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上一章:第83章 下一章:第8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夏晚黎看他背影:“好家伙, 是上次那个跟你长特像的哥吗?”

谢初鸿惊诧:“这也能看出来?”

“老夏家独门秘籍,我爸妈每天在家聊八卦。”夏晚黎说完,例行开始催促, “好了赶紧吃饭,再不吃我人饿没了。”

谢初鸿无语:“什么饿没了, 不就是赶着吃完了好回教室跟池澈视频。”

这俩人小别胜新欢,池澈人是走了,声音跟脸却每天准时给他们打卡,存在感一点不比以前弱——不是中午饭点,就是下午饭点,他们隔壁左右总得被迫听两人“宝宝”来,“宝宝”去一次。

说是谈恋爱吧,没见过这么正大光明的,说没谈,又没见过正常人这么黏糊的。

就很具迷惑性。

“你们每天学校里视频,晚上回家又视频, 真的不会腻吗?”周什一很认真比对过, 他跟谢初鸿朝夕相处讲的话,可能还不如夏晚黎一个人单方面对池澈输出的多。

结果夏晚黎:“你还每天搂着初鸿睡觉呢, 你腻吗?饱汉不知饿汉饥!”

周什一:“……”

瞬间被说服。

考试第二天早自习,谢初鸿在座位上一面看单词表,一面留意门口经过的学生。

“这是去医院查出什么,今天直接请假不来考了吗?”周什一小声。

谢初鸿想着他昨天怎么都要考的架势,觉得可能性不大:“如果真的不来, 至少得是拖一天不住院就要去半条命的病。”

周什一嘴角悄然咧出一个弧度:“你真的在看他啊。”

谢初鸿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上了套, 嘴硬:“我就顺便, 看他熬夜流鼻血可怜……”

周什一点头:“昨天还顺便帮他擦了脸上的血。”

谢初鸿:“校医让我帮他擦, 一共就三个人,我总不能拒绝吧。”

“噢……所以你就跪地上擦了。”周什一接着逗。

谢初鸿语塞:“那样最方便!你怎么这个醋也吃!”

“谁吃了,你激动什么。”周什一撑着脸揶揄,“以前我男朋友哪关心其他人啊,就是想表扬表扬你。”

他最近忙着复习,谢初鸿自己玩自己的,没少闷声干事。

谢初鸿伸手就在他哥大腿上掐了一把:“有病。”

“是你自己恼羞成怒。”周什一看同桌脸上的心虚觉得可爱,也摸他的腿,“我觉得我这回考得不错,你做一下心理准备。”

谢初鸿又掐一把回敬:“你自己做准备吧,别太快了觉得丢人。”

也是活见鬼,自从他们在一起,周什一笑得越来越频繁,他天天看,竟然天天都觉得帅。

白斯明进门黑着脸敲两人桌板:“克制一下,还记得坐的是靠门第一排吗?”

他都数不清这是他第几次在外面大老远,看见两人在桌子底下调情互摸了。

迟早得把夏晚黎和池澈换到第一排坐。

往常考,试科目都照高考语文、数学、文综、英语排。

但这次说是请到了什么受过专业培训的英语听力播报员还是什么,谢初鸿也没仔细听前因后果,总之结论就是今天的英语考试被提到了上午。

谢初鸿到医务室,根本没想到自己推开休息室的门会看到另外一个人。

屋里另一套桌椅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添进来的,和他一左一右,分布在房间两个极端,徐何绅坐在那从包里往外拿自己的文具。

这得是没去教室,直接到医务室来的,不然他肯定知道。

“咳、好点了吗?”

谢初鸿若无其事进去,把自己此刻的问候归结为礼仪。

徐何绅看了他一眼,没说话,但也点了下头。

谢初鸿坐下,终于还是没好意思追问。

校医从外面进来,两人正齐齐望着窗外发呆,考试还没开始,休息室已然寂静一片。

上次环湖她就看出来了,让这两人平时说话是真费劲:“好像也不需要我监考。”

依旧没人吭声。

谢初鸿昨天在这待了两场考试,明显比徐何绅放松自在,英语听力开始播放试音,他还盯着正对自己桌椅的窗外发呆。

要论熬夜,他最常干的事就是刷外剧。

整场听力考完谢初鸿也没什么感想,就觉得昨天一直没机会欣赏,其实医务室外面风景挺好的,临近停车场,又是石板小道,又是葡萄架。

谢初鸿故意做得很“慢”。

仗着桌子比考场略大一圈,几张试卷摊开摆,翻页的频率和动静都有所控制,毕竟屋子里就他们两个人,不想给徐何绅太多紧迫感,只靠在椅背上漫不经心地勾答案,每道阅读题都会在原文里把答案依据标出来。

换以前他是绝对不标的,都是跟周什一待久了培养的习惯——方便周什一借他试卷,一眼能知道哪里出了问题。

英语作为所有学科里选择题最多的,谢初鸿这段时间没少刷,不想听课了一天能刷两张,想听课就一天一张,还不算其他科目,基本算作放松的产物。

卷面扫完凭直觉也把答案选了,哪里做错就修正哪里的“直觉”打开方式。

不用带脑子,是谢初鸿热衷刷题的最主要原因。

属于绝对没有任何借鉴价值的个人经验。

做完选择题,剩下完型、作文那几个单词,他右手现在也能画几笔,无非字母丑了点。

大概在他画到完形填空的时候,徐何绅签字笔没墨了,在笔袋里开始翻找。

谢初鸿本人是不用文具盒、笔袋这种东西的,桌上日常就红、黑、铅笔三支,出门考试就把红的换成第二支黑的备用,再带一支填涂答题卡的2B铅笔。

“胡医生。”

