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上一章:第60章 下一章:第6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谢初鸿彻底回神, 是周什一把手摸到他腰上。

这个吻过于沉溺,他连自己的手腕是什么时候被松开的都不知道。

“别动了。”

谢初捏住周什一几乎探进衣底的手,飘出嘴的话音带着喘息的气音, 埋首抵在肩窝里, 似乎很难面对此刻情难自已的自己,又重复一遍:“别动了……”

房间里月色满地, 周什一跟他僵持片刻,终于是随了他的意, 展臂将人搂进怀里, 嗅着后颈。

秋芸和周常德也不知道是走了没走,总之在他们缠绵接吻的时候,门外已然失去响应。

屋里屋外忽然静下来, 谢初鸿揪着周什一腰身两侧的衣服,越发笃定又是梦,不敢睁眼。

直到周什一摸着他狠狠撞在门上的几节脊梁骨问:“疼不疼?”

“疼的……”

谢初鸿听见自己的回答愣了。

梦里怎么会疼......

“对不起, 但我真的太生气了……”说话人声音哑哑的,忽远忽近,却又实实在在落在耳边。

事后再想起来,谢初鸿根本想不通自己当时宕机的大脑,为何始终惦记着烟, 甚至非常委屈:“我不就是多抽了几根。”

周什一只当听见的是他想听见的,兀自在谢初鸿耳后留下密密匝匝一串吻:“我受不了你找别人实现愿望。”

“……那我努力克制不抽了。”

“嗯。”

“……叔叔阿姨这么好, 你以后不要再任性了。”

“尽量。”

鸡同鸭讲, 照旧达成共识。

·

八校联考, 期中考试成绩一出来, 整个高三年级组直接炸了, 段衡打头阵, 所有人都拍着白斯明的肩膀道贺。

都说他是双喜临门,摆脱前妻,爱情||事业双丰收。

白斯明也不多解释,沉郁已久的面上终于迎来一丝喜色,隔壁左右其他科目办公室的全跑来凑热闹了,玩笑白斯明这腿断的值得,原来是有这种好事在后面等着。

“老白你可以啊,到底给你们班谢初鸿吃了什么菠菜,也太稳得住了。”

“这么难的卷子还考六百八,联考第三真的给一中长脸。”

“谢初鸿这孩子到底怎么回事,把我们理科最高分都甩了十分。”

“问题池澈跟夏晚黎也厉害啊,六百六十二并列第二,你到底每天在班上熬什么秘方啊白老师。”

“啊……池澈还是学表演的艺术生,看看我们艺术班,真是疯了。”

唐主任从外面办完事、姗姗来迟时,白斯明正谦虚地推着眼镜,表示池澈家长管得很严的,还是孩子们自己努力。

唐主任果断附和:“可不是孩子自己努力吗,我就应该找校长申请,每个月给谢初鸿也发一份教职工薪水。”

“那个那个周什一,他才转来多久啊,成绩直接从勉勉强强五百分,被谢初鸿一口气提溜到五百五,再提提,高考上六百不是没可能啊。”唐主任喜不胜收,“看来我编的那套数学试卷还是很有用的嘛,试点成功,可以全年级推广了!”

都是教书的,谁不知道唐主任说的是天方夜谭,五百到五百五,跟五百五到六百的含金量哪能一样,但在场所有人都乐得附和,确实了不起。

段衡要赶去上课,来不及多叨叨,大力一拍白斯明肩膀,留下一句“值了”,就匆匆收拾课件朝自己班上去了,脸色不错。

虽然他们班没有谢初鸿这么超常发挥的,但也都考得很不错。

消息传得快,转眼的工夫,段衡在他们十一班说过的话,就传到了对面文科教学楼。

刚上晚饭前最后一节课,伊铭就忍不住把别人传来的消息给隔壁左右开始广播了。

底下开始躁动的时候,谢初鸿跟台上算着极昼地区太阳直射点纬度值的地理老师一样,以为是这次题目条件和角度太刁钻。

直到夏晚黎在后桌用笔帽疯狂“敲门”:“初鸿初鸿初鸿!”

动静大的把邻居周什一都惊动了,谢初鸿摸着自己快被捅穿的背回头。

夏晚黎满脸兴匆匆:“你这次联考全校第一!”

谢初鸿、周什一:“……”

就这?

夏晚黎:“不是!是你总分比理科那边的最高分还高!”

两人再次沉默。

谢初鸿:“那老段不气死了,十一班这次考这么烂吗?”

夏晚黎着急:“不是!他们考得也很好!但你比他们还高了十分!”

池澈靠着墙听了半天,下结论:“那这次理科试卷应该挺难的。”

夏晚黎:“…………”

一个晚饭的时间,全世界都知道谢初鸿又考第一了。

谢初鸿自己在教室不出门不知道,周什一在外头可谓是满城风雨。

食堂排队打饭,有人招呼他插队;打完饭找不到空位,有人喊他说三缺一。大家不厌其烦地问着他谢初鸿的分数,就连吃完去买东西,都没逃不过围追堵截。

小卖部里人头涌动,周什一正仗着身高优势,垫脚跟老板喊着买面包,就听耳边嘈杂里传来一声唤:“哎周什一!”

