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上一章:第24章 下一章:第2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宋徽宗和黎风聊得十分尽兴,为此还翘掉了下午的朝臣小会议。

黎风劝了两句,在听到宋徽宗说例行会议没啥开头有蔡爱卿和傅爱卿在就好后,他做足了一副傻儿子的模样,“父皇英明睿智父皇说的肯定都是对的儿子啥都不懂父皇决定就好”,然后继续和宋徽宗聊天,从绘画聊到书法,从奇石聊到奇景,最后开始聊诗词歌赋人生哲学,聊得宋徽宗那是满脸红光,看黎风那是越看越顺眼,顺带把郑皇后也夸了夸。

郑皇后是后宫难得的爱看书的才女,我俩儿子像我也像你!

郑皇后忙谦虚,说自己还差得远。

宋徽宗感慨着感慨着就感慨错话,说可惜黎风无缘皇位。

黎风一副傻白甜的模样:“儿子惯爱闲云野鹤的生活,诗词歌赋琴棋书画的雅事。治国太俗,儿子坐不住,不耐烦这些世俗经济。”

宋徽宗怒目一瞪:“你的意思是朕这皇帝很俗?”

黎风梗着脖子实话实说道:“父皇本是谪仙人,若不是心系苍生,哪耐烦这些俗事。”

宋徽宗叹气:“你还算懂朕。”

郑皇后的微笑都有些绷不住了。这父子两还真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我儿长歪了?

米有桥彻底放下了心防。这皇子和陛下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就算得宠,也不足为惧。

父子俩继续聊,等宝石来了还亲手磨石头做颜料,这一弄就弄到日头西沉,黎风不但在宫里留了饭,还继续留宿。

宋徽宗美人都不睡了,拉着儿子去对月吟诗。

黎风当即诗兴大发,妙句信手拈来,连有些鄙视他的米有桥都忍不住露出了一丝敬佩——这二皇子不理俗事,但才情是真的很高,的确和陛下一样。

(“等等,这些诗句也是系统给写的?”

“应该不是,黎老板是古文学系的,估计是抄的吧。”

“呃,这真的不是演电视剧?人工智能还能品诗句了?”

“信不信由你,店就在双月星,自己来看看啊。”

“考得上双月大学,我还在这里和你瞎逼逼?”

“我也是古文学系的,这些诗句我怎么没听过,哪个原始文化体系的?”

“一看这个游戏的风格就知道是炎黄体系,你真的是古文学系的?”

“……我就是研究原始炎黄文学的,真没有看到过这些诗句。”

“黎老板在解说窗口解惑了,《论北宋后古华国政治社会的剧变对文学的影响》,诗句在黎老板毕业论文里都有。”

“厉害,这个网吧老板居然还是双月大学特招生,怪不得研究的东西我都没听过,膜拜大神。”

……

“扯远了吧?怎么开始说古文学了?重点难道不是黎老板这演技都逆天了?”

“习惯就好,能过剧情模式的玩家,哪个不是演技逆天。你玩你也这样,不逆天就等着炮灰吧。”)

黎风哄了这个才子皇帝一晚上,第二天终于可以出宫。

期间游戏运用“时光飞逝”大法,比如吃饭、睡觉等都是直接略过,才让观众们有了的确是在看游戏直播的感觉。

第二天宋徽宗终于要去上朝处理公务了,黎风问宋徽宗要了京中以琴棋书画出名的才子的名单,说是要挨个讨教。如果是其他皇子这么做,宋徽宗就要以为对方准备结党营私了。但对于黎风,宋徽宗只是再次感慨,这种爱才的模样,像自己!

儿子已经出家,在京中没有自己的王府,宋徽宗本想给黎风建一座富丽堂皇的道馆,但黎风拒绝了。

“儿子如今是世外之人,何处不能落脚?”黎风道,“父皇若不嫌弃,曾经儿子在宫里的住处就很不错。”

宋徽宗也很想再和黎风多聊聊,他便大手一挥,让黎风住进了宫里。不过为了黎风这个闲云野鹤的人的自由,黎风不但能自由出入宫中,平时也可以不回宫,随便在哪家暂住。

身为才子,是一定要去心仪的友人家暂住才行。

黎风不喜欢俗物,宋徽宗的赏赐就全交给了郑皇后,让其帮忙打理。郑皇后就这一个儿子,她自己过得不奢侈,但恨不得把黎风所有行头全换作最奢侈的,什么金银随便花,全从她帐上出。

其他大臣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人家都无缘皇位了,还不准别人过得奢侈一点吗?而且二皇子拒绝了皇帝陛下给他建道观的赏赐,已经很省钱了。奇珍异宝算什么?二皇子想要,拱手送上。

那什么蔡太师啊傅太师啊,甚至诸葛神侯,都非常殷勤的给二皇子送礼,连太子都搜罗了许多“颜料”送给自家弟弟。

一时间,黎风这个不入朝政,看上去没有任何未来的皇子风头无俩,京中人人都知道,黎风虽然不沾染皇位,但正因为不沾染皇位,说不定是当今圣上最信任最喜欢的儿子。

甚至说不定,他也会成为下一任帝王最喜欢最宠爱的弟弟。

“二弟赤子之心,孤甚喜。”太子对诸葛神侯感慨道,“幼年之事,孤一直心中有愧,得二弟时时书信开导,皇后娘娘也多次在父皇面前为孤解围。若二弟入朝,定是孤左臂右膀。”

诸葛神侯也叹气。

二皇子看似一副不理俗事的模样,但这次见他,却悄声对他道,当年之事应是金国阴谋,如今他回京,也是得知金国又有阴谋。

二皇子淡泊名利,却有治世之才,若入仕,必是贤王。

不过出家了只是无缘皇位,不一定就不能入官场了。太子继位后,照旧可以重用二皇子。只是……

诸葛神侯看着太子表情中遮掩不住对黎风才情的嫉妒,心里微微叹气。

一时间,他心中升起荒唐的念头。或许,二皇子比太子更适合皇位。

……

“这就是东坡居士后人所住之地?”黎风撩开帘子,扭头问道。

谦逊儒雅,一脸天真笑容的方应看方小侯爷笑道:“正是。”

“金风细雨,的确比六分半有文采得多。一是文人雅士,一是无知莽夫。”黎风道。

方小侯爷继续笑道:“殿下所言极是。”

看着方小侯爷那比谁都天真烂漫,堪比未出闺门的少女般的笑脸,黎风开始反思。总觉得自己的演技还没有这一位强?

