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上一章:第23章 下一章:第2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黎风笑了笑,没再问。

其实这个预定目标他只是和网吧里的玩家们随口提了提,没写到直播间,就算没完成也没什么丢脸的。

毕竟,拯救苏梦枕这个目标太难了,甚至比拯救北宋这个目标还难。

苏梦枕为苏轼后人,是京城金风细雨楼第二任楼主。他在襁褓中受伤,从此每过一天,就痛苦一天。可他还活着,把自己的生命潜力都逼了出来,不但没早夭,还练就了超越了其师红袖神尼的绝世刀法“黄昏细雨红袖刀”。

苏梦中毕生以国家兴亡为己任,退逐外敌,与京城另一大帮派六分半堂互为敌对。苏梦枕杀六分半堂堂主雷损的时候,严重的伤势引发了身体沉疴,性命垂危。在这种前提下,白愁飞终于找到机会联合京中奸邪暗害他。

但苏梦枕仍有后手。他逃至六分半堂,他的未婚妻雷纯之处,借由六分半堂势力和自己留下后手,与王小石里应外合,杀掉白愁飞,将楼主之位传给王小石,自己因不肯受制于雷纯而命军师杨无邪将自己杀死,只留下一句“我活过,大多数人只是生存!”。

雷纯本想用会使人丧失心智的毒控制苏梦枕为其卖命,掌控金风细雨楼,结果棋差一招,竹篮打水一场空。

一夜盛雪独吐艳,惊风疾雨红袖刀。当时读者评价,“沉疴在身却不减其英风锐气,朝不保夕仍无人能挫其锋,阅尽金古梁温四家书便只此一人”。

黎风叹息。

阴谋好破,苏梦枕这身体却难治,连他师父红袖神尼都治不了。而苏梦枕惧怕阴谋吗?不,他只是输在了自己的身体上,输在了天命上。

不过黎风也没想过非得在游戏中达成个什么目的,一切随心就好。所以他的心态还是很轻松。

黎风这身份引起了直播间评论的热议,认为其身份地位太高,剧情难度是不是比较低。不过在许多已经玩过这个剧情模式的人现身说法后,争论稍稍平息了一些。

玩家分配到的NPC身份不乏高位,有的甚至直接代替了太子,结果仍旧非常凄惨——被金人掳走的宋钦宗了解一下。

那位玩家现在就在评论里抹眼泪。他穿成太子,甚至都不练武了,就兢兢业业想要当一个明君,拯救这个国家。谁知道当太子的时候他皇老爹昏庸无度,他无能为力;当金国大军压境,他皇老爹不想当亡国君,非要让他即位的时候,他以为能力挽狂澜,谁知道他就是个傀儡皇帝,权力还在太上皇手中。

力挽狂澜是不可能了,这辈子都不可能了,他还被金国掳走了,连皇后老婆都因为受不了金国的侮辱自杀了。

“剧情模式真的太难了太难了太难了!这特么跟你真的穿越了的难度一样啊!我在现实中就是个low逼,换个世界就能成为人上人了吗!不可能!”——来自玩家自暴自弃声嘶力竭的呐喊。

黎风此时已经没有心思再关注评论区了,现在还没有徽宗之名的当朝皇帝,他现在身份的老爹让人叫他觐见了。

来者是个老太监,名叫米有桥。米有桥看上去和所有的老太监没区别,身形佝偻,态度谦卑,但知道剧情的黎风知道,这家伙和方应看狼狈为奸,武艺高强,心思深沉,自己稍稍漏出些马脚,就能被这家伙怀疑,所以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所以剧情模式真的很难,普通人没那么好的演技。

“二殿下,陛下叫你过去呢。”米有桥看着黎风,笑眯眯道,好似与黎风很是亲昵。

“我现在已经不是二殿下,米公公别这样叫我了。”黎风懒洋洋道,“虽然代发修行没有道号,不过我行走江湖给自己取了个名字叫黎风,步入光明的黎,自由自在的风。米公公叫我名字就好。”

米有桥忙道:“在老奴心中,二殿下永远是二殿下。”

黎风笑了笑,没再说话。他整理了一下衣服,上了门外的软轿。

皇宫重地,大部分人都要步行,更别说是去见皇帝了。黎风能乘坐轿子,可见皇帝对他还是有些疼爱之情,心里还是把他当儿子的。

坐在轿子上无事,黎风就在直播间用文字科普了一下这个时代的背景,以及游戏里的人物关系。

大部分背景和剧情,直播间的热心观众已经写好了科普贴。黎风只是做了一些补充,比如他现在这个身份,赵柽。

赵柽在历史上是宋徽宗第二子,也是宋徽宗第二任皇后,即当今皇后郑氏唯一的孩子。历史中,赵柽早夭,封衮王。在游戏中,太子染上怪病,众方士说老天喜爱太子,需要同样贵重命格的皇子替太子出家。

这神神叨叨的事,黎风是不信的,宋徽宗信了没不知道,反正赵柽他娘郑皇后主动请求让唯一的儿子赵柽替太子出家。

继后之子也算嫡子,以嫡子换嫡子,刚好。衮王赵柽从此被剔除皇位继承名单,代发修行,太子的怪病也好了。

其实黎风认为,这件事恐怕并非太子那一派所谓。历史中的宋钦宗有可能这么做,但现在的太子是被诸葛小花一派清流教导,性子还算得上端方,品德也没发现什么瑕疵。而且那时候他太子之位非常稳妥,赵柽也还是个小屁孩,他没必要用这么粗糙的手段对付赵柽。

这件事一出,在政治阴谋上脑子不好但总认为自己非常睿智的宋徽宗就对太子比较冷淡了,世间也流传起太子不慈,谋害异母弟的传闻;赵柽年幼之时就跟随不知名的隐士高人混江湖去了,半点没学过政治俗务,在朝堂上也没有任何势力,基本和皇位无缘。

