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上一章:第27章 下一章:第2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花无错知道, 自己暴露了。

虽然这出乎他的意料,但苏梦枕已经入了局, 即使没了偷袭的效果, 此刻他也不可能停手了。

只有苏梦枕死了,他才能逃出生天!

花无错背上假装昏迷的“古董”余无语猛地弹起来,手中亮出一柄青色利刃, 朝着苏梦枕的面部劈去。再次同时,花无错背一低,背上至少二十五处弹出顶端涂着剧毒的暗器,封锁住苏梦枕躲闪的路线。

站在一旁的黎风没有动手。

在苏梦枕有戒备的前提下,这些小伎俩就跟小孩子过家家似的。

果然, 苏梦枕身上淡杏色的长袍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卸了下来,就像是花满楼的流云飞袖一般, 一兜一卷, 一回一包,暗器全数被长袍裹住,一个不漏。

当长袍掉在地上之时,花无错和余无语的身体同时重重砸在地上。

苏梦枕手中半透明的绯红之刃, 仿佛吸透了心血,美得更加惊心动魄。而他仰着头,不顾门外利箭破空的声音和三位忠心下属惊怒的喊声,眼角似乎有泪珠划过, 又似乎只是黎风的错觉。

“你大意了。”黎风将右手伸出,摊开在苏梦枕面前。在黎风的掌心中, 有一枚绿豆大小,闪着莹莹蓝光的暗器。

在二十五处暗器之外,还有一枚隐藏在其中的细小暗器,才是真正的杀招。

而兄弟的背叛,还是稍稍影响了苏梦枕的心神,让他忽略了这一枚暗器。

“毒不死我。”苏梦枕道。

“嗯,没朝着你的要害去,的确毒不死你,顶多让你截个肢什么的。”黎风随手一抛,暗器打入了趴在地上的花无错后脑勺,花无错“尸体”抽搐了一下,很快归于宁静,“还有,你忘记补刀了。”

苏梦枕黯然。

黎风嘴角抽了抽:“好吧,看来不是忘记了。我去帮你的下属去了,你在这里继续黯然神伤吧。”

说罢,黎风像鬼魅一样,闪过箭雨的阻拦,轻松冲进了隐藏在苦水铺残垣断壁后的弓弩队中。

至少有四百架劲弩!在边疆城池的守卫中,也难见数量这么多制作精良的劲弩吧!

黎风面露无奈的神色,手中毫不留情,剑光闪烁的地方,无情特制的“涂毒是不可能的,再问绝交”暗器如雨般洒落在弓弩手中,一片一片弓弩手飞快倒地生死不知。

弓弩手多是武功低微的普通人,当有人倒地之后,立刻就有人生出恐惧之心。当苏梦枕的刀影落入他们眼中的时候,他们心中的恐惧立刻跟决了堤的洪水一样,再也控制不住,不少人丢了弓弩,仓皇逃跑。

黎风让系统帮忙锁定着,丢了弓弩逃跑的一律不管,没有丢弓弩就逃跑的则挨个飞去补刀。

其实他和苏梦枕没有说实话。他其实并不看重这群熟练的弓弩手,而是看上了这群人手中制作精良的弓弩。

这些弓弩,绝不可能落入六分半堂手中!

苏梦枕很快就发现了黎风的动作。他见黎风意不在屠戮所有弓弩手,心中松了一口气,配合黎风,尽可能的让这群弓弩手将武器留下来。

黎风这无耻的家伙一边砍还一边喊着“交武器不杀”,画风和现场苦大仇深的一行人完全不对。那些弓弩手听黎风这么一喊,还真的都丢掉了弓弩,黎风也的确不去追赶了。

“唉,累死我了。”黎风捋了捋被雨水浸湿的头发,道,“收获不错。”

苏梦枕笑了一下,但这笑容就跟脸抽搐了一下似的。

显然,他的心情并没有在经过这一场砍杀之后就好转。

“你要去破板门,直接找回场子对吧?”黎风一边喊着累,一边跃跃欲试。

苏梦枕发现自己笑不出来,就收敛了笑容:“去破板门干什么?”

