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上一章:第55章 下一章:第5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聊秘密的人去了书房, 被剩在客厅的两个开始难受。

秋芸手里的水果刀持续削动在苹果上,这事最近困扰得她一直没能睡个好觉。

照原计划,周常德边上课, 边观察两个孩子,就算发现确实有问题, 也该先私下跟她合计商量一下再行动。

这突然一下自己先动了是几个意思......

秋芸正盯着苹果出神, 就听自家儿子忽然凑过来说:“妈我想问你个事。”

秋芸刀片一滑:“问什么?”

周什一:“?”

周什一:“妈你这么紧张干吗, 心虚啊?”

秋芸当时就把水果刀拍茶几上了:“我能心虚什么?我看是你们心虚吧。”

她就生怕自家儿子实心眼,想找她坦白性取向。

“谁心虚, 我跟初鸿,还是初鸿跟爸?”周什一无辜眨了下眼,“我只是想问问今天这堂课, 是你跟爸谁先想出来要给我们上的。”

秋芸没有放松警惕,侧脸睨他:“你问这个干吗?”

“我就好奇!”周什一试探,“到底是你们找燕阿姨说的,还是燕阿姨找的你们?”

秋芸侧目:“是不是初鸿派你来问的?什么时候这么精了。”

周什一讨好给她捏肩:“以前是大智若愚,你儿子其实一直很精。不打脑袋更精。”

......

“你妈后来说是她跟你爸谁提的了没?”

“燕。”

“燕?”书桌上,谢初鸿对着手底的数学试卷运笔如飞,“你妈妈也姓燕?”

周什一从作业里抬头看他:“我妈不姓燕。”

“你妈不姓......”谢初鸿指尖猛然一顿, “最先提这个事的,是我妈?”

周什一点头。

谢初鸿当时就蒙了,他妈妈以前从没想过要给他讲这方面的事......

“不过你别慌, 你上高中就从家里搬出来了,平时总共也没跟你妈见过几面, 要发现也是我妈发现。”周什一安抚, “我妈说燕阿姨只是觉得这些很有必要, 但一直找不到机会给你讲, 所以就拜托我爸妈了。”

谢初鸿将信将疑:“怎么会突然觉得这些很有必要,是不是上次回家过生日,她看出来了......”

“我感觉不会,阿姨可能就是一直想提,但你以前初中的时候小了点,不太懂这方面。”周什一再接再厉,“是不是我爸刚刚在书房给你说什么了?”

谢初鸿敛眸摇头:“没,就跟我聊了一下谢鹤城的事。”

“哦......”

周什一觉得也该聊一次,以前一直也没机会。

所以就是到头来,哪边也没提性取向的事。

当然这句话,周什一藏在肚子里没说。

微信群“冲刺高考小分队”,从昨天环湖结束到现在,就没停过。

一面是关心谢初鸿的病情,一面是八卦谢、周二人冤家路窄,怎么就让徐何绅给救了,唠得热火朝天。

-“啧,想想他掉队了都没人知道,也怪可怜的”

-“印象里好像一直没什么朋友,去食堂吃饭都一个人”

-“挺默默无闻的,我找谁问,谁听见他名字都一脸茫然”

-“是的,都只知道他作文写得好、话比较少,然后就没了”

-“要不是老白,估计徐何绅晚回教室这件事,他们一班班主任根本发现不了”

池澈忽然插话。

-“说起来老白呢”

-“从昨天开始人就不见了”

虽然平时白斯明在群里话就少,但多少会冒个泡。

现在连谢初鸿都发完烧重新回来了,他还没出现。

-“估计忙,下下周期中考,是不是已经开始出题了?”

