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上一章:第30章 下一章:第3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次月考也算是把稀奇新鲜事全碰上了。

谢初鸿只考了第四名不说, 夏晚黎还真趁着池澈忙专业课不在、把人压了。

现在的排名是,夏晚黎第一,池澈第二, 二班的一个第三,再然后才是谢初鸿, 分数被第五咬得很紧,史无前例。

但如愿考上年级第一的人, 却并不如想象里的那样开心, 脸上依旧挂着前段时间延续下来的沉郁, 歪头撑脸的动作跟谢初鸿在前排如出一辙。

只不过谢初鸿看的是自己的桌面, 夏晚黎看的是他空荡荡的同桌。

第一名没有考第一名的喜悦, 原第一又因为失利预料之中的消沉了,池澈不在,周什一照常话不多, 任谁都能觉出门口四人角落氛围的低沉。

外班从门口路过的,有事没事也爱冲里望一眼——谢初鸿没考第一,那可是大新闻。

这次月考只是普通难度,这怎么突然就……

所有人都默认了其中有隐情, 明里暗里纷纷找到来打听,就连唐主任都被惊动了, 也是扎扎实实让周什一见识了一回什么叫“备受瞩目”。

一见唐主任出现在高三三班门口, 孩子们心里就有数了。

准是找谢初鸿的。

不过唐主任没有责备的意思,开场就围点画圆, 当着所有小眼睛、小耳朵的面恭维了谢初鸿一圈, 故作玩笑:“上次作文比赛是我脾气急了, 我给你道歉, 不该勉强你, 但你拿考试赌什么气,我保证没有下次了。”

谢初鸿刚想否认,唐主任就抢在他前头又说了:“你们白老师已经跟我提了,说你觉得徐何绅更有实力,我们初鸿啊,就是太善良了,是不是什一。”

“啊、是……”周什一突然被点名。

唐主任顺着就把话题转开,根本不给谢初鸿开口的机会:“什一你这次考得很不错啊,尤其是数学,我的密卷还不错吧。”

周什一自然配合点头。傻子也看出来了,唐主任专门跑这一趟,是想给谢初鸿一个台阶下,怕他优秀惯了,失误一次心理落差太大,自尊心受不了。

结果唐主任聊着聊着,就认真起来了。

先是夸他不要因为自己在班上倒数觉得灰心,然后夸他这次数学考得很不错,整体成绩比以前在三中进步了不少,是最后瞄到谢初鸿“不经意”从袖口露出的伤,才觉得自己终于找到了症结,顶着周什一一言难尽的目光满意离开。

看着身边人愈合差不多的伤口,周什一索性从抽屉里把药水拿出来了,心里犯嘀咕:怎么还不准成绩上下浮动一下了?

那纸条就卡着开考前出现在谢初鸿眼前,归根结底是个人,再学霸也不可能真的跟个机器人一样不受影响。

而且从第一名变成第四名,周什一打心底里觉得这不什么丢人的事。

只是显然,大家并不这么觉得。

既然不能直接找当事人打听,那就找跟他关系最亲近的。

白斯明晚自习把谢初鸿一喊出去,教室里不少同学瞅准时机围过来。

那场景,直叫蔫蔫地坐在后排的夏晚黎分外眼熟,心里忽然就空了。

换以前,谢初鸿有事,大家第一个想到的肯定是他,但周什一来了以后,整个都变了,现在甚至他自己想知道点什么,也得找周什一。

其实他这次根本没发挥多好,只是稍稍超常了一点,往常别说谢初鸿,很可能连池澈都打不过,但这次却像两人约好要一起让着他似的,纷纷失误。

这个终于到来的年级第一,不仅没有消解夏晚黎心里沉积已久的烦闷,甚至砸进一把柴火,瞟到旁边空着的位置就无法自抑地觉得怒火中烧。

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照顾他的情绪,过来关心谢初鸿状况的所有同学,都有意避开了他的视线,这种插不进去的多余感,哪怕夏晚黎再想知道谢初鸿到底怎么了,也有点拉不下脸。

前后一排之隔,生生像隔着一个教室。

就在周什一把人打发得差不多,终于准备安心低头写作业时,去了一趟办公室的体委回来了,跨进门就是一声低嚷。

“班长在办公室跟老白吵起来了!”