校医看时尚杂志看一半,被谢初鸿忽然递来的签字笔搞蒙了。

是看见他朝另一头歪了下脑袋才反应过来,帮忙把笔转达过去:“笔没墨了跟我说啊。”

徐何绅收下笔脑袋埋得很低。

考试没有备用笔,在他眼里是个低级得不能再低级的错误,这次是被他妈摁去医院折腾一趟折腾忘了。

谢初鸿听他卡着嗓子哼出一声“谢谢”也没在意,接着画英语作文。

太久没握笔,写起字来手生得厉害,等他一笔一划画完,徐何绅也答完了,正在往前找不确定的题复核。

校医开考前就问他,选择题这么多,要不要帮他涂答题卡。

谢初鸿拒绝了。

考试那么久,帮他把最消磨时间的答题卡涂了,他干什么?

所以徐何绅后来全都写完,谢初鸿还在慢吞吞地用左手涂,硬是卡着收卷最后十分钟才涂完。

打铃,校医放下杂志来收他们答题卡。

谢初鸿拿上试卷,笔往兜里揣好正打算出去,就听“哑巴”忽然开了口:“......你第三篇阅读的答案是什么。”

一个近乎陈述句的问句。

谢初鸿眨着眼辨认了好几秒才确认这是在问他:“等我看看。”

考完试对答案原本再正常不过,谢初鸿只是没想到徐何绅会愿意找他。

“DBABD.”

徐何绅看着自己的答案陷入沉默。

谢初鸿试探地瞄了他一眼:“我也不一定是对的,你是什么?”

“DBABC.”

最后一题不一样。

谢初鸿仔细扫了下。

-“Which of the following might have happened afterwards?”

其实他确信自己是对的,但他有点怕自己把原文里那几个一般不认识也很正常的单词什么意思说出来,惹人不快,只得模模糊糊说自己也不确定:“我蒙的。”

徐何绅掐了下手指,蒙的也大概率是谢初鸿对——这人英语就没下过一百四。

“那48跟55呢?”

“48、55是什么,选词填空吗?”谢初鸿正翻试卷,夏晚黎那个“饿死鬼投胎”的就又来喊了。

徐何绅低头把试卷塞回书包:“你去吃饭吧。”

谢初鸿看着他顿了两秒,干脆把自己的试卷也塞他包里了:“随便什么时候还都行。”

吃饭的时候,夏晚黎八卦打听徐何绅怎么样。

谢初鸿若无其事:“什么怎么样。”

“就是有没有故意找茬、呛人之类的嘛。”

“只是一个屋子考了个英语,也没机会找茬。”

夏晚黎不满噘嘴:“那他去医院检查出什么没,昨天他在考场流两次鼻血滴一地,吓死人了。”

谢初鸿没好意思说自己问了,但没得到答案,于是:“我跟他的关系好像也不适合问这个。”

周什一挑了下眉头。

谢初鸿眼神示意:闭嘴。

他们吃完饭回教室,班里有几个算几个,几乎全在对答案,为几道题吵得不可开交。

谢初鸿人往教室门口一站,一帮人瞬间围上来,就等他回来一样。

伊铭最激动:“初鸿你英语试卷呢!第三篇阅读最后一题选B还是选C!”

夏晚黎记得这个:“我C!”

“题给我看看,试卷吃饭不方便带,放医务室了。”

谢初鸿面不改色心不跳,正觉得这题有点耳熟,徐何绅就从门口进来了。

顶着众目睽睽把试卷放到他桌上,认真推了下眼镜说:“我查了单词,第三篇阅读最后那题你是对的。”

伊铭、夏晚黎:“?”

谢初鸿:“…………”

也不知道他现在说试卷是徐何绅自己主动帮他从医务室拿上来的,有没有人信。

周什一呲牙:“初鸿让你帮他拿的试卷吗?”

徐何绅摇头抿了下嘴:“他借我对答案。”

说着,徐何绅又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签字笔放到谢初鸿桌上:“还有谢谢你借的笔。”

选B选C瞬间不香了。

伊铭、夏晚黎纷纷扭头盯谢初鸿:说好放医务室呢?

谢初鸿果断避开视线装死。

学着夏晚黎在视频喊池澈的口吻,望向周什一:“今天食堂的芹菜做的比以前好吃,宝宝你说呢。”

推荐热门小说我怀疑你不是好学生,本站提供我怀疑你不是好学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怀疑你不是好学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83章 下一章:第85章
热门: 我在超能比赛谈恋爱 在逃生游戏中恃美行凶 军门长媳 穿成暴君的男妃/穿成暴君的男妾 我不是天生欧皇 顶流也要继承家业 和霸总假戏真做 想和校草分个手[穿书] 豪门老男人撩又甜 少帝他不想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