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上一章:第25章 下一章:第2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白卡准入门槛高。

具体多高, 谢初鸿没说,但光看旁边这几个打量他手环的也知道了。

电梯里。

周什一对着自己跟前全镜面的墙壁,将身后整个封闭空间的概况尽收眼底。

没让工作人员带, 跟他们一起乘电梯上楼的,还有好几个戴着名表的商务人士,三四十岁的样子,嘴里聊的都是些他一窍不通的东西。什么涨了跌停、医疗、科技股的, 完全超纲, 只能再次在心里庆幸自己只露半张脸的模样还有几分气势,不至于给谢初鸿拉胯。

有了刚才那出,虽然男人们侃侃而谈聊着天, 但周什一依然能感受到他们时不时朝自己手上投来的目光——跟会员卡一样,目前为止,他见过所有人的手环都是黑的,除了谢初鸿。

谢初鸿包也给周什一了, 手环也给周什一了,自己两手空空什么也没有,就抱着胳膊、对着电梯跳动的数字发呆。

看旁边楼层按键亮起的楼层数, 他们在七,另外几个在五。

周什一正盼着电梯快点到, 旁边几个聊得好好的便主动找他搭了话, 扑面而来就是自来熟的客套, 笑说以前没太见过他。

周什一瞬间“社恐”大爆发,眼见没什么表情的脸上就要黑成锅底, 谢初鸿主动顶上, 不过就说了三个字。

“我哥忙。”

接下来, 谢初鸿每一句都是都是让人接不下去的冷漠, 但那几人毫无知觉般,坚持尬聊,周什一站在电梯里看他们热脸贴冷屁股,用各种场面话套近乎,整个人都要窒息。

窒息之余又觉得绝望。

如果“成年人”的准入门槛是忽略尴尬,那他这个年,可能永远成不了。

以至于周什一看着他们从电梯一出去,就忍不住问了:“得罪人真的没关系吗?”

谢初鸿依然不在意:“反正我爸得罪的人已经够多了,不缺我这几个。”

周什一看着手里莫名其妙多出的几张名片,想也没想就顺嘴说了:“白手环就得上赶着尬聊,你们有钱人怎么这么难。”

谢初鸿顿了一下,朝周什一望过去,带着股说不出的情绪:“我现在也不是有钱人了,是他们。”

意识到自己的失语,周什一眼神顿时飘了,努力扯开话题:“你跟白斯明经常在这打球吗?”

谢初鸿笑笑:“别看白斯明是个教书的,他才是货真价实的富二代,我只是蹭谢鹤城剩下的。”

话题重新绕回原点,眼前奢华的大套间里设施齐全得过分。

周什一面对身边出入这样场所也毫不觉得拘谨的人,陷入了沉默。

他第一次这样认真思考谢初鸿的处境。

换以前谢鹤城还在的时候,谢初鸿也该算富二代,但今时不同往日。

谢初鸿不是没有家,只是家里住不下,更不是没有爸妈,但依然被迫寄人篱下。

说一句落魄不为过。

也不知道他爸到底干了什么,竟然从轻还判到了七年……

谢初鸿:“经济犯罪。”

“啊?”周什一还没回神。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爸是因为什么进去的吗。”谢初鸿低头从包里往外拿衣服,“是经济犯罪,没杀人,也没放火,别瞎猜了。”

周什一有点尴尬:“抱歉……”

“我爸的官司是你爸打的,确定跑不了要进去,我妈就把钱全拿去给他填窟窿了,没剩什么。”谢初鸿抬眼对他笑了一下,“我都说了,我不是特别能藏住秘密的人。”

虽然大多时候他本意并不想主动提及,但就跟既定好的一样,无论对白斯明,还是对周什一,都有各种时机使然,就不太能“按捺”住。

谢初鸿:“要实在抱歉,手环就一直帮我戴着吧,今天应该还能收到不少名片,也可能是找麻烦。”

盯着你的眼睛,总是比你想的多。

谢鹤城以前嫌烦,就总塞给他,让他帮忙戴。

周什一蒙了一下:“找麻烦?”

谢初鸿咧嘴故意吓他:“对啊,我爸脾气大,确实擅长得罪人,以前听说他来了,直接找上门的也不是没有。”

正说着,套间的门铃就响了。

两人皆是一愣。

周什一试探:“你爸脾气多大,有你大吗?”