“唉唉,你不去找雷滚报仇?”黎风不满道,“走啊,凭我们几个,定能在千军万马之中取雷滚的人头!”

苏梦枕道:“我的兄弟没事,你也没事,报什么仇。先回楼里,‘无错无语’的背叛,需要收拾的烂摊子有很多。”

黎风忙道:“喂喂,来都来了,就杀这么几个小喽啰?别啊,你知道我有手痒多久了吗?走走走,你不去我去。”

苏梦枕咬牙切齿:“黎……你停下!”

黎风笑道:“你损失了无错无语两名大将,不杀他和堂主让雷损疼一疼,你好意思吗?去不去?”

苏梦枕扫了一眼自己的属下。虽然面临了箭雨袭击,但三人背靠背互相支援,都没有受伤。现在几人已经从苏梦枕和黎风的对话,以及现在发生的状况中拼凑出真相,一个个眼中都闪烁着愤怒不可自已的光芒。

苏梦枕深深叹了一口气:“好吧。不过你别去。你不是对这些弓弩感兴趣?不留下来找人收拾?”

“我们一离开,立刻就有人收拾。”黎风道,“对了,我突然觉得,这样可能会很好玩。”

苏梦枕心中涌出不祥的预感:“什么事?”

黎风笑道:“破板楼我们不去了,杀个雷滚也没什么意思。苏楼主,送我入宫吧。“

苏梦枕:“……”他有点跟不上黎风的思路了。

而黎风,当着苏梦枕三个属下的面,撕下了自己脸上的人皮面具,划破了自己的衣衫,还捡起地上的箭头,往自己手臂上划了几下。

“好了,走吧,苏楼主,送我入宫告御状。”黎风笑得十分开心,“六分半堂什么时候有了可以威胁京中禁军的四五百弓弩手?他们为何要截杀我这个不问世事的二皇子?我得到父皇面前,好好为自己讨个公道。”

说罢,黎风往袖口拿出了一根线香。他指头在线香上一抹,一缕红色烟雾居然在雨幕中冉冉升起,虽然模糊,却又一直升到很高的空中,也没有消散。

“好了,这里会有人收拾。苏楼主,快背我进宫找御医呀。”说完,黎风就要往茶花身上一倒。

从黎风撕下人皮面具的时候,就一直和其他三个小伙伴cos呆若木鸡中的木鸡的猛汉子茶花呆呆的将黎风接住。

“背着他,进宫!”黎风突如其来的骚差点连苏梦枕都闪了腰。他咬牙切齿,还是如了黎风的意。

苏梦枕不知道黎风用烟雾通知了谁,但现在黎风撕下了人皮面具,如果六分半堂的人出现,立刻就会发现黎风之前的伪装。他知道黎风有大图谋,有利于大宋,有利于汉人的大图谋,这大图谋决不允许黎风现在露出自己的真面目。

这混蛋!

一向涵养很不错的苏梦枕也忍不住在心里骂人了。

直播间的评论笑翻了天。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看看大神玩剧情模式,和我玩剧情模式,简直天壤之别。看看黎老板多骚啊,连苏楼主都拿他没办法,捶地大笑。”

“哈哈哈哈不行了哈哈哈哈哈,虽然我为了一窥雷纯的美貌选了六分半堂,但现在我想到之后雷损的痛苦就忍不住笑出声。还有狄飞惊一向波澜不惊,比雷损还像高人,他也觉得没有料到还有人能骚成这样,笑死我了。”

“黎老板艺高人胆大啊,你看他武功之高,现在苏楼主都看不出深浅。不知道黎老板打不打得过苏楼主。”

“以后总会看出来的,黎老板显然已经准备投身进江湖中,长江后浪浪打浪了。不过看着好爽啊!”

“坐等苏楼主带着黎老板进宫告御状,又要看黎老板飙演技了!”

“好了,我现在已经报了武术班,演技班,就等着剧情模式了!”

“醒醒啊喂!黎老板将要卖的是玩家模式,剧情模式只能在黎老板网吧里玩。哈哈哈,欢迎报考双月学院!”