完全不熟的声音。

周什一茫然回头,看见不远处一个同样垫着脚朝老板柜台里付钱的男生对他问:“你知道你同桌考了几分不!”

周什一:“…………”

那男生见周什一不说话,以为他没认出自己,咧着嘴主动自报家门:“是我啊,十一班的熊聪,你刚转来看你脱衣服那个!”

话音落下,周围涌动的人潮忽然就静了,所有视线都集中到周什一身上。

这又是什么品种的神经病?

周什一丢人得整个人裂开,收下老板递出来的面包就开始埋头朝外挤。

见人要跑,熊聪连零钱都不要老板找了,周什一还没走出小卖部几步,就被抓住了。

熊聪自来熟地搭着他的肩膀傻笑:“帅哥你不记得我了吗,明天我们还得对打排球总决赛呢。”

溜走失败,周什一是真的无奈了:“我真不知道初鸿多少分,只知道比你们理科最高分要高。”

熊聪:“对对,我知道他比我们高嘛,我就是理科最高分啊。”

周什一顿住,偏头看他:“那你多少分?”

都说谢初鸿比理科高十分,这人怎么还问他。

熊聪急地抓脸挠腮:“我就是不知道才来问你嘛!我们老段卖关子,非要明天打赢排球赛才给我们公布成绩。”

天气是从他们期中考试开始放晴的。

也就是周什一在自己卧室强吻谢初鸿过后的第一个早晨。

周什一从小卖部回教室,谢初鸿正在座位上看书,根本不抬头看他,翻着书页便将座椅往里挪了挪,给他让路。

氛围有一丝丝微妙,周什一把手里买好的面包、牛奶放到他桌上,谢初鸿也没肯看他:“我没让你帮我带。”

周什一不答反问:“你考虑好了?”

“考虑什……”谢初鸿顿住,盯着书沉默良久才慢吞吞改口,“等上了晚自习我吃……”

这是那天晚上两人说好的。

谢初鸿可以不那么快给出答复,但不给答复这段期间,不能故意疏远周什一、拒绝他的好意。

晚自习的铃声打响。

白斯明准点出现在门口,顿时吸引目光无数,所有人都眼巴巴指望他能带来期中简讯。

但白斯明只朝谢初鸿招了下手,对其他人露出和善的笑容说:“自习吧,想提前知道成绩,下次考年级第一就行。”

全班:“…………”

白斯明左腿上的石膏还没拆,拄着拐杖走路很不方便,谢初鸿在边上看着都心急,恨不得把人直接驾到栏杆边上,赶紧告诉他成绩。

教室里一双双小眼睛,全盯着窗外走廊上两人的神情。

白斯明一张嘴说话,神算子伊铭就说了:“我们班这回肯定考得都很好。”

微表情专家丹宁妤附和:“不然光是谢初鸿一个人考得好,刚刚老白笑不出来的。”

一圈人赞同点头,只有周什一心里干着急。

他右手边是墙壁,看不见窗,所有信息来源只能仰仗后排的池澈和夏晚黎给他转播。

池澈因为上次月考滑铁卢的缘故,最近临近期中考试这一整个星期,都被关在学校闭门思过,后续专业课的排课比重,得等成绩出来再听从他妈发落。

“两个人开始说话了。”池澈报,“老白脸色特别好。”

微表情专家接上:“这是考了六百几,怎么感觉又要笑了。”

神算子:“掐指一算,六百六起跳。”

白斯明还在外面卖关子:“你觉得你考了多少?”

谢初鸿暗暗屏息,猜想跟伊铭初步一致:“六百六应该有。”

上次周考他就六百六。

但白斯明没接话,倚在栏杆上咧了下嘴。

这一笑,让整个三班的心都跟着谢初鸿一起跳了一下,教室里迎来一个小高潮。

微表情专家:“笑了笑了,六百七有了。”

神算子:“我看不止。”

如果只是六百七,老白肯定直接说了,不会搞这么神秘。

“比这个还高很多吗?”谢初鸿竭力忍了,但还是有些没忍住,唇边漏出几分笑。

“你先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想通的,上次说有人给你出钱是什么意思。”白斯明趁火打劫,平时空口要答案,谢初鸿肯定不会说,“你爸在里面不是还有几年。”

谢初鸿撇开视线:“上次跟你去打球的事的时候了,有人想找我,没找到,辗转托人给我带了话。”

“俱乐部那次?”

“昂。”

白斯明盯着人想了一下,低声:“你爸其实帮人背了锅?”

“差不多。”相关猜测,谢初鸿估计不少人心里都有,只是没几个往外说,“他反正自己不干净,干脆一个人全顶了。”

“条件是让那边照顾你跟你妈妈?”

“你都猜到了还问屁。”谢初鸿现在什么都不惦记,就惦记成绩,“你快说我到底多少分、第几名,进了前十没!”

