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上一章:第22章 下一章:第2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结果周什一无知无觉, 甚至盯着那对小可爱继续往下接:“你颜色好浅,是……”

“是什么?是粉的?”谢初鸿凉飕飕睨着人,已经彻底没脾气了。

周什一这才察觉有什么不对, 讷讷:“你别开车啊……”

谢初鸿:“?”

他开车?

谢初鸿:“你知道你自己现在是什么行为吗?”

周什一磕巴了一下:“……恶人先告状?”

谢初鸿:“我还以为你不知道。”

要他说, 刚刚亲的那一下,只把他哥新世界的大门踹开了一半,剩下另一半,分明还挣扎在钢管直的本性里。

周什一咳嗽:“现在知道了……”

但他也就嘴上这么说,实际一双眼睛却滴溜溜地转开了。

看谢初鸿不说, 看完还要比对着看看自己。

比如他觉得谢初鸿比他瘦, 但并不是孱弱的瘦法,只是骨架比自己小点,实际该有的肌肉,倒也都均匀地分散在该有的地方。

受伤撑墙的手臂上,能看到薄薄鼓起的肱二头肌,垂着头的时候, 背上那对凸起的蝴蝶骨也好看。

周什一帮他洗头发, 时不时就会碰到后颈那一小片莹白的皮肤, 滑滑的,摸起来比自己身上舒服。

最后是谢初鸿实在顶不住, 低头问:“你能安静点看吗?”

周什一手上继续着洗头发的动作, 持续走神:“我很安静啊。”

谢初鸿:“哦, 敢情你真的还在看啊。”

周什一:“…………”

他有点被自己蠢到了,果然这人就是后脑勺长了眼睛吧, 不打自招可还行。

谢初鸿试图讲道理:“你会盯着小姑娘的裸|体看吗?”

“当然不会。”

“那你盯着我看什么?”

逻辑鬼才茫然:“但你不是小姑娘啊……”

谢初鸿静了一秒, 再次积极做出尝试:“你还记得我们俩刚刚打过啵吗?”

“记、咳, 记得。”

“那你还记得我是gay吗?”

“也记得啊。”

谢初鸿终于爆发:“都记得你还看!”

“有关系吗?”周什一甚至有点理直气壮。

谢初鸿的血压瞬间冲到脑子里:“你把我看bo起了, 你负责吗?你说有没有关系!”

语毕,头顶果然没了声。

就在谢初鸿以为这人终于搞清状况时,周什一却忽然小声问:“原来gay被人看会站起来吗……”

谢初鸿:“?”

谢初鸿:“你代入一下女生看你裸|体?”

周什一试了一下,但:“我没被看过,代不进去……”

谢初鸿:“………………”

但很快,周什一就默默领悟到了另一个层面的东西。

帮人洗完头,谢初鸿站起来淋浴,换成他自己坐小板凳低头揉脑袋。

按理,为了避免泡沫水流进去,周什一的眼睛该闭着,但听耳边淋浴哗啦啦的流水声,周什一一个鬼迷心窍,就把眼睛睁开了。

谢初鸿背对着人,还在专心致志往身上涂沐浴露,生怕不小心弄到胳膊上。

别看他看着瘦,但体脂率应该跟他哥差不多。

周什一从下往上看,第一反应是觉得谢初鸿两条腿好直,又细又直,肌肉线条漂亮得像是画出来的。

顺着往上,哪怕从正后面看,也能明显看出他后腰凹进去的弧度,修长的手指抚弄在那里,周什一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眼眶莫名发热。

在看到谢初鸿的屁股以前,周什一从来不知道自己会觉得谁的屁股好看。

包括女生。

“……周什一?”

“昂?”

“这问题这么难答?”

周什一蒙了:“什么问题?我没注意。”

谢初鸿一顿:“洗澡也能走神?你是真没注意,还是不想答?”

