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上一章:第68章 下一章:第7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感受到氛围的凝固, 洛添也知道自己皮过了,赶紧改口:“我就是看你们太紧张,想你们放松一点, 不然洛瑶瑶那种傻子都能看出来有事。”

众人:“……下次请直说。”

这么玩心跳谁受得了。

好在事情的进展比他们想象顺利。

徐何绅收到伊铭的照片, 果然在上楼时额外望向了拐角。

谢初鸿赶紧低头把眼睛藏回身前人怀里。

李迪觉出他的僵硬:“就这么怕公开性向?”

“话真多。”

李迪气笑:“嘴真硬。”

周什一趁所有人“忌惮”徐何绅, 实在没忍住好奇, 一走过去看到的就是李迪为了借位逼真, 凑到谢初鸿耳边的画面。

他脑子里先空了一秒,紧跟着,是又一次被排除在外、铺天盖地的恼火。

都这样了这还有什么不明白,含糊其辞不告诉他,不就是怕他不同意?

二楼众人的谈笑还在继续, 周什一混在人群里掌心紧握, 一时把还跟在身边的人忘了。

“原来谢初鸿学长是弯的吗!”洛瑶瑶顺着他的视线, 直接被吓到气声破音,拽住袖子猛摇, “那个人是谁!我就说怎么总感觉不对!”

周什一满腔怒火被晃得五味杂陈, 他强迫自己转身把人带回三班圆桌的方向, 不要坏了事。

但洛瑶瑶还小声在他耳边连环追问。

“到底是不是,其实我们好多人都猜谢初鸿学长是弯的!”

“你每天跟他在一起,你肯定知道!”

“哇那你们是不是其实都知道?”

“刚刚那个是不是他男朋友!背影看着也很帅的样子……”

洛添眼看自己妹妹一句接一句, 最后直戳周什一爆炸中心,赶紧拖了张椅子插进两人中间。

“好朋友的隐私,就算知道也不可能告诉你, 不然哪还是你爱豆。”

洛瑶瑶觉得有理, 周什一肯定不是乱说话的人。

洛添再接再厉继续忽悠, 当事人始终沉默着没接话, 特地挑了背对徐何绅的位置坐下。

找李迪的道理他懂,想保他、不告诉他,他也能理解。但现在这个局面,他依然没法说服自己接受,脑海里总克制不住地重播着刚刚两人搂在角落的画面。

抱了,那亲了吗?

会不会也伸舌头?

周什一不确定在结果功利主义心里,接吻是不是件无足轻重的事。

他们两个都还没单单纯纯的唇吻过。

作为今天的寿星,池澈和伊铭都很忙碌。

伊铭稍微强点,朋友大多在二楼,像是忽然意识到自己其实长得也还不错,逢人就抓到一起拍亲密合照,男男女女,跟体委的几张,他甚至按着人发了朋友圈。

池澈就稍微惨点,得上下爬楼梯把底下一整层的艺术生也兼顾,据说美术、传媒、音乐、体育,学什么的都有,很难想象他平时得花多少时间,维持他妈妈满意的社交度。

洛添是实在看不下去周什一日月无光的颓废,才当着洛瑶瑶的面给他递话:“我刚看着呢,就是摆了一下样子,没干什么。”

伊铭趁着徐何绅不注意,也把脑袋揪过来说话:“其实谢初鸿昨天已经答应你了,就是打算晚一点再告诉你,怕你受不了。”

周什一这才出声:“……什么意思?”

“你看你现在没名分都崩溃边缘了,要让你知道你有,你不得直接把李迪炸了。”伊铭说话怕洛瑶瑶听懂,哼哼唧唧的,“昨天你把人摁躺椅上我们都看见了,费我跟老白不少心思解释,要怪就怪你自己不争气断片忘了。”

夏晚黎和池澈站在远处,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反正就点头。

周什一见几人态度如此笃定一致,又想起早上自己对着谢初鸿升旗,谢初鸿不仅没生气,口吻还带着几分狡黠才开始将信将疑。

洛瑶瑶云里雾里非常不满:“你们说来说去到底在说什么!”

