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上一章:第82章 下一章:第8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不要仰头, 不要吞流到嘴里的血。”校医声音是难得的紧急,一手拿卫生纸塞给徐何绅,一手推着他到洗手池边, “出来帮我在他额头上拍一下水。”

谢初鸿对眼前下半张脸满是血渍的人愣了一秒, 才反应过来是在叫他:“噢来了。”

徐何绅鼻血流得很厉害。一路仰着脑袋从教室跑到医务室,满嘴血腥味,连谢初鸿在都顾不上了, 在水池边一低头,鼻腔里鲜红的血便争先滴落到白瓷上晕开。

“咳、把嘴里的血吐出来吧。”谢初鸿拧开水龙头,不尴不尬地提醒。

徐何绅照办了。

“用手指捏住出血的那边鼻孔,两边都出就两边鼻翼一起捏。”校医正在冰柜里翻找冰袋,“谢初鸿帮他拍水没?”

“拍。”

谢初鸿右手瘸了,只能左手给他拍, 两人在洗手池前姿势很别扭,只要是并排站, 怎么都别手。

冷水拍额头的原理跟冰敷差不多,都是收缩血管止血。

谢初鸿眼见他鼻血一点一滴从捏在鼻子上的指缝往下漏,心里最后一丝杂念也放下了,直接绕到人身后,右手虚放到他右肩:“我搭一下。”

徐何绅个子小, 跟夏晚黎差不多,可能比夏晚黎还单薄点, 谢初鸿很容易能将人环起来, 前胸贴后背,沾着水的掌心在他额头连续不断地轻拍。

储存在冰箱里的冰袋, 这段时间都被谢初鸿用了, 下一次补货在明后天。

校医只能从她冻来泡咖啡的冰块模具里扣出两块, 找薄毛巾包上,让谢初鸿帮他拎着挨他鼻梁。

“嘴里的血都吐干净没,漱一下口。”校医找来垃圾桶放到椅子前,“漱完口过来坐。”

谢初鸿现在右手已经能拿一点轻东西,不用徐何绅开口提,便主动伸长胳膊把饮水机上放着的纸杯帮他拿来了。

徐何绅现在嘴里还是铁锈的苦味,心里惦记着事,一五一十照校医吩咐的干,不敢抬头看面前的镜子。

“我自己能拿。”

徐何绅坐上椅子,一手捏鼻子,一手从谢初鸿手里接过毛巾。

校医正在拿拖把处理他进来时滴到地上的血:“让他自己拿吧,谢初鸿你帮他把脸上的血擦一下。”

两人视线下意识对到一起,皆是一愣。

“你们两个也是有意思,环湖他帮你,现在你帮他。”无知无觉的校医还在继续,“总不能让一脸的血就这么摆着,是考试考到一半忽然流的,还是不小心磕了碰了?”

徐何绅看着眼前已经开始默默找到湿巾的人,眼神都是飘的:“……可能是熬夜。”

校医:“你昨天晚上几点睡的?第二天要考试还熬夜?”

徐何绅不仅下半张脸斑驳,脸颊、镜框都蹭了血,好端端一张斯文的脸成了小花猫,怪可怜的。

谢初鸿衡量了一下他坐椅子的高度,和自己下手的姿势,最终决定半跪着帮人擦。

他单膝着地,昂起脸的那一刻,徐何绅惊得满眼无所适从,完全没想到他这么放得下身段,答话也开始磕巴:“可能三、四点吧,我熬习惯了……”

“三、四点?”校医手里的拖把停了,见鬼一样回身看他,“不要告诉我你是学习学到三四点。”

谢初鸿听到答案的震惊跟校医一模一样。

徐何绅垂着眼睫应了。

校医难以置信:“你们每天学习任务有这么重?谢初鸿你几点睡?”

谢初鸿刚擦到他鼻子底下人中那一片重灾区,咳嗽:“我以前也熬夜,现在比较早,十二点不到会睡。”

“那你以前熬夜干吗,做题啊?”

“有时会吧……”

谢初鸿是不想再拉仇恨了,没敢当着徐何绅的面说自己熬夜纯玩。

校医表示非常不理解:“哪那么多题可以给你们做啊。高三还有一个学期,现在就熬夜熬得流鼻血,后面怎么办?”

校医顺着血渍一路清理消毒,一路说教。

谢初鸿始终沉默着帮徐何绅擦脸,竭力降低存在感,一张湿巾脏了就换另一张。

动作间两人挨得极近,脸上微表情也看得明显,双方都有意避让着视线,谢初鸿也知道徐何绅不想狼狈被自己看见——他以前确实没想到这人学习这么努力。

家里有瑶姐,作文比赛有唐主任,流个鼻血还有校医……

徐何绅盯着墙上的钟问:“大概还要多久,我作文还没写。”

谢初鸿嗓子一哽,都这样了还想着回去考试……

校医也在看时间:“你过来的时候十一点不到,现在已经快十一点十分了,一般来说超过十分钟没止住血的,都应该去医院检查一下,可能是身体其他方面出了问题。”

徐何绅声音很平静:“还没超,应该马上止住了。”

“那十一点半收卷,二十分钟写八百字的作文也来不及。”校医说出了谢初鸿的心声,现在他开口劝什么都像风凉话,只能校医说,“你把作文空着,到时候出分照平时水平加一加不就行了。考试是考给自己看的,又不是考给别人看的,急于一时干什么。”