谢初鸿顿了一下:“有一说一,比我大多了。”

周什一当时心里就是一个咯噔:“那完了……”

门外,白斯明刚把门敲开,就对上了一左一右两个拿着球拍的孩子。

他神情微妙:“跟我见面就让你们这么难受?”

谢初鸿、周什一几乎同时放下球拍:“……倒也不是。”

这异口同声,看起来就很是。

白斯明:“你们上学坐同桌,晚上回家睡一张床,七天我只占用一天,至于这样?”

两人都不说话。

绝不承认他们刚刚犯病自己吓自己,连猫眼都忘了看。

白斯明会上来,是前台用手环给的信,说约的人已经到了。

他一个人在场地干等,还得应付认识的人,索性直接上来找。

对比两个孩子日常的穿衣画风,白斯明今天穿的就很富二代,多少沾点臭美成分,从头到脚没一件便宜的,谢初鸿说他像个花孔雀。

周什一给的评价更中肯简单:不太人民教师。

谢初鸿问:“去楼下?还是在VIP打。”

白斯明:“VIP吧,人少,不过得等我下去跟我朋友打声招呼,偶然碰上的。”

周什一这才知道,原来谢初鸿这种白色VIP不止有自己的套房,就连运动区都跟普通会员是分开的。

谢初鸿正好有意带他四处逛逛,干脆陪白斯明一起下去。

这俱乐部一共八层,普通会员的使用区域只到五楼,再往上,全是VIP专区。

“这里白卡总共可能就一百来个人,常来的撑死五六个,场馆基本不可能出现不够用的情况,所以不用预约。”谢初鸿解释,“其实谢鹤城没到能拿白卡的水平,我也不知道他怎么搞到的。”

就跟谢鹤城进去以前,他都不知道这人在违法乱纪一样。

周什一有点挠头:“所以你爸跟白斯明也认识吗?”

谢初鸿:“没机会,我上一中的时候,谢鹤城已经进去了。”

白斯明:“我最开始都不知道他是谢鹤城儿子。”

说起他跟谢初鸿那点关系,别说周什一,他自己都觉得有点复杂。

因为谢鹤城在港市的名望,当年他判刑下来自然轰动,白斯明富二代的身世背景又在这摆着,多少听过点。

知道谢初鸿的爸爸是谁,还是高一进校第一次开家长会的时候,谢初鸿家里没人过来,他翻档案里登记的父母信息才看到。

周什一没搞懂:“阿姨呢,家长会去不了吗?”

在他的印象里,家庭主妇应该都挺闲的。

但谢初鸿只对他看不出情绪地笑了一下:“那天我妹妹也开家长会。”

也就是他后爸的女儿——当时他们刚重组上家庭。

周什一顿时又不说话了。

谢初鸿一看他那张藏不住情绪的脸,就知道这人肯定又脑补一出大戏,失笑:“你别瞎想,叔叔人很好,对我也很好,只是工作忙而已。”

毕竟要一个人,养有三个孩子的家。

当场,周什一是被说服了,白斯明却像忽然意识到什么般,睨向谢初鸿的眼神若有所思起来。

路过篮球场和足球场,羽毛球馆里的人一点不比外面少,入耳全是羽毛球击打球网,和鞋底摩擦地板的声音。

白斯明的朋友正好在场边聊天休息,扭头看到人回来,立马起身过来打招呼,视线自然而然落到周什一和谢初鸿身上。

迟钝如周什一也能很明显地察觉出那人对他白色手环的关注,但下一秒对上谢初鸿,男人一双眼立时瞪圆了,错愕喊:“砚哥?”

周什一:“?”

谢初鸿平静否决:“我不是。”

那人当场就蒙了。

白斯明虽然早已料到眼前的局面,但还是有点尴尬:“他是我学生,你认错了。”

男人再定睛一看,才看清谢初鸿的长相,却是更加傻眼了:“哇这也长得也太……我就说怎么砚哥看着一下年轻了这么多岁、等等白斯明,这是你学生?”

白斯明点头。

男人脸上惊愕不减:“是我记错了?我怎么记得你是教高中的???”

白斯明没懂:“我是教高中。”

结果那人一拍大腿:“靠!我还以为你是正经人,怎么连自己学生都不放过!”

白斯明问号。

男人也问号:“这不是你新对象?”

