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上一章:第32章 下一章:第3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周什一对谢初鸿帮忙开脱的态度很不满:“起码说声谢谢吧。”

谢初鸿:“就是帮着捡了一下试卷。”

“别人帮了忙, 就是该说谢谢啊。”

“哎他说了说了,只是你没听见,行了吗。”

谢初鸿从周什一手里接过自己的包, 推着人就要往外走,把窃窃私语全甩在身后。

但周什一这回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莫名一根筋得厉害,人走到学校门口了, 嘴里还在嘀咕。

谢初鸿都被他叨叨无奈了:“你突然计较这个干吗?”

周什一眉头紧皱:“如果是我我肯定不计较, 但你难得主动帮别人一次,当然得给你好的回应当榜样!”

谢初鸿听着这义正言辞的说辞人都傻了, 完全没想到他在意的竟然是这个角度,昂头问:“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

“像什么?”周什一还在气头上, 满脸写着“护崽”。

谢初鸿莞尔:“就像我哥。”

周什一正想说他不是一直喊自己“哥”,就被不远处一声唤打断。

“初鸿!”

谢初鸿应声望过去, 有些意外,“瑶”字都到嘴边了, 终于还是咽下,只单字喊了声“姐”, 问:“过来接徐何绅放学吗?”

“对啊,准备带他出去吃饭, 奖励他月考进了年级前十。”回答时,女人脸上全是欣慰, 眼角都笑出了褶皱, “你的成绩我就不问了, 肯定又是第一。”

谢初鸿只笑了下, 没说什么, 主动给身边周什一低声介绍:“这是瑶姐。”

周什一:“!”

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谢初鸿这位前老板。牛仔裤、高马尾, 再加上一身普通的短T,指甲修剪得干干净净,连个甲油都没有,气质跟他想象里的酒吧老板娘相去甚远。

轮到介绍周什一时,瑶姐却给了谢初鸿一个“我懂”的眼神:“主管给我提过,是长得挺精神。”

意思是知道两人的关系。

接收到周什一茫然的目光,谢初鸿丝毫没意外。

他从最开始就没觉得主管会照答应他的保密,直接跳过话题说:“我刚出来的时候碰到徐何绅了,他这次也是范文,刚帮老师印完作文,应该马上就出来了。”

一听这话,瑶姐脸上更是笑开了花,但又忽然想起什么般,对谢初鸿小声问:“昨天晚上他们班主任给我打电话了,说你把作文比赛的名额让给何绅了?”

谢初鸿失笑:“怎么这还要专门打电话说。”

瑶姐“啧”了一声:“反正我给何绅说了,让他自己找机会当面谢谢你。”

谢初鸿顿了一下,难怪刚刚徐何绅对他那个态度,连连摆手道:“不是多大的事。”

瑶姐很不赞成:“怎么不是大事,你跟白斯明不会是因为我才给他的吧?”

她从来不给自家儿子提这些,谢初鸿、白斯明跟她的这层关系,徐何绅自然更不会知道。

谢初鸿挑眉:“姐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如果不是何绅实力在,我跟白斯明就是想给,也轮不上他啊,跟你有什么关系。”

这马屁拍的,瑶姐舒坦了。

分开前,她让谢初鸿明天晚上去她那边一趟:“斌斌过生日,正好明天礼拜天。”

谢初鸿惊讶应了,他都不知道他们两个生日只隔一天。

瑶姐冲周什一抬了下下巴:“一起来吧。”

校门口人多,她没直接把“男朋友”三个字说出来。

周什一都没明白发生了什么,就被谢初鸿拽着应了。

离开后给他解释,斌斌是最开始跟着他一起端盘子的,后来他去唱歌,斌斌慢慢升成了领班。

谢初鸿:“年纪好像只比我大了一两岁?反正一直比较照顾我。”

周什一后知后觉:“那刚刚那个撞你不道歉的,就是瑶姐儿子,徐何绅???”

谢初鸿不置可否。

周什一惊了,他还以为那瑶姐儿子会是比较开朗的类型:“感觉他跟你老板性格好不一样,而且你还把名额给他了……”

“都说了不要再说我让了,人家本来也比我厉害!”谢初鸿无奈,“可能就是认生。”

他跟徐何绅确实不熟,说着便朝身边人打趣:“你不也认生吗,等会见到我妈肯定又社恐十级。”

“我不是社恐!”

周什一早在谢初鸿这没什么颜面了,信誓旦旦说自己做了一晚上心理建设,肯定没问题。

但事实就是,谢初鸿刚敲开自家大门,周什一就肉眼可见地在他旁边僵住了,望着他妈一句“阿姨好”说得如鲠在喉,换拖鞋险些把左右脚穿反,说没问题都是虚的。

退堂鼓,虽迟但到。

周什一跟着进屋在客厅沙发坐下,一直等到燕若若去厨房切水果,才终于松气顾上感慨:“你妈妈好漂亮。”

谢初鸿点头:“但我跟我妈长得不像,我像我爸多一点。”

周什一环顾周围看了一圈:“你弟弟妹妹不回来吗?”