夏晚黎一愣,话到嘴边了被周什一抢先:“为什么吵?”

体委挠头:“我也不知道,刚听了两句就被十一班的老段赶走了,不过应该还是因为这次月考成……哎什一!你现在跑去没用,老段在走廊那守着呢!”

夏晚黎和班里许多同学一样,从座位上站起身朝窗外看的时候,只来得及捕捉到周什一匆匆消失在走廊夜幕下的背影……

段衡正靠栏杆上玩手机,眼前便忽然出现一个风一样无声无息的黑影。

周什一以为自己走过他跟前的时候没被管,能蒙混过关,结果下一步还没踏出去,就被拎着衣领揪回来了。

“干什么干什么,哪个班的?”

段衡刚说完就在夜色里看清了来人长相,实在是这张脸帅得让人很难忘记:“来找你们班扛把、咳,这次你们班扛把子变成那包子脸了。”

经过一整天的蹉跎,周什一现在对谁提谢初鸿排名都很敏感。

好在段衡赶在他脸色沉下来前,就举手表明了立场:“友军啊,我可没说初鸿次次都得考第一,是你们老白苛刻过分了。”

得到满意答案,周什一一言不发想继续路过,才迈出第一步,便再次被拎着衣领抓了回来。

段衡求生欲满满举起的手还没放下:“虽然是友军,但还是得相信老白的业务水平,苛刻总有他苛刻的道理,我以前也没见他对别人这样。”

说段衡面对跟前面容紧绷的少年不紧张那是假的,毕竟血气方刚这么高一大小伙,要真犟起来,几步路就能到办公室的距离,哪是他能拉得住的。

结果周什一脸有郁色,却又确确实实被他这么两句软趴趴的道理拦下来,段衡看着并排趴在自己身边栏杆的人,忍不住在心里纳罕:“还是你们老白厉害,连说这句话能把你拦下来都算到了。”

周什一顿了一下:“是白斯、白老师让您在这等我的吗?”

“对啊,他说你肯定会来找初鸿。还让我别紧张,你只是看着有气势,其实不难搞。”段衡说着就摇着头笑了,“他是真的很了解你们。”

“……也了解初鸿吗?”

“当然,反正我是第一次见谢初鸿跟人发脾气,一天天的那么淡定,不戳中点心事,上哪去发脾气。”段衡笑得很自信。

周什一的心情顿时就复杂了,再次记起那天谢初鸿不曾出口,白斯明便已领悟的东西,他知道段衡说得对。

只是比起复杂,更多的,还是被排除在外的低落。

跟白斯明平和里透着严厉的风格不一样,段衡是个幽默风趣的人,说话时总喜欢摸自己无名指上的戒指,没什么老师架子,跟周什一以前在三中接触的中年保守派老师很不一样,开口就问他最近有没有好玩的游戏可以安利,后续过度聊起成绩也很自然。

与其说是学校里认识的,更像是打游戏连麦认识的。

“老白挺看好你的,说你也是数学这一门杠杆学科,如果赶上来了,一本很稳。”段衡笑笑,“再努力搏一搏,指不定211就变985了,要是到时候能跟谢初鸿一起去北京念书自然最好了。”

周什一一怔:“他说他要去北京了?”