三人:“………………”

误会解释清楚。

那人面上看着接受了谢初鸿跟白斯明纯洁的师生友谊,但就连周什一都能看出来,他心里其实一点没信,看过来的眼神里满是暧昧,分开的时候都还在拍白斯明的肩膀,一个劲说长得像。

从楼下重新上去的一路,周什一都深陷沉思。

他就说白斯明看谢初鸿的眼神总有点不太对,但又在情理范围内,敢情是这样。

原已知:白斯明有个前妻,喃喃是他跟前妻的孩子。

刚得知:“砚哥”是白斯明前任,“砚哥”跟谢初鸿长得像,“砚哥”是男的。

那么问题来了:“‘砚哥’……是白斯明前妻?”

谢初鸿听乐了:“你自己品品你这说的是什么话,都知道是男的了,还怎么‘前妻’?”

周什一有点晕:“对啊,白斯明前任是个男的,那他前妻呢?意思是离婚以后又找了个男生谈恋爱?”

白斯明一张嘴张开又合上,合上又张开,想解释又一时有点不知道该从哪解释起,最后千言万语汇成一句:“我没前妻。”

周什一:“?”

“不是都说你结婚又离了吗,男的怎么结……”

白斯明揉了下太阳穴:“我也没结过婚。”

“啊?”周什一更匪夷所思,“他们都这么说的啊……”

“那不然呢,总不能大张旗鼓让大家都知道自己是个gay吧。”谢初鸿抬手就拿周什一手腕上的手环,刷开了VIP场馆的自动门,“只是之前学校里大家都看他戴戒指,又有孩子,就默认是结了,其实也都没见过白斯明‘老婆’长什么样。”

周什一已经彻底茫然了:“对啊,还有孩子……没结婚那孩子又是怎么回事?”

两个男的……也能生?

这次,白斯明亲自给了答案:“喃喃是我前任跟他前妻生的,我只是帮忙照顾。”

周什一的下巴当场掉到地上。

谢初鸿意味深长冲他挑了一下眉梢:参透了吧?

周什一点头啊点头。

如果孩子是白斯明自己生的,不在一起了帮忙照顾照顾还说得过去,这半点血缘关系都没有,还能尽心尽力地让同事一点毛病看不出,傻子也知道白斯明还对他前任贼心不死了。

那一刻,周什一忽然就记起了谢初鸿曾经对他说过的话,说他可能要等到年纪再大一点,才能装的更像正常人。

所谓“正常人”,大概指的就是白斯明这样。

VIP区,羽毛球场跟篮球场、排球场都在一个场馆里,设施明显比楼下高出一个档次,木质地板干净到反光,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经过刚刚两人一番信息量爆棚的解释轮番轰炸,人际关系简单到独来独往的周什一拿上球拍了,还满脑子感慨,等他好不容易缓过神,小脑瓜子里已经有了新的疑问。

“所以你们两个到底是什么情况?”周什一分别给了谢初鸿和白斯明一个“别蒙我”的眼神。

两人异口同声:“没情况。”

周什一:“?”

这么整齐划一,你们猜我信不信?

看着气氛不太对,白斯明立马朝谢初鸿投去狐疑的目光:你一直没给他解释过?

只对周什一含糊其辞,提过一嘴白斯明不干净的谢初鸿,错开视线装傻。

白斯明当时就是眼前一黑。

他就说周什一怎么一天天的对他警惕性那么高,愣像自己多惦记谢初鸿一样。

现在小年轻搞对象为了促进感情,都兴这么不择手段的?

知道的,知道这两人是在交换情报,不知道的,完全可以当作他们是“眉来眼去”,商量怎么应对。

周什一感觉自己难得这么占理、能兴师问罪上谢初鸿两句,正准备发作,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

还是个视频电话。

谢、白二人就眼睁睁地看着周什一前脚还气势汹汹,后脚掏出手机一看,立马乖乖变回小绵羊。

周什一现在就觉得天都要塌了。

他今天早上光顾着看谢初鸿的屁股去了,哪还记得给他妈拍照!

推荐热门小说我怀疑你不是好学生,本站提供我怀疑你不是好学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怀疑你不是好学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25章 下一章:第27章
热门: 超能乡村教师 东北往事4黑道风云20年 我成了一条锦鲤 温柔惹火 将军爱集小红花 (综漫同人)我成了港黑首领 穿成总裁的顶流替身 后备干部 完美替身 在全息游戏里当一个无情的N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