“小点声吧祖宗,让你知道,这楼上楼下两层都得知道了。”洛添哄她,“怎么你爱豆一个还不够你操心,对我爱豆也好奇起来了,专心一点,等会还跳舞呢。”

周什一顿住:“什么跳舞?”

洛添错愕:“这个也没给你说吗,这是每年池澈学长生日的必备项目,才艺展示加饭前跳个舞。”

周什一:“?”

周什一:“才艺展示又是什么?”

“池澈学长的妈妈是经纪人嘛,对他要求很离谱的。”说起这个,洛瑶瑶终于插上话,“今年请伊铭学长到家里一起过,好像就是阿姨想看看他能不能处理好局面,让另一个寿星在别人家也不尴尬,不觉得被冷落,我跨了年级都听过。”

周什一就说怎么好端端地整这出,伊铭本人听了都摇头。

“挺惨的反正。”洛瑶瑶,“才艺展示高一那年是小提琴,高二是配音,今年不知道又要让他干什么。”

三人正说,楼梯口传来一阵高跟鞋响。

一个西装利落的短发女人带着佣人从楼下上来,配饰精致,不消周什一仔细辨认,和夏晚黎猫在一处的池澈已然起身。

“妈妈。”

女人扫视周围:“请来的朋友都到齐了吧,我刚在楼下逛了一圈,没看到什么……那个男生是谁?”

所有视线跟着她落到周什一身上,周什一眨了好几下眼有点没反应过来。

池澈答:“我们班新转来的,坐我前桌。”

“就说以前没见过,比楼下强。”女人很快转开视线,“让同学们暂时挪一下,把钢琴摆到阳台上。”

池澈“知道了”三个字没出口,佣人已然兵分两路,一波抬钢琴,一波为原本阳台上的“三班圆桌”重新引导安置新地方。

周什一还在惊讶池澈竟然会弹钢琴,场地就清好了,佣人们安安静静排列在一旁,动作非常快。

一楼屋子里的学生已然聚到花园里,抬首观望。

风和日丽,室外柔和的光亮落在阳台瓷白的三角钢琴上。

周什一惊讶发现向来镇定的人,竟是暗自合了下眼才坐到钢琴前。

池澈腰背挺直,暴露在所有人的目光里,抚上琴键:“弹《军队波兰舞曲》吗妈妈?”

女人抱臂:“《G小调前奏曲》,你这段时间就没弹对过,隔壁五年级的都会了,不要再出错。”

池澈垂眸:“知道了。”

氛围其实不太好。

楼下楼下没一个人说话,全望着钢琴凳上的少年。

周什一心里没由来地为他紧张,第一次觉得开朗如池澈也很脆弱,直到他长出一口气,落指弹出第一串音符。

周什一蒙了。

他对音乐、乐器一窍不通,但池澈十指在琴键上弹跳的频率和力度做不了假,掌间每一下收放都像弹出去的子弹,短促有力。

“毛子的歌,真牛逼……”

这句低叹,周什一是从身边伊铭嘴里听见的。

他不知道意味着什么,但节奏渐进高潮,旋律越铿锵浑厚,池澈手指砸向琴键的力度也越大。

听似大气磅礴,从侧面看,阳光却将他颀长的身躯打得很薄,脖颈低折,刻下的每一笔都像工艺品,精美易碎。

一曲完毕,池澈眉间拧出的小疙瘩才算抚平。

周什一感觉池澈是松了一口气,但他不敢表现出来,一口陪伴他演奏完整首的气就这么生生吊在嗓子眼里,手从琴键挪下来第一件事,便是将目光投向那个不言苟笑的女人。

周什一不确定他眼里有没有希冀,只知道现场没人敢鼓掌,所有人都在等女人的点评。

“仪态太紧,弹钢琴是为了让人享受,不是跟着你一起紧张这曲子有多难弹。”

“……知道了妈妈。”

池澈不动声色收起紧张到近乎失去知觉的指尖,这是他近半个月第一次完完整整弹下来。

他从钢琴凳上起身,齐整的掌声才如约而至,规矩到周什一都在心里觉得异样。

池澈让出位置,女人朝伊铭招手:“另一位寿星也来弹吧,正好让小澈学习一下。”

伊铭赶紧摆手:“不要了阿姨,我弹不来这首,底下好多学音乐的呢,我就不丢这个人了……”