段衡想也没想:“这还用问吗,虽然我们港大也很不错,但你说让谢初鸿这种人就留在本地,怎么都会觉得糟蹋吧。”

周什一又不说话了。

虽然上次谢初鸿话里的意思,是不想去北京,但谢初鸿想出去的心,周什一是能感觉出来的,连带着,他自然也能感受出谢初鸿的犹豫。

现在白斯明跟谢初鸿聊的,应该就是这个……

办公室里,争执没有持续太久。

依然是白斯明率先让的步:“我还是希望你冷静下来以后,好好考虑一下我说的。”

谢初鸿茬都不接:“还有事吗,没有我走了。”

“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但如果你是因为在意这个,不好好考试,我完全可以帮你打消顾虑。”白斯明目光灼灼。

谢初鸿的面色却更冷了:“就是因为知道你会这样,才一直不想告诉你。”

白斯明坚持:“跟你我也不装了,我们两个知根知底,你知道这个麻烦对我来说,举手之劳都算不上。”

“我不想跟你吵第二轮。”谢初鸿很快接上,情绪明显再次站上爆炸的临界点。

但白斯明又何尝不是在压抑自己的脾气:“我知道你自尊心受不了,但我是你的老师,你是我的学生,我不可能看着你因为这种原因把高考当儿戏,也不想你以后后悔。”

“我不觉得这个原因儿戏。”谢初鸿声音硬邦邦的,下巴绷得很紧,“也没故意考差,这次月考就是失误了。”

白斯明:“那就是以前是故意的。”

谢初鸿彻底失去争吵的耐心,理也没理他扭头出办公室。

外面走廊上两人一见他出来立马跟着动了,周什一小声问:“纸条跟他说了吗?”

谢初鸿摇头。

“那你们怎么吵起来了?”

谢初鸿:“……他想解决我的问题。”

周什一沉默。

他连谢初鸿有什么问题都还不知道,白斯明就已经为解决方案跟人争吵了。

他很想知道谢初鸿心里到底怎么想,为什么可以跟白斯明说,在他这却觉得丢人……

比对认识的时间,白斯明比他更了解谢初鸿再正常不过,但大概是少年人对朋友幼稚的占有欲作祟,周什一就是很难心平气和接受这件事。

段衡进办公室的时候,白斯明正撑着脑袋、守着一室冷清,一双眼直勾勾望着窗外教学楼一个个亮起的小方格发呆。

就算另一个当事人已经不在了,也能感受出方才氛围的紧张。

段衡呼出一口气:“看来聊的不怎么样?”

今天晚自习,整个语文组只剩他们两个。

白斯明:“还行吧。”

起码今天正面承认了,先前他连谢初鸿的症结在哪都找不到。

段衡是不知道他们聊了什么,但并不好奇,只说:“现在的孩子早熟,就是很难搞,一个比一个有主意,不像我们当年读书的时候,屁都不知道,你能有耐心试图搞懂他们脑子里在想什么,已经很了不起了。”

不是他不称职,是心理健康这个东西,本来就悬乎,只要不出大问题,不影响公共秩序,很难注意到、更难管。

白斯明还在发呆:“有什么用。”

“怎么没用,不是都已经被你搞懂了吗。”段衡说着,自己都被自己逗笑了,“我就是有心想知道我的学生小脑瓜里每天在想什么,也get不到他们的逻辑,能操上这个心的老师就没几个,你还想怎样。”

相似的话语让白斯明忽然就想起来那天晚上的大金链子。

还想怎样……

当然想解决问题。

等回到教室,谢初鸿的情绪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边上坐得近的同学纷纷围上来安慰,义愤填膺帮他斥责老白。

“初鸿你别往心里去,一次月考而已,老白也太小气了。”

“就是,我们帮你批评他!”

“我们班这次整体考的好,都是因为蹭了你给什一划的重点,感觉你这几天精神都不太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都有黑眼圈了,没睡好吧。”

“是胳膊的关系吧,影响发挥,等期中考试胳膊好了,自然就好了。”

众人“集思广益”没少花心思帮谢初鸿找借口,什么胳膊疼、没休息好、一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乱七八糟的理由,周什一作为旁观者听着都无奈,谢初鸿还能始终保持脸上温良的笑,不管大家说什么都听着、应着。

看似和谐,却让周什一觉得胸口压了块石头般,忽地就喘不过气了。

就算确有隐情,但大家为什么就不能痛快接受谢初鸿单纯只是考砸了,一定要帮他找理由呢?