“卧槽,这么抢生源不太好吧?”

“内部消息,各大高校正在和黎老板商谈开分店的事,应该很快就有消息了。不过肯定也是星际排名前列的高校才有可能有黎老板的分店。所以学妹学弟们,高考加油!”

“突然燃起学习的动力.jpg。”)

黎风趴在茶花背后,一边假装小憩,一边刷评论,并从评论中找灵感。

现在就算骚吗?不,他觉得可以更骚一点。

……

苏梦枕几人都是轻功好手,一路风驰电掣,比马车还快许多。

苏梦枕有丹书铁券,黎风也有入宫令牌,都可以随时入宫。

苏梦枕让人背着黎风入宫,很快消息就传到了正在御花园赏雨作画的赵佶耳中——虽然米有桥感觉不对,并不想让皇帝接见苏梦枕。但二皇子也进宫了,他不可能拦得住。再说了,郑皇后在宫中经营多年,虽一直很低调,但不代表对后宫没有掌控权。他不告诉皇帝,有的是人告诉皇帝。所以米有桥只好忐忑不安的站在皇帝身边,想看看这苏梦枕想要干什么。

谁知道,这场戏的主角不是苏梦枕,而是二皇子赵柽。

赵柽的模样十分凄惨,浑身似乎都浸在了血液中,让如今已经分外喜爱赵柽这个最像自己的儿子的赵佶慈父之心微微颤抖,就像是火山喷发的前兆似的,居然让他露出了一副属于皇帝的威严之相。

上次他露出这种帝王神情的时候,还是在剿灭方腊叛乱的时候。

“怎么回事!”赵佶握着黎风的手都在微微颤抖,他也是人,也有感情,“御医!叫御医!”

因失血过多而面白如纸的黎风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他继承了赵佶和郑皇后的好相貌,让他在这时候充满着一种脆弱美,特别是他的表情,美得好似落在雪上的蝴蝶,雪渐渐覆盖了它的翅膀,但它仍旧迎着雪后初晴的阳光,颤悠悠的飞上天空。

凄美得令人震撼。

雷得评论区刷起了一片呕吐声。

黎风露出一个令人心安的微笑:“父皇,小伤,不疼了。我可是父皇的儿子,这点伤不算什么。”

最疼爱的儿子没有大哭大闹,没有吓得崩溃,他是那么坚强,坚强得赵佶都哽咽了:“柽儿,谁害得你,朕给你做主!”

黎风先皱了一下眉头,露出眩晕般的表情,好似下一秒就要晕过去,但他坚强的挺了过来,用气若游丝,但十分镇定的声音道:“父皇,今日我让苏梦枕陪我去苦水铺画画……那里一片断壁残垣,在雨幕中别有一番风味。近日难得下雨,难得的机会,儿子自不会错过。”

赵佶轻轻点了点头:“今日雨很美,若配上枯藤老树,残壁断垣,一定更美。”

他理解的,当然理解的,他儿子和他一样,一模一样。

黎风轻轻笑了笑,那笑容很淡很浅,好似在回忆那一场如烟似幻的雨景。不过瞬间,他又露出快要晕厥的神色,这短暂的眩晕让他想起,他还有正事没说。

黎风用短促、急切的语气,喘着气道:“六分、六分半堂,有四五百装备精良的弓弩手围杀我,金风细雨楼花无错和余无语为保护我战死。四五百……藏起来的还不知道多少……禁军都没有这么多弓弩手……父皇,江湖人以武犯禁,明面上拉帮结派,实际上拥兵自重,私藏军械,父皇……不得不防……不得……不……”

黎风晕了过去,御医终于姗姗来迟,赵佶记得大喊大叫,说御医治不好他的儿子,就要让御医下狱。

御医战战兢兢,颤颤巍巍,还好黎风伤得并不重,只是失血过多再加上受寒受惊,导致身体异常虚弱。

赵佶知道儿子没有生命危险之后,立刻开始审问和黎风同行的苏梦枕。苏梦枕一阵惊天动地的大咳,看着比黎风还伤得严重。赵佶让御医诊治之后,御医道苏梦枕病入膏肓,他无回天之力。

