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上一章:第18章 下一章:第2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考试成绩出来,几乎每门课都在讲试卷。

周什一刚来两三天,但两边学校学习氛围上的差异,他已经感受的很充分——哪怕是伊铭那种看起来不关心的,成绩也出乎他预料的不错,上课很安分。

反倒是谢初鸿。

虽然跟大家一样都盯着试卷看,但根本没听。

几门课试卷一发下来,就开始对着正正反反地盘算,周什一也不知道他在算什么,只知道这人最后都会往笔记本上记一串数字。

对比其他同学桌面高高垒起的书本,谢初鸿东西很少,连笔盒都没有,只零散放着红蓝黑三支不同颜色的水性笔,随手记完就会把笔记本放回抽屉。

周什一偷瞄过,那本子已经用了不少页,但上面只有数字,一行行一列列,半个说明文字都没有,再不然就是几段折线,跟它们的主人如出一辙,让人捉摸不透。

“盯着我好像做不出数学题。”

谢初鸿垂眸轻飘飘一勾唇,周什一面上瞬间烧得火红。

他时常怀疑到底有什么是这个人不知道的,明明一眼都没朝他这边看过。

谢初鸿把周考试卷放到一边,哪怕坐第一排,桌上也大大方方摊着阴阳两套试题:“唐主任应该只给了试题,没给答案,要是哪里不会,可以问我。”

不只周什一看过他的成绩,周妈妈同样给他看过周什一的成绩——和大多文科生一样,数学是杠杆学科。

周什一轻咳:“昂,等我先把缺的作业补完。”

那试卷他是收下了,但唐主任没找他要,他就有点拖延症,到现在还一字未动。

谢初鸿也不戳穿:“要是想借笔记,记得找晚黎。”

周什一尴尬点头。

谢初鸿的笔记他曾有幸见过,记得少不说,一句话里还有半句都是省略用语和独创符号,这就是有意借出去,估计也没人看得懂。

几天相处足够周什一明白,他这弟弟不仅跟“乖”扯不上半点关系,甚至还很任性,胆子大得出奇。

就上课这么十几二十分钟,任课老师明里暗里起码朝这边眼神示意了五六次,但他通通装瞎,只在他自己觉得有必要的地方,才会极短暂地抬头看一眼黑板。

以前白斯明私下代表各科老师,就不止一次给他提过,谢初鸿都没理,直到现在多出个同桌。

和他正好相反,周什一每节课都听得勤勤恳恳,老师讲到哪,思路跟到哪。

听不懂了皱皱眉,恍然大悟了瞪瞪眼,万一不小心走神,想找回老师的进度,脸上首先会茫然,紧跟其后是愧疚,脑子里想了什么几乎全写在脑门上。

起初谢初鸿看稀奇一样觉得有趣,时不时会把草稿本推过去提点两句,但后来转念想想,其实周什一这样才是正常的,起码在他们这个年龄段是。

“走吗?吃饭。”

终于熬到饭点,周什一肚子里空落落的,踩着下课铃起身。

谢初鸿看着班里陆陆续续从他眼前涌向门外的同学,兴致不太高:“怎么又要吃了。”

周什一:“?”

周什一:“我看你发了好几节课的呆,还以为你早饿了。”

后排池澈咧嘴:“闹呢,初鸿是神仙啊,每天端着碗求他吃还可以考虑。”

周什一匪夷所思:“都不会饿吗?”

这人今天从早饭起就喊没胃口,午饭也只勉强扒拉了两口,现在到了晚饭还不想吃?

“你不觉得食堂今天的饭菜很难吃吗?”说起这个,谢初鸿简直嫌弃到念经,“很多芹菜,很多丝瓜,很多南瓜,还有胡萝卜……”

周什一傻了,他都不知道谢初鸿挑食挑得这么厉害。

夏晚黎很懂:“当然,也可以不挑。”

“对啊。”谢初鸿果断附和,“好好的黄瓜为什么不凉拌?跟鸡蛋炒一起还糟蹋鸡蛋,木耳也是,明明可以醋拌甜椒淋香油,非要跟西葫芦炒,哪怕做鱼香肉丝呢。”

池、夏二人挤眉看周什一。

周什一:“…………”

差点忘了这是个矜贵的主,幸亏他妈做饭手艺不错。

谢初鸿挑嘴这事显然不是什么秘密,过道另一侧的女生一听对话就乐颠颠跑来了:“班长你又要出去吃了吗!”

谢初鸿起身果断回绝:“带不回来。”

周什一没懂:“带什么,吃的吗?门卫不是不放人出去?”

夏晚黎:“傻子也知道不能走正门嘛。”

想着临近的美食街,他刚有点蠢蠢欲动,就被池澈一把捉住胳膊开始往外带:“我赶着上课,来不及出去吃。”

“那你自己在食堂吃啊!关我屁事。”

“不行,这饭要你陪才吃得下。”

“呕!别总搞这些偶像剧塑料台词行吗?你每天上课就学这?就这?”夏晚黎嘴里骂骂咧咧,腿上却还是顺着池澈去了食堂的方向。

教室里,女生还站在两人座位前请求,说这次不要带汤的,就想吃口炒河粉,奈何谢初鸿从那句拒绝以后就再没开口说过话。

女生察觉不到谢初鸿的不耐烦,不代表周什一也察觉不到。

不想让场面太难看,他主动接过话头:“如果能出去,我帮你带吧,有指定哪家店吗?”

姑娘一双眼睛登时亮了,不敢拽谢初鸿,还不敢拽周什一吗:“没指定,只要是个炒河粉就行!之前我肯定脑子被吃掉了,信了伊铭的鬼话,什一你真的是好人!”