“进了!”白斯明抓紧,“最后一个问题,那边托谁告诉你这些的?”

谢初鸿犹豫了一下:“周什一爸爸是律师。”

白斯明恍然,他就说两家人关系怎么这么好。

谢初鸿已经开始不耐烦:“户口随便查一下差不多了,到底说不……”

白斯明:“六百八十二,第三。”

谢初鸿:“?”

谢初鸿脸上空白一片。

教室里齐齐抽起一口凉气:“这是多少,六百七十八?”

体委:“不能够吧……班长以前一直六百四、六百五左右,上次周考六百六都吓死人了,这次卷子这么难……”

谢初鸿意外,白斯明是料到了的,但他意外成这样,白斯明确实没想到,揶揄:“到底是不是你自己考出来的分,你怎么跟完全没……嘶!”

谢初鸿猛地一下就把他抱住了,一点征兆都没有。

如果不是手边还杵着个拐杖扶着,白斯明该一屁股坐地上了。

“轻点,你要把我勒死了……”白斯明嘴上这么说,拍在谢初鸿背上的手却异常温和,扶正自己的眼镜笑,“我看你一直四平八稳,敢情这么紧张?”

谢初鸿松开人哑然:“第一次认真考,很害怕。”

夸赞听得多了,确实会害怕舒适圈外的未知和挑战。

“以后再想跟之前一样稳住成绩,没那么容易了。”白斯明理解笑笑。

他最初发现谢初鸿有问题,就是因为他的成绩过分稳定。不管多难、多简单的试卷,都能固定在六百四、五,他教书这么多年,七百分的不是没带过,也没见次次都能“一碗水端平”。

“有心理准备。”

谢初鸿听见这个分数,一方面松了一口气,一方面在心里觉得压力更大。

白斯明安慰:“没事,就算下次再考回六百四也没关系,起码对自己真正的实力心里有底了。”

一次好的成绩,不足以他特地找谢初鸿出来谈话。

不过是害怕他从小到大优秀惯了,下次落回去、心态失衡的预防针。

在谢初鸿抱白斯明第一下的时候,教室里所有人都静了。

只剩周什一对发生了什么不明不白,急得恨不得从位置上站起来、够着身子看。

但很快,谢初鸿短暂地抱了他们老白第二下。

教室里瞬间沸腾!

“六百八!六百八肯定有了!”

“我靠我赌六百八十一。”

前一秒还觉得离谱的体委:“大方点,是不是看不起我们班长,六百八十二行不行!”

周什一始终状况外,直到从池澈迟到的汇报里听到实情。

“初鸿抱了老白……两下?”

周什一:“?”

考得好,抱一下就算了,怎么还抱两下?

周什一彻底坐不住了,但人还没起身,身后不知为何偷偷玩起手机的夏晚黎,竟是也跟着搂到了池澈身上。

池澈还没来得及仔细感受这突如其来的惊喜,就听怀中人用满是压也压不住颤抖的气音说:“六百六池澈!我考了六百六!跟你并列第二!”

池澈狠狠一愣:“我考了六百六?”

“是的!六百六十整!联考排名进前二十了!”

伊铭看着两人搂一起一阵疯,掐指一算又算到了,迅速从抽屉掏出手机便冲周围低声喊:“老白把成绩单发班群了!”

三班全体:“!!!”

看着班上一大半的人开始往外掏手机,偏偏今天没带的周什一再次开始状况外,坐在最靠门口的位置上,像个被世界遗弃的小惨孩,眼前一抹黑。

正在心里思索着谢初鸿为什么要多抱第二下,就听耳边忽得传来几声“咔”,眼前当真“暗无天日”下来——教室里的灯被人关了。

众人抬头还没看清是谁,一个熟悉的男嗓便幽幽出声:“我想到了我们班带手机的人多,但没想到这么多。”

白斯明站在门口,有一个算一个,从伊铭开始,把教室里所有“白脸”全揪出来了。

但凡是黑漆漆里脸上亮了光的,名字通通记上。

白斯明和善笑笑:“明天排球赛打赢老段他们十一班、拿了冠军,手机就还给你们,要是没打赢……反正马上要开期中家长会了。”

边上一班、二班,只听三班又不知道是怎么了,忽然哀鸿一片。

正莫名怎么考得好也叫,就听哀嚎过后紧跟着一句口号。

“明天必胜!”

一班、二班:“............”

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人家这是成绩高枕无忧,已经开始考虑排球赛了。

三班现场,唯一一个完全顾不上“班级荣誉”的,可能只有周什一。

他现在满脑子都是谢初鸿趁着教室黑,搂着他脖子凑到耳边低声说完的那一句话。

推荐热门小说我怀疑你不是好学生,本站提供我怀疑你不是好学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怀疑你不是好学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60章 下一章:第62章
热门: 逢场入戏 怀了敌国皇帝的崽后我跑了 种田撸喵养崽崽 调教成神:昊天纪·驭灵师 欲望村庄 小满 欧美风聊斋 和Alpha前男友闪婚离不掉了 武破九霄 穿成f4后我成了万人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