虽然不是受伤而是生病,但赵佶心里舒服了一点。他不希望看着自己儿子受伤,而其他人连点皮都没破。即使他知道自己儿子也就会个三脚猫功夫,不像这些武林高手那样可以闪躲弓箭,也知道苏梦枕为保护儿子,已经死了两个忠心的手下。

现在苏梦枕病得快死,没几日活头,赵佶就心软了。他询问苏梦枕当日之事,苏梦枕将所有事都揽在自己身上,直说六分半堂是为了他才出手袭击,希望赵佶把他下狱。

赵佶冷哼一声:“朕岂是那等是非不分的昏君?我儿说你护卫有功,你就护卫有功。而且对付你,他怎么会用到四五百弓弩手?!他就是盯着我的儿子!”

其他人在心中默默道,不,正是因为要对付苏梦枕,雷损才会让弓弩手倾巢出动。对付你那个只会三脚猫功夫的儿子,才不用动用那么多人。

可赵佶不会这么认为。他想来瞧不起江湖人,心中一直以为所谓江湖人斗殴,都是拿着农具什么的也没有谁跟他说过,这群江湖人居然养了比禁军还好的弓弩手。

京城中,四五百装备精良的弓弩手!赵佶背后生出冷汗。

他最喜欢微服私访体验民情了。这么多弓弩手,如果对方有异心,他的护卫哪能拦得住这么多箭?他岂不是会被射成漏子!

这群江湖人!这群江湖人!不,这肯定不仅仅是江湖人能干的事!江湖人怎么能弄到那么多军械!

六分半堂背后是谁!是谁!

“六分半堂背后靠着蔡相爷。”米有桥没说话,但另一个内侍,江公公说话了,“但蔡相爷拥立陛下有功,有从龙之功的人,岂会背叛陛下。定是六分半堂又投靠了其他人。”

赵佶刚想点头,但心突然提了起来。

他因为太过害怕,帝王的疑心病犯了。

是啊,蔡相爷有从龙之功,从龙之功……但他可前段时间病了,虽然在二儿子回来之后就好了,但他那时候感觉自己已经不复年轻,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半只脚已经没入了黄土之中。

他很害怕,非常害怕,所以更加疯狂的求仙问道。

他怕死。

蔡京肯定也知道他快死了,所以在找下家吧。他想杀了自己最爱的儿子,向谁表忠心?是太子,还是其他皇子?从龙之功,呵呵,他又想要从龙之功吗?

虽然没有证据,虽然心里还存着对蔡京的喜爱,但赵佶已经将怀疑的种子种下。而这时候,连米有桥都没有看穿这个他看不起的皇帝的内心。

帝王心术,赵佶不是没学过,只是他不用。

他一直当自己还是那个才子,只是现在多了更多人更多资源可以让他尽情的做自己喜欢的事。他没有把自己当做皇帝,所以才会被人一眼看穿。

然而现在,被那四五百弓弩手吓到的他,重新变成了皇帝。

“蔡爱卿自然不会这样做,定是这江湖草莽欺瞒了他。”赵佶道,“米有桥……米有桥你留下,江晋,召蔡爱卿和诸葛国师入宫。”

江内侍恭顺道:“老奴遵旨。”

“米有桥,将柽儿送往朕的寝宫侧殿,让皇后也搬过来。”赵佶道,“朕要亲自守着柽儿醒过来。”

米有桥心中一惊,道:“是。”

“苏梦枕,你还撑得住吗?”赵佶问道。

苏梦枕道:“陛下,草民还撑得住。”

“撑得住就陪着朕等诸葛国师和蔡爱卿入宫。”赵佶背着手,看着雨幕的样子像极了黎风,“顺便给朕说一说那六分半堂。”

苏梦枕心中一凛,道:“草民遵旨。只是草民请求能否让草民其中任何一名侍从先回风雨楼,将六分半堂资料取来,草民光凭口述,难以说清。”

