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上一章:第74章 下一章:第7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到底什么情况?”谢初鸿声音压得极低。

白斯明向来不要求他们一到教室就开始早读, 班上学生都各自抢着上早自习前的最后一点时间聊天、吃早饭,伊铭按照原轨迹回了座位,没人注意他们。

白斯明站在门边, 话对他们说, 视线却落在教室各处:“是唐主任主动找的我, 具体让我开完家长会带你们家长去找他。”

谢初鸿和周什一都有些愣。

他们刚刚才碰到过唐主任, 完全看不出干了这种大事, 想再继续追问态度, 早自习的铃却响了。

白斯明没法细说, 只能在迈向讲台前做担保:“只要你们好好学, 我保证什么事都没有,早读吧。”

下午六点这个时间, 对于周常德的律所来讲谈不上早退, 因为他们就没有休息的时候。

他今天为了给两个孩子开家长,很早就和所里打了招呼。

先前一直是秋芸处理学校事务, 今天到一中,还是周常德第一次, 秋芸特地把车让给他开。

校门口形形色色家长很多,周常德也不用找谁打听, 边看手机屏幕上谢初鸿画的示意图, 边顺着人流往里走就行。

教室里的孩子们已经全都被清到了操场上,每个班只留了班主任。

白斯明站在三班门口, 同陆续到来的家长寒暄打招呼。他一直带文科最好的班,两年来班里学生几乎没怎么动过, 家长都是熟脸孔, 多少有些印象。

等到周常德进班的时候, 白斯明跟他打照面第一眼就认出来了:“是什一的爸爸吧?”

周常德推了下眼镜笑:“别人都说什一跟我长得不像。”

“可能是气质。”白斯明也笑。

想着两人第一次见面, 就得为孩子搞对象的事一起去年级主任办公室,心情多少有点微妙

尤其他始终对周什一和谢初鸿嘴里长辈的“不反对”持怀疑态度:“他们坐第一组第一排。”

“谢谢。”

周常德刚刚靠近教室的时候就发现了,虽然每个孩子课桌上都放着留了他们姓名的作业,但这个班主任依然会给每位家长准确提醒位置。

先前只听自己老婆鼓吹他如何不显年纪、如何帅,现在看看,确实负责。

周常德在自家儿子的位置坐下,西装外套解开扣子,手提包乖巧地放在谢初鸿座位上,正新奇扫视教室环境,就听背后一个女声对他问。

“是周什一的爸爸吗,听说您今天也帮初鸿开家长会。”

周常德应声回头,背后一排座位只有正后面坐着人,另一个空着。

凭气质判断,这个应该就是秋芸特别提醒他要客气一些的。

“池澈妈妈吧,久仰。”周常德没装作完全没听说。

女人也不在意:“秋总编说初鸿现在也住您家里。”

“以前是大学同学,交情深一点。”周常德笑容不变,听起来应了,其实什么多余的信息都没透露。

女人听懂了暗示,觉得这一家人都有点意思,只能放下心思:“我能看看初鸿的作业吗?”

周常德先是把手伸过去,但很快想起什么般,无奈:“虽然我帮初鸿开家长会,但作业是个人隐私,没有初鸿的同意,我也是不能看的。”

女人愣住:“孩子而已……”

“隐私跟年龄无关。”周常德说完才“恍然”该自我介绍,歉意向女人递名片,“不好意思,职业病。”

态度良好,口吻真诚,让人挑不出毛病。

女人接下名片再没说话了。

教室里的家长们坐了七七八八,白斯明站在讲台上对PPT做着最后的调试,池澈妈妈身边的座位一直空着,是直到家长会快要开始的最后一分钟正主才出现。

是个憨厚的男人,衬衫下挺着点啤酒肚,容易相处的气息几乎跟池澈妈妈在南北两极,顶着一屋人的注视为自己的踩点道歉。

大家见怪不怪,男人对自己永远最后一个到教室似乎也非常有自觉,顺手帮白斯明带上教室前门,小声给池澈妈妈道喜。

“厉害,我听晚黎说小澈这回机构里专业模拟考又是第一。”

周常德以为照女人的脾气,多半也是要阴阳怪气的,哪想到她竟敛下眉眼:“晚黎这回考得也很好。”

短短没了后文。

周常德忍不住朝那笑眯眯的男人多看了一眼,果然找到他腕间价值不菲的名表。

男人一派和气,明显也想和他打招呼,但家长会已经开始。

操场上。

唐主任拿着话筒站在操场最前面,一一点评他们这次联考的战绩,说一些耳朵听起茧的话,大家兴致缺缺,各自小声聊天。

池澈不在,夏晚黎今天一整天又是蔫蔫巴巴的,总觉得池澈这样是他怂恿的锅。

周什一和谢初鸿一前一后把人夹在队伍里,告诉他池澈妈妈本来就很疯也没用。

夏晚黎更难过:“他都从来没给我说过。”

“不想让你担心嘛。”

谢初鸿说着忍不住望了下天,谁能想到呢,他现在安慰人也能如此熟练。

“但同桌这么久,我从高一就跟他一直是同桌。”

“说了也没用嘛。”

“可以想办法解决啊。”

“还在读书,也没办法搬出去住。”

“但我就是越想越后悔,我逗他干什么,那天就应该直接答应他,不要他追我了。”

“嗯,等他出来再告……嗯?”

谢初鸿和周什一齐齐朝他投来视线:“是我们想的那个意思吗?”