周什一觉得自己有点冤,但他又不能给谢初鸿说我刚光顾着看你屁股去了:“我真没注意,你重新问一下。”

偏巧此刻谢初鸿也心里有鬼,丝毫没察觉出他的异样,盯着墙壁故作风轻云淡:“我说我以前问你有没有喜欢的人,你怎么跟我说没有。”

“是没有啊。”周什一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无辜。

谢初鸿接得很快:“你刚还跟李迪说你喜欢他姐姐。”

这个问题他早就想问了,只是一直到现在才找到合适的气氛。

周什一:“那是骗李迪的。”

谢初鸿:“……你猜我信不信。”

又一个周什一不知道怎么解释的问题。

“就,最开始有点误会,但错过了给李迪解释的机会,也不太好解释,就一直这样了……”

谢初鸿努力装作不经意地分辨了一下周什一的口气,决定相信他:“那李迪到底是什么毛病,为什么说自己搞同性恋,他爸会高兴?”

“家族遗传。”

虽然周什一也不知道自己再对着谢初鸿的屁股看下去会发生什么,但他成功说服了自己非礼勿视:“李迪的病,是家族遗传的精神病,他妈妈那边带的。”

“先天的?”

“嗯,以前都还好,是前两年他妈妈去世,受了刺激才显出来。”

谢初鸿确实没想到还有这一出:“他妈妈是意外,还是……”

“自杀。”周什一声音低低的,“就是因为这个病自杀的。”

在此之前,他们家两个孩子,只有李舒雅知道,是人走以后,李迪才被告知的病情。

周什一:“双重打击吧,李迪当时一下有点接受不了,就崩溃了。”

具体怎样他也不是特别清楚,只知道他们家对外都宣称是抑郁症,后来李舒雅私下告诉他,他才知道。

其实是精神分裂。

“精神分裂吗……”谢初鸿几乎立刻就想起了李迪前后对他姐判若两人的态度。

周什一:“情绪不稳定、有暴力倾向都是症状之一,只是轻重程度因人而异。”

他也是因为上高中离得近,才搬家到那边,他们家以前是见过李迪妈妈的,只是见到的时候,人已经病得有些严重了。

“他妈妈是结婚生完孩子,家里有人发病,才知道自己有的问题,好像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病的。”

遗传这种东西,写在基因里,像定|时|炸|弹,谁也说不准它什么时候爆炸、会不会爆炸。

从概率的角度说,李舒雅也有可能,只是因为家里目前发病的只有李迪,他们所有人才都让着他。

周什一:“如果之前就知道有这个病史,他们家很可能就不会要孩子了。”

“你也不用担心李迪说话不算话,因为他妈妈承诺过,每年送他一个礼物直到他成年,结果还没等到他十八,他妈妈就食言自杀了,李迪一直很介意。”

谢初鸿听着这些总有种不真实感,他以前只在书上、或者电视剧里看到过,这样实打实在身边接触到精神类疾病的人,确实是第一次:“那你们两个当时打架到底怎么回事,是单纯起冲突,还是……跟李舒雅有关系?”

这时候,谢初鸿才想起伊铭白天说过的话——李迪连自己亲姐姐都打。

周什一顿了一下:“差不多,李迪要打舒雅姐,当时我在场,就拦下来了。”

他们那一整栋楼的人都知道,李家的幺儿经常朝自己姐姐动手。

只是那一次李迪受的刺激比较严重,场面比往常更失控。

谢初鸿显然没那么好糊弄:“所以李迪为什么突然打人,总有诱因,如果只是普通发病,应该不至于跟你打到进医院的程度。”

这个问题砸下来,周什一立马沉默了。

谢初鸿很快领悟:“如果不方便说就算了。”

周什一皱眉:“主要这个是舒雅姐的私事……但我真的不是喜欢她!就是……”

“真的没关系,你不用紧张。”

“不是,其实也不是什么秘密,可能你以后也会从别人那里听到,我只是觉得往外说这个,不太好……”说到最后,周什一已经放弃挣扎了,感觉自己语无伦次解释半天,也没解释出个所以然,索性躺平道歉。

“我不是把你当外人,或者有意不想告诉你,对不起啊……”

