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上一章:第52章 下一章:第5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午休结束, 不要求班级清点人数。

池澈看着身边神游天外的人,抬手就在他脑门上弹了一下:“想什么想这么入神, 不会还在琢磨刚刚学弟跟初鸿说了什么吧?”

按往常,这奶包怎么也得扒着他的肩膀弹回来,结果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包子脸上竟然被他这句冷不丁问红了。

池澈纳闷:“人家谢初鸿是跟周什一上的厕所,又不是跟你,他们俩脸红就算了,你跟着红什么?”

夏晚黎回神,够着脖子望走在前面的两人:“他们脸红了吗?”

“你这重点歪得有点离谱。”

夏晚黎鼓腮帮:“那也不是我想歪,谁让那两个人非当着我……当着我的面啊!”

池澈顿了一下:“当着你的面什么?”

十分钟前。

夏晚黎和池澈边干“志愿者”, 边等谢初鸿和周什一出来。

两人一度很想不通,到底哪两个字能让谢初鸿点头。

众人纷纷向那学弟打听, 但学弟就神神秘秘几个摆手, 怎么都不肯说。

池澈打断:“这段我知道, 然后我又把你闹地上了, 所以重点是什么。”

夏晚黎瞪他:“你别插嘴行不行!我很紧张的!”

池澈举手:“好好,你慢慢说。”

“然后你把我又撞草地上, 我不是手蹭土蹭脏了吗。”

“你就去洗手了, 然后?”

“然后我就看见了啊!”

天知道夏晚黎蹲地上一步步挪向洗手池, 昂首看到的那一眼有多震撼——谢初鸿和周什一竟然站在洗手池跟前接吻!

夏晚黎回路简单的小脑瓜瞬间打结, 支棱到一半的腿都忘了继续站起来,下巴正掉一半,就被不知为何归来的人捂着嘴重新拽回了草丛里。

池澈顿悟:“我就说他们两个洗完手出来, 脸上怎么那么红。”

“对吧!要不是伊铭, 我肯定暴露了!”

夏晚黎直到现在, 脑子里都还是那时看到的画面, 两条胳膊绕到池澈身后就开始比划:“当时周什一就像我搂你这样,从后面把初鸿圈在洗手池跟前,然后他低头、你矮点矮点,抬头看我,对就是这样!”

池澈被他搂着腰还没怎么样,夏晚黎自己摆完pose,自己先捂着脸不行了。

他以为自己一番倾诉,至少能换来池澈同等份额的惊讶,结果这人听完只淡淡“啧”了一声,镇定说:“你脸红就算了,他们都老夫老妻了,怎么接个吻也这么羞涩。”

夏晚黎差点没控住自己的声音喊出来:“就算是情侣,也不能这么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吧!”

池澈不出所料一抬眉:“所以你其实就是已经知道了嘛,还骗人。”

“我骗什……”夏晚黎这才惊觉自己上了套,错开视线撇嘴,“谁让你们都不告诉我,连伊铭都知道。”

“还不是怕吓到你。”池澈,“那他们俩知道你们看见了吗?”

“光顾着亲嘴,谁看你啊。”夏晚黎还因为谢初鸿瞒着跟周什一的关系生闷气。

池澈有点摇头:“这两个人真就一点不长记性。”

夏晚黎反应很快:“什么意思,他们两个以前也被看见过?”

事已至此,池澈:“不然徐何绅那边能是怎么回事。”

夏晚黎:“!”

池澈睨他:“但你才是不对吧,你怎么知道他们的关系,一点都不奇怪?”

完全感觉不出来排斥。

夏晚黎转着眼珠就给他翻了个白眼:“我一个年级第三都记得1912大清亡了,怎么年级第二还不记得?”

池澈听完愣了好几秒,才从他阴阳怪气地拐弯抹角里气笑。

对比起来,早已见过“大场面”的伊铭就冷静多了。

周什一正脸红脖子粗往前走,就听身边人忽然低声说:“伊铭给我发消息了。”

“说、嗯,说什么?”

“咳,就,让我们收敛一点……”

不止周什一,谢初鸿的眼神也涣散着,第一次感受到羞耻到指尖发烫是什么体验。

周什一干巴巴应下,正想说点什么缓解氛围,就在瞟眼间飞快揽上身边人肩膀,带进怀里。

几个戴着耳机的女生擦着谢初鸿疯逗过去,丝毫没留心自己险些撞到人。

原地再次搂到一起的两人,一个护着人、找不到词解释,一个睁圆了眼、找不到词应,原本平时挺平常的动作,愣是别扭起来。

像是从那一吻便双双丧失语言能力,分开太快怕不自然,不分开,更不自然。

等两人不尴不尬完成切割,视线分别瞟向两边,不约而同:“刚刚……”