女人却很坚持,像是事先确认打听过才这么安排的:“我听小澈说你学了八年钢琴,怎么弹不来,你不要为了照顾他的面子、让着他。”

“这个真没让。”伊铭摸着后脑勺笑,“我八年就是说出去比较唬人,其实业余十级都没考呢,拉赫玛尼诺夫这首超十级了,我要能弹,肯定去考音乐学院。”

女人定定地盯着伊铭看,伊铭憨态巍然不动。

她这才松口:“是我强人所难了,那小澈私下再自己找你讨教吧。”

“没有阿姨,池澈才学四五年就能弹成这样,应该是我讨教,真的了不起。”

“不用再帮他说话了,像我在虐待他,你们好好玩吧。”女人笑了一下,扭身望向池澈,“跟我来一下。”

“来了。”

池澈有求必应,刚走到夏晚黎身边,脚下的步子便改了方向,跟着他妈走开。

楼下的人群再次散开,二楼的氛围也稍稍活络些。

周什一不知不觉手心出了点冷汗,夏晚黎朝他们靠过来气到跳脚:“本来就是虐待,神经病!”

佣人们机器人般,一言不发重新把钢琴重新搬回大厅。

丹宁妤她们好几个女生忍不住搓了搓胳膊:“真是不管什么时候见到池澈妈妈都觉得窒息。”

“学长一直这么苦吗?”洛瑶瑶都不敢相信池澈能幽默开朗活到今天。

洛添:“百闻不如一见,我今天算是开眼了。”

周什一遥遥望着那对仿佛上下属交代任务的母子,觉得谢初鸿先前训他训得真对。

“回家还凶吗?”

不知何时也过来的谢初鸿如是问——计划只是让他们保持距离,不是绝交。

周什一先摇了下头,后望着他跟李迪站在一起,心里平复这么久仍旧觉得不是滋味。

好在李迪已经被谢初鸿“调||教”得很乖,开场白说在前头:“今天不跟你扯皮,是你对象找我帮忙,顺便陪我姐。”

李舒雅跟池澈一个艺考培训机构,早前上来跟几人打招呼聊过两句,就跟朋友一起去楼下了。

周什一听见李迪都说谢初鸿是他对象,心里终于放下一点,刚想当面求证,伊铭就够着他的脖子给两人来了张自拍,说。

“你们可别打,刚刚另一个角度的照片我已经拍了,等会跳舞你俩让我再拍两张,我好怂恿他。”

事已至此,计划已经全部告诉周什一。

他们会拍一些谢初鸿跟李迪的暧昧照片给徐何绅,一边让他眼见为实,一边让他觉得自己手握证据,但又拍不到更实在的铁锤。

等一切结束,伊铭会怂恿他把照片发给白斯明。

从前面几次事发分析,主管的胆子明显还没那么大,知道白斯明惹不起,多半只给徐何绅说了谢初鸿的事。

但接收人是白斯明,只是他们做的第一手准备,第二手,是同一个场景里,他们除了发给徐何绅的暧昧版,还从另外的角度拍了澄清版。

也就是两人其实什么也没干。

周什一刚刚听见伊铭说话的时候,三人其实已经趁着池澈跟池澈妈妈吸引火力摆拍结束了。

伊铭今天疯狂跟人拍照,图的也就是到时为李迪和谢初鸿的亲密程度混淆视听,证明生日上大家都很亲密,说明不了什么。

但周什一现在明显不关心这些,谢初鸿略略低头避开他炙热的视线。

池澈归来首先跟伊铭碰了下肩膀:“谢了兄弟。”

伊铭看那头:“小事,你妈走了?”

除了谢初鸿,第二个八卦让他绝口不提的人就是池澈了,他是真觉得这孩子惨。

“走了,你要是今天弹了,我至少接下来一个月都得坐在钢琴跟前。”池澈现在就是无比庆幸自己没弹错。

伊铭:“关键你妈也是,到底怎么想的,你四五年把《G小调前奏曲》弹得像模像样,还不满意,非跟我一个弹了八年的比。”

李迪意外:“意思是你钢琴弹得不错?”

