的。”男人看着他的表情笑得温和。

味蕾沉浸在橘肉皮薄汁满的香甜里,谢初鸿说不上自己什么心情,只能胡乱点头。

上了餐桌,一桌饭菜是王叔叔做的,蛋糕、红酒是秋芸和周常德带来的,他们几个小的只要陪坐压桌。

谢初鸿酒量不允许,弟弟、王妮年龄不允许,只有周什一的杯子里倒了点。

看着大家纷纷开始举杯送祝福,周什一又小声问谢初鸿打算什么时候送。

他怕燕若若误会谢初鸿不记得她生日,什么都没准备、是临时被叫来的。

但谢初鸿还是那句话:“再等等吧。”

这次也许是周叔叔周阿姨也在的缘故,几个大人聊着聊着就会聊到周什一身上,时常点着他碰碰杯。

虽然也提谢初鸿,但大多话只需要他点点头,或者笑一下,捧好手里的碗专注左手用筷,又一顿局外人的聚餐,仿佛出席只是出于礼貌。

他不知道燕若若心里怎么想的,事情到今天一直找不到解决方案,无声地僵持着。

以前许多事他都无所谓,但这次,说再难听的话他也不想让步。

他就是要谈恋爱的,就是要跟喜欢的人谈。

后来谢初鸿借口上厕所,提前下了桌。

他趁没人注意,不着痕迹把礼物从他哥包里拿了,绕到主卧开门进去。

灯也不开,借着月光便笔直笔直走到燕若若床边,将手里的东西在床头柜放下。

自从燕若若跟谢鹤城离婚,他就再没在她身上闻过香水味。

谢初鸿想的是偷偷放好,回去继续当花瓶就好。

哪知道一回身,女人不知何时跟来了,就迎着夜色站立在门口。

谢初鸿指甲掐向手心,想喊“妈妈”却虚有一个空洞的口型,听那熟悉又陌生的声音淌在月光里说。

“我最开始想,你是我儿子,所有人都纵容你,我不可以。”

“但我后来又想,你是我儿子,所有人都可以不接受你,只有我不可以。”

推荐热门小说我怀疑你不是好学生,本站提供我怀疑你不是好学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怀疑你不是好学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84章 下一章:第86章
热门: 在他加冕为王前 少妇出轨日记 我的后宫全性转了[穿书] 高攀 我成了一条锦鲤 总裁她总是哭唧唧 我有神农传承 穿越之符师 我靠恋爱游戏修行 媚乡:金枝欲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