有方小侯爷带路,黎风的马车直接行到了苏梦枕所居住的象牙塔下。

方小侯爷先下车,像一个仆人一般伸手扶黎风。

黎风却像朋友一样打了方小侯爷的手一下,自己从马车上跳下来,还抱怨道:“我又不是京中那些身娇体弱的权贵,连下个马车还要人扶。你是不是还担心我平地摔跤了?”

方小侯爷愣了一下,显然没料到黎风居然是这样的应对。他仔细观察黎风表情,发现黎风的话好像是真心的。

他把我当朋友?就凭这只有一月有余的相处?他这么蠢的吗?

“你就是金风细雨楼的苏楼主,苏梦枕,苏东坡的后人?”黎风没等方应看回答,就打量着亲自来迎接他的苏梦枕道。

满脸病容、瘦骨嶙峋、神色却森寒冷傲,世人都道苏梦枕相貌一般,但一双眸子却像是藏着火焰,只要仔细看过一眼,哪怕他身边有再多相貌堂堂的人,也被他遮了风采。

但黎风得说,一个自幼重病,形容枯槁的人还能“长得一般”,可见苏梦枕相貌的底子相当好。怪不得网吧里的女玩家们越看苏梦枕越觉得苏梦枕耐看,连一些男玩家也为他痴为他狂,为他哐当撞大墙。

“有几分苏东坡的风韵。”黎风突然笑道,反客为主,信步走向象牙塔中,“苏楼主可否陪我赏鉴我新作的画?”

苏梦枕不卑不亢:“在下从命。”

方小侯爷缀在黎风身后,与苏梦枕并排:“黎风就是这副狂傲才子的性子,苏楼主别介意。”

苏梦枕平静道:“这样很好。”

方应看知道苏梦枕意有所指,笑了笑,没再说话。

黎风毫不客气的走到了苏梦枕待客的大堂,随手将带来的画卷展开,便拉着苏梦枕自顾自的说起自己观景绘画的经历,顺带聊一聊与之相关的诗词歌赋。

苏梦枕果真不负先祖之名,即使他如今身为武林人士,黎风所言他皆能应对,两人聊得有来有往,颇为尽兴。

方应看此刻做足了不通文墨的青年武夫模样,先是坐立不安,忍不住打瞌睡,然后起身告辞,说等会儿来接黎风。

黎风道:“接我干什么,我觉得这里很好,我要在这里住几晚。”

方应看无奈同意。黎风聊得尽兴,总是要住几晚。他和蔡京聊书法,一聊七八天,聊得蔡京歌舞都不看了。

虽然蔡京是奸相,但蔡京也的确是一个心醉书法很有才华的文人,和黎风、和当朝皇帝都很有共同语言。

经过这些日的试探,众人皆知,黎风这人“交友”只论才华,什么派系什么奸邪他都不在乎,聊得也永远是文雅之事,京中无论哪一方势力都对他很放心。

方应看离开了,苏梦枕吩咐人就在象牙塔中收拾一间卧室供黎风居住。

在下人刚离开,苏梦枕咳嗽病犯了。

黎风看着、听着苏梦枕咳嗽,突然想起书中对他病的相关描述。

“他的咳嗽病也许并不十分严重,可是一旦咳嗽的时候,全身每一部分都似在变形,他的声音嘶哑得似要马上断裂,胃部抽搐得像被人用铁钳夹住,全身都弓了起来,心脏像被插得在淌血,眼球充满了血丝,脸上几道青筋一齐突突地在跳跃着,太阳穴起伏着,脸肌完全扭曲,连手指都在痉挛着,咳得双脚踮着,无法站稳,活像要把肺也咳出来一般,听去就像他的肝脏,都在咳嗽声中片片碎裂似的。”

“他全身上下,无一不病。他至少有三四种病,到目前为止,可以算是绝症。还有五六种病,目前连名称也未曾有。他之所以到现在还不死,只有三个可能。一是他的功力太高,能克制住病症的迸发。可是,无论功力再怎么高,都不可能长期压制病况的恶化。第二种可能是他体内七八种病症互相克制,一时发作不出来。”

“第三种可能呢?奇迹。按照道理,这个人的病情,早该死了三四年了,可是到今天,他仍然活着,而且还可以支持金风细雨楼浩繁的重责,只能说是一个奇迹。”

黎风眼神放空。现实中遇到这种能引发奇迹的人,还真是忍不住想照顾对方呢。对白既明是如此,面对苏梦枕,也是如此。

难道他真的如小八所说,有一颗保父的心?

推荐热门小说玩游戏使你变强,本站提供玩游戏使你变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玩游戏使你变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24章 下一章:第26章
热门: 异世种田发家致富 重来 我在原始做代购 我吃我自己的醋[星际] 我亲手养大的白眼狼都在觊觎我的遗产 调教成神:昊天纪·驭灵师 江山多少年 暴君有个小妖怪 魔道祖师 黑驴蹄子专卖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