当时夏晚黎是这么说的,他们也觉得有理,只有周什一心里有一丝惦记。

昨天晚上白斯明分明是有什么事的。

第二天一大早,几人踩着铃声到走廊,同学们早读异常得老实安分,没人吃早饭、没人闲聊,他们只以为白斯明已经到了。

结果等他们结伴踏进教室,却发现讲台上赫然坐着他们数学老师。

“赶紧,就等你们几个。”数学老师催促他们坐好,看着人都到齐才宣布,“你们白老师前天晚上出了点交通事故,现在在医院里躺着,上午的语文课先上数学。”

话音落下,教室里哗然一片。

谢初鸿和周什一对视着尤其怔愣。

前天晚上出交通事故,那不就是周六送他们回家以后?

数学老师解释:“白老师不严重,其实可以直接出院,但他家里人不放心,一定要让他多住两天。”

然后就是一番老生常谈的说教,让大家好好学习,不用担心,只要在下周期中考考个好成绩,就是对他们老白最好的慰藉。

学校是不让带手机的,就算班上不少人身上都有手机,也不敢这个时间找老白。

只有谢初鸿,嘴上应得比谁都乖,挺直的腰板背后,却是周什一在课桌底下给白斯明发消息的手。

他坐在外面,位置没有周什一方便。

一连好几节课间,谢初鸿问有没有回信,周什一都摇头。

反而是学习群里一直热闹着。

特别是中午睡觉的时间,所有脑袋都乖乖顺顺趴在桌面上,如果不是群里不断有人说话,根本看不出伊铭跟池澈没睡。

-“@伊铭徐何绅找你没”

-“没,感觉他暂时被糊弄住的,上次让他等,他就真的等”

-“那还挺好糊弄”

-“毕竟也是小屁孩一个”

-“不过你妈到底怎么想的,要把我也一起搞到你家过生日?”

-“我妈嫌我每次过生日请到家里的朋友太少了”

这话一发出去,以当事人池澈为中心画圆,旁边一圈三个人都把脑袋揪起来了,杵在幽静一片的教室里格外醒目,眼里齐刷刷的匪夷所思:你妈还嫌你朋友少?

伊铭远在教室另一端,只能在群里表达自己的心情。

-“靠,敢情你们三个都在玩手机?”

群里一直只有他跟池澈冒泡,伊铭还以为其他几个不声不响的,已经睡了。

但不只他,池澈坐夏晚黎同桌都不知道他醒着。

这是太阳打西边起,谢初鸿就算了,连向来到点睡熟的周什一都在玩。

教室里窗帘紧闭,怕被教室外偶尔路过的值班老师发现,三人揪起的脑袋很快重新埋回去。

夏晚黎在群里催答案。

-“你不是每次过生日都请十几个到家里玩!你妈怎么还嫌少?”

池澈也无奈。

-“反正在她眼里就是少”

-“也不知道从哪知道的伊铭生日跟我同一天,让我至少把班上能请到的同学都请回家”

-“啊......你妈妈真是好难搞”

这是夏晚黎每次提起池澈他妈,讲得最多的一句话。

池澈妈妈是个很老牌的经纪人,他们都是知道的,手底下出过很多大红大紫的艺人,饶是见多识广如伊铭,也对他妈奇奇怪怪的标准觉得离谱。

-“以后就等你大红大紫了池总”

池澈翻了个苦中作乐的表情包。

-“过生日你想请谁就请,反正人越多我妈越高兴”

伊铭想了一下。

-“舒雅姐跟她朋友行吗?”

-“都可以,我不认识的也无所谓”

-“不过你跟李舒雅到底什么关系?”

池澈好奇这个问题,已经好奇了很久。

周什一跟李舒雅他知道,但伊铭怎么也能跟李舒雅扯上关系他一直没想通。

说起这个伊铭有点挠头,脑海里还是上次的乌龙。

-“有点复杂”

谢初鸿看他们两个聊天看得兴致缺缺,正准备收起手机睡觉,就见群里忽然冒出一个向来围观居多的头像问。

-“能多复杂”

谢初鸿下意识偏头看了眼身边和自己相同姿势玩手机的人。

但周什一盯在手机屏幕上的眼神直勾勾的,完全没发现,手下一个一个打出来的字都不像他平时的口吻。

-“我也很好奇你们是什么关系”