夏晚黎低头踢着脚下草坪里的小石头:“你们不是都知道吗,他生日那天给我表白了,我让他追我一段时间,看他表现再。”

孩子嘟囔着嘴,池澈没消息多久,他就在心里为这件事憋闷了多久。

又被拒绝又被关起来,得多难受。

谢初鸿和周什一还没回神,前头宣布奖学金的唐主任,已经喊到了夏晚黎的名字。

被喊到名字的,除了得上台领奖学金,还得合影留念。

这次池澈不在,由夏晚黎代他领。

他本来在台上拿着两个薄薄的红包够不高兴了,唐主任还握着话筒格外高兴地对着相机宣布:“这次文科榜眼有两个,第三年,恭喜三班的夏晚黎同学,终于追上池澈!”

夏晚黎当场哇得一下嘴就瘪得没边了,顶着摄影师按下的快门恨不得原地哭出来。

看的谢初鸿几人哭笑不得。

按往年,文理两个年级第一是要跟进步奖一起,三个人合影的。

谢初鸿和熊聪毫无悬念又被点上台领钱,谁知道周什一紧跟其后听见了自己的名字。

唐主任在台上说起他进步整整五十分,高兴得像在给整个年级拜早年,让周什一分享学习经验。

一切发生得太快,周什一被体委一把从班级方阵推出去,都有点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

没人给他说过还有进步奖这种事啊。

“就随便讲两句,是怎么半个学期进步五十分的。”唐主任拍他的肩膀,刚想暗示比如做了什么试卷,就听这孩子傻头傻脑如实招了,张嘴一声“初鸿”。

“都是我同桌初鸿教得好。”

唐主任差点没背过去,干脆夺过话筒自己说:“你怎么什么都想着初鸿,明明也有我数学试卷的功劳!”

周什一这才尴尬恍然,敢情是为了这个,连连点头补救。

底下哄笑一片。

唐主任哼哼:“你们笑什么?周什一试点成功,现在我们要全年级推广,你们回教室就会领到同款数学试卷,理科班也有!”

唐主任说话时,谢、周一直在旁边观察他的神情,心已经放回大半。

要不是唐主任传唤了他们家长,谁又能相信站他们中间笑露八齿的年级主任,看到了学生接吻的照片。

还是两个男生。

两人不约而同对视:没事,反正有白斯明做担保。

今天提前放学。

大家在操场发完钱,不是去班门口等家长一起走,就是家里住得近、嫌家长会时间太久,自己先回家。

但白斯明开家长会向来没废话,几个表格将学生情况概述清,该表扬表扬,该批评批评,也不搞什么打鸡血的话,战况越好,家长会越短,回回都是整个年级最早散会的。

这次甚至直接赶在了孩子们从操场回来之前。

众人只来得及看见,白斯明被不少散会后爱问东问西的家长围在中间。

夏晚黎的爸爸就是其中之一。

夏晚黎很烦他这样,上去就把他爸从人堆里抓出来:“你有什么想知道的,直接问我不就完了,我又不是不告诉你!”

“哎呀,跟老师聊聊天,搞好关系也很重要嘛。”

“你跟老白好干吗,是我读书,又不是你读书,官场恶习。”

夏晚黎怼他爸就没嘴软过,周什一第一次见还有点紧张。

结果人家爸爸一点不生气,好声好气想从他手上接过包:“好好不聊,那我们就直接走啊?”

夏晚黎不仅抓着书包不让帮,还瞪了他一眼:“不然你还想干吗!”

白斯明说不用他道歉,他就只能逼着自己赶紧走,免得总看见池澈妈妈又忍不住。

那男人摆手连连,滴溜溜跟在自己水当当的儿子屁股后面走了。

刚见识完池澈妈妈,再来看夏晚黎,周什一只觉得叹为观止:“夏晚黎他爸爸一直这么顺着他吗?”

谢初鸿不置可否:“本来说高中就要送晚黎出国,觉得国内高考太苦,晚黎说什么都不肯,他爸说读私立,晚黎还是不肯,这才来的一中。”

刚来一中,夏晚黎爸爸还想给白斯明送礼,被夏晚黎知道又是一顿臭骂。

“反正他家里对他没什么要求,晚黎学习超过十一点都心疼。”

这么一对希望宝贝轻松快活的爹妈,也不知道夏晚黎那么强的好胜心是哪来的。

周常德在两个孩子身边听着有趣。

池澈妈妈的座位就在后面,同样作为“留班生”,几人聊这些她不可能听不到。

白斯明好不容易把外面的家长解决完,给了周常德一个抱歉的眼神,让他再等等,首先把池澈妈妈找出去。

周常德拜秋芸所赐,对池澈的遭遇有所耳闻:“把孩子关在家里,难道请私教去家里教吗?”

谢初鸿悲观摇头:“谁知道呢,可能只是展示权威。”

几人正聊着,一个背着手的身影不知何时从后门晃悠进了他们教室。

“这是什一爸爸吧?都在啊,我还以为什一跟初鸿会先回家。”

被点到名的两个孩子吓了一跳。

一级警报!

白斯明不得不打断跟池澈妈妈的谈话。

唐主任却摆手:“白老师先忙,正好什一和初鸿代劳也行,陪家长去我办公室坐坐。”

谢、周:“?”

不合适吧,他们都准备好躺赢了……

推荐热门小说我怀疑你不是好学生,本站提供我怀疑你不是好学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怀疑你不是好学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74章 下一章:第76章
热门: 我是巨佬们早死的白月光 逼真 调教香江 我在古代办报纸 我一人分饰全部反派[穿书] 楚天以南 我在古代做皇帝 影帝和豪门恶少官宣了! 山村生活任逍遥 小狼狗只想混吃等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