赵佶看着苏梦枕,见苏梦枕目光如炯,不卑不亢,半点没有心虚气短之意,相信了苏梦枕:“准。”

他随手指了一个最魁梧、看上去最无心机的莽汉:“你去吧。”

莽汉茶花跪下磕头:“草民遵旨。”

茶花离开之后,自诩我仁君的赵佶带着苏梦枕去了御书房,给苏梦枕赐了座赐了茶,还叫了御医送来止咳丸。

苏梦枕千恩万谢,虽然态度仍旧不卑不亢,但看得出对皇帝的感激。

赵佶十分满意。

躺在侧殿的黎风早就让小八帮忙录制苏梦枕这边的景象,他躺在侧殿睡觉可没什么好拍的。评论里看着演技同样很出色的苏梦枕,有的人说偶像破灭了,有的说更加爱了,总之这次直播几乎没有观众不满意,大家都大呼过瘾。

黎风也很满意自己这次的直播,然后就在观众们抱着零食坐等朝中大佬开会互飙演技的时候,黎风下线了。

唉,今天直播的时间超了,得好好休息一下。

观众们愣愣的看着黎风下线,看着屏幕变黑,手中的零食都掉了。

黎老板!求你做个人!不要每次都断在关键时刻!你是断章狗吗!

观众们不满意了,观众们暴动了,观众们上网撕逼去了……而黎老板,黎老板正拉着白既明吹嘘自己在苦水铺有多么英勇。

“他们的功夫也就那样,苏梦枕估计在叶孤城和西门吹雪那个档次,也就是说和我差不多。”黎风得意道。

白既明道:“不知道被称为方巨侠的方歌吟武功如何。我越来越好奇关七了。”

黎风道:“下次上线,我就去会会关七。你蝙蝠岛的锅甩掉了吗?”

白既明轻笑:“甩掉了,我也诈死了。楚留香帮的我。我再在那个世界待一阵子,将手中武学练至小成之后,就去试试苏梦枕的账号。”

“苏梦枕的账号很难,光是随时随地处于重病状态,就令人崩溃。”黎风想起苏梦枕咳嗽的模样,想着白既明将要遭遇那样的痛苦,就忍不住皱起眉头,“你想去那个世界,不一定用苏梦枕的账号,我看王小石就不错。”

白既明微笑不语。黎风抓了抓头发。小白还是那么倔,根本不听人说话。

……

第三天直播再次开启,朝廷会议已经结束了。

当日黎风叫来的人是枢密院的枢密使郑冲,而郑冲正好是郑皇后的族人。

本来黎风没回来之前,被人传已经死在了外面的时候,郑皇后在朝堂中十分低调,甚至劝说过赵佶将郑冲调出枢密院,整个郑家都在低调避祸。

现在黎风回来了,郑家也悄悄崛起,一直和郑皇后显得毫无关系,甚至差点因为郑皇后丢了官,被所有人认为和郑皇后有仇的枢密使郑冲,现在以一副大公无私的模样给黎风作证,还向赵佶展示了缴获的三百多架足以用来攻城的强弩。

同时,赵佶看到了金风细雨楼、诸葛神侯府中关于六分半堂的资料,那关于六分半堂已经掌握了大宋半壁江山,雷损在外被人尊称为“布衣皇帝”的资料。

赵佶面黑如铁。

六分半堂覆灭在即,谁也救不了他们,连洛阳王温晚都安静如鹌鹑。黎风想,拯救苏梦枕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一小半,剩下一大半在苏梦枕的身体身上,现在他还毫无头绪。

不过苏梦枕大概是一点都不感谢黎风。

黎风也不需要苏梦枕感谢他,他现在很开心,非常开心,正准备去打丧尸,连直播都中断了,观众们纷纷上网骂娘。

推荐热门小说玩游戏使你变强,本站提供玩游戏使你变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玩游戏使你变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27章 下一章:第29章
热门: 总有人类追求我[系统] 队长们心照不宣的暗恋[电竞] 重度迷恋 桃花债 我在古代搞建设 独宠小哑巴 猎艳后宫 小蛋的異想世界 我只是个Beta别咬我 恩有重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