“拿过奖的我会告诉你,正经弹钢琴很少考业余评级。”伊铭一到私下立马不藏了,虽然他从李舒雅的角度不喜欢李迪,但其实他们没什么实质性||交集,不影响他嘚瑟,“好赖也算唯一拿得出手的特长。”

“他妈妈还让他跟初鸿比成绩呢,就是神经。”夏晚黎对阿姨积怨已久,盯着池澈明明是关心人的话,口吻却非常冲,“手没事吧。”

池澈嘴角忍不住弯了一下:“没事。”

众人纷纷侧目:“你手怎么了吗?”

池澈自己还没怎么样,夏晚黎先瘪嘴委屈上了:“他上次周考没考好,他妈不让他出去上课,就按在家里学习、练琴,你们一点都不关心他,他手指都发炎一个礼拜了!”

众人错愕,池澈自然摆手没那么严重。

夏晚黎更气:“每天不严重不严重,那你别让我帮你抄笔记!让你给你妈说歇两天不练琴都不敢,胆小鬼!”

谢初鸿很快反应过来:“你们排球赛之前吵架,是因为这个?”

“其实就是我单方面骂他!他妈妈要求什么他都不反驳,傻子一样,恼羞成怒才跟我吵架!”夏晚黎越说越生气,“刚刚不想弹就直接告诉你妈妈不想弹啊!为什么总要勉强自己!”

天知道他那天早上偶然发现这人十根指关节通红一片有多着急。

池澈鲜少这样语塞,既无奈,又不知道如何解释。

谢初鸿看了他一眼:“拒绝的后果应该很惨重吧,阿姨性格比较强势。”

“别聊了别聊了,徐何绅放手机了,谢初鸿你赶紧跟李迪去角落接着谈恋爱。”伊铭催促。

周什一脸色一沉。

李迪眼见那边就要看出不对,这两人还在眼神你侬我侬,果断揽住人和他错身而过。

“跑不了,等会跳舞就还你。”

洛添把自己妹妹托付给丹宁妤,回来正好撞上李迪跟谢初鸿走开,羡慕的不得了:“其实我也可以啊,怎么不找我呢,我要是出柜我家里人也不会说我的,还会帮我干死逼逼我的人。”

“少说两句吧。”伊铭想着都觉得好笑,“先是周什一,然后是你,现在又是李迪,我估计徐何绅一天天被谢初鸿这个混乱的生活作风气得不轻。”

“你们脾气真是不错,要我,放学堵路上把衣服扒了,拍两张裸||照轻轻松松。”李迪嘴上这么说,其实乐得跟谢初鸿单独待待。

“谁让他妈妈很照顾我。”

李迪这个方案,只适合对待毫不需要留情的垃圾,但瑶姐在中间卡着,比起以暴制暴,谢初鸿还是更愿意解决问题:“他妈妈很看重他,能平和就平和吧,伤自尊容易出问题。”

李迪听完咂摸好半晌:“难道是被周什一感化了吗?”

认识时间不长,不影响他觉得这些话不像谢初鸿说的。

谢初鸿不理他,要把他的胳膊从肩上推下去,李迪不肯。

两人走着走着就闹起来了。

秋芸走在池澈妈妈身边从楼梯上来,抬头第一眼,就见一个男生将谢初鸿锢到怀里,谢初鸿有所顾忌般,飞快扭头看向另一头人群,确定她那傻儿子无知无觉才重新扭回来——跟她们对上视线。

时间凝固。

李迪和秋芸是认识的,谢初鸿一时甚至忘了继续推开人。

池澈妈妈难得对谁笑得亲和,问他:“这是初鸿校外的朋友吗?一中的孩子我翻过名册都有印象。”

秋芸看着两人缓缓开口:“没有……这是我儿子的朋友,以前三中的。看来我儿子介绍给初鸿,两个人相处得不错?”

推荐热门小说我怀疑你不是好学生,本站提供我怀疑你不是好学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怀疑你不是好学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68章 下一章:第70章
热门: BOSS作死指南 做渣男真好,就是死得早[星际] 青春的死胡同 恶毒男配他翻车了[快穿] 不朽神王 蜗居 男主他病得不轻[穿书] 最强管家 离任 桃运小村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