再次:“咳、你先说。”

气氛更尴尬了。

静默里,周什一被迫没话找话,主动从谢初鸿肩上接过他的包:“我帮你拿。”

“……哦、好。”

看着身边略微怔愣的少年,面色绯红,周什一知道现在肯定不止自己一个人思想带颜色。

要说清现在的局面,还得从源头说起。

进厕所前,他们两个就猜到空间会小,但没想到那么小,就算他们说好一个先上、一个后上都会尴尬的那种小。

周什一非常守规矩地背对着方便的谢初鸿,盯着厕所门问:“刚刚那个学弟到底给你说什么了,感觉就两个字。”

谢初鸿也是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在上厕所的时候,跟人聊天:“不是字,他说的是‘Cold Blue’。”

周什一眉心一跳,顿时顾不上眼下的尴尬了:“他怎么知道的?”

谢初鸿安抚:“多半是以前去玩过,看到我了。”

“什么意思,他也是弯的吗?会不会说出去?”

谢初鸿觉得好笑,他现在不为这些紧张,反倒周什一开始了:“他如果想说出去,不用等到今天求上厕所。既然知道Cold Blue,估计这学弟自己也没多直,我答应一下,就是避免麻烦。”

周什一被安抚了,觉得有道理。

也不知道是不是最近经常一起睡觉的关系,两人一来一回聊着天,轮起班来意外地轻松坦荡。

从门口一出来,心里拧紧的螺丝就彻底松了。

洗手池前的镜子总共就那么一点点大,两人一前一后站着,下意识就跟每天早上洗脸刷牙一样,挨着挤着照起来,周什一几乎是拥着谢初鸿洗的手。

事情到这里,都还一切正常。

直到周什一倾身关水,正好撞上怀里还跟他说着话的人,不经意抬头——谢初鸿薄薄的唇瓣,擦着他的侧脸就过去了。

心底触电般,两人皆是一愣。

周什一下意识低头望向怀中人的方向,谢初鸿却还愣在原地没动,周遭一切声音被按下静音键,周什一甚至觉得他的眼睫毛要戳到自己,满心满眼都是近在咫尺微张的薄唇。

先前两次主动的接吻,都没能让两人心生间隙,眼下这次四目相对,氛围却是忽然就不对了。

像是传来什么裂出细痕的声音。

周什一也听见了。

其实他们就蹭了一下,没亲。

但从当时夏晚黎的角度看过去,对视那一下已经实打实亲上了。

没了保持许久的微妙平衡,两人相处肉眼可见地困难起来,都有些束手束脚,好在很快有了新的话题。

周什一看着穿梭在身边,不断将背包摞到伊铭、池澈他们身上的女生,忍不住问:“为什么没人让我背?”

别的事他没经验,照顾女生当挂架还是知道的。

以前三中有什么活动要出去,他因为个头,身上一般都是挂件最多的。

结果来了一中,连一米七出头的夏晚黎都难逃一劫,他竟然门庭冷落。

池澈挂着一溜大包小包从旁边经过:“不找你,当然是不想麻烦初鸿。”

经过上午校医那一出,整个学校应该没谁不知道谢初鸿最近身体抱恙。

挂包工具人体委也路过:“你们两个,只要麻烦一个,就等于麻烦第二个,什一沾了班长的光,就偷着乐吧。”

周什一哑然。

池澈在旁边却觉得古怪,平时更赤||裸的玩笑没少开,怎么今天这么无足轻重两句,反而暧昧上了?

周什一下意识把视线挪到身旁人脸上,也不知道他们两个什么时候这么好的,明明也没认识多久。

或许是心理作用,周什一总觉得那张帽沿底下的脸格外红,步子也走得慢,其实他始终对谢初鸿的身体状态存疑。

周什一正打算开口问,就听前面忽地传出一阵骚动,他们班几个男男女女围在一起——地上躺着个人。

“好像是丹宁妤。”池澈神情凝重,说着就和夏晚黎跑去了。

周什一本来也想跟过去,但……

周什一的视线刚落到谢初鸿身上,就被谢初鸿指使出去:“我感觉我中午被你按着吃多了,跑不动,你去吧,我坐这里等你,校医电话在我手机里,你让他们打。”

平时周六上完下午的课就放了,但今天环湖,晚上还得回去上自习。

他们班贪玩,不想那么早回教室,走得慢,路上学生没几个,老师又都走在最后,一时断了层,根本找不见人。

前面的人还在喊着,周什一看了眼旁边的石凳:“那你在这等我,万一拖久了……”

知道他担心回来晚了,赶不上最后收尾赶人的领导,谢初鸿压下帽沿摆手:“知道,我会跟老师说的,等你。”

周什一下意识捏了下谢初鸿的手,让他好好待着。

他赶到现场的时候,丹宁妤正脸色惨白地捂着肚子蜷缩在地上。

看见池澈想把身上的包给夏晚黎,周什一抬手就把自己和谢初鸿的包递了出去:“我来背吧。”

池澈没争:“像胃痉挛,校医在前面,谢初鸿手机在哪?”