谢初鸿听笑了:“这有什么好道歉的,不是挺好吗。”

花洒下,少年人昂着脸的嘴角,无声翘出一个弧度:“不随便讲别人的私事,就跟分手了不议论自己前任一样,都是难得的优良品德。”

·

找人帮忙,当然不能让人打白工,不给好处。

谢初鸿自己作业是早八百年写完了,但周什一的数学作业还空了不少。

谢初鸿房间的书桌小,收拾收拾倒也能塞下两个人,但谢初鸿懒,索性把东西全打包扔到客厅餐桌上了。

周什一写作业,他就翘着腿在旁边玩手机。

周什一也不知道他在看什么,戳来戳去的,看的入神了,甚至把眼镜都戴上了,比上课刷题都认真。

周什一实在好奇,偏头凑过去想看看,结果入眼全是红绿交错的色块和折线,数字一串跟着一串,看的他花眼。

“你在干吗?”

“搞钱。”谢初鸿说得眼皮都没抬,“有题不会的记得问我。”

周什一傻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股票他当然见过,只是他没想到谢初鸿还懂这个。

“你现在就炒吗?”

股票这个东西涨涨跌跌,三五不时搞出个跳楼新闻,周什一下意识觉得,这就不是他们这个年纪该琢磨的东西,风险太高。

“还没开始炒,但马上了……好了你不要废话了,快写作业,马上十一点了。”谢初鸿这个时候又特别不像他弟弟了,说着说着就想扭头让周什一赶紧把注意力挪回去。

结果周什一凑他凑得近,眼见他才刚一侧脸,嘴唇就要挨他哥脸上了。

两人皆是一愣。

周什一首先注意到的,是谢初鸿耳垂上小小的黑痣,然后才是那两片被手机屏幕光打亮的薄唇——让他无法自抑地回忆起它们的触感,温暖的,湿软的。

还有舌头。

当时接吻,周什一会给出回应,其实想法很单纯。

他只是觉得自己如果什么都不管,把接吻全权甩给谢初鸿,当个甩手掌柜,未免太不负责。

毕竟麻烦是他惹来的,硬算,谢初鸿还是受他牵连,被殃及鱼池的那个。

对视间,餐桌上的两人几乎同时出声,连停顿节奏都一模一样。

“你睫毛挺长的。”

“……先前戳到我了。”

至于分别是哪个“先前”,就又不太可说了。

周什一:“你……”

谢初鸿果断抬手捏住他的下颚:“嘘,先做作业,做完作业上了床,我再回答你的问题。”

周什一被迫挪正身子:“……昂。”

有了这句保证,周什一被好奇心折磨的,连上床前脱衣服这道程序都开始迫不及待。

上次留下的衣服还在谢初鸿衣柜里放着。

谢初鸿一言难尽地看着他把自己脱的只剩一条平角裤,飞快躺进被子里:“你心是真的大。”

先前什么也没发生的时候就算了,怎么现在两人嘴也亲了,身子也看了,还能这么心大。

但周什一的脑回路,谢初鸿一向是不太懂的。

“可能因为你实在没什么威胁感,太瘦了,就屁股上有点肉。”

谢初鸿:“?”

他脱睡裤的手一顿:“敢情你在后面洗头发,是在偷看我屁股?”

周什一当时就麻了。

谢初鸿放在枕边的手机一响,他一个逃避,紧张地以为那是自己手机,抬手就接了。

晚上十一点半。

白斯明在打给谢初鸿的电话里听见了周什一的声音,以及如下一段对话。

-“靠,我接错了,是白斯明!”

-“你抢着接我电话干什么,我裤子都脱了!”

白斯明缓缓打出一个问号:车轱辘压脸?

推荐热门小说我怀疑你不是好学生,本站提供我怀疑你不是好学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怀疑你不是好学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22章 下一章:第24章
热门: 圣狱 娱乐玩童 影帝今天本王了么 回天 众攻的白月光跟替身好上了[穿书] 全世界都以为我是学渣 浩荡 反穿后我成了四个死对头的白月光 逻辑美学 资本对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