找到最后,甚至还要谢初鸿反过来安抚大家的情绪,一遍遍表示自己没事。

周什一以前没什么朋友,所以总羡慕那些碰到事会被人群包围的人,可直到现在见到谢初鸿,他才有点体会到什么叫冷暖自知。

原来“人缘好”,也是被明码标价放在天秤上的东西。

比起身边空无一人,或许人声鼎沸处被迫戴上面具,来得更孤独,更容易觉得自己格格不入。

夏晚黎始终沉默在后排,看着眼前一团和气的场面,听大家各式各样的安慰,说不上来的,他总觉得谢初鸿根本不需要。

这种错位感,其实早在以前他每天跟谢初鸿黏在一起的时候就有了。

只是那个时候谢初鸿身边只有他一个,他可以选择自欺欺人,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和他同样思绪万千的,还有始终按兵不动的伊铭。

他可能是整个班上除周什一外,对他们班长的情绪最了如指掌的人——早在成绩出来之前,谢初鸿低沉的状态就已经让他心里很是打鼓。

他控制不住地猜测,会不会是那个“Yao”看他总也没个动作,干脆自己找上了谢初鸿。

再或者,是告诉了他之外的又一个人。

无论哪种,都让伊铭很煎熬。

他一面觉得帮忙不是义务,只要自己不往外说这件事,就算仁义至尽,一面又在心里隐秘地期望着自己做点什么,像是眼睁睁看着人掉进湖里,自己却在湖边什么都没做。

伊铭开始自责,是不是最开始什么都不想,直接告诉谢初鸿一起来想办法其实会更好。

他也不是没想过发消息,但这种事,不当面说他总觉得心里不安。

他觉得自己不能再等了。

第二天体育课。

伊铭好不容易把买水归来的人盼来,以为谢初鸿会照跟体委事先约定好的那样,过来跟他们打排球,结果谢初鸿自己没来不说,还把周什一也“一起带走”了,留下他那个体委同桌傻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比伊铭先一步过去的,是夏晚黎:“他们怎么了,不打吗?”

他犹豫了一晚上,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终于决定主动打破砂锅问到底一次。

体委茫然:“班长有点不舒服,让我帮他给老师请假……”

今天池澈也没来,前后算下来,球场上一下就缺了三个了。

夏晚黎有点着急:“那周什一呢?”

体委:“周什一说他不放心,要跟过去看看。”

半分钟前,谢初鸿自己先走,周什一回过神发现人不见,才赶紧找过去。

如果不是脚程快、亲眼看到谢初鸿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他肯定只以为人是回了教室。

靠近实验室的卫生间地理位置偏,空间大也鲜少有人踏足,瓷砖墙缝里带着种灰蒙蒙的干净,不往里走,根本不会发现深处角落的窗边还站着个人。

“你带到学校来了。”周什一略略低沉的嗓音在空旷的空间里响起,这还是他第一次见谢初鸿抽烟。

窗边抱臂望出去的少年应声回头,阳光透过外面掩映的树荫照在侧颜上,双臂交叠,从胳膊底下穿出的五根手指纤细修长,烟头被漫不经心地夹在那飘着白烟,垂直往上,窗外一片藤蔓缠古树,绿得生机勃勃。

“怎么没去打球?”谢初鸿把烟递嘴里嘬完最后一口,随手戳到旁边瓷砖剥落露出的残底上掐灭,还剩好长一截,明显是刚点的。

“……其实你可以继续抽。”

周什一也答不出自己为什么要跟来,就跟昨天晚上去办公室找人一样,都是下意识的,只能离开阴影走进窗口那一方阳光,反过来问:“你怎么不去,先前不是答应一起比赛。”

“啊,有点想反悔了。”谢初鸿垂眸勾了一下唇,照旧说得毫不愧疚。

周什一哑然:“还在想那个纸条吗?”