“他包里最外面那层。”周什一动作很快,单膝着地,在大家的帮助下让丹宁妤趴到背上,“抱紧。”

丹宁妤明显是疼得狠了,锢在周什一脖颈上的胳膊很用力,额头一层冷汗也不忘问:“我会不会很重……”

“比初鸿轻多了。”周什一安抚,抢在池澈翻出手机问密码前,伸手把指纹打上,“通讯录里存的名字就是‘校医’。”

池澈迅速拨通电话,把情况说清。

校医坐着观光车往回,周什一就背着丹宁妤往前赶。

一帮人围在旁边本来想帮忙托着点,结果发现说丹宁妤轻,不是周什一开玩笑,他们光是跟上这人大步大步迈出去的步子都够呛。

周什一问怎么突然不舒服,纪委答了,应该是贪凉,胃受了刺激,刚一吃完午饭就跑去喝冰可乐、吃冰淇淋。

周什一怕丹宁妤被他颠得不舒服:“你要受不了就给我说,我慢点。”

但丹宁妤趴他背上又哭又笑的,也不知道孩子是不是病糊涂了,一个劲说他背上舒服,胃里都暖和点的。

十分钟,还是二十分钟?

跑到大家都开始担心周什一会不会背不动了,周什一还说没关系。

直到疼得半天没了响动的丹宁妤,都忍不住出声。

周什一才解释:“真的没关系,我上次背初鸿走了四五十分钟。”

众人纷纷侧目,问这是怎么了,要背这么久。

“他喝多了,我背他回家。”

周什一这话一出,惊起大家“哇”声一片:“班长他喝酒吗!”

大概希望大家用“普通人”的标准对待谢初鸿,周什一是打心底里乐意给大家讲那些接地气的模样的:“他经常拉我去沿江大道吃烧烤。”

大家显然对班长的“私生活”非常好奇,问题一个连一个,周什一回答得非常有耐心。

“班长真的会去那边吃烧烤吗?”

“他很喜欢沿江大道的。”

“班长酒量怎么样?感觉会很好。”

“没,特别差。”

“哈?”大家都不信。

周什一:“真的,白的就一口,啤的几瓶就上脸,半打喝完直接不省人事。”

大家又是一片“哇”,谁知道他们班长还有这一面啊。

就连丹宁妤都觉得胃没先前疼了,笑说:“酒量差怎么还喝。”

周什一点头:“次次醉,次次嚷着要喝。”

大家都乐了。

“那你们怎么不打车回去?”

“他闹啊,不肯打车,非要我背。”

“还非要我沿着江边走,说他要吹风,不准抄近道。”

一帮人已经“哇”累了,跟第一天认识谢初鸿一样,新鲜得不行:“班长这么任性吗?平时完全看不出来啊。”

“他要面子的。”周什一咧嘴,“反正你们别告诉他我把他老底揭了,人设崩了,要找我扯皮的。”

等到把人送到校医手上,周什一一颗心也就放下了。

他嘴里说着人家谢初鸿脸皮薄,其实他自己也没厚到哪去,只能说比以前强点,但依旧应付不来很多场面。

眼下连丹宁妤的道谢都来不及听,就脚底抹油悄悄从包围圈出来跑了。

回程的路上几乎看不到人。

周什一背了一路丹宁妤,脚下步子也没慢,满心满眼惦记谢初鸿还在原地等他。

快跑回分开的地方,周什一已经有些气喘,只剩最后一个弯,却没在说好的地方看到人。

周什一忽然就慌了,腿上迈得更快。

直到绕过草丛,看见谢初鸿只是侧躺在石凳上被挡住,胸中那颗疯狂跳动的心才稍稍缓下。

谢初鸿头上还戴着帽子没摘,压在脑侧微微脱开,碎发在额前被揉得散乱。

起初,周什一只以为他等累了,想趴一会。

但没走近几步,他就被眼前人的脸色吓了一跳。

谢初鸿从帽檐下露出的脸蛋红得不像话,被自己外套包裹着,整个人像熟透了。

周什一这才惊觉谢初鸿早前路上的脸红,根本不是他以为的什么害羞。

就是病了!

推荐热门小说我怀疑你不是好学生,本站提供我怀疑你不是好学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怀疑你不是好学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52章 下一章:第54章
热门: 和残疾影帝官宣后 白鲸岛屿 半点阑珊 山野情乱 校园全能高手 乱中乱:出轨的女人 美艳女教师 同桌令我无心学习 混世小农民 听说师父暗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