班上依然没有声响,群里氛围却忽然奇怪了。

夏晚黎和池澈不约而同抬起脑袋,企图窥见前桌几分情绪,但周什一始终磐石般趴在那,一无所获。

伊铭在群里回复得潦草。

-“一两句讲不清,到时候过生日面对面说”

后来周什一那一整天都有点恍神。

两人坐在门口,到了天阴的时候,外面吹起的凉风经常往门缝里灌,谢初鸿总忍不住往里缩自己露在牛仔裤外面的脚踝,长腿交叠。

下午最后一节课是政治,白斯明一直到这时候也没回消息。

周什一文综还行,政治尤其突出。他们政治老师是个秃顶,说话嗓门洪亮,还喜欢在教室后半段晃荡。

谢初鸿本来从上完周常德的家庭教育课,就有点心不在焉,眼下对着手里的课本,盯着盯着就忍不住向身边人小声问,口吻漫不经心的,明显有故作轻松的嫌疑:“你不是说你不喜欢她吗?”

没前因,也没后果的,周什一却张嘴就能接上:“不一样。”

怎么就不一样?

谢初鸿抵在页脚边缘的指腹微微一顿,再想说话,教室右上角的广播已然响起下课铃。

通常临近吃饭的最后一节,没什么老师会拖堂,教室里很快嘈杂成一片,只剩谢初鸿坐在位置上还有些没回神。

恍惚中,他听见有人喊三班班主任拄着拐杖回来了,刚进教学区,跟三班班长一起。

三班班长?

谢初鸿迟缓地调动了一下脑细胞。

“是不是专程、咦!你们班班长怎么在教室......”外班传话那个刚走近,就看见了端端正正坐在门口的谢初鸿。

一头雾水里,众人只见那人重新错愕朝外望去:“明明就是谢初鸿的脸啊,那外面那个扶着你们班老白的是谁?”

谢、周二人皆是一愣。

听说白斯明要提前出院,夏闻砚特地跟公司里请了早退的假,西装革履开车到医院接人。

“我说了我自己能走。”

从停车场出来,白斯明拄着拐杖正眼不肯看他,兀自朝教学区一瘸一拐地走。

“你走你的。”夏闻砚并不反驳,抬臂虚护在白斯明腰后,赌气的话也说得好声好气,“我不管你,你也别管我。”

白斯明果然噤声,戴着眼镜的脸上面无表情的表情,只在身边经过学生跟他打招呼时稍微露出点笑。

“这次又是说了什么理由,才请下来的假?”

“实话实说。”

白斯明掀了一下唇角:“以前婚假都拖了那么久才请下来,现在说朋友出院,你老板能放你走?”

“晚上要回去加班的。”夏闻砚只当没听出白斯明的反讽,一双眼始终盯着他打着石膏的脚下,“没说朋友,直接报了你的名字。”

白斯明一顿,好半晌才收起所有嘲讽:“难为你老板还能记得我名字。”

到台阶,夏闻砚不再接下去,只说:“扶你。”

越临近教学区,路上来往的学生越多,不少都是刚下|体育课的。

白斯明这次没挡开他的手,不言不语由夏闻砚握住,身旁人来人往,视线不由自主向他飘去。

惊觉眼前人就算脱掉正装,也和他记忆最深处那个一身白衫的少年重合不上了。

温柔还在,青涩却是早已找不到。

“学校重新装修的我都不认识了,办公室在哪边?”夏闻砚的手扶着他上完台阶也没放。

白斯明收回心神装不知道:“......你把我放到班上就行,还是三班。”

“三班在……”

“一楼。”一中每年都会轮换年级楼层,白斯明清了下嗓子,“还在我们班以前的位置。”

夏闻砚应了。

然后两人又是长久的静默。

好在三班教室离得不远,他们走进走廊时,不少从教室出来的学生投来诧异目光。

起初,夏闻砚以为大家是为白斯明的石膏和拐杖,直到一个拎着校服外套、从操场回来的男生从背后揽上他的肩膀说:“我靠你上哪整的行头,未免过分帅了。”

“什么?”