谢初鸿已经帮徐何绅把脸上擦拭干净,从地上起身时,他下意识想撑地面,手都伸出去了才猛然想起什么般,赶紧换了一只。

徐何绅盯着被他及时收起来的右手:“现在回去就来得及。”

校医、谢初鸿:“…………”

校医像是有点被他的执拗气着了,扔给他两包卫生纸便摆手:“你觉得没事你就回去吧。”

徐何绅也没跟谁客气,用纸把两边鼻孔一塞,当真从医务室走了。

谢初鸿看着他果断的背影有些说不出话。

如果换做他每天学到三四点,说不定也会这样……

校医摇头:“如果不警醒,还会有下次的,得不偿失。”

当时说出这句话,校医自己没上心,谢初鸿听着也没在意,哪知道一语成谶。

——下午数学考一半,徐何绅又来了。

校医直接打电话把他们班班主任叫来,让他给徐何绅的家长打电话:“赶紧领走去医院。”

“考完再去医院。”

一天之内第二次流鼻血,少年明显没了第一次的手忙脚乱,坐在熟悉的位置微微佝偻着腰背,声音轻飘飘的,听着就让人很没法放心。

一班班主任想说点什么,看了好几场戏的谢初鸿终于沉默不下去:“你要是想考,就去我位置上接着考,只是不计排名,一样可以让老师帮你算分。”

在场几人皆是一愣。

徐何绅没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帮自己说话。

一班班主任有点蒙:“那你不考了?”

“我已经考完了。”谢初鸿抬手晃了晃自己还半瘸的手。

所有科目里,只有数学是他最没办法的,看着后面大题全会,一个字写不了。

校医睨徐何绅顿了一下,竟然觉得可行:“你家长来之前你就进去用谢初鸿的试卷接着考吧,随便找张纸写答案,让你班主任给你监考。”

徐何绅没意见,鼻孔里塞着纸就起身进去了,用谢初鸿干干净净的草稿纸答题。

班主任又是一蒙。

这个学生在班上一直默默无闻,既不惹事,也不张扬,但他只知道是个乖学生,没想到这么拼命。

校医等他们关门进去,只剩谢初鸿一个人能听见自己说话才感慨了一句:“人跟人真是不能比。”

谢初鸿哑巴吃黄连:“您可别说了,再说我晚上放学要被套麻袋了。”

瑶姐赶到的时候,距离数学考试结束还有几分钟,徐何绅还在里面答题。

谢初鸿估计他们班主任是看徐何绅答得真的很认真,不仅亲自出来让瑶姐稍微等等,还答应往后延十五分钟,把流鼻血耽搁的时间补回来。

瑶姐第一反应:“还能考试,是不是说明症状没有很严重?”

“那也不是,只是不缺这几分钟。”谢初鸿帮着答了。

瑶姐看他也在医务室很意外:“你怎么没考,也哪里出问题了吗?”

谢初鸿讪笑解释了一下自己的手,瑶姐立马瞪着人说上了。

这回轮到校医意外:“原来你们认识啊。”

谢初鸿又笑了一下,没敢多吱声。

后来收卷的铃敲了,徐何绅还在里面加时赛,瑶姐走不了,谢初鸿也就陪着她说说话,一起等。

不出所料地,瑶姐晚上有时在CB忙,根本不知道徐何绅偷偷学到那么晚。

校医让她谢谢谢初鸿,故意夸张:“直接跪地上帮着擦的血呢。”

瑶姐问谢初鸿等下要不要一起出去吃个饭,然后再把他送回来。

谢初鸿吓得赶紧摆手:“我说好了跟同学一起吃,您还是赶紧带徐何绅去医院吧。”

结果瑶姐:“那就把你同学也叫上。”

“不了不了,不止一个,好几个呢。”

谢初鸿正竭力拒绝,夏晚黎和周什一就从楼上找下来了,嘴里嚷着等他吃饭的话,在看见瑶姐和出来的徐何绅后嘎然而止:“……医务室这么热闹。”

回答他的,是门口紧跟着出现的白斯明,说是想看看谢初鸿在医务室过的怎么样,结果看到这么一大屋子人。

相顾无言。

最后还是校医先开的口:“我要下班了,你们该吃饭吃饭,该回家回家,都在我这站着干吗?”

谢初鸿脑子转得飞快:“我们三个今天说好了跟白老师一起吃,有机会下次吧,下次。”

瑶姐刚摸上自己儿子的后脑勺,谢初鸿再次睁眼说瞎话:“已经谢谢过我很多次了,不用再谢了,赶紧去医院吧。”

瑶姐看了众人一圈,只得作罢。

几人在医务室门口把母子俩送走,哪知道白斯明还真一副也要朝校门口过去的架势。

谢初鸿无语:“你干吗,我瞎说的,你真出去啊?”

白斯明也无语:“谁跟你出去,我本来就约了人出去吃饭。”

夏晚黎一愣:“吃完再回来上晚自习?”

“晚自习跟英语老师换了,你们明天考英语,又不考语文。”白斯明春风得意一推眼镜,走了。

三人:“?”

推荐热门小说我怀疑你不是好学生,本站提供我怀疑你不是好学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怀疑你不是好学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82章 下一章:第84章
热门: 我画的港黑找上门来了! 至高降临 山村教师寻爱记 时尚大佬 有钱的苦你不懂 穿成暴君的御宠 糙汉娶夫记 蜜糖的滋味 上将夫夫又在互相装怂 复刻少年期[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