“只是带一份炒河粉……”

周什一多半第一次被女生这么拽着袖子撒娇,谢初鸿眼看着他脸上就红透了,冷静摘下眼镜:“走不走?”

“走!”周什一果断逃离。

一出教室,谢初鸿就开门见山地问了:“你喜欢丹宁妤这种?”

周什一:“啊没有啊……”

谢初鸿睨他:“没有你帮这么大劲?”

“顺手而已。”周什一无知无觉,“不过个子小小的,确实很可爱。”

谢初鸿就意味不明地“昂”了一声:“别后悔就行。”

周什一听着话音,感觉谢初鸿像是有点生气了,但他不知道症结在哪。

以至于后来被带到传说中的“后门”,看着谢初鸿兀自踩上栏杆,连个眼角都没分给他,周什愣是没敢多问。

这围墙花纹繁复,谢初鸿三两步就侧跨到了栏杆顶上,俯视他:“你别告诉我你从来没翻过。”

周什一慢吞吞动了下喉结:“……好,那我不告诉你。”

一中旁边这条美食街很有名,周什一以前在三中就听说过,没少羡慕。

起初他还担心他们俩穿着校服就来了,会不会太招摇,结果人往街头一站,放眼望去几乎全是他们学校的,三个年级三个花色,蓝、黄、灰应有尽有,翻|墙不分年级——周什一忽然就明白刚刚谢初鸿让他别后悔是什么意思了。

这条美食街附近正好坐落着港市的大学城,不少大学生都会过来,别管卖的是什么,每家店门口都被挤得满满当当,排队相当火热。

他们晚饭的空余,满打满算只有四十分钟,别说帮人带,估计自己吃到肚子里都够呛。

谢初鸿看他:“你以为外面有吃的,我为什么还要每次都等到忍无可忍才出来?”

周什一又不吭声了。

谢初鸿:“顺手而已?”

周什一摇头:“不顺了。”

谢初鸿:“个子小还可爱吗?”

周什一摇得更厉害:“下次坚决不带了。”

谢初鸿满意了。

这街上熙熙攘攘,店铺对着公园围栏,长长一条绿化带种着古树,头顶绿荫参天,两人前脚粘后脚,一路到街巷深处、能看到人造湖才停下。

谢初鸿说他特别喜欢吃这家的面,店里几张长桌全坐满了,只能在门口排队:“你下次跟紧点,走丢了还得花时间找。”

周什一却说:“丢不了,我总怕你胳膊被他们蹭了。”

今天下午,他终于还是把人领进了医务室。

校医是位特别时髦的漂亮阿姨,白大褂里穿着干练的A字裙,烫了一脑袋卷卷,拿棉签在谢初鸿胳膊上戳弄时面无表情地,疼的谢初鸿一对眉毛都拧巴了,挤出不少脓。

那校医说话特别不客气:“屁大点伤口能被你搞化脓也要点本事,不想留疤最近就忌一下口,不要吃辛辣刺激,没事多给他喂点糖。”

最后半句,是对着周什一说的。

周什一当时没搞懂,是后来看到谢初鸿这个挑食劲头才明白,那个“糖”,多半指血糖。

血糖低不利于伤口愈合。

“那校医下手太重了,我今天晚上说什么都不淋浴。”

谢初鸿到现在都对她狂暴的手法心有余悸,哪怕洗澡能扎塑料袋他也不敢了,怕自己细皮嫩肉,手艺不过关漏水进去,又得去医务室。

“一两天也好不了,不然还是搬到我家吧。”周什一嘴里边念叨,边跟着队伍往店里挪,正数落谢初鸿早餐吃得敷衍,就跟最靠里独坐一张长桌的姐姐对上了视线。

女人淡妆精致的脸上满是错愕:“什一吗?”

“舒雅姐……”周什一哑然,完全没想到会在这里碰上。

听着称呼,谢初鸿看过去的眼神立时不一样了。

先前他总听班里见过的说“伊铭女朋友”漂亮,现在一看,确实是。

一身米白高腰连衣裙,身高应该跟丹宁妤差不多,刚刚一米六,鹅蛋脸,柳烟眉,长发黑直披散至腰,气质很是温婉。

周什一不自然挠了下后脑勺:“姐你是下课了一个人出来吃饭吗?”

李舒雅却并不如他想象中重逢的轻松,而是满是焦虑地望向门口说:“我不是一个人,什一你要不跟你同学换家店吃……”

话音没落,店外便传进一道男声:“姐,我排到汤包了!”

队伍里,周什一就挨在谢初鸿背后,谢初鸿能明显觉出他瞬间的紧绷,尤其在他们和门口人打上照面的那一刻。

来人明媚的脸色一秒阴郁。

谢初鸿必须承认,这人就算鼻子上打了一个奇丑无比的“补丁”,皮相也是极不错的,眉眼甚至和那“舒雅姐”还有几分肉眼可见的相似。

对视间,周什一盯着人很紧张。

但对方既没有问候,也没有刀剑相向,而是将视线流转到了他身边的谢初鸿身上。

谢初鸿直到很久以后,都记得那人眼里兴味又晦暗不明的光。

他问周什一:“这是你朋友?”

推荐热门小说我怀疑你不是好学生,本站提供我怀疑你不是好学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怀疑你不是好学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18章 下一章:第20章
热门: 以魔问道[修仙] 堕落:桃色升迁路 我的竹马是渣攻 虫族夫婿不好当 星光璀璨 ABO虚假婚姻关系 热心市民俞先生[娱乐圈] 陪太子读书 替身的我跟正主在一起了 乡村娃的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