这几天谢初鸿情绪一直不高,说不在意那是骗人的。

但谢初鸿抬手把手机从兜里掏出来,示意他自己看:“我妈喊我明天放学回去吃饭。”

谢初鸿的解锁密码,周什一是知道的,但他打开屏幕却并没如愿看到对话框,而是一连串的价格数字。

显然谢初鸿一下也没想起这茬,等他想把手机拿回来,周什一已经看见了。

“抱歉,我没动,打开就是这个……”周什一看着手里的机票价格日历有些怔愣,缓了好半晌才确认,“你是在看去北京的机票吗?”

谢初鸿也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被揭穿,抬手就把屏幕上的内容切了,并不回答。

周什一果然很快再次被手机上的内容吸引注意,错愕看向他时声音都拔高了:“你明天过生日吗?”

他每天跟谢初鸿在一起,竟然对他的生日半点不知情。

谢初鸿不甚在意地帮他纠正了重点:“上次去打球我妈就给我打电话说了,要我回去吃饭,但我不想回去。”

周什一想都没想:“十八岁日当然想帮你过!”

“十八岁怎么了,过了十八我是能一夜暴富,还是能清北全奖保送?”

周什一挠了下后脑勺,思绪还停留在这一晚的时间,够他准备个什么礼物出来:“关系不好吗,为什么不愿意回去吃饭。”

谢初鸿好笑看他:“都十八了,还让家长帮忙过生日?”

周什一:“…………”

膝盖中箭。

谢初鸿失笑出声:“我没说不好,池澈不也过,只是我,我自己不想他们帮我过。”

周什一装作刚刚无事发生,劝说:“阿姨平时见不到你,你周末也很少回家,估计就是想看看你。”

谢初鸿哪能不知道,但他还是不想:“你再往下翻翻,我妈让我把你也叫上。”

“啊我也去吗?”社恐如周什一,瞬间镇定就不在了。

谢初鸿故意逗他:“说不定不是想看我,是想看看你呢,还劝我回去吗?”

周什一握着手机尬住,现在改口未免太打脸了点,哽咽说:“还是……回去吧,我跟你一起回去。”

“又开始烂好人?”谢初鸿倚着窗台望他。

周什一想了一下:“跟朋友,应该不算烂好人?”

谢初鸿笑了一下,倒也在理。

周什一问他:“那你回去吗?”

“我朋友都这么壮士断腕地说要陪我了,不给机会也不合适。”

那个时候谢初鸿还觉得,关于“朋友”,可能是他哥为数不多可以教给他的东西。

两人在卫生间逃了一节体育课。

下课铃打响的时候,周什一给谢初鸿说这是他第一次逃课。

谢初鸿又笑了:“那怎么办,你不能跟我玩了,我就爱干坏事。”

周什一卡壳,半天也只挤出一句:“你不能学点好吗……”

谢初鸿笑得更大声:“那不行,干越坏的事,我心情越好。”

周什一却认真衡量了一下:“应该没关系,我感觉你干不出多坏的事。”

谢初鸿脸上笑容微妙一顿,垂眼看向脚尖说:“那不一定,我爸也不像是会干坏事的人。”

他现在带着周什一不学好,已经彻底从负罪感里走出来了,甚至带着点异样的快感,心情好了不少。

两人一路有说有笑回到教室,刚进门就看到了不知道是谁摆在谢初鸿桌上的鲜牛奶。

估计刚从冷柜里拿出来,牛奶盒表面还冒着水珠,在桌上留下一圈水痕。

周什一第一反应是女生送的,毕竟谢初鸿这一等一的长相跟“性格”,小姑娘很难不喜欢。

结果谢初鸿抬手就把牛奶推到了他桌上:“你喝吧。”

推荐热门小说我怀疑你不是好学生,本站提供我怀疑你不是好学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怀疑你不是好学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30章 下一章:第32章
热门: 恶毒男配只想C位出道 末世仓鼠富流油 寡妇村 星空主宰 朕的后宫起火了 当事业狂遇见工作狂 欲望森林 乡村艳事档案 又跟拯救的男配HE了[快穿] 梦想与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