夏闻砚愣了。

“什么什么,老白也太龟毛了,都有拐杖了,还让你特地换身衣服去……”熊聪正说着,就在视线从白斯明腿上的石膏,转向怀中人脸上时卡壳了,“等等,帅哥你谁……不是初鸿啊?”

夏闻砚刚想张嘴,耳边便清脆炸出一声“啪”。

白斯明抬手把熊聪的胳膊拍下去,一点没攒着劲:“人都没认清就勾肩搭背。”

“不是!我从后面看,跟初鸿的背影真的一模一样!”

熊聪人都蒙了,他刚刚草草一眼对上根本没多想,眼下一面憨憨给人道歉,一面又恨不得在夏闻砚脸上盯出个窟窿。这长相,这身高,简直就是十几二十年后的谢初鸿,只是气质更温良。

“没听说谢初鸿有个亲哥哥什么的啊……”熊聪忍不住嘀咕。

路过众人这才终于从“谢初鸿穿正装好帅”里意识到不对,纷纷错愕:这不是谢初鸿吗?

“……谢初鸿是谁?”

夏闻砚迟疑:“我跟他长得很像吗?”

白斯明却装作无意别开了视线。

和从前无数次逃避问题时一样,再熟悉不过的动作。

只是旁边学生已经给出答案:“谢初鸿就是三班的班长啊,真的跟您神似!”

夏闻砚望向白斯明黑白分明的瞳眸里,顿时爬满难以置信:“……你班上有个跟我神似的学生?”

白斯明:“不……”

学生:“对啊!这么像他竟然一次都没讲过吗!”

白斯明想说“不是你想的那样”,走廊另一头却传来当事人的声音:“白老师?”

夏闻砚应声望过去的第一眼就愣了。

不止他,走廊上所有人都在看到两人时静下来。

夏闻砚从来没听过谢初鸿,谢初鸿却不止一次听说过他。

上次俱乐部认错人,周什一都在场。

也不知道是谁呢喃般一声“好像”,打破了沉寂。

熊聪最先傻笑出声,嘴上跑火车跑惯了:“难怪老白你对初鸿好,敢情还有这层关系呢。”

谢初鸿下意识想噎回去,却在和白斯明电光石火一个对眼后,重新闭上了嘴。

夏闻砚:“你……”

“你不用管我了,回去加班吧。”白斯明出声打断,拄着拐杖便朝谢初鸿伸出了手,“初鸿。”

周什一连谢初鸿拒绝、打圆场的话都准备好了,结果他乖乖顺顺一句“来了”,就抬脚过去。

从夏闻砚手里接过白斯明不说,还向人相当礼貌地道了谢,说:“您忙吧,我扶白老师就行。”

两张相差无几的脸蛋摆在一起,谢初鸿再一番伪装,连气质都开始相似。

夏闻砚看他简直像照镜子,身形体态一个模子刻的,梦回当年跟白斯明坐同桌、念高中的日子。

他鬼使神差般问:“你也是班长吗?”

“年级第一。”白斯明帮着答了,“跟你以前一样。”

放在往日,很少有事情能消减大家对吃饭的热情,但今天显然是个例外。

几人身处的一楼走廊正好对着楼梯口,从上面下来的低年级全都会经过,据说是能看见成人版“谢初鸿”,大家都很来劲。

走廊上围观的人越多,夏闻砚眼里不敢相信的情绪就越强烈。

白斯明看见了,却并不作回应,只说:“把包给我学生就行。”

他们班不少人都从班里出来了,作为离暴风中心最近的那个,周什一眨了好几下眼,才想起来动。

仿若无心的“辛苦”二字一砸下来,里外亲疏分得明明白白。

夏闻砚眼睁睁看着白斯明挨着、倚着那个学生,在簇拥里相伴离开,留下他两手空空在原地。

气氛有一丝微妙的尴尬。

明眼人都看得出这是吵架了。

熊聪赶紧挠着后脑勺开始找补:“嗐哥您别往心里去,马上期中,我们班主任也暴躁,老白多大人了,怎么还跟小孩一样连个正儿八经的‘谢谢’都舍不得说,喜新厌旧呢。”

夏闻砚现在再听“喜新厌旧”,只觉格外刺耳。

但实情其实是,谢初鸿亲亲热热一搀上人,就把嘲讽开满了:“为了见前任这么拼吗,腿都撞断了?”