宋徽宗两个嫡子,一个被冷落,也个被“废’,也不知便宜了哪个皇子。

也或许,哪个皇子都没得到便宜。当朝想要当皇帝的人多得是,方应看就是其中之一;朝堂之中,投靠金国的人也多得是,方应看也是其中之一。所以这背后之人是谁,还真说不准。

嗯,虽然应该不是方应看干的。那时候他还在方巨侠眼皮子底下,没能耐做这些事。

哦,说起来,黎风最讨厌忘恩负义的人。

于私,方巨侠夫妻俩对方应看有养育之恩,方应看杀了他义父方巨侠,甚至他所窥伺的继母桑小娥的死也和他拖不了干系,甚至可能就是被他所害;于公,方应看投敌叛国,金国国主赐给他“乌日神枪”,乃是只有金国皇室才能学的绝学。

所以方应看这种人正好是他最讨厌的类型。

黎风决定了,反正他也不知道怎么才能拯救苏梦枕,不如先把自己最讨厌的人弄死吧。

反正只是玩个游戏而已,动什么脑子。

一直为了提升实力把游戏当训练看待,现在终于可以放飞的黎风瞬间简单粗暴的决定接下来的计划。

黎风科普完之后,小轿停在了皇后宫殿前。

郑皇后虽然不复以前年轻貌美,但其喜欢读书,颇有才华,在宫里是和宋徽宗有共同语言共同爱好的女人,再加上独子被迫离宫,宋徽宗心中有愧,所以在宫中恩宠还是独一份的。宋徽宗常常来她宫中小坐。

黎风一身白衣,走进游戏中他皇后娘的宫殿,宋徽宗正好奇的打量这个许久不见的儿子,郑皇后则眼圈有些红了。

黎风自称“草民”,纳头就拜。郑皇后眼圈更红,宋徽宗也露出一丝怜惜的表情。

“你还是我孩子,私下还是叫朕父皇吧。”宋徽宗叹气,“既然已经回京,就别出去了。多来宫里走走,你娘一直惦记着你。”

黎风露出烦恼的神情:“让母后惦记,儿子实属不孝,只是儿子画才画一半,还得取材呢。”

宋徽宗哭笑不得:“你信中说钟情山水,泼墨挥毫,颇为快意。怎么,还不想回来了。”

黎风讪笑道:“儿子还是很惦记父皇和母后的。”

宋徽宗轻斥道:“朕看你是太过快意,不想着家了。画什么了,让朕看看?”

郑皇后已经收敛了悲伤的神情,带着盈盈笑意看着这两父子。

米有桥垂下的眼眸微微闪烁。

“儿子当然随身带着,就等着父皇点评了。”黎风从袖口拿出一卷画轴,“儿子才气比不得父皇万一,只能靠勤补拙,行万里路,画万里路。这幅画是儿子最得意的,但还是觉得有些不得神韵的地方。”

黎风半点没有面对皇帝的紧张,他就像是寻常家里的孩子,面对自己慈爱的父亲一样,拿着画卷大大咧咧凑到皇帝面前,将画卷在桌上铺开。

这画卷刚一铺开,宋徽宗就忍不住拍案,叫了一声好。

(“等等,黎老板还会画画?”

“明显是任务道具啊,这特么是《千里江山图》啊!我在游戏里见过,是王希孟画的!”

“哈哈哈哈哈拿别人的画骗皇帝,皇帝让他再画一幅怎么办?”

“虽然是剧情模式,人物需要特殊技能装逼时系统会暂时托管玩家的身体。黎老板代替的这个NPC应该就是书画一绝吧,系统会帮忙的,不用担心。”

“……这真的是游戏吗?不是在看全息影视剧吗?这些人也太真实了,连微表情都那么真实!看看那个低头的老太监,眼神戏绝了,一看就是心里有鬼好吗!影帝级别的演技啊!这什么游戏直播,该不会是骗人的话?是不是在宣传哪部电视剧?”

“然而,这真的就是游戏啊。”

“我也不信,游戏NPC建模再好也是假的,除非你给每个人物都弄上最先进的人工智能。”

“然而,这真的就是游戏啊,得意的叉会儿腰。”

“如果这真的是游戏,我也想玩了。”

“你还是选玩家模式吧,剧情模式不是普通人能玩的。别看黎老板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大神和普通人玩的完全是两个游戏。”)

玩家们正在讨论这个游戏场景看上去太过真实,究竟是不是真的游戏的时候,宋徽宗已经和黎风已经就绘画技巧和绘画器具聊得热火朝天。现在这奢侈的两父子,开始讨论什么纯净度的宝石,最适合磨碎了做绘画颜料。最后宋徽宗得出结论,黎风的画少的神韵,就是绘画颜料太差了,他要赐给黎风多少多少稀有宝石,让黎风磨碎了做颜料用,并且当即让人去取宝石。

黎风也一副画痴的模样,长吁短叹自己对绘画认知太浅,以后他也要和父皇一样搜集各类奇珍异宝,全磨碎了做颜料。

郑皇后仍旧笑意盈盈,米有桥眼中的警惕渐渐变成了轻视,而观众们全部都在“卧槽”。

这特么也太奢侈了!怪不得会亡国!

推荐热门小说玩游戏使你变强,本站提供玩游戏使你变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玩游戏使你变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23章 下一章:第25章
热门: 江山多少年 此心安处 逆袭 氪金大佬的自我修养[综] 炮灰攻系统 最强星际美食[直播] 崛起吧,Omega! 玩游戏使你变强 怂怂[快穿] 这个柱吃了烫嘴