尽管早已知道谢初鸿的妈妈是再婚,谢初鸿身上那股气质也让他没什么实感,总觉得他家里该金碧辉煌,眼下发现跟自己家没什么两样,周什一竟是有点不适应。

谢初鸿看了眼时间:“应该快了,今天周六,叔叔带他们出去玩了。”

周什一:“哦……”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谢初鸿自打进家门,脸上的笑就淡了。

两人脚下地毯白棕相间,纱帘是非常柔和的明黄色,四周装潢都以暖色调为主,周什一坐在沙发上却只觉得难熬。

这个房子,只要一没人说话,就显得格外静,带着点他说不出的感觉。

燕若若很快端着果盘回来,周什一本以为只是普普通通切个水果,根本没想到自己还能见识到摆盘艺术。

香梨果肉细嫩,一块叠一块地摞在心形瓷盘里,造型完整,边上还有几个插水果的铁叉。

这要换成他妈,估计随手洗洗就让他自己啃了,皮都懒得削。

阿姨这一身连衣裙仙气飘飘的,反而让周什一违和——这根本不该是会洗手做羹汤的人。

“最近学校还好吗,让你抽空陪初鸿回来过生日,耽误你时间了吧。”燕若若声如其人,笑起来柳眉弯弯的。

见到她,周什一才终于知道谢初鸿的笑像谁。就是那种她告诉你她昨天见到了外星人,你也不太愿意怀疑的类型。

“学校不忙的。”周什一赶紧否认。

燕若若以视线细细描摹他的眉眼:“我跟秋芸、常毅从大学就认识了,他们怎么从来没跟我说过,他们儿子长得这么帅。”

秋芸、周常毅,就是周爸周妈的全名。

周什一不好意思挠了下头,开口回答第一句就惹来谢初鸿的侧目,没想到他交底如此快:“挺多人觉得我长得挺凶的。”

燕若若惊讶:“怎么会呢,初鸿肯定不这么觉得,什一真的长得非常帅,会给人一种不愧是秋芸和常毅孩子的感觉。”

“我跟他们长得像吗?”周什一其实总觉得自己跟他们谁都长得不像。

燕若若笑得愈发亲昵:“当然像,一眼就知道是正直、坦诚的孩子,说你凶的肯定年纪都不大,眼皮子浅,什一不用往心里去。”

“啊、好……”

周什一是直到自己应完,才有点反应过来刚刚燕若若好像骂了人。

眼皮子浅什么的,没想到谢初鸿的嘲讽基因,还有阿姨一份。

燕若若知道周什一刚转学,前后对他在一中的学习生活仔仔细细一番关心,周什一全都老实答了,谢初鸿坐在旁边很少出声。

哪怕燕若若后来解释他们两个同龄称兄道弟,是她主动向秋芸要求的,谢初鸿也只是坐在那,乖顺地垂着眼睫听两人聊。

一中周六放学早,客厅里窗帘往两边敞开着,昏黄的晚霞从窗框进来,泼洒在谢初鸿肩上。

燕若若望去的目光很温柔:“我就是希望初鸿也能体验一下喊别人哥哥的感觉。”

周什一似懂非懂点头。

其实他没想到自己会跟燕若若这样聊得来,就连跟白斯明,也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混了许久。

几句话的工夫,周什一刚要彻底放松,门口的门铃就响了。

“应该是初鸿叔叔带着孩子们回来了。”燕若若应声起身,“叔叔人也很好,什一你不用紧张。”

热络的氛围陡然截断,周什一还没回神,就听谢初鸿低声在他耳边说:“你要受不了就给我说,我们早点走。”

话音刚落,一大一小两个孩子尖叫打闹的声音,便从打开的大门传进来,周什一甚至没看到人,就觉得屋里忽然拥挤。

而他身边的谢初鸿,就在这片刺穿耳膜的聒噪里,面不改色对门口进来的男人打招呼:“叔叔好。”

周什一愣愣跟上:“叔叔好……”

氛围切换之快,让他有一瞬的茫然。

男人:“周什一是吗,你好,生日快乐初鸿!”

出乎周什一预料的,谢初鸿后爸是个极敦厚老实的类型,看着就知道脾气好。

他侧身将两个孩子让进门:“妮妮,快把蛋糕给初鸿哥哥。”

妮妮,就是他上初三的女儿,扎着低低的双马尾,正满脸嫌弃地训斥着自己已经能跑能跳、招人嫌的亲弟弟,一会让他别叫,一会让他别扯她衣服,“忙里偷闲”才把手里的蛋糕递给谢初鸿,一句“生日快乐”口吻冷淡得别说其他人,就是周什一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外人,都能感觉出排斥。

男人脸上有些挂不住:“妮妮,不要这么没礼貌。”

“没关系。”谢初鸿笑笑接过蛋糕,表示理解,“青春期。”

女孩当着他们的面没说什么,但经过两人身边回房间时,周什一很确定自己听见了一声绝不算轻的“嘁”。

男人没打算装傻,却也不知道该拿自己女儿怎么办,只能替她给谢初鸿道歉。

这样的情形显然不是第一次发生,谢初鸿只需要走程序般应上一声“没事”,大家就又能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

周什一听见谢初鸿朝他喊:“哥,来帮我插蜡烛。”

普普通通一句话,却让周什一对着眼前的情景彻底茫然了。

寿星就在桌边站着,屋里所有人都以他为中心来回游走,却又没一个正眼看他。

男人继续捉他疯跑的小儿子,敦促他回房间换衣服,燕若若继续进出厨房端饭菜,顺带低头顾着腿上不被小儿子撞到。

来之前,周什一最怕自己在别人家是多余的那个,会尴尬。

但到现在来了才发现,原来在这个家里,多余的不止他一个。

甚至他的出席,竟然其实是为了让本该作为屋主人之一的谢初鸿不那么尴尬。

推荐热门小说我怀疑你不是好学生,本站提供我怀疑你不是好学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怀疑你不是好学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32章 下一章:第34章
热门: 天王 当病弱竹马分化成最强A 我到底有没有钱 余情难了 原来我是心机小炮灰 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 [综]一起成为绷带放置装置吧! 我靠怀崽拯救世界[穿书] 随身带着女神皇 贼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