“没断,碰了一下。”白斯明无语,“只是我爸妈夸张。”

谢初鸿开始敲竹杠,小算盘打得啪啪响:“怎么谢我?”

白斯明现在根本没心情跟他抬杠,遣散旁边学生,张口就来:“都说了,你考去北京,费用我全包,研究生读完继续读博也行,一分钱不要你出。”

周什一:“!”

对比上次,谢初鸿镇定了许多:“办公室没吵够?”

“什么办公……”周什一还没搞清状况,两人已经开始互相伤害了。

“不是你自己非问的怎么谢你?”

“啊……你这嘴真是活该单身。”

“我活该单身?”

“不然呢,我要是你对象,你敢当着我的面搞学生试试?”

“我……”

“咳!”周什一眼见两人越说越偏,白斯明手上拐杖都恨不得扔出去了,赶忙提醒,“起码进了办公室。”

两人纷纷打住。

周什一也是将他们两看生厌的嫌恶看在眼里才反应过来,原来那天他被拦在办公室走廊上,白斯明提的解决方案是这个。

结果谢初鸿一进办公室就说了:“你歇着吧,有人帮我出,轮不上你。”

周什一、白斯明:“?”

白斯明:“有人帮你出是什么意思?”

谢初鸿把自己撂板凳上咧嘴:“我要是你,我现在肯定不操心别人,得先琢磨琢磨,怎么跟前任解释自己没干败坏师德的事。”

不等白斯明反驳,那头电话果然来了。

夏闻砚从教学楼回停车场,坐进车里犹豫许久,终于还是拨通了白斯明的电话。

白斯明多半已经回了办公室,嘴比先前两人面对面还硬,一通质问,得到的回复竟然是:“不是说好你不管我,我不管你。”

夏闻砚本来已经下定决心,但如果要是普普通通的学生,他也不会多想,实在是这个叫“谢初鸿”的,跟他太像了。

长得像、气质也像。

夏闻砚:“以前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

光是像还不能说明问题,但掰着指头算算,这是白斯明带谢初鸿的第三年了,他竟然一次都没听白斯明提过。

“提他干吗?”

“……我认真的。”

“我也认真的,你想我怎么跟你说?”白斯明,“说我带了个学生跟你很像,如果你还不打算跟我复合,我就去找他了?”

夏闻砚不是不知道白斯明对自己那点执着,额头抵到方向盘上:“……你真动他了?”

那孩子要他看,一眼就知道,肯定是弯的。

谢初鸿虽然没听见电话那头具体说了什么,但光听白斯明“随你怎么想”的应答,也猜到了。

他熟练从白斯明抽屉翻出饼干,拆出一片塞到周什一嘴里:“要吵架了。”

周什一含着饼干、牙齿还没碰上,白斯明原本还算镇定的面上已经乌云密布:“新鲜劲过了?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我们已经认识二十年了。”

夏闻砚的情绪也开始失控:“那我还能说什么,说我爸因为你现在还在医院没出来?”

“你不是不知道你爸根本没事,就是不接受我,才一直在医院!”

“我知道能怎么办,你想让我怎么办?”

白斯明的声音终于彻底冷下来:“我前天就该站好,让车再撞准点,跟你爸住一层楼当邻居。”

推荐热门小说我怀疑你不是好学生,本站提供我怀疑你不是好学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怀疑你不是好学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55章 下一章:第57章
热门: 不完美恋人 我被迫海王了 被献祭后和恶龙在一起了[重生] 小乖崽[重生] 我用医术拯救星际 单方面已婚 首长秘书 斗图大陆 好色女人 